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他還沒完成這一刻的時候,就聽到呼呼的風聲朝他襲來,下一刻。

砰!

一個高速旋轉的足球帶着足夠把他錘翻的力量,狠狠的砸在他的腦袋上。

體育老師仰面倒下,眼冒金星。


李晨試了試腳力,還行,不錯。

“哎,快來人啊。”大叫這才響了起來,不久校醫院的人來了,擡着擔架,把這體育老師給擡走了。

校醫院還想把倒地不起的那個足球隊的傢伙,一塊運走,不過,被華宇給攔住了,戲還是要演全套啊,去了校醫院不就被識破了麼。

“不用了老師。”

倒地不起的足球隊人,還在那裏嗷嚎,可是沒人管他,華宇狠瞪了一眼這人,心道:這得多沒眼力勁啊,出了這麼大事,您還演呢。

“李晨,你小子行啊。”範偉大喊道,不過迎接他的還是李晨的一顆球,萬幸,這球被他躲了過去,剛剛的擦過的勁風,將他掀了一身冷汗。他本以爲李晨剛纔那一腳不是故意的呢。這下子,讓他想到了一個事實。

“這小子是他~媽~的故意的。”

李晨衝他笑了笑,然後翹~起一個大拇指狠狠的向地下一壓。

體育課當然是不了了之了。

李晨感覺沒意思,就走了。

“別你~媽演了。”範偉被一球差點打到,當然是一肚子氣,這時候,見到那個足球隊的人,還在那裝呢,就給他了一腳,“尼瑪,演的這麼差勁有意思麼?”

“偉~哥!疼!”說完,這足球隊的人就暈了過去,誰叫範偉這一腳又踹在他的那條斷腿上呢?

“我~操。”華宇與範偉相視一眼,這尼瑪,是真斷了。他倆很早就認識李晨這小子,就覺得李晨除了長的還人模狗樣外,就是一挫逼。可是今天,才尼瑪發現這小子就是一狠人啊。

回到教室,就看到司申跟孫興腦袋湊到一起在那裏,好像在討論題呢,看來兩個人的關係還在蜜月期。看到李晨走進來,孫興帶着不明所以意味看了一眼李晨,好像在告訴李晨,你看你處不好的關係,我就能處好,同學嗎,就是要以和爲貴。

不過,上第三節課的時候,他們的蜜月就到了頭。原因是什麼?

第三節是語文課,但是跟後面同學換了位置的的司申,卻拉着孫興要他講數學題。而語文老師給班級佈置的任務,是讓班級的同學把語文練習冊的題給自己做一做。

“司申,你的基礎太差了,你好好看一下基礎部分吧,這道題利用二元一次方程就能很容易的解出來。”孫興實在是不想教司申這個菜逼了,而且,他還要做作練習冊呢,畢竟,還有大半年就要高考了啊。就算再好的朋友,也不可能犧牲自己的時間來,給別人加分。

“你給我再講講唄,自己看多浪費時間啊。”司申舔~着臉,並不覺得浪費別人時間。



“不行,我還要做語文題呢,等我做完什麼時候,有空再給你講吧。”孫興說道,不過,他似乎覺得這說的話有點重了,忙改變語氣又說道:“乖啦,申申同學。”

他搞怪的就去摸一摸司申的腦袋,在這不長時間裏,他倆蜜月期的時候,經常這樣鬧着玩,不過顯然現在不是時候,回答他的是司申的一個拳頭。

“我~草你~媽啊,往哪摸呢?”這個拳頭有點重哈,一拳就孫興帶離了座位,把桌子都帶倒了,書啊,還有筆啊,什麼的都灑了一地。

孫興看樣子是被打蒙了,也被司申現在的模樣,給嚇怕了。他心想,司申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啊:“你打我?”

司申一腳鞭抽在他的腰上,後者踉踉蹌蹌的被抽到李晨的位置。

李晨瞟了一眼,覺得司申同學,是想新帳舊賬一起算,收拾新賬的時候,也想把與李晨的舊賬一起算了。

李晨扒拉開被打蒙了孫興,走了上去。

這時候,同宿舍人,還有幾個班級裏比較仗義的傢伙,也走上前去,想着拉架。

“誰他媽,也別攔着我,誰拉我我給誰急。”司申朝起板凳來,就要給孫興開瓢,不過看樣子,他掃蕩的範圍也包括李晨。

李晨一把把凳子給他抓~住。

“李晨**沒聽到我說的是吧。”司申罵了一句,就想收回凳子,加把勁在一起把李晨撂倒在地。不過,他手中的凳子動了動,沒有扯動,就他那點力氣,跟李晨現在的比起來,就跟螞蟻要跟大象的差距一樣。

這時,衆人似乎看到了司申身上有種叫做戰鬥荷爾蒙的東西,爆發出來。讓衆位觀看戰鬥的人,腎上腺猛增。都想參與一把,教訓教訓司申這個在班級了牛的一比的傢伙,不過,各有各的顧忌,自然沒有上去。

這種情況在遠古的時候,就一直存在,不過,在人類的進化歷程中給退化掉了,從兩個公雞爭奪母雞的交~配權重就可見一斑。只要一個公雞散發出這種荷爾蒙,就會激發另外的公雞去戰鬥。


李晨抓着凳子,看着活像一個見到紅內~褲的公牛的司申,笑了笑,這個司申在班級的戰鬥力不是最強的,但是誰也沒有人敢惹,爲什麼?因爲這廝有個楞勁,還有一股狠勁,正所謂楞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在司申一伸脖子一瞪眼,臉一紅的時候,在他散發出濃濃的雄性戰鬥荷爾蒙的時候,衆雄性都會不由產生一種參戰的情緒,但一旦這種情況被激發,但是沒有這愣了吧唧的傢伙濃厚,就會不由產生膽怯的情緒。於是。就造成了司申這賤人,這麼有恃無恐。肆意的表現自己牛逼,還有白眼狼屬性。

不過今天,他是註定要敗了,他是楞,是不要臉,甚至有點打起來不要命的趨勢,但是在李晨這個把別人的生命看得如同草芥的存在的眼中。他這種就是小孩子的把戲,任你再牛逼,在幾乎不要命,但是在真的生死關頭,你真的就能坦然處之。

李晨比他還猛,奪過凳子,就砰地一聲砸在他的腦袋上,要不是學校中的凳子天然帶着不結實的屬性,這一下子,就直接能伴隨着如雪花般的碎屑,將他腦袋砸的如西瓜一般紛飛。

李晨暗道可惜,好久沒有殺人了,身心都帶着深深的疲憊。好想殺個個把人,享受一下生命在手中碎掉的那種爽到爆的感覺。

司申直接被打蒙了,衆同學直接被嚇蒙了。在他們看來,同學之間幹架,都是往那些沒有什麼生命危險的地方招呼,就算一時不慎招呼錯了,也會展示出茫然無錯的表情,可是這時看李晨的表情,確實沒有看到那種表情。

李晨舔~了舔嘴脣,就好像意猶未盡、慾求不滿一樣,這讓衆人感到了深深的寒意,其中司申同學的感受最深,也是人生第一次感受了害怕情緒。

不過,下一刻,他就感到了很憤怒,因爲在他看來,自己人這麼好,居然沒有一個同學,替自己出頭,枉費自己對他們這麼好了,簡直就是一羣白眼狼。

憤怒往往會矇住人的的眼睛,於是司申同學就做了一個極其不明智的決定,他不管不顧腦袋上流的血,直接掄起拳頭,按照散打老師教給的套路,就想給李晨來上一個組合拳。

一個直拳正中取直線,襲在對方的面門上,然後再在對方被打蒙的時候,一個左勾拳再一個右勾拳,最後一個提膝正撞,解決戰鬥。

他就是這麼做的,一個直拳過去,呼呼的風聲狠狠的衝李晨的鼻子撞過去。

啪!

李晨一拳頂牛在他拳頭上,絕對的力量,還沒把他的拳頭頂開,李晨的拳頭就張開,化爲包袱緊緊的包裹住他的拳頭,然後狠狠的向上一掰。

在司申被這股力量挾制的彎下腰的時候,然後一腳狠狠的揣在他腹部,緊接着,抓着司申的胳膊,向自己的方向一拉,兩腿跨過他的一條胳膊,然後背過身子,狠狠一架,猛然用力,只聽咔嚓一聲,胳膊被卸斷了。

“還牛不牛比了。”李晨道。


司申疼的不說話,但是眼神卻發出仇恨的目光,李晨覺得自己有些佩服這傢伙了,在李晨大魔神的折磨下居然還有這個心思。

拉過死狗一樣的司申同學,抓着他的頭髮,一路拉到陽臺上,暴力的拖上了陽臺的護欄,

“再給你一次機會,要是不好好珍惜,就是下輩子了。”

司申看着墨綠墨綠的的花壇,覺的自己的恐高症犯了,直觀的表現就是他居然控制不住自己褲襠裏的熱流。

”李晨你幹什麼呢?”這時候趙依依的聲音傳來,而李晨聽到這聲音,忽然覺得那個酒吧裏的高冷小辣妹回來了。

ps:請大家給個收藏 ps:求一下收藏

兩個女孩在這一天,就糾纏起了李晨,而校園中也流傳起一個渣男腳踩兩隻船享盡齊人之福的傳說。

這一天,李晨確實是齊人了,但福沒看到,恐怕是一種折磨吧,先是墨竹大美女,在食堂中看到他跟兩個漂亮的女孩子一起吃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就是兩個美女,一人買了一盒好吃的飯菜,把李晨夾到中間,喂李晨吃飯。果真是,飯來張口啊,可是,剛吃了一個女孩的飯,就被另一個女孩把頭扭過去。這是享受嗎。這簡直是折磨啊。

而且,在受這種折磨的時候,還要被看到的衆人,當做禽獸這是怎麼回事。

“小子,讓讓。”這時候,幾個人高馬大的體育生,出現在李晨的桌子前,充滿色~欲的看了一眼兩個大美女,然後一拍桌子,意思很明顯。

李晨笑了,他正愁沒法脫身呢,沒想到這時候,居然有人來找事。李晨站來起來,何曼曼、劉琪也站了起來。

何曼曼覺得李晨還是跟以前一樣,有些懦弱,這時候,他纔想起當時爲什麼跟李晨分手來了。她現在想自己這樣追李晨是不是對的呢?

也許,這是最後一次跟李晨吃飯了,她變得有些意興闌珊。

而這時候,李晨拿起飯盒,潑了一個爲首的體育生一身。

幾個體育生,傻眼了,他看李晨這個瘦弱的菜逼樣,覺得佔了兩個大美女,是不對的。是想來教教李晨怎麼做人的。這種事情,他也不是沒有幹過,而且結果都很套路,一般,都是那人說點場面話,然後領着自己的女朋友離開,或者懦弱一點的連個屁都不放。

傻眼之後,他們就惱了。正想教訓李晨,但是這時候李晨卻先動了,一拳砸在爲首的人肚子上,在這個人疼的彎下要的時候,就抓過這個的頭髮,拉扯着這人,撞向其他人。

三下五除二,李晨身邊倒下了幾個大漢。最後一個人李晨特意照顧了一下,直接用膝撞把這人的一口牙齒給弄散了。

也許有人覺得李晨下的手重了些,不過李晨可不這麼想,原來在深淵的時候,凡是挑戰他的人,凡是想找他事的人,基本上下場都比這幾個人慘多了。

李晨覺得自己進步不是一般的大,剛回來那會兒,有人要是在他面前,讓他不爽,他就會有種止不住的殺意,要將人全家給幹~死了。可是現在沒有了,最多會產生把這人胳膊掰斷,或者脊柱抽~出來當彈弓玩的衝動。

還想拿這幾個人實驗一下,見到血之後,是不是能夠控制自己殺意的李晨,突然面色一變,目光一移,整個變得深沉如山,這時候,就連想上來給李晨一個吻的劉琪,還有一臉花癡樣的何曼曼,也剎那間冷靜下來。

“你們倆先吃吧,我有點事。”李晨平淡的對她們說道,絲毫感覺不出他身體中壓抑的憤怒,已經快要像火山一般噴發出來。

李晨從餐廳出來,一步步踏空遠去,而在這個過程中,經過他身邊的衆人,都沒有感覺一絲的詫異。

李晨家中。

他的二大~爺,坐在椅子上,吧嗒吧嗒的悶聲不吭的抽着煙,而在旁邊李晨的爸爸,也同樣抽着一根菸,兩人沉默不語。不過,不同的是,李晨的爸爸胳膊上打着繃帶吊在脖子上。

一道光芒閃過,李晨出現在門口處,面色冷峻的走了進來。

“爸怎麼回事?”李晨走了進來。

晨爸,還有二大~爺看了李晨一眼,沒有說話,而這時候,李晨的老媽說了:“晨晨怎麼回來了,提前放假了。哎,你二哥回來了。你去找他玩吧。”

晨媽居然沒有深究李晨怎麼回來了,而是要把李晨支開,李晨笑了笑:“恩,提前放假了。”轉身從門口走出去,心中卻對老媽說了一聲對不起,剛剛他第一次對老媽用了一個法。

他自然知道了前因後果,是那個要開發這片小區地下的煤礦的房地產老闆,不想用那麼多的拆遷費,來安排小區裏的人,所以就找了一些道上的人,將幾個人給打了。這被打的人中就有李晨的老爸。

轉身離開門口的李晨,笑了一聲,沒有絲毫感情的笑了一聲,由清晰到模糊消失不見,

一棟別墅中,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拿着一部手機,發了一條短信:“楊麗,你要還想做我公司的精力,還想讓你那個患病的母親有錢在醫院療養,那麼就在xx日,到xx棟別墅來,哈哈。”

章迪發了這條短信,似乎想到了什麼綺麗的事情,褲襠里居然支起了帳篷,勾了勾手指,一個身穿着沒有多少衣服的,應該說,只穿了布條的巨~乳少女,走來過來,擡起了自己的屁~股。

章帝擡着自己的那裏,挺了進去,居然沒有一絲阻礙。這不得不感嘆,這人找的女僕素質果然是高,體質果然是神奇。

李晨出現在張帝的身後,冷眼看着這一切,啪啪的聲音,在空氣中響個不停,李晨嘴角的冷意越來越濃,殺意就像一把剪刀從空氣中刺了出來。

這時候,章帝正衝勁昂張地蹂躪着自己的身前的女僕,突然感覺到一陣讓他心驚膽戰的寒意,控制不住,他身體一陣顫抖。

他估計這輩子,也就這樣了,陽痿是肯定的,要是他在今天之後還有命存在的話。

“你是誰?來人啊。”張帝惱怒的對着李晨喊道。可是喊人之後,隔好一會兒,卻連一個人也沒有來。

“你是想叫你守護在別墅的那二十三個似乎是特種兵的人吧!”李晨悠悠的說道,隨即便合身坐下,而在他不遠處的沙發,居然自從向他的屁~股底下,移了過去,果真是神奇。

看到這一幕,章迪眼皮挑了挑。

這時候,李晨一擊手掌,令他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三十幾個屍體,從房頂居然憑空出現,墜落在地上,毫無聲息,別墅房間中靜的嚇人,像極了恐怖片中的場景。

而大約沉積了一兩秒鐘,掉落在地上的屍體,纔開始沁出血液來,血腥味在空中炸開。

“啊!”女僕人尖叫起來,然後,看着李晨那張冷峻的臉,直接昏死過去。

“你要幹什麼?你要錢的話,我可以給你錢。”章迪深吸了一口氣,雖然兩股還是戰戰的,但是他還是穩定住自己的情緒,在他看來,這種擅自闖入自己別墅的人,無非就是想找點錢花花。

“我要錢?”李晨擡眼向他看去,眼中的殺意如有實質,“我要你的命,況且你還有錢嗎?”

殺死一個人,不是最重的懲罰,李晨不想就這麼放過他,他要讓他失去了所有的憑藉後,然後在不敢置信中死亡。

在無邊的悔恨中死亡。

張帝還想說話,這時候,他的手機響起來了,他看了一眼李晨,就想把手機關掉。

“接!”李晨冷冰冰的道。

“老闆,你要把名下的財產全部給轉移給美子小姐嗎?”電話中,傳出來了聲音,居然是章迪熟悉的張律師,而其中的話語,讓他摸不着頭腦,自己怎麼會把自己的財產全部轉給一個自己都不認識的人,自己又沒有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