不說多餘的怨懟的話,只是慕明看在,眼前這個眼裡是淡淡悔恨的男人,是女兒心愛的男人,

洛斯默然,

「我不清楚你們獸人是怎麼處理病人的,不過在我這個小小的人類看來,慕樂這種情況,首先應該是送往醫院,」慕明起身,顯然不想再多談,「小圓也知道這事吧,這孩子,居然跟著外人一起胡鬧,」

親疏有別,

洛斯沒有出聲,沉默的看著慕明撥通了120的電話,然後走進房間將慕樂抱出來放在沙發上,

臉色紅潤,彷彿只是睡著,只是身材消瘦了些,

「洛斯,」慕明在等待救護車來的時間裡,看了看已經被打通的隔壁屋子,「這房子還是留給你吧,就當是分手禮物,」果然是,好土豪的岳父大人啊,

「不用,兩套房子都在慕樂名下,」洛斯拒絕,

而且事實上,祭司大人從頭到尾何時答應過要和他家鏟屎官分手,

別人怎麼說他就怎麼做,呵呵,想太多,

鏟屎官是他的,他絕對不會放手,不會讓給任何一個人,,包括她的父母,

慕明對於洛斯的拒絕在意料之中,只是他控制不了洛斯,還怕管不了自家女兒么,真當他女兒是任人揉搓的,

救護車來得很快,好在洛奈的力道不重,慕明不過是按了一會兒人中,喬藍就醒來了,

「老婆,送女兒去醫院,有什麼事情我們之後再說好嗎,」慕明止住了喬藍想要質問的舉動,「畢竟現在女兒最重要,其它的事情就暫時放放吧,」

「好,」喬藍點頭,跟著救護人員一起走了,慕明微微落後一點,看了面無表情的洛斯一眼,意味深長,

剛上救護車,慕明三人剛好碰上前來探望的;黎小圓,

在慕明強大的威壓下,黎小圓還是硬著頭皮心虛的說:「叔叔,阿姨,來看慕小樂呀,」


「是啊,」喬藍沒吭聲,倒是慕明,臉上還有笑容,「找個日子我們吃頓飯吧,不過,要先把慕樂的事情解決了再說,你說呢,小圓,」

「是是是,就是這樣的,」黎小圓連忙搖搖手中的車鑰匙,「我和您一起去醫院看看情況,」

其實她一開始就想讓慕樂去醫院的,不過離笙說過慕小樂現在和洛斯有了共生契約,身體應該沒有大礙了,想著慕小樂應該在家休養也沒事,,畢竟她想到的,洛斯也一定想到了,不送慕小樂去醫院肯定是有理由的,

只是現在事情瞞不住了啊……

慕明幾人一離開,洛奈的身形就出現了,

洛斯對於洛奈這種打著離開的幌子干著偷聽的事兒的行為沒有發表任何意見,臉上沒有任何情緒,高深莫測,倒是洛奈忍不住先開口:「祭司大人打算就這樣了,」

以後她想呆在人類世界還能繼續住這裡不,雖然沒有超星級酒店那麼舒適,但是住習慣了還是有感情的嘛,洛奈面無表情的想著,

「盯著木子言和鳳鳴就行了,其餘的你用不著操心,」

不過最後祭司大人也還是加了一句:「放心,慕樂的位置還是在你之上的,」

洛奈是副祭司,職位在她之上,一個是大祭司,一個是大祭司他媳婦兒,

恩,也就是說她可以不用搬家了,洛奈對此表示很滿意,

「鳳鳴最近被輿論報道弄得煩不勝煩,不過木子言那邊有點麻煩,我法術沒有長老會厲害,沒法靠太近,」

洛奈也差不多猜得到,祭司大人現在不動手是想根據慕樂最後的情況來判定動手的程度,不過大概長老會的人精也知道點什麼,最近護木子言護得跟什麼似的,

不過……

洛奈將一瓣橘子扔進嘴裡,

祭司大人是真的現在不打算動手,還是已經開始動手了,猜不透啊,

自從慕樂出事之後就是這個表情,

老老實實呆在廁所的塔塔:……

喂喂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啊,,

就這麼忽視人家好嗎,

出乎意料,醫院的檢查結果,居然還是,,沒什麼問題,

關於慕樂一直沒醒這件事,醫生的推斷是,慕樂的身體正在進行自我修復,大概之前受傷過重,需要恢復的時間造成的,完了醫生還以一種很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這位小姐的生命力很活躍啊,一點不像是受過重傷的情況,難道是上次,這位小姐被注射的那支藥劑造成的,可是按理來說,不應該啊,」

如果不是慕明的笑容實在太危險,其實醫生真的很想開口讓慕樂留下來讓他好好研究一下的,

「其實叔叔阿姨你們真的不用太擔心,」黎小圓忍不住開口,「慕小樂和洛斯簽訂了共生契約的,會活很久的,」

「啥,」喬藍沒聽明白,

糟了,說漏嘴了,

黎小圓立刻反應過來自己因為確定了慕小樂沒事所以一時放鬆,所以忘記了慕明他們還不知道洛斯不是人的事情了,

我剛剛說了什麼,我剛剛什麼都沒說呀,

黎小圓一臉輕鬆,強行把話圓回來:「阿姨,我的意思是說,洛斯和慕小樂是有約定的,要好好照顧慕小樂,他兩同生共死的,」

喬藍臉上還是有點疑惑,剛剛小圓說的是這個,

「哦……」喬藍點點頭,「可是現在我女兒都這樣了他也不說一聲,這不是擺明讓我們擔心嘛,」

「就是不想讓你們擔心,所以沒說嘛,」黎小圓臉上掛著笑,心裡暗自吶喊:祭司大人我這麼拚命為你刷好感度你以後一定對慕小樂好點啊,,

「這孩子,這事哪能瞞著我們呢,」喬藍嗔怪了一句,就沒再說話了,

黎小圓暗自吐氣,呼,還好圓過去了, 開啓蠻獸園的傳送陣便在武師學院東南部的清雲別院之中。

徐默與左烏來到別院時,這裏已經人山人海,各院的武師弟子在各院先生的帶領下整齊有序的排列着。

徐默與左烏一進來,立即成爲衆人矚目的焦點。

人們不禁訝異,副院長怎麼會和一個丙等武者一起?

武師學院的幾位長老都暗暗不屑:這左烏是越來越不入流了,居然找了個丙等武者做弟子。

左烏滿不在意他們的嘲諷目光,別過徐默上前熱情的與幾位長老還有院長魏成天打招呼,並指着徐默說,這是我徒弟,不錯吧。

幾人都不說話。

左烏又對一個身型微胖的長老道:“於長老,你的愛徒茅飛羽便是被我徒弟打敗。”

那微胖的長老立即氣的吹鬍子瞪眼:“那小子就是徐默?我說他怎麼這麼大的膽子,原來有你撐腰!”

左烏滿不在意的笑道:“生死臺上生死有命,於長老不是想報復吧?”

於長老心裏把左烏祖上十八輩都問候了一遍,才暗壓怒氣道:“我那徒兒技不如人,武師學院的規矩就是這,我有什麼可報復的?”

於長老心裏卻在想,就算我放過這個徐默,魏成天的愛徒茅飛傑也不會放過,想到徐默不過是個丙等武者,於長老心裏又暗暗高興,料定徐默走不出蠻獸園。

一身仙風道骨、鶴髮童顏的院長魏成天這時道:“左烏,你這麼多年就收了這一個徒弟,想必是個不世天才,怎麼纔是個丙等武者呢?”

左烏暗笑,魏成天這是誠心諷刺,但徐默的天賦資質,他自然是知道的,整個漢元大陸怕是也沒幾個比他強的,所以對魏成天的嘲諷也不在意道:“我徒兒就是這個資質,但基礎很好,打得過天賦過人的茅飛羽啊!”

於長老又白他一眼。

徐默那邊一進來,祝文軒與侯翰墨就注意到了,見左烏走了,便要拉着大後院其他幾位丙等武者上前打招呼。



可其他幾位都是搖頭不去。

侯翰墨罵了兩句沒骨氣,便和祝文軒過去了。

人羣之中,童顏巨胸的小惡魔李瀟瀟站在一個面容冷峻,但十分俊美的武者身前指着徐默道:“飛傑哥哥,那個小子就是徐默!”

而一頭紅髮的炎熾也極爲顯眼的站在他們身後的甲等武者隊伍之中冷眼瞧着徐默。

茅飛傑目光中充滿殺意的望着徐默,咬牙切齒道:“蠻獸園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徐默!”祝文軒這個肉球滿臉堆笑的跑了過來,侯翰墨也緊緊跟着。

徐默看見這個胖子就開心,笑道:“文軒,侯師兄!”

祝文軒肥臉笑道:“這兩個月躲哪兒去了?我和侯師兄被欺負的好慘!”

侯翰墨道:“那個李瀟瀟和茅飛傑,成天去大後院叫我兩在滿是泥土的院子裏爬來爬去,都叫人笑話死了。”

徐默道:“是嗎?放心吧,我一定替你們討回公道。大後院其他人呢,怎麼沒跟你們一起?”

瘦的像猴的侯翰墨不屑道:“這幾個慫包不敢來!”

“爲什麼?”徐默不解。

祝文軒拿出白手絹擦擦額頭上的汗道:“茅飛羽的哥哥茅飛傑對你下了追殺令,說在蠻獸園之中誰殺了你,便可得到十萬枚金幣的賞金!這樣進了蠻獸園,誰跟你在一塊肯定也要遭殃,他們哪還敢來?”

徐默冷笑。

和他之前料想的不錯,茅飛傑一定會在蠻獸園中動手。但敢這樣明目張膽的下追殺令,只怕沒有院長魏成天的默許,他也不敢。

看來師父左烏在武師學院並不好過。

徐默問:“哪個是茅飛傑?”

祝文軒用眼神示意:“瀟瀟公主身邊那個甲等武者就是!”

徐默瞧着俊美的茅飛傑暗暗心驚:武師天境圓滿階段!

茅飛傑此時也正惡狠狠的瞧着徐默,二人目光相交。

茅飛傑是滿眼殺意又帶着幾分不屑,徐默衝他歪笑一下,並不在意。

茅飛傑不禁又被火上澆油,暗想在蠻獸園之中一定要把這個臭小子大卸八塊。

祝文軒此時道:“徐默,我看咱們還是不要進蠻獸園了,不就是幾顆獸魄麼,不要了,總比命丟了強。”



侯翰墨也道:“就是,徐默你的實力是強,但追殺令一出,只怕幾百號武者都要殺你,哪能抵得住?十萬枚金幣呀,拿到這輩子吃喝不愁,誰都會拼命的!”

徐默道:“蠻獸園是一定要去的,我需要很多獸魄。而且就憑他們,殺不了我,一會進了蠻獸園,你二人緊緊跟着我。”

祝文軒和侯翰墨都點點頭,這兩人實在是忍受不了每日被欺負的像條狗,而徐默現在就像他們的一座靠山,雖然境界低微,但他們對徐默就是有一種莫名的信任。

他們也不知道爲什麼?可能是徐默自信的態度,也可能是徐默擊殺茅飛羽時給他們所帶來的震驚。

徐默此時卻不知,在落雨城南院弟子隊伍之中,正有個相貌普通的女弟子也瞧着他。

那名女弟子相貌雖普通,但身姿卻出奇的優美,跟她的臉一點也不配。

這時別院之中忽然爆發出一陣熱烈的躁動,有人叫道:“上官文鳳回來了!”

便見一個絕美的妙齡女子一身仙氣兒的從別院的拱門中走了進來,學院一衆男武者都紛紛投去灼熱的目光。

上官文鳳早已習慣這種萬衆矚目的場景,一臉冷傲的走到院長和幾位長老跟前行了一禮道:“文鳳總算沒有耽擱!”

院長魏成天滿臉堆笑道:“文鳳不回來,我等也不敢開啓傳送陣啊!”

幾位長老紛紛附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