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小智沒有打擾他,安靜地等著他全部看完以後,這才微笑著問道:「坂木先生,你現在有什麼感想?」

坂木瞄了小智一眼,並沒有立刻回答,他緩緩地將筆記本蓋上,閉目沉思起來,好一會後才睜開眼睛。

「是那個叫亞希達的胖子派你來的?」

小智搖了搖頭:「不對,我可不是他的手下。」

中國靈異協會檔 「但在我看來是一樣的。」坂木輕輕一笑,「我和那個胖子打過幾回交道,他可不像長相那樣老實,這傢伙狡猾得很。」

「……」

小智頓時默然,其實他也感覺到了,之前雙方的對話,一直都是對方掌握話語權,他很多時候只能被動接受。

可這也沒有辦法,雙方手上掌握的情報就不在一個等級,亞希達幾乎無所不知,聽得小智都有些懵了。

在這之前,他對於情報啊、勢力啊之類的東西根本沒什麼概念,畢竟他兩世都只是普通人家出身,根本接觸不到這方面的事情。

可在和亞希達交談之後,他甚至懷疑,若是有心的話,恐怕連目標穿的內褲是什麼顏色都能調查出來。

「小智。」坂木繼續說道,「說老實話,我對這件事也是很有興趣,只是關於合作夥伴的方面,必須得好好考慮才行。」

「雖說我不是個好人,但怎麼說也是關東的一份子,手上的勢力也在這片地區紮根,可那個胖子就不同了。」

坂木的手指彈著桌子,表情凝重地道:「他怎麼說都是芳緣地區的,萬一到時候他聯絡那邊的人過來想要分一杯羹,到時候可就麻煩了啊。」

小智算是聽懂了:「你是懷疑,他會吃裡爬外?」.. 坂木斟字酌句地回答:「這不一定,但很有可能,不是嗎?」

小智默然無語,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地域之爭在哪都是很常見的事,關東和城都倒還好點,畢竟身處同一片大陸,可芳緣就是另一回事了。

尤其是像坂木這樣的歲數,聯盟大一統時他還是一名青年,思想上很難轉變,對其他地區的人始終抱著一種無法信任的態度。

不過,小智可沒有為亞希達說好話的意思,雖然說不上討厭,但他很確定自己不喜歡那個胖子。

「你的意思是,將他排除出去?」小智問道,但他覺得應該不太可能。

果然坂木搖了搖頭:「那恐怕不行,他已經知道了這件事,若是不讓他參與進來,肯定會暗地裡使絆子。」

若是其他事情,坂木自然不會這麼小心謹慎,他自己就是最大的黑社會頭頭,還會怕玩陰的不成?

可這回要下手的目標是鳳王,即使是坂木也不得不提起十二萬分精神。

不說別的,光是這個消息透露到外界去,估計他就會成為兩個地區民眾的公敵了,而聯盟肯定也很樂意痛打落水狗。

小智皺著眉頭:「那你說怎麼辦。」

「很簡單。」坂木回答,「用其他的利益和他交換,但關於鳳王的研究和成果,必須由我們這邊的人來主導。」

得,你看看,這鳳王還沒捉到呢,就想著怎麼分贓了。

小智翻了個白眼:「亞希達並不缺錢吧?」

坂木笑了笑:「他是不缺錢,可他的那個對戰開拓區計劃,到現在還沒著落吧。」

小智頓時明白了坂木的意思,看來他是想用這個作為條件交換給亞希達,可問題是,這兩者的價值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吧?

至少小智是這樣覺得的。

坂木似乎看出他的心思,未等發問便主動回答:「關於這方面的事情我一直都有調查,這個計劃最大的阻力便是御龍家,其他人雖然沒有過多阻止,但也不可能去支持。」

「以亞希達的能量,想要正面對抗禦龍家是不可能的,他也沒那個膽子,所以他只剩下一條路,那就是另闢途徑。」

「什麼途徑?」小智有些好奇。

「應該是挑戰吧。」坂木臉上的嘲諷之色一閃而過,「御龍家的人生性高傲,尤其是在小精靈對戰方面,自認是關東和城都最強的家族,而以亞希達的狡猾,應該會用激將法引他們上鉤。」

若是亞希達此刻在場,估計會大吃一驚,坂木的猜測和事實完全相符,他當時正是向御龍燦提出了賭鬥。

事實上,這個賭鬥的條件完全不公平,即使御龍家贏了也得不到什麼實質的好處,純粹是御龍燦為了自己在族內的地位才接下的。

要是換作一個只為家族利益的人,根本就不會理睬亞希達的邀戰,就是把你晾在一旁拖住,那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不怕你橫,就怕你耍無賴。

小智摸摸下巴:「如果是對戰的話,那亞希達應該是會派神代先生出場的吧?」

據小智了解,亞希達手下最強的應該就是神代了,即使讓他擔任天王都綽綽有餘。

「的確如此。」坂木微微點了點頭,「若是神代的話,除非御龍渡親自出馬,否則其他人根本就不是對手。」

即使以坂木的眼光,對神代的評價也十分之高,像是御龍燦之流,根本就不值一提。

可笑他還自以為是,想要取代其堂兄的地位,不知天高地厚就是對他最好的評價。

「所以,現在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坂木緊緊地盯著小智,一字一句地道:「你當時就在現場,而且還是當事人,我希望你告訴我,神代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從視頻上分析,坂木知道神代是被附身的人,也看到他倒在地上,但之後的狀況就不得而知了。

原來如此啊。

小智頓時明白過來,若是神代的情況無法好轉,與御龍家的對戰自然無法進行,而開拓區的計劃隨之泡湯。

那樣的話,亞希達就不得不仰仗其他方法了。

「神代先生沒有受傷,但他被亡者附身,再加上年紀也不小了,精氣虧損得很嚴重,不躺個一年半載是無法恢復的。」

小智決定實話實說,反正他不介意坑亞希達一把,誰叫那胖子整天沒事做就調查他呢。

不過……

小智不露神色地瞄了坂木一眼,其實坂木目前的狀況和神代差不多,甚至還要嚴重,對方明顯是在強撐。

至於原因,那自然是不得而知,除非坂木自己肯說。

「好。」

坂木面露笑意,連聲音的中氣都足了幾分,顯然是對這消息感到十分高興。

事實上,正如小智所想的那樣,坂木現在的確是身患重病,而且還是許多名醫都治不好的絕症。

坂木是個敢於接受事實的人,雖然還有許多事業還未完成,內心很是不甘,但他並沒有自怨自艾,而是開始著手於身後事宜。

他先是將消息隱瞞下來,表面上裝出一副平常的樣子,可暗地裡卻是在火箭內發展著另一股力量。

那是專門為他兒子所做的準備。

坂木的母親不知所蹤,妻子也是早早過世,要說在這個世上,他還有哪些在乎的人,那恐怕就只有他的兒子坂木銀了。

可若是他身死,火箭隊的那些高級幹部會對身為繼承者的阿銀忠心耿耿,誓死效忠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無論是四將軍還是三獸士,坂木對他們都不放心,雖然這些人的忠誠度沒有任何問題,但那只是針對他坂木而言。

火箭隊由坂木一手發揚光大,組織的凝聚力完全在他身上,換句話說,一旦他這個老大不在,這些野心勃勃的傢伙立刻就會造反。.. 坂木對身後事十分不放心,尤其是自己的兒子,他甚至懷疑一旦自己身死,這孩子恐怕也活不久。

畢竟他是火箭隊的老大,有著數不清的仇家,不知有多少人盯著他的腦袋。

然而,現在事情有了那麼一絲轉機,那就是小智帶來的這一消息,這可令坂木喜出望外。

若是有活下來的機會,又有誰會想死呢?

不過坂木很快就從巨大的驚喜中清醒過來,這件事的真實性應該沒有問題,捕捉鳳王也並非完全不能成功。

關鍵的問題是,這研究成果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出來。

坂木十分清楚這一點,研究充滿著太多的不確定性,雖然他手下的科學家很多,有些還頗有名氣,但這種事誰也不敢打包票。

如果是平時,坂木自然是有耐心去等,可現在他的身體每況愈下,根本就沒有那個時間。

看來還是得照著原計劃才行。

坂木一邊想著,一邊眯著眼打量小智,直把他看得滿心古怪,不過他也沒發問,耐心地等著下文。

片刻之後,坂木終於開口了:「小智,其實我這次找你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拜託你去辦。」

拜託我?

小智感到有些困惑,他又不是火箭隊的,況且坂木的手下那麼多,有什麼事需要拜託他這個外人?

雖然心中不解,但他臉上卻是不動聲色:「請說。」

坂木從抽屜中拿出一份文件遞給小智:「目標叫做比夏斯,他是火箭隊的高級幹部,你先看看他的資料吧。」

聞言,小智不由地一愣,沒想到要對付的居然是火箭隊,難不成是要他來清理叛徒么?

文件上有著比夏斯的照片,一名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留著山羊鬍子,腦袋上頂著一個雞冠頭,給人的感覺十分張狂。

旁邊則是有著幾行簡單的介紹,大致是目標手上持有的小精靈和評估實力,這些倒是沒什麼,只是有一樣引起了小智的注意。

目標手上配備有黑暗球。

「黑暗球?」小智喃喃自語,旋即問道,「坂木先生,請問黑暗球是什麼?」

他隱約記得聽過這個名詞,但一時間想不起來,不過文件上既然特意提及,那想來應該不是普通的精靈球,估計會有些特殊功能。

坂木回答:「那是一種特殊精靈球,能使收入其中的小精靈狂暴化,以此來大幅度提升戰鬥能力。」

雖然是機密事項,但坂木並沒有絲毫隱瞞的意思,甚至還補充道:「其實發明這種精靈球的人你也認識,那就是北波博士,他先是製造出使小精靈憤怒的光線,在這基礎上完善了黑暗球。」

「北波博士?那是誰?」小智十分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你忘了么?就是在漩渦列島的時候,他還送了你一隻閃光笨笨魚。」坂木提醒道。

「原來是那個糟老頭啊。」小智頓時恍然大悟,接著有些困惑地道,「可他是叫北波的么?我怎麼記得不是這名啊?叫什麼波來著?」

「……」

被小智這麼一提醒,坂木也感到有些不對勁,好像的確不是叫北波,可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

「算了,這無關緊要,我們繼續談正事。」

坂木輕輕地扣了扣桌子,把小智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來:「黑暗球造價昂貴,而且還有些副作用,目前為止只配發給了比夏斯。」

「本來我是念在他勞苦功高,所以才特別照顧他,希望他能為組織做出貢獻,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吃裡爬外,在外面偷接私活,將捕捉到的珍貴小精靈賣給其他組織!」

雖然坂木極力擺出一副十分憤慨的樣子,可惜這完全是在做給瞎子看,小智又不是火箭隊的一員,他才不理會這種破事。

「那你到底想要我幹嘛呢?」

「殺了他。」坂木的聲陡然冷了下來,「火箭隊不允許有任何叛徒存在,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條。」

「為何要讓我去呢?」小智對此感到不解。

「比夏斯在我年輕的時候就跟隨著我,可謂是火箭隊的元老,而且與許多成員感情深厚,我怕他們到時候會不忍心下手。」

說完,坂木還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似乎十分無奈和悲傷,可小智總覺得這傢伙完全在胡說八道。

火箭隊是什麼?那就是由一群社會敗類構成的黑暗組織,說他們之間會感情深厚,拿真是不怕笑掉人大牙。

小智也不揭穿,只有一臉為難地道:「可你叫我去殺人,這我怎麼做得到啊。」

「怎麼就做不到了?」坂木橫了他一眼,「凡頓海賊團整個都被你屠乾淨了,現在多一個又有什麼所謂。」

「那不是我,我只是幹掉兩三個,而且那是為了自保。」小智辯解道。

事實上的確是這樣,毀滅凡頓海賊團的其實是蓋歐卡,只是一擊便將那艘巨大的潛水艇徹底摧毀,裡面的人幾乎是屍骨無存。

「兩三個,你未免也太客氣了。」

坂木笑了笑,不打算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而是直截了當地道:「我不會讓你白乾,事成之後,這兒就是你的了。」

「啊?這兒?」

小智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把這座道館給我?」

「沒錯。」坂木微微頷首,「無論是地皮還是建築物,包括這裡面所有的訓練設施,統統都歸你,怎麼樣,能接受嗎?」

說實話,除非是個傻子,不然沒人會不明白常磐道館的價值,坂木是個十分會享受的人,因此道館裝修得異常豪華,即使在全世界都可以排進前五。

何況這地段也是在常磐市的黃金位置,就算以後不開辦道館,光是把這塊地賣出去就可以賺個盆滿缽滿了。.. 「好,成交。」

小智只是略微考慮一下便同意了這個要求,報酬實在是太豐盛,他可捨不得錯過這個大好機會。

雖說他不是職業殺手,但並不介意客串一回,反正這個叫比夏斯的傢伙看上去就不是好人,就算殺掉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坂木滿意地點了點頭:「比夏斯目前在檜皮鎮附近的桐樹林里,他正在尋找幻獸雪拉比,而且已經有了一些眉目,你就以此為線索展開追蹤吧。」

雪拉比?!

小智嚇了一跳,作為幻之小精靈的一員,雪拉比的傳說一直存在於書本上,就連目擊者也少得可憐,可沒想到現在居然被找到了。

看來那個叫比夏斯的還真有些本事,不過想來也是,畢竟是火箭隊的高級幹部,怎麼可能沒兩把刷子。

只是,雪拉比的話……

小智摸著下巴,心思頓時活絡起來,傳說中雪拉比是能穿越時間的小精靈,若是真的話,豈不是說它能夠預見未來?

或許找到雪拉比以後,可以問問它未來的情況,這回要對付的是鳳王,小智心裡總歸有些沒底。

雖然他可以詢問系統,但解鎖未來情報的價格動輒就是上千,這對他來說完全是一筆天文數字。

坂木見小智這幅樣子,還以為他是有什麼為難之處,沉吟片刻后,提議道:「你是擔心找不到人嗎?放心好了,我會派一名幫手給你的。」

畢竟是在偌大一片森林,如果沒有專業的追蹤人員和設備的幫助,恐怕很難找到一個經驗豐富的獵手。

可小智又怎麼會擔心這方面的事,他身具波導之力,找人這種事實在是太方便了。

不過他可不會對坂木說這些,既然對方想派人就派好了,說不定除了是幫手以外,還存著監視他的意思。

誰叫小智是個外人呢,他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不會拒絕,也懶得去介意。

「可以了,你進來吧。」坂木拿起電話說了一句,接著沒過一會,房門就從外面被打開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