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這一次在瓦剌國內準備討伐通天城的時候,和碩特部卻沒有摻和到其中,反倒約束自己手下的貴族,不得離開和碩特部的地盤。不僅如此,他們還偷偷的送了不少財物到通天城。

別的部落不知道,但和碩特部的人卻是一清二楚,在這通天城內,可是有一個仙師的,須臾之間就造就了通天城。當初活著回去的士兵,將這一幕給大家講了一遍,一開始眾人都不相信,但等他們親眼看到這座巍峨城池的時候,直呼是神跡。沒人比和碩特的部的人更了解這裡的情況了,他們早就派兵準備過來攻打阿勒泰城,知道這裡原本根本就沒有什麼通天城,除了有神跡,不然不可能突然出現這麼大一座城池。

草原上的環境惡劣,導致這些游牧民族對於神靈都非常的虔誠,不少人甚至認為方洪就是他們的長生天化身,哪裡還敢有絲毫不尊敬?

所以,在方洪的命令下達了之後,他們第一時間就送去了大量的財物,至於青壯勞力和牲口,這些都需要時間籌集的,暫時也抽調不出這麼多的人來。

對於這第一個投靠過來的勢力,通天城當然要給其一定的優渥,特許和碩特部只需送來五千青壯和一萬牲口便成,其餘的都由另外兩部平攤。

對於這個許諾,和碩特部的人自然是欣喜若狂,草原一向是地廣人稀,如果真的抽出太多的人,那基本上就只剩下老弱病殘了。 「出發!」就在瓦剌的準噶爾部和土爾扈特部慢吞吞的調集兵力的時候,一支軍隊已經從通天城開拔了。

軍隊一共是一萬人,除了五千人是從大明帶過來的以外,另外五千人都是從當地牧民中挑選的青壯,訓練了有半年,一個個看著倒是挺有氣勢,就是不知道戰鬥力能有幾分。一幫兵蛋子,不見見血,在家練一百年也沒用。

因為這裡地處草原,是天然的養馬地,馬匹倒是不缺,但卻沒有多少戰馬。因為戰馬可不能僅僅喂草,還需要長期的喂些大豆和雞蛋,通天城的糧食也僅僅是夠人吃的,哪有多餘的供應給牲口。

所以,方洪只是讓這些人騎乘著馬匹出發,等到了打仗的時候再下馬步戰。

「嘶嘶。」在一匹高頭大馬的脊背之上,站著一隻黃皮子,這黃皮子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小老頭,弓著個腰,雙手背在後面。

如今的黃皮子,實力也是越來越強,靈智已經能趕得上尋常的成年人。如果此刻煉化了橫骨或者出了陰神,立馬就能成為妖怪。

但方洪卻並未傳給它任何修行法門,反倒讓其隨著楊敬業一起練拳。雖然它的身體結構和人類不同,但拳理相通,傳授了拳理之後,它自然而然的將拳法改的適合了自己。

雖然失去了浩大方正,但卻多了詭異和狠辣,更加符合黃皮子的身體。

這一次出征,黃皮子也跟著參加了,別看它的身體不大,但在必要時候,一個人就能抵得上一支軍隊。因為它的身體小,動作敏捷,不論是正面衝鋒還是暗中刺殺,都極為可怕。

大軍行進的速度極快,再加上草原地形平坦,趕路的速度極快,只是三天的時間,便翻過了唐麓嶺,進入了乞兒吉思。

乞兒吉思以前屬於另外一個民族的,就叫乞兒吉思族,在唐朝的時候,還曾經依附中土,不過,在多年以前,乞兒吉思已經被瓦剌給趕走了,如今是瓦剌的地盤。

乞兒吉思是准喀爾部的地盤,不得不說,瓦剌人的軍隊整合效率實在是太低了,這跟他們的機制有關,一個部落之中,分為無數的大小貴族,想要調動軍隊,便需要集結這些貴族,通過這些貴族去召集手下的士兵。而且,他們的人口過於缺乏,雖然號稱全民皆兵,但不似大明那般有大量的職業士兵。他們想要討伐通天城,光集結軍隊,就得五六天。

不僅是瓦剌,就是韃靼也是如此,他們應該慶幸,他們有一個像大明這樣的鄰居,大明看不上關外的土地,所以不會主動入侵關外的國家,這讓他們也不需要快速的集結軍隊。

但是,他們遇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通天城,竟然率先進攻,以快打慢,在瓦剌軍隊還未集結完畢的時候,便已經攻到了家門口。

蒙古人不擅長修築城池,習慣住在蒙古包中。所以,當江彬等人率領著大軍到達的時候,瓦剌人根本無法依靠城池抵禦攻擊。

「通天城的人來了?竟然會這麼快,不過,他們既然想趕過來送死,那我們也就不要客氣了!那些和碩特部的人也是廢物,竟然沒有攔住那幫人。」在准喀爾部的汗帳之中,一個絡腮鬍子的大漢一拍桌子,大聲的說道。

此人就是准喀爾部的汗王,名叫兀哈爾,此人向來極為自負,認為自己總有一天可以帶領瓦剌擊敗韃靼,恢復瓦剌的榮光。

但是,認識他的人都清楚,此人不過是志大才疏、有勇無謀之輩,別說韃靼的貴族,就連瓦剌諸部的貴族都看不上他。

「我們的士兵調集的怎麼樣了?」他直接喚來了手下的一個親兵,大聲的問道。他在五天之前就已經命准喀爾部的貴族調兵前來的,按照道理,此刻應該也集合的差不多了。

「大汗,兵力已經集結了兩萬人,還差五千人未到。」那親兵趕緊大聲的說道,有好幾支貴族去遠處狩獵了,並未能及時收到消息,這才耽誤了。

在瓦剌之中,雖然也分為貴族的等級,但並不似大明那般,上下之間有著嚴苛的等級。一個大貴族的屬下,可能有好多個小貴族,而那些小貴族之下可能還分為不少更小的貴族或者平民,大貴族可以指揮小貴族,但不能指揮小貴族的手下,這就相當於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所以,在要打仗的時候,小貴族會率領自己的部下往自己的上司那裡靠攏,然後由上司帶著,往汗王這裡趕來,平日的時候,則是各自管理自己的地盤。

這種方式,曾經是維持這個巨大的蒙古帝國的基礎,可以最大限度的佔據地盤。但也導致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效率低下,還經常會發生聽調不聽宣的情況。

當初的蒙古帝國,地盤廣大,但是,在忽必烈上位之後,其下的四大汗國有三個反了他,根本不願意承認其地位。

「兩萬人,已經足夠了,給我披甲,我要殺出去。」兀哈爾灌了一大口馬奶酒,然後舔了舔嘴唇,眼中閃過了一絲嗜血的光芒。

他在瓦剌已經憋屈太久了,他們瓦剌勢力衰退,只有三大部落,而隔壁的韃靼有八個部落,根本就打不過人家,現在終於來了一幫送死了,他可要好好的大殺一場。

通天城的人在他看來,根本就不值一提,一個一共也就五萬多人的勢力,能拿出多少打仗的人來?雖然他偶爾也聽說了那裡有些神異的傳聞,卻並未放在心上。

他的話剛剛說完,便立刻有幾個僕從走了進來,開始給他披甲。瓦剌人的鎧甲都是皮製的,厚厚的縫了好幾層,在關鍵處鑲嵌鐵釘,極為的堅固,比金屬鎧甲要輕,但防禦能力絲毫不次之。

可是,他這身衣甲還未穿好,外面就爆發了一陣廝殺和慘叫的聲音。

「怎麼回事?誰讓你們動手的?」兀哈爾衣甲也顧不得穿戴完畢了,推開了身邊的人,大步的走出了帳篷。

他以為是自己手下的人先動的手,畢竟通天城那幫人花了那麼久在路上,應該趕緊修整才是,又如何會在這個時候進攻? 「大汗,不好了,通天城的人已經殺進來了,攻勢極為兇猛。」他剛剛走出了帳篷,便看到他手下一個小貴族跑了過來,大聲的對著他喊道。

「竟然是通天城先動的手?那你們還不趕快還擊?」兀哈爾伸手將自己身上最後一個扣子給繫上,然後拔出腰間的彎刀,朝著馬廄的方向走去。

「我們還擊了,但對方的攻勢太兇猛了,根本攔不住!」那小貴族也快瘋了,他們也想攔啊,但那敵人就像是吃了葯似得,兇狠異常,戰陣還極為牢固,聯合在一起之後,他們瓦剌的軍隊直接就被衝散了。

要知道,軍隊可不是數量多就能贏的。十萬頭豬,可比不得一萬個人,一旦這己方的隊伍亂了,那就等著潰敗吧,說不定人家還未真正動手,自己這邊就先亂了。

「廢物,領我去看看!」兀哈爾聽得心裡火冒三丈,自己這邊這麼多人,竟然一開戰就處於劣勢,這讓他的臉上掛不住了。

他很快騎上了一片馬,在一眾親兵的保護之下,往前方交戰的地界而來。待上了一個矮坡之後,他將整個戰局都收歸眼底。

不過,等他看到局勢之後,他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他們這邊的士兵,明顯是要多過敵人的,但是,那戰局卻叫一個糜爛,連壓著打都不算,根本就是被追著砍殺。

通天城的那些士兵,身體強壯的可怕,兀哈爾甚至看到一些人跟馬匹撞到了一起,卻僅僅摔了個跟頭,並無太大的傷害。

「這怎麼可能?」兀哈爾也呆住了,雖然他不聰明,但也沒有笨到無可救藥,知道自己這場戰鬥根本就沒有勝利的希望了.

「快,通知下去,讓所有的士兵撤退,我們西走,跟土爾扈特部匯合。」兀哈爾心中轉過了幾個念頭,既然沒有獲勝希望了,那就趕緊保存有生力量,不然他就算逃得一命,以後自己的勢力也得被另外兩部給吞掉。

「撤退,快撤退。」隨著數十個傳令兵沖了下去,准喀爾部的士兵紛紛的往一個地方撤去,但撤退的陣型極為混亂,甚至有不少人依舊留下來,不肯離去。

倒不是他們足夠勇武,不懼死亡。主要是此地乃是他們的聚居地,家中的妻兒老小都在這裡。他們如果走了,家裡的親人怎麼辦?

「蠢貨,讓他們快點走,人口沒了,我們再去搶就是,別浪費時間!」兀哈爾沖了上去,一刀砍死一個不願離去的士兵,大聲的說道。

在這草原上,人口想要通過自然繁衍增加,那太過於困難了,只有不停的吞併更小的部落,才能迅速膨脹起來。兀哈爾只在意手下能打的事情,其餘的老弱婦孺乃至牲口,都可以通過劫掠得到。

隨著兀哈爾帶著一幫親兵砍死一些不肯離去的士兵之後,整個部隊終於從混亂中恢復了起來,勉強從戰場上脫身了。

不過,原本兩萬人的軍隊,此刻只剩下一萬三千人左右,剩下的七千人,要麼被斬殺了,要麼就是趁著混亂跑了。

在趕跑了兀哈爾的軍隊之後,通天城的人卻並未去追趕,而是就地的開始煮飯休息。他們已經趕路三天了,身體也疲憊到了極點,剛剛那一仗,純粹是靠著突然襲擊,打了敵人一個猝不及防,真要硬拼起來,他們也是夠嗆。

「黃大人,為了以防後患,還是請您出手吧。」在眾軍士休息的時候,江彬將一個烤好的羊腿放在了一個托盤之中,諂笑著送到了黃皮子的面前。

別人不清楚,但他卻是知道這隻黃皮子的實力的。一爪子下去,連金石都能劈斷,身形一晃,更是連影子都看不到,若是用以刺殺,絕對無人可以防備。

「嘶嘶。」黃皮子輕蔑的看了江彬一眼,爪子一甩,直接插入烤羊腿之中,然後放到嘴邊大咬大嚼,只吃的滿嘴流油。

而江彬則是眼巴巴的看著它,希望這位大爺吃了東西之後,能幹點事情。畢竟,這頭黃皮子可是仙師的寵物,脾氣也大的很。

黃皮子吃飯的速度很快,沒過一盞茶的時間,一整隻羊腿連帶著骨頭,就都進了它的肚子。在吃完了之後,它滿意的摸了摸肚子,然後緊接著揮手一拍身下馬匹的脊背,那匹駿馬便長嘶了一聲,朝著遠處踏蹄而去

……

「真是晦氣,通天城的人怎麼這麼厲害。」在逃跑的路上,兀哈爾只覺得無比的憋屈,他頗有一種感覺,自己這摩拳擦掌的準備大幹一場呢,就莫名其妙的被人給打倒了。

「大汗,聽聞通天城中有神人居住,說不定那些人都是神兵呢。」他的手下有個書記官,有些擔憂的跟兀哈爾說道。

「啪。」兀哈爾直接一鞭子抽了過來,在那書記官的臉上添了一道傷痕,「閉嘴,這等謠言你也相信?如果那裡真有神人,何必派這些士兵出手?」

兀哈爾根本不信,面上很是氣憤,在這個時候了,書記官還在這裡散布謠言,那不就是讓軍心更加不穩么?

那書記官只嚇得要死,閉嘴不敢再說一句話。大汗一向殘暴噬殺,要是一刀把自己給砍了,那也就太冤了。

「前面就到土爾扈特部的地盤了,派人去知會一聲,其餘人留在原地休息。」兀哈爾勒馬停了下來,如果是以往,他也就直接衝過去了,以他的個性,也不會給其餘兩部留面子,但今時不同往日了,他如今元氣大傷,必須得按照規矩來了。

所有的士兵也是乏累不堪,一個個趕緊下馬,將臨時帶著的乾糧給拿了出來,就這一邊的小河水就喝了起來。

「噠噠。」就在他們還沒有休息多久,從遠處就傳來了一陣馬蹄聲。一開始,所有的士兵還精神緊張,立刻警覺了起來。

但隨後,聽到馬蹄聲很稀疏,似乎只有一匹馬,眾人才放鬆下來。

兀哈爾張口咬著一塊肉乾,抬眼朝著遠處看去,只看到一匹火紅色的高頭大馬朝著這裡跑來,而背後竟然沒人,莫非是野馬?

但隨後,他就發現了稀奇之處,原來在這匹馬的後背上還站著一隻類似於黃狗的動物,雙手后負,如同一個小老頭一般。 「哈哈哈,真是稀奇啊,原來這黃皮子還會騎馬。」兀哈爾看到這一幕,直接大笑了起來,他活了這麼久,還未見過這等奇事呢。

而他邊上的人也覺著稀奇,一個個也跟著評頭論足,不少人甚至提議,是否將這隻黃皮子給捉起來,以後留著給大家逗樂。

「來啊,把這黃皮畜生給抓了。」兀哈爾招呼了手下的人,將四周給圍了起來,準備活捉這隻黃皮子。

但是,他們無一人發現,就在他們包圍過來的時候,那黃皮子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嘲諷,而尖銳的指甲,則緩慢的從其爪尖探了出來。

「上!」四五十個士兵馭馬靠近,在外面則是里三層外三層的人牆,將黃皮子牢牢的封鎖在中間。

「刺啦。」黃皮子的爪子猛然揮出,劃在了胯下馬匹的後背之上,那棗紅馬只是長嘶了一聲,然後便因吃痛拚命的跑了起來。

在棗紅馬衝出的那一剎那,它也借力猛然竄出,猛然落到了一個士兵的臉上,那人還未做出反應,腦袋便陡然爆開。

在殺了這人之後,黃皮子便再次的化作了幻影,躍入了人群之中,它的爪子尖銳到了極點,哪怕是堅固的皮甲,都無法抵擋。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有十幾個人被殺死了。

「這畜生好生兇猛!」眾人只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這麼多人,別說是一隻黃皮子了,就算是老虎,也被生生的擊殺了。

「退後,用弓箭射殺!」兀哈爾大喊了一聲,眼中都快要噴出火來,他如今所有的根基就都在這呢,平白的被一頭畜生殺了這麼多,他也是心疼的要死啊。

到了如今這個地步,他也不想著活捉的事情,只求殺了這畜生出出惡氣。這畜生的爪子如此尖銳,但他不信對方的身體也那般堅固。

但事實證明,他真的想多了。黃皮子的速度太快了,在弓箭還未瞄準好的時候,它便已經鑽入了人群之中,在所有士兵的腿腳之間快速移動。

「啊……」無數的慘叫聲傳來,大量的士兵如同被割倒的麥子一般,紛紛的栽倒在了地上,在他們的雙腳之處血流如注,出現了一道道深深的口子。

黃皮子在移動之中,竟然還將這些士兵的腳筋給挑斷了,被挑斷了腳筋的士兵,那基本上就是個廢人了,在這爭鬥頻繁的草原上,那比死亡還要痛苦。

兀哈爾看到這一幕,心中更加的惱火,他有心想要衝入戰場,但被手下的人給攔著了。這黃皮子實在是太兇猛了,若是他都死了,那他們這些人就徹底沒有主心骨了。

「走,快撤退,往前走!」兀哈爾終於冷靜了下來,趕緊再次的讓人撤退。他實在是太憋屈了,第一次跑路就算了,對手是一萬人的軍隊,打不過也正常,可如今被一頭黃皮子給追著跑,那真是丟臉了。

在他的指揮之下,他手下的士兵稀稀拉拉的開始逃跑,幸好黃皮子只有這麼一個,哪怕殺人的效率再高,也僅僅能造成局部的混亂。

在看到士兵撤退之後,黃皮子也沒有再殺戮,來之前方洪可是交代過了,這些士兵都是青壯,以後通天城需要開礦種地,都離不開這些人,若是都殺光了,那還有什麼意義?

在停下來之後,黃皮子將自己的目光,落到了兀哈爾的後背之上,嘴角上揚,似乎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嗖。」黃皮子一步就沖了出去,在短距離之內,比奔馬要快的多了,它縱身落到了一個士兵的馬匹背上,一借力之後,便落到了另一個士兵的馬背之上。

在接連數次之後,它便已經接近了兀哈爾。

「該死!」兀哈爾只覺得自己的脊樑發冷,他也感受到身後有個東西在靠近,只覺得亡魂大冒。

這畜生邪性的很,爪子連皮甲都能撕開,他可不覺得自己有多大的能力可以抵抗。他只恨自己胯下的馬駒沒有再長兩條腿,跑的怎麼這麼慢啊。

「你們快些攔住它!」兀哈爾的口中大喊大叫,而自己則用力的抽了馬匹兩鞭子,拚命的壓榨著馬匹的力氣。

但他的這個命令根本沒有用處,黃皮子的動作太靈活了,見縫插針,這些士兵的數量就算再多一倍又能怎樣?該攔不住的還是攔不住。

「嘶昂。」黃皮子的兩隻後腿再次一用力,迸發出來巨大的力量,只壓得身下的一匹蒙古馬長嘶了一聲,而它則是跳出去七八丈,在半空中劃過了一道拋物線,往兀哈爾的後背而來。

兀哈爾扭頭一看,一道黃色的影子往自己這裡而來,他的雙目怒張,眼中全是血絲,在危急的關頭,他也爆發出來了極大的力量,猛然從馬上往下一跳。

「刺啦。」黃皮子沒法在中途變向,直直的落到了兀哈爾的馬匹之上,它的爪子太過於鋒利,衝鋒的速度也太快了,那馬匹就像是個豆腐似得,被切成了兩截,血液和腸子落了一地。

這一擊竟然沒有殺了兀哈爾,黃皮子卻也不惱,身形一晃,迅速的消失在了遠處。

「竟然走了?」兀哈爾跌落在地上,差點沒有陷入昏厥之中,但依舊強撐著盯著黃皮子消失的方向,心中無比的疑惑。

但在下一刻,他的這點疑惑就轉變為了駭然,因為無數的馬匹,踐踏著從他的身上沖了過去,直接將其給踩踏成了肉泥。

他手底下都是騎兵,先前他為了躲避黃皮子的攻勢,從馬上跳了下去,但他後面的騎兵卻避閃不及,再想拉韁繩,已經來不及了,只得從其身上踩踏了過去。

倒不是說瓦剌士兵的騎術不夠精湛,而是在騎兵大部分急速奔跑的時候,若是無上峰命令,是不能停下來的,因為你前面突然停下來,後面就會撞上來,反倒會讓整個隊形變得混亂。

「大汗!」在場的一干大小貴族差點沒有嚇死,他們的汗王竟然被自己人給踩死了,這要是傳出去,瓦剌可就容不下他們了,就連整個准喀爾部也會淪為笑柄。 在看到了兀哈爾死亡了之後,黃皮子隨手在邊上搶了一匹馬,準備回到駐地,跟眾人匯合,但是,它剛剛路過一段緩坡,卻發現在緩坡的另一邊,是一大片連綿蒙古包,能看到不少瓦剌人在其中生活。

這裡已經是土爾扈特部的領地了,本來兀哈爾是打算跑到這裡來,尋求土爾扈特部幫助的,但是,他們還沒有趕到,就已經被黃皮子給追上了。

黃皮子看著土爾扈特部的方向,眼珠子轉動了一下,面上卻忽然露出了一笑,既然來都來了,也不能空手而歸。

它旋即便縱身往下一跳,沿著山坡走了一圈,口中發出了噓噓的聲音。而緊接著,從山林之中,無數的黃皮子冒出了頭來,然後洶湧的朝著他這裡匯聚了過來。

黃皮子常年受到方洪的神力侵染,實力越來越強,絕對稱得上是它們種族的王者,一聲令下,所有的同類都得呼應。

「嘩啦啦。」如果從遠處望去,可以看到某處的山坡,基本上已經變成了黃色,密密麻麻的黃皮子擁擠著爬了下來,簡直讓人頭皮發麻。

這些黃皮子呼嘯著往土爾扈特部的駐地中涌去,一開始的時候,當地的居民還未在意,但隨著這些黃皮子的靠近,無數急嘯的哨子聲響了起來。

一隻兩隻黃皮子不可怕,可一旦成千上萬,那根本就是災難。這東西能咬死一些牲口幼崽,還極富攻擊性,最最重要的是,會放出一種味道極其難聞的臭味。

想一想,一萬隻黃皮子在一起放屁,那這處據點直接可以放棄了,那味道當真是驚天動地,任何活物靠近都得被熏死。

土爾扈特人反應過來的速度,終究是慢了一點,無數的黃皮子,瘋狂沖入了人群之中,沖著他們的牲口而去。以往的時候,黃皮子就算是猖獗,也最多對著幼崽下手,但今天,卻跟發了瘋死了,連那些成年的馬匹牛羊也都不放過。

通常是十幾隻對這一隻咬,那些馬匹牛羊只能拚命的亂竄,就算將黃皮子給抖落了下來,又會有其餘的黃皮子攀附上去,不消片刻的功夫,基本上所有的牲口都掛了彩,一些受傷嚴重的,已經奄奄一息了。

在這其中,一隻最大的黃皮子,在左右亂竄之後,來到了囤積糧食的地方。在外人的印象之中,瓦剌或者韃靼的人飲食應該是以肉食為主的,但實際上,這樣的說法很離譜。

瓦剌和韃靼都是蒙古的一支,而蒙古人雖然是游牧民族,但牛羊對他們而言也是極為珍貴的,天天吃肉食,別說沒用那麼多的牲口,就是人的身體也受不了啊。

瓦剌人在自己的據地也種植糧食蔬菜,只是產量不是太高,他們也會去採集一些漿果之類的東西,再配合以肉類,用以維持生活。

不過,對於蒙古人來說,最重要的物資卻不是糧食,而是茶葉。蒙古人的食量出奇的小,一碗粥配合一點點肉類,就能抵一天。但是,如果長時間不喝茶,他們就會腹脹、便秘,嚴重的可以直接導致死亡。

而現在,黃皮子就站在一大堆的茶葉口袋上面。因為瓦剌不產茶葉,茶葉都是需要通過掠過和交易得來的,這些東西都是施行分配製度。

「嘶嘶。」黃皮子長嘯了一聲,聲音極為的尖銳,緊接著,無數的黃皮子豎起了耳朵,迅速的往它這裡趕來。

不大一會兒工夫,這處囤積茶葉的帳篷,就被無數的黃皮子紛紛攀附了上去,密密麻麻的團在一起,極為壯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