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望着曦晨將手臂放下,似是放棄了爭搶,她感到心中一涼,好不容易得來的希望再次失去,這次是徹底地陷入了絕望之中,她哭泣着輕咬嘴脣,無力地伏在木籠底部,也許已經是認命了。

“放心,一切有我。”曦晨輕飄飄地聲音傳到丫頭的耳中,她輕擡起頭來,望着曦晨異常堅定的眼神,衝着他緩緩地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曦晨究竟爲何放棄競拍,但是丫頭心裏知道,他一定有着自己的道理,他不會就這樣放任自己不管。十幾年前丫頭這般相信,十幾年後還是一樣堅信不疑。

在經歷了誅心老鬼和曦晨的兩次競價之後,九陽童子終於以三千一百塊兒上品仙晶的天價,將那丫頭拍到了手中,而此刻的他卻是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苦笑着比哭都難看。

拍賣會在衆人的唏噓之中結束,九陽童子交完那些仙晶之後,腰間的儲物袋已然乾癟,他寬大的袖袍一揮,將丫頭包裹其中。

九陽童子憤恨地瞪了仍舊閉目養神的誅心老鬼,以及若有所思的曦晨一眼,轉身朝着拍賣場外走去,身形一閃便不見了蹤跡。

Www ⊙тt kдn ⊙c o

曦晨眼中精光一閃,身形也是在原地消失,緩緩融入到了身後的那片黑暗之中。 「轟隆……」

一聲悶雷只剩過後,一到黑色的「黑魔雷」重重的劈在了盤膝而坐的那道人影之上,頓時鮮血飛濺,夢天所有的防護,絲毫不起作用,而夢天卻也沒有設置多少。

而緊隨其後的,卻是紫色和金色的雷霆。

三種顏色的雷霆,一道道的劈砍在下方靜靜盤做的人應身上,帶起了一蓬蓬的鮮血,轉瞬之間,夢天的身影便是被黑色、紫色和金色的雷霆所包裹。

雷霆的密集程度,直接是令得夢天每時每刻、每分每秒都是在經歷著雷霆的轟擊,然而,縱然身體之上鮮血飛濺,傷痕彌補,夢天卻也是咬緊著雅觀,一絲聲音也是沒有發出來。

而雷霆卻是依然在呼嘯著,夢天渾身的血肉,也是在雷霆的宏基下逐漸的奔潰著。

如此密集的雷霆,尤其是「極天紫雷」和「渡化道雷」,恐怕即便是無境的強者愈傷了。,也得狼狽不堪,然而夢天卻是緊咬著牙關堅持了下來,那等伊利,不得不讓人說一聲佩服。

然而,夢天的屹立在強,那種鑽心的疼痛,直接是令得夢天的甚至一陣模糊。

「媽的……嘶……」

蒙恬不斷得到系這兩起,身體之上的疼痛,直接是零的他甚至一陣陣得模糊。

「老子還就不信,你能把老子劈死了,卧槽!」

「轟隆……轟隆隆……」

「噗哧……咳咳咳……媽的,老子跟你杠上了,再來!沒吃飯么?」

「轟隆……」

「噗哧……咳咳……我的媽呀,痛死我了……」

「轟隆……」

「我擦!再來!老子還沒死呢!」

「轟隆……」


「……」

「轟隆隆……轟隆隆隆……」

「咔嚓……」

一道道的雷霆,不斷的怒批而下,盡數的落在了下方那道單薄的身影身上,頓時呆起了蓬蓬的鮮血,而夢天一道道的怒罵聲,卻也是想扯不斷。似乎在這等衝擊下,他絲毫感受不到一點疼痛死的。

「再來,馬碧德!我就不信你能劈死我!」

「轟隆……轟隆隆……」

「卧槽……」

「轟隆隆……」

「咔嚓咔嚓嚓……」

「……」

………..

天空之上,一道道紫色。黑色和金色的雷霆不斷的怒批而下,令得這片風雷之海,都是反感滾了起來,一個個的雷漿lang濤不斷的翻湧而起,然後迎合著天空之上的三色雷霆,不斷的衝擊著夢天的身體。

而此刻的夢天,渾身已經是沒有了一塊好的皮肉,幾乎全部都是被雷霆批看得皮肉乍起,鮮血四濺,甚至渾身都是焦黑無比,看起來既為狼狽和凄慘。

然而蒙恬卻依然是緊咬著牙關,只此一生痛都沒有在喊過。

雷霆眾人難以忍耐,但是夢天卻是必須忍耐下去,不然的話,他就要永遠的留在這裡。

然而,夢天卻也是在跟這些雷霆較勁,因為她就不信,自己堅持不過去。大不了一死,他是絕不會敗給這些雷霆的。

不就是千萬次的雷霆淬鍊么?

夢天一咬牙,忍了!

夢天的骨子裡,本就是有著一股狠勁,這股狠勁,不僅是對敵人兇狠,而且對於自己來說,蒙恬也絕對是絲毫的不會手下留情,這一點,可是有著無數的例子來具名的。

而現在,蒙恬骨子裡的那股狠勁便是被狠狠的激發了出來,千萬道雷霆,又能奈我何?!我自一笑而過!

夢天的精神,在雷霆所衝擊而下的疼痛之中一陣陣的恍惚,現在的夢天,靈智雖然有些不清醒,但他依然沒有倒下,支撐著他的,卻是那一股股不屈的執拗。這股執拗,支撐著夢天不斷的堅持下去,沒有讓夢天倒下。這等雷霆的衝擊,夢天豈能屈服?

而夢天的這股執拗,是在無數的危險之中磨練出來的嗎,他的忍耐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估計夢天要說自己的忍耐力第一,估計也不會有多少人反對。因為,夢天骨子裡的兇狠以及那股執拗,即便是在大的痛苦,夢天也能夠淡然的一笑而過,事後,夢天必然會裂嘴一下,說一句:不就是一千萬道雷霆么?小爺照樣挺過來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我還以為有多可怕呢!夢天絕對會這麼說的,因為它就是這樣一個人。

而在雷霆的衝擊下,鮮血飛濺,夢天的精神也是入海中撫平一般四處飄蕩,在雷霆的衝擊之下,夢天現在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然而,現在支撐著夢天的,卻全部都是夢天骨子裡的那股執拗,那股不去的意志,讓夢天的肉體不斷的挺立著,在雷霆之下,絲毫沒有彎下去!這,是夢天的意志,是她的毅力、他的堅持!

縱然是在大的痛苦,他也不能倒下去。因為一旦倒下去,便是會前功盡棄!所以,夢天不能倒下去,他要堅持下去!

而夢天現在,也幾乎是毫無意識的在堅持著,在默默的承受著,肉體早已經麻木,鮮血液早已經流干,夢天的肉體,在雷霆的轟擊下已經支離破碎,甚至有些地方,已經露出了森森的白骨。而眼看著夢天便是的肉身便是將要會飛嚴密了,然而現在的他,才剛剛接受了不到十萬道雷霆啊!距離一千萬道,還遠遠的差這好遠!

………

逐漸的,夢天的身體逐漸的崩潰,此刻的雷霆,已經降下了十三萬道!

此刻的夢天,已經面目全非,渾身幾乎已經只剩下了森森的白骨,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樣子,樣子也是凄慘無比,任誰看到了,都會渾身禁不住的打顫,這種雷霆的衝擊,所帶來的痛苦,常人一眼便是能夠看出來。

所以,夢天能夠一直這樣堅持著,雖然肉身將近毀滅,但是他的靈魂、他的精神還是沒有毀滅,這,正是他那不去的頑強的執拗的毅力在堅持著,在承受著、忍耐著!

夢天已經完全失去了神智,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而那股不去的執拗,確實在越發的強盛,而夢天的堅持,也是在抑制的持續著。

三十萬道!

第三十萬道雷霆的降落,夢天的肉身,終於只剩下了森森的白骨,有些白骨,已經逐漸的碎裂。

此刻的夢天已經完全變得不成人樣,連森森的白骨架,也是看不出人樣來了。

第四十萬道!

夢天的骨架開始逐漸的崩潰,到的最後,已經完全碎裂了開來,但是夢天的靈魂,卻是在默默額承受著雷霆的衝擊,那靈魂之中傳來的痛苦,令得夢天一次次的痛醒,然後又再度昏迷過去。

眼看著第一百萬道雷霆已經將落,夢天的靈魂也是隨風飄搖,眼看著就要三區。

這若是換成其他的慟天之境的強者,恐怕現在早便是魂飛魄散了。因為,這些雷霆,全部都不是普通的雷霆啊!尤其是「渡化道雷」,那可是連鑄就了無上業道的無境強者遇到了也要菊、花一緊的恐怖雷霆啊。

夢天的靈魂,終於是逐漸的破碎。

第一百五十萬道雷霆降落的時候,夢天的神魂,終於是徹底破碎了開去。而關於夢天的所有氣息,也是全部的小三。

然而,天獄在此刻,卻是浮現了出來。飄散在風雷海空間之中夢天的血肉碎片、骨骼粉末以及神魂碎片,全部被天獄吞噬了進去,然後一道道的雷霆開始劈砍在了天獄之上。

「轟轟轟……轟轟轟轟……」

一道道沉悶的聲響,不斷的在天獄之上擴散開來。

第三百萬道!

「咔嚓……咔嚓嚓……咔嚓嚓嚓……」:

天獄之上,已經逐漸的浮現出了一道道細小的裂縫,咔嚓之聲,連綿不絕的響徹而起。

「轟隆……轟隆隆……」

一道道的雷霆怒批而下,聲勢比之先前,更加的駭然。似乎他們知道天獄也要堅持不下去了,所以這些雷霆加進了攻勢,而且一道雷霆比一道雷霆強橫的怒劈而下。

「咔嚓……」

終於,天獄只上布滿了裂痕,然後,在一道雷婷的轟擊下,逐漸的崩潰。

「砰……轟……」

一到震耳欲聾的響聲,直接變失靈的這篇空間都是顫抖了起來,天獄在這一刻,轟然碎裂!

天獄的爆炸,直接失靈的風雷海千萬丈之內的雷漿全部的退散,露出了漆黑如墨的海底的碎石!

然而,雷霆卻是沒有停滯,依舊是對這剛剛天獄和夢天所在的位置劈砍而下。

當地一千萬道雷婷轟然降落的時候,突然,一道大道之力在這片空間之中悄然的運轉了起來,然後,天地之中的能量,全部的匯聚在了夢天先前盤膝而坐的位置上。


旋即,天獄的碎片逐漸的飛射而來,然後在那個地方逐漸的塑造成了一個任性,旋即,天娛所吞噬的夢甜的血肉以及神魂,開始逐漸的附著在了那到人性之上,緩緩地、慢慢的,夢天的容貌和身體便是再度出現在了這篇空間之中。

此刻的夢天,渾身上下,都是散發著一股難以言明的王者之氣,那股王者之氣,是真正的睥睨天下的威壓!


因為在經歷了千萬道雷霆衝擊的夢甜,巧合之下,與天獄徹底的融合在了一起。也就是說,夢天現在,就是天獄,而也可以說,天獄,便是現如今的夢甜!

而夢天得到的最大的好處,不是神魂的凝視,也不是肉體的強化,而是他多了一項屬於自己肉體的天賦技能:大道剝奪!

現在的夢天,便是可以憑藉自己的肉體力量,剝奪任何東西的大道本源!

【未完待續】 位於靈丘國北部約千里之處,有一處層巒疊翠的山脈,甚是幽靜深邃,罕有人際,原因無他,這裏常有兇惡的野獸在密林間肆意地出沒,殘忍無比。據說原本居住在深山裏的村民們,都是被那些野獸給在深夜裏叼走,最後被活生生的吃掉了。

只不過據傳言,那些野獸好像極爲的挑食,只吃肉,並不吃骨頭,吃剩下之後便將屍體的殘骸丟在山嶺上,那些野獸尤其是偏愛女子,凡是路過此地的女子,盡皆不知所蹤,無一例外被野獸擄去,幾天之後變爲森森白骨,如今那片山嶺已經完全被白骨所覆蓋,幾乎看不到下面的土壤,被人恐懼地稱之爲“骸骨嶺”。

骸骨嶺上方瀰漫着濃郁的霧氣,終日不見陽光,只見一道青芒劃破天際,將這片霧氣分隔開來,最後在這骸骨嶺的上空緩緩止住了身形,九陽童子那顆碩大的頭顱浮現了出來,嬰兒臉繃得緊緊的,鬚髮白眉,一雙細長的小眼睛微微眯起,瞳孔閃爍間,放出神識忌憚萬分地朝着身後的虛空之處打探着。

“道友一路跟隨老夫這麼久,難道都不覺得累嗎?何不現身出來說話。”九陽童子冷笑一聲,雙手倒背身後而立,提着嗓子高亢地說道。

虛空之中依舊是那般平靜,不起一絲波瀾,在九陽童子喊話之後,也沒有任何人影顯露出身形。

“真是奇怪,難不成是我多疑了,那個老東西竟然沒有跟過來,這可有點兒不太像他平日裏的爲人處世風格啊!”

九陽童子眼睛閃爍着兇芒四下打量了一番,眉頭微微蹙起,顯得有些迷惑不解,原來他起先並未發現有人尾隨自己,剛纔出言只不過是試探,還真是夠陰險狡猾的。

九陽童子自從將仙晶交付完,挾着丫頭出了拍賣場之後,便是馬不停蹄地急速遁走,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那殺機四伏的坊市,生怕遭到有心之人半路的殺人越貨,而那有心之人,自然指的便是與其競拍的誅心老鬼,至於後來插科打諢,橫插一槓子的曦晨,九陽童子倒是沒怎麼放在心上,在其看來,曦晨只不過是個通靈期的小修士而已,充其量有上幾分過人的本事,身家比普通的通靈期修士豐厚一些罷了,還沒有這麼大的膽子敢打問鼎期修士的主意。

“幾百年的時間沒見,這老東西難不成是轉性子了,今天在拍賣場見他時都感到有些怪怪的,以前雖然他也是這般的陰陽怪氣,可是一張利嘴卻是歹毒得很,哪像今天一樣,坐在牆角一聲不吭,簡直就是悶葫蘆一個。”

九陽童子疑惑地搖了搖頭,望着懷裏昏迷不醒的丫頭,元力依舊透過皮膚不斷地外泄,他不由得咋了咋嘴,收起了嘴角流出的口水。九陽童子的雙眼露出淫邪之光。只見他一揮寬大的袖袍,身形一閃朝着下方的骸骨嶺急速遁去,那瀰漫的霧氣再次籠罩其上,擴散開來。

九陽童子立於骸骨嶺的上空,他的雙眼精光一亮,朝着下方射出一道血紅色的光芒,照在那片原本佈滿骨骸的山嶺上,只見那些骨骸空蕩的眼窩中突然燃起一團火苗,地面上碎裂的骨頭也是蠕動個不停,斷掉的骨頭手臂也在奮力地攀爬着,尋找自己原本的軀體,努力的拼合在一起。

骸骨嶺最中心的區域,骨骸最爲密集,在九陽童子施法之後,那些骸骨也是緩緩地朝着兩側移動,露出下面空曠平滑的岩石。九陽童子深吸一口氣,身形急墜,雙足落在那光滑如鏡的石壁之上,只見石壁如同水波一樣盪漾開來,而九陽童子的身形也是轉眼間沒入其中,不見了蹤跡,那些骸骨再次緩緩地爬了過來,將那片石壁用殘破不堪的身軀覆蓋其下。

屍骸遍野的山嶺上,再次恢復了以往的寧靜,偶爾有幾隻漆黑的烏鴉飛過,也是聒噪地鳴叫幾聲,急抖翅膀朝着遠方飛去,落下一地的羽毛。看來這裏的死氣實在是太過於濃郁,連那號稱不祥徵兆之物都是難以忍受。

在九陽童子進入那被遮掩下的幻陣之後不久,骸骨嶺下的一顆大樹突然發出輕輕地顫抖,枯黃的落葉紛紛而下,而那褶皺層生的樹皮則是蠕動着逐漸脫落,一張模糊的面孔從樹幹中緩緩浮現,緊接着是四肢,最後身形一閃從樹裏走了出來。

曦晨望着那骸骨嶺的中心區域,眼神中閃過一道亮光,他再次用斂氣術將修爲全部的隱匿,調動周邊的土屬性天地元氣將自己包裹在內,身體表面化作與地面相同的顏色,朝着洞穴的方向悄無聲息地遁去。

骸骨嶺外看起來陰森恐怖,像是修羅道場一樣,其內更是慘不忍睹,九陽童子懷抱着丫頭進入其中,朝着兩側的牆壁隨手彈出幾團火球,將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點燃,修爲到了他這種地步,天地元氣皆可爲之所用,只不過遠遠沒有本身屬性運用的趁手罷了。

山洞內陰風陣陣,火焰詭異地跳躍着,隧道幽深而空無一物,倒是顯得極爲空曠,兩側的石壁盡皆堅硬似鐵,漆黑如墨,像是被煙熏火燎過一樣。九陽童子伸了個懶腰,望着懷中的丫頭,眼睛樂的都快眯成一條線了,雖然此次浪費了不少的仙晶,代價的確不小,可是卻最終將這空靈體質的少女得到手,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