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很可惜,這裡是咖啡屋而不是茶館。

「好的。」裴珠泫應了一聲之後朝著廚房裡招呼一聲道:「俊涵,前輩說要一杯招牌飲品。」

「好的。」廚房裡傳來了徐俊涵的聲音。

裴珠泫見到這個工作已經完成了,正打算離開這裡的時候,突然被朴振英給喊住了。

「裴珠泫xi,麻煩請留步。」

「Mo呀?」被喊住之後,裴珠泫感到有些奇怪的樣子,於是轉過身來,「朴振英前輩,您還有什麼別的事情要問嗎?」

「你不是在這裡兼職做服務生的嗎?所以就問一下有關這裡的事情。」

朴振英現在對於徐俊涵真的是病態般的狂熱,急於想要把他拉進公司里。於是,就打算旁敲側擊問一下他的情況。

「內,那前輩,你問吧。」雖然有些奇怪,但是裴珠泫還是回答道。

「你們老闆在嗎?」

「老闆?」裴珠泫下意識朝著廚房方向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我們老闆每天都在店裡啊。」

「那太好了。」朴振英拍了拍手,「那能麻煩珠泫xi把他叫出來一下嗎?」

「怎麼了?請問前輩有什麼別的事情想要和老闆談的嗎?」

「是這樣的,我看中了你們店裡的那個男店員,打算拉進公司里好好培養一下。所以,想要和你們老闆商量一下這個問題。」

聽到朴振英這麼說之後,裴珠泫險些沒一口噴出來。這個前輩未免也太有些搞笑了點兒吧?

她其實很想笑出來,但是又有些覺得如果這個時候笑出來的話會顯得很失禮的樣子。

於是,她也只好是拚命忍住,不讓自己笑出來。只不過,這樣的話就導致她的臉都有些被憋紅了。

「Mo?」看到裴珠泫的表情,朴振英顯得有些意外的樣子,但是卻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

「裴珠泫xi,你這是怎麼了?」朴振英不解地問道,「難道要叫你們老闆出來就有這麼難的嗎?」

「那倒不是。」聽到朴振英這麼說之後,裴珠泫倒是趕緊搖了搖頭,而後試探性地說道:「前輩,不是我不叫老闆出來,而是……」

「而是什麼?」朴振英追問道。

「我們老闆就是剛才那個招呼您的男生啊。」

「Mo拉古?」聽到裴珠泫這麼說之後,朴振英還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啥問題,聽錯了呢。於是連忙重新又問了一遍這個問題。

「是的,那個男孩兒就是這家店的老闆啊。」裴珠泫再一次解釋道。

「……」朴振英瞬間就不想說話了。

本來以為人家是店員來著,結果人家搖身一變從小店員變成了大老闆,這未免也太有些充滿了戲劇性了吧?

鬧了個大紅臉的朴振英瞬間就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了。

裴珠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這個時候應該說些什麼了,於是兩個人一起沉默了起來。

直到……

徐俊涵端著一杯咖啡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緩緩放在了朴振英面前的桌子上,並且說道:「這咖啡您慢用,這是本店特製咖啡之一。」

朴振英點了點頭,端起咖啡來輕抿了一小口的樣子。

然而,讓人完全沒有想到過的事情是。

朴振英只是喝了一小口之後,立馬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失聲喊道:「這咖啡……」 只不過是輕抿了一小口咖啡而已,朴振英就已經驚訝到站起身來,失聲喊道:「這咖啡……」

裴珠泫有些不解地問道:「前輩,請問這杯咖啡怎麼了?」

倒是徐俊涵自己站在一邊看著這一切,臉上則是一副波瀾不驚的表情。彷彿這一切全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樣。

不過,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的。對於自己親手調製出來的咖啡,他自然明白這一切的必然。

朴振英沒有回答裴珠泫的問題,而是端起咖啡杯,再一次抿了一小口。

咖啡在入口之後,依然還是帶來了那兩個字的感覺——「苦」、「澀」。

不過,即便是如此,朴振英也依然是甘之如飴,一小口一小口繼續品味著這杯「與眾不同」的咖啡。

在放下咖啡杯之後,朴振英輕輕咂了咂嘴,回味著剛才的那杯咖啡。

其實,在喝第一口的時候,他差一點兒就沒忍住給吐出來。因為實在是太苦太澀太難喝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並沒有選擇吐出來,反而忍耐了下來。

因為他突然發現,這杯咖啡之中蘊含著很多不一樣的,有別於其他咖啡的東西。使得他情不自禁想要繼續喝下去。

而隨著他繼續喝下去,果不其然,他又回想起了很多曾經深埋在他的腦海里但是卻沒有回想起來的記憶碎片。

「不好意思。」又咽下一口咖啡之後,朴振英終於忍不住發問了,「請問一下這杯咖啡叫什麼名字啊?我很喜歡這杯咖啡的味道呢。」

朴振英放下手裡的咖啡杯,饒有興趣地等著對方的回答。

「您喜歡就好。」徐俊涵只是淡淡一笑,顯得很淡然,「至於這杯咖啡的名字,叫做回憶,當然了,也可以叫做尋夢的。本店的名字,就因此咖啡而得名的。」

「回憶,尋夢。」朴振英低聲念叨著這兩個名字,不停地思索著。

「真是好名字啊,咖啡很合我的口味,沒想到名字竟然也這麼合我的口味。」

半晌之後,朴振英突然說道。因為他也突然覺得這個名字特別的貼切。於是,他再一次舉起杯子和徐俊涵示意了一下,繼續喝了起來。

這一幕要是被JYP旗下的藝人練習生們看到了,恐怕是要大吃一驚的吧?

曾幾何時,他們見到過酷愛有機農綠茶的社長大人這麼瘋狂迷戀一杯咖啡的啊?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和球彩是6個相同的數字還叫他們感到震驚。

徐俊涵還是靜靜的看著不說話,觀察著對方喝完之後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而裴珠泫也是有些感到不解了,這到底是一杯什麼樣的咖啡,竟然能夠讓人這麼著迷啊?

終於……

朴振英咽下了最後一口咖啡之後,咂吧了一下嘴巴,還在回味著之前的那種味道。

就在那之前,他從這杯與眾不同的咖啡中品味出了很多的東西。

有著剛出道的時候對於自己發展前景的嚮往,還有著剛成立公司的時候那種雄心壯志,也有著自己寫出好歌曲時候的那種意氣風發,更有著近些年來公司發展停滯不前的憂慮……

這一切都使得朴振英的內心五味雜陳,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看著沉默不語的朴振英,裴珠泫悄悄走到徐俊涵的身邊,湊在他的耳朵邊輕聲問道:「俊涵,前輩他沒事吧?」

感受到自己耳朵里傳來的這陣溫暖的濕氣,以及鼻間嗅到的這一縷淡淡的幽香,徐俊涵險些就要方寸大亂。

他隨即趕緊穩住自己的心神,對裴珠泫說道:「沒事,只不過,這一杯咖啡,恐怕需要我自掏腰包了。」

「Mo呀?」裴珠泫對此感到有些不太理解了。她來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門口那不起眼的小小告示。

「努那,你難道來的時候都沒有注意到嗎?」徐俊涵聳了聳肩,一臉的無奈,「我店門前有一個告示,有人可以品出這裡主打產品的含義的話,這一單就算我頭上,我請客啊。」

裴珠泫:「……」

「努那,你就看著吧。」徐俊涵淡淡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反正對於他來說,這區區一杯咖啡的價值完全不被他看在眼裡。反而他更想要的是能通過這麼一杯咖啡可以找到懂得他的知己。

能夠品味出這杯咖啡的人,無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過了良久之後……

「很好的咖啡啊!之前在其他家咖啡屋裡沒有見過啊!是你們的招牌咖啡嗎?」朴振英覺得自己很難得和心中感到好奇的少年對上話,於是繼續詢問著。

「是啊,這一杯回憶是我們這家店裡的獨家產品。」徐俊涵先是點了點頭,而後接著說道:「不過,朴振英xi,您的這杯咖啡就算我請您喝的好了。」

「Mo?」朴振英有些驚訝,也有些不太理解徐俊涵的用意何在。

「感覺朴振英xi懂得我這杯咖啡中的蘊含的內在含義是什麼。然而我開業這麼多天以來,點過回憶的顧客也有過很多個了。但是喝出這杯咖啡內在含義的人卻是一個都沒有。」

徐俊涵就像是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繼續說道:「然而,直到今天我遇到了您。沒有想到的就是您竟然能夠喝得出這其中的內在含義來。」

「過獎了,我也只不過是僥倖而已。」朴振英擺了擺自己的手,「畢竟我年齡也不小了,人生閱歷自然要比你們這些小年輕豐富的多啊。」

「不管怎麼說,您終歸是喝出了這杯咖啡的含義。」徐俊涵可是不管那麼多,「畢竟,這年頭想找一個懂得自己的知己也是不那麼容易了。」

「嗯嗯。」朴振英讚許地點了點頭。同時,臉上再一次露出了那般黯然的神情。

曾經和他共同執掌JYP大旗的兩位知己和元老,都已經離他遠去,自立門戶了。可以說,現在的他也是知音難覓。

因此,他在聽到徐俊涵這樣說之後才會產生如此之大的共鳴感覺來。

而就因為這樣,他個人對於徐俊涵的評價又提升了一個級別。

「非同一般的少年!」這個是朴振英在剛才的接觸當中對徐俊涵的一個相當中肯的評價。

現在南高麗國年輕一輩見到他很少有表現是這麼平靜的,哪怕是和他差不多歲數的人見到他也會表示出客氣和結交。

雖然這個和他的身份和背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年輕的少年在知道他身份之後還那麼淡定的。

這樣一來,就更加深了他想要拉徐俊涵進公司的堅定決心。就算他知道了徐俊涵就是這家咖啡屋的老闆之後,這個想法也是依然不曾動搖過的。

「這個少年,絕對會是我東山再起的依仗。」

朴振英在自己的心裡不停告誡著自己。

「好了,珠泫努那,你招待朴振英xi就好了。廚房裡有甜點什麼的,如果朴振英xi還需要什麼的話,你就去拿來招待他一下就好了。而且,他的單一律都算在我的頭上就好了。」

「那俊涵你呢?」裴珠泫有些不太理解的樣子。

「我去後面辦點兒私事。」徐俊涵指了指後面,說道。

接著,他又對著朴振英說道:「您繼續坐一會兒吧,我還有事就先失陪了。」

緊接著,徐俊涵就站起身來離開座位,朝著後面走去。

「俊涵xi,麻煩你先等一下好嗎?」

突然,朴振英出聲喊住了徐俊涵,使得他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朴振英xi,請問你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被叫住之後,徐俊涵面露不解之色。

看到徐俊涵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之後,朴振英這才下定了決心,準備問出那個問題。(未完待續) 「俊涵xi,請你等一下。我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聽我說一下,答應我好嗎?」

朴振英突然發出聲音,叫住了徐俊涵。

聽到朴振英的聲音之後,徐俊涵停下了自己的腳步,緩緩轉過身來,臉上則是掛滿了疑惑的神情。顯然,對於朴振英突然叫住他,他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樣子。

「那個,請問朴振英xi,您還有什麼別的事情要和我說的嗎?」徐俊涵有些疑惑。

「那個,我只是想問一下。」朴振英的語氣有些為難的樣子。

但是最後,他還是選擇問了出來,畢竟這樣的一個好苗子再要被錯過了,他一定會終身遺憾的。

世人都在說他朴振英根本就沒有識人的眼光,近些年來JYP龐大的練習生資源中走掉了不少曾經不顯山不漏水,但是現在卻是相當有人氣的人氣愛豆。

但是,這真的是因為他朴振英識人不明嗎?

當然不是,只是因為近些年公司內部的爭鬥導致朴振英無暇顧及其他,沒有精力去推出藝人,亦或者是其他的理事股東為了削弱他的影響力,故意剔除一部分很有實力的練習生而已。

「俊涵xi,剛才通過聽你的自彈自唱,我發現你的個人實力真的很強。如果經過娛樂公司的系統培訓的話,出道一定可以大火的。」

「所以呢?」徐俊涵雙手抱胸,饒有興趣的繼續問下去。

雖然,他已經是猜到了朴振英接下來即將要和他說些什麼,但是,他並不打算揭破這一點,而是要裝傻充楞,看看朴振英「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而已。

「所以,我想要問一問你,是否願意進入JYP公司做練習生啊?」朴振英一臉堅定的表情,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搭配著他那張超級有喜感的臉,讓人看起來就特別想笑。

「如果你加入JYP的話,我可以向你保證一點就是我們JYP一定會傾盡全公司的資源來對你進行全方位的培養。出道之後也會用所有的資源來對你進行包裝宣傳,絕對讓你爆紅。」

如果只是一般人的話,在聽到朴振英這麼一個大「餡餅」從天而降砸到腦袋上的話,估計早就要被砸個暈頭轉向,找不著北了。

又豈能有不答應的道理?恐怕就是條件再稍微差一些,也要屁顛屁顛的答應吧?

不過,徐俊涵會是一般人嗎?

很顯然,他並不是這樣的人。且莫要說朴振英現在給出的條件就已經很優厚了,就算是朴振英在現有的條件的基礎上再給出更加優厚的條件來,徐俊涵都未必會買他的賬。

騙婚豪門之總覺得老公要黑化 所以,這場戲早就已經是既定的劇本,註定的結局。

聽到朴振英的邀請之後,徐俊涵只是微微一笑,而後聳聳肩,臉上的表情讓人很是捉摸不透他的內心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

「不知道俊涵xi對於這個提議考慮得怎麼樣啊?只要你能來,我敢保證你絕對可以出道。」

朴振英彷彿對於這一切就是胸有成竹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切都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在他看來,對於這樣的條件,恐怕沒有哪個渴望成名的少男少女會選擇拒絕吧?更何況,他所開出來的條件都是真實有效的。

畢竟在他的眼裡,徐俊涵就是他翻盤的希望,帶給公司新生的存在。他朴振英自然是不敢拿這一點來開玩笑做文章的。

不過,這一次的結果,已經是註定要讓他失望了。

「很抱歉,朴振英xi,對於您的提議,我並不是很感興趣。」徐俊涵搖了搖頭,以一種很惋惜的語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本來已經在設想徐俊涵進入公司以後自己要怎麼對他進行全方位培養的朴振英在聽到徐俊涵這樣的一句回答之後瞬間就傻了眼。

可能在他看來,徐俊涵答應這件事完全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然而,他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徐俊涵竟然絲毫不買賬。向來覺得自己手到擒來的朴振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這一次竟然會鎩羽而歸。

不過,他朴振英可不是一個會隨便就認輸的人。他早就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於是,不死心的他開口問道:「這麼好的福利,我敢打包票說別的娛樂公司是絕對沒有的。你就問問珠泫,她是S.M公司的練習生,你問問她她們公司有這樣的福利嗎?」

還不等徐俊涵自己開口問,裴珠泫就已經率先做出了回答。

只見她微微搖了搖頭,看向徐俊涵的目光中包含著諸多的含義。 女總裁的修仙老公 當然了,其中最多的自然就是羨慕了。

對於剛才朴振英說的話,她也是嚇了一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