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箭之人烈焰焚燒,倒在衝鋒的陣前。縱然這七十名魔嬰高手手快如電,在敵人衝到陣前時也不過拉放了數十把。萬多支火箭也不知道讓多少衝鋒在前的黃族門眾倒下。不過放眼望去由遠及近一堆堆燃燒的焚屍火焰點亮了夜空,難聞的焦油味瀰漫著整個戰場讓人作嘔。

弓,是遠距離殺傷性武器。此時敵人就在眼前。弓的作用已經完全失去。七十人當機立斷散了火弓。雙手再次快速捏訣聚火成刀。

『烈焰旋風斬』這是一招大招,使用它需要支付的魔靈力是巨大的,相對於魔嬰期的高手而言,耗盡所有的魔靈力也最多使用三次。如果真用完了三次,那麼哪怕是一個毫無修為的魔民也能毫不費力的把他們帶到死亡邊緣。

大招,就是大招。七十具火旋風夾雜著無數的火刃向衝殺而來的黃族門眾捲去。一時間阻住了他們前進的步伐,同時大量的黃族門眾被捲去的烈火利刃分屍焚燒。

「殺」七十名魔嬰高手一聲齊呼揮刃飛身上前。右手揮刀殺敵左手捏訣不斷的打出『雷火烈焰彈』變陣的炎族部中這回可算是開了眼,他們以前知道魔嬰期的人牛可一直都不知道究竟有多牛,現在他們算是知道了。七十人硬生生的把十八萬人壓了回去。雖然是暫時的可那也牛得沒了譜,強得誇了張。

震撼,在大量的敵人湧來后化為感嘆,同時也化作了殺敵的動力。

七十人,七十個魔嬰期的高手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十八萬訓練有素的魔兵的衝擊。又怎麼停得住十八萬魔兵的前進步伐。而他們最終淹沒在敵人的人海中。

七萬人變陣完畢,防禦陣勢一度轉變成完全攻擊型陣法。看這陣勢他們是想放開了手腳痛快的殺敵並壯烈的死去。

這方戰鬥從此刻才算真的開始,山嶺上隱伏的三萬人並沒有因為下方戰鬥一觸即白熱化而立即露面而投入戰鬥。因為他們知道至少他們的領隊知道此時還不是最佳時機。此時的他們緩慢的向敵人原來隱伏的地方潛去並選好了最佳的藏身位置隨時聽命出擊。

凌軒神識再次掃過『黃門』。

那方戰事相對於這方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雖然雙方互有攻擊可激烈程度太低太平。反倒是『斯華』,大軍開到靈林率領近兩百名魔嬰期高手充當先鋒率先攻城。『斯華』本是小縣城,平日里這裡只能算是炎族的邊陲小鎮而已。如果不是在戰爭非常時刻,而此戰役中它所起的作用又如此惹人矚目,也許它還將繼續被人們忽視甚至是遺忘。

五更前必須拿下。這是凌軒下達的死命令。現在是四更初,時間將近還有一個時辰,所有人都不知道結果如何,可正因為不知道結果所以一開始就大兵力重手法的破城攻擊。

城內正如凌軒所說有兩名出竅期的高手存在,其中一個就是凌軒的老相識的成奎另一個是馬六。出竅期的實力相較魔嬰期而言相去並不是如魔丹期和魔嬰期那麼巨大,不過雖然差距不大可一個出竅期的高手全力苦戰十餘二十個魔嬰期的高手還是有機會贏的。

正因為這點,成奎和馬六在沒有弄明白炎族來了多少魔嬰期高手前就出手了,而他們的出手註定了他們無所作為。

靈林很明白如何降低這些高手的能力把他們的殺傷力降到最低。就當成奎和馬六兩人出現之際六十名魔嬰期的高手就把他們分割成兩處,並且與他們保持近距的肉搏形態。近距離也就意味著不可能抽出時間捏印掐訣施展大法力,而隨手捏來的法術雖然有一定的殺傷力可那不是致命的,而且三十對一絕對的優勢哪怕你給我一下,我鐵定會還你兩三下。

饒是出竅期的高手是鐵打的身軀也不可能挨個三四十下而絲毫無損的。成奎和馬六心中暗暗叫苦。眼前這一個個平時嬌滴滴『花兒』似的美貌女子,現在卻成了自己的催命鬼。可是地點卻不是在床上。

意亂情迷 而且看這種打法絕對是他們的天敵,哪怕是隨手捏來的小法術一旦攻出立即被其他位的魔嬰娘們出手化解,同時還得窮於應付接踵而來的十數個小法術的攻擊。

攻城的人數達到五萬,而城內最多餘下一萬來人。五比一這仗不打都知道誰贏誰輸,而且成奎和馬六還發現除了圍攻他們的六十名魔嬰期高手外,活躍在戰鬥最前面的還有六七十人。

「天,炎族前線什麼時候出了那麼多魔嬰期的高手?而且……而且……八成以上都是娘們」成奎和馬六大腦有些短路。麥都城和洛城一帶突然出現了那麼多魔嬰期高手本就蹊蹺,而且還基本上都是女的。

半個時辰過去,城門終於被攻下並打開。這意味著『斯華』攻克。

零星的抵抗還在繼續,不過這已經不是魔嬰期高手的事情了。現在的重點她們應該都放在成奎和馬六身上。除去他們似乎比殺了萬餘人更能讓人激動難忘富有成就感。所以戰鬥進行到現在向成奎和馬六靠攏的魔嬰期高手在不斷的增多。本來壓力就相當的大現在幾乎只能招架毫無換手之力。

「這樣下去一世英名就得留在這裡了」成奎心道。對於成奎來說名聲似乎比命重要,可馬六不是這樣想,他的座右銘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土遁,對於他們來說已經算不得什麼法術了。大地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天然的藏匿之所。可此時他們沒有機會施展土遁。那是因為圍困他們的人從一開始就給他們來了個與地隔絕。

「拼了命也要沾上一寸土地,否則老子就要被這群娘們害了。等老子出去后養好了精神見一個老子干一個,乾爽了在慢慢殺」馬六眼中射出無奈的寒光。

對於一個出竅期的高手而言,如果他決定要逃走並且不計傷害的逃走眼前這六七十人是攔不住的。

馬六身受數十下打擊之後終於落到了地上,口中連吐幾口淤血借土遁去了。留下成奎一人獨對百二三名魔嬰期的高手。

「也罷,也罷丟了城池還有何顏面回去見族長,倒不如於她們同歸於盡落得個好名聲」激戰中成奎提起魔靈氣息擠壓丹田處的魔嬰,一張本不白凈的臉此時已然血紅。

「大家快退,他要引爆魔嬰」靈林下令道。

「成奎,你以為自殺就能給你留下美名嗎?剛才你的兄弟能不顧你而逃,那麼他就一定能出賣你。城池丟了他一定會推到你的身上,你身雖死卻背上了千古罵名」就在成奎引爆魔嬰之際空中傳來凌軒的聲音。

「不錯,馬六那個王八蛋一定會給我下黑手吹陰風」名聲打過性命的成奎猛然醒悟,立即散了對魔嬰施壓的魔靈力,定眼一看來人正是凌軒。

仇家,在他記憶中吃虧最大的一次就是在他手上,每每想起無不咬斷壓根。

「魔風,我要把你碎屍萬段」說著向凌軒撲去。

「我已經不是昔日的魔風了,此時的我視你為螻蟻。螻蟻尚且偷生,念你是條漢子,我勸你還是尋條生路去吧」凌軒不躲也不閃右手向前需抓,撲來的成奎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把它控制得死死的幾乎喘不過氣來。心中大驚,在他的概念中凌軒的修為雖然高過他可絕對不可能超出離譜。

可現在,成奎心中非常沮喪。因為他心中泛起了一種無力感。

「我不是你的對手,你殺了我吧」成奎大聲吼道。

「我不想殺你,因為我敬重你是一條好漢。能幫我嗎?」凌軒散了力道語氣轉平問道。

「要我叛族門都沒有,要嘛你殺了我要嘛你放了我。如果讓我活著這個仇我遲早要報」成奎怒吼道。

「我可以告訴你,想報仇以你現在的修行的法典想來是不可能了。知道什麼是真魔嗎?」凌軒淡淡一笑問道。

「難道你達到了真魔境界?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成奎不通道。

「有什麼不可能,什麼事情在我身上都將成為可能。而且我已經超出真魔進入了魔將期不久將達到魔君境界。」凌軒語氣還是那麼的平和不過他的話聽在成奎以及下方百餘名魔嬰期高手耳中如驚雷炸響。

超過真魔的存在,他們沒有想過而且也沒有奢望過。眼前這個人真的達到了真魔境界了?魔嬰期的百餘名高手信,因為他輕易的提升了他們的修為,如果本身能力不夠是不可能的。那麼如果他真是超出真魔的存在跟了他前途無量呀。

而成奎呆了,話音入耳腦海中猶如炸響了驚雷。「真魔,超過真魔的存在。這個仇我報不了了」

「我可以給你時間想,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跟了我,你才有無量的前途和輝煌的未來。」凌軒扔下了誘餌頓了一頓繼續說道:「『黃門』,已經在我們手上,『華陽』官道的伏擊成了反伏擊,雖然是場硬仗可我保證你們那十八萬能回來的不會超過一萬,景輝部也已經全部留在了麥都城外,城西十萬人走脫了三萬不夠。你們的損失夠大的,你說呢?」

此時伏擊的四萬人已經踏上了支援華陽官道的征程。兩個時辰后他們會趕到,屆時天已經大亮希望十萬對十八萬能堅持到援軍的到時。

凌軒手一揮,靈林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大隊人馬向『黃門』開去。

凌軒看著獃滯的成奎,知道他此時正在天人交戰。也難怪他有過多的想法,因為他可以不考慮他的生死可他絕對不能不考慮他的族人。

「你走吧,我可以給你相當長的時間考慮,我相信有一天你會過來幫我的」凌軒也不為難他說道。

「多謝了,為了感激你活命之恩我告訴你,就算你們現在拿回了『黃門』、『斯華』還有華陽官道大勝,麥都城也一樣岌岌可危。因為我們的六十萬大軍不久就能開到,就你們現在這二三十萬兵力想保住麥都城是不可能的,告辭」成奎說完一拱手飛身而去。

「謝了,回去告訴他們麥都城是塊會崩牙的骨頭,就算你們來一百萬同樣崩掉滿嘴的牙」

凌軒嘴上是這麼說,其實心中暗自焦急。這一仗下來餘下的兵力不會超過二十萬,而且還是把傷殘的一併算上。『斯華』守住那麼『華陽縣』就安穩糧道也就暢通,無需再派重兵把手。『黃門』是麥都城的門戶不能有失需要重兵防護可就算把戰後所有的兵力集中在『黃門』和『斯華』也不過二十萬人,如何對付即將開來的六十萬大軍。麥都城本是一個軍事大城想從這裡徵兵顯然是不可能因為魔民少得可憐,提出全部兵力餘下也不過二十萬的魔民而且還有老弱病殘婦女和兒童,真正能上陣的滿打滿算不過五萬。這還是戰前統計的數字,現在向外遷移了相當一部分魔民后估計能征上的也許一萬不到。

洛城,雖然有兵源。可征上來是不可能立即就能投入戰場的,先不說修為就是面對訓練有素的敵兵他們也只能死路一條。更何況敵人最低的修為也達到了靈寂期。

「怎麼辦?」凌軒看著成奎遠去風遁回到原來的位置思考著這個問題。

「對於現在來說對『堡』徵兵是不可能的,就算能征來也不能用在這裡。 我兜里有張卡 不知道鐵叔那邊的事情處理的如何了。」凌軒遙望五聖山心道。

下方的戰事他已經不再關心,因為那不是一時半會可以結束的,從整體態勢看雙方勢均力敵都沒有落入下風,不過從比例上看火系炎族的門人處於優勢,一百個魔嬰期的高手如一百隻猛虎般在敵人的人海中沖盪砍殺,所過之處無不烈火而焚。

「我該到洛城去走一趟了,眼下只能有三條路走。一條依然是徵兵並抓緊時間訓練。第二條就是把靈寂期後段的魔修都提出來用『聚靈陣法』短時間內讓他們進入魔丹期,並讓他們學會一些簡單而適用的法術。第三條路就是在為她產出些魔嬰期高手。不過這次不是用法訣提升而是用丹藥以及陣法提升」

凌軒想到這也不再理會下方戰場以及周邊的戰事立即風遁向『洛城』而去。以凌軒現在的修為全力飛行抵達『洛城』只需要一刻鐘時間。

『洛城』炎族總部,小院內。

凌軒落定地面就聽到炎艷怒罵的聲音,心中詫異「這個時辰她在對誰發飆呢」凌軒快步上樓來到書房一看炎艷正拿著一封書信對這傳信之人大發雷霆。

「什麼事情讓我們的大小姐如此震怒?」凌軒拍了拍手走進書房說道。

「風哥哥你怎麼回來了?」炎艷見到凌軒露出驚喜的神色同時對傳信之人喝道:「滾下去」

凌軒見傳信之人快步退去后笑著說道:「回來不為別的問你要兵」

炎艷一愣也不做聲把手中的書信遞給凌軒整個人顯得那麼的疲倦無力,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凌軒接過書信一看,原來是炎族總部駁回炎艷求兵請求的函文,問道:「兵都派給你兩個哥哥,那這就不算你們炎族的地盤了?是不是這裡丟了就不會影響炎族的心臟?」

炎艷無力的睜開眼睛嘆了口氣回答道:「傳信之人說,那兩處情況十分緊急,水系冰族和金系白族已經突破邊防正向『炎城』挺進,爹還叫我們派兵前去支援」炎艷說著說著情緒又開始激動起來一拍桌子站起來怒道:「其實說白了就是向顧及兩個哥哥因為他們其中一個是未來的炎族族長,而我算什麼?什麼都不算。在他們眼裡我什麼都不算」

「好了好了,別生氣。氣壞了身體沒人心疼還不是得走進難受」凌軒輕輕的把炎艷擁入懷裡柔聲說道。

「你也不心疼嗎?」炎艷抬起頭撒嬌問道。

「我是心疼,可也要讓我知道什麼時候需要疼呀」凌軒在炎艷額上輕輕吻下回答道。

「風哥哥,麥都城情況如何?」炎艷恢復了神情問道。

「現在麥都城四處激戰,你這裡可有地圖?」凌軒問道。自從凌軒去了麥都城這幾天來炎艷沒有收到『軍情緊急』的函文以為風平浪靜,當一聽到凌軒說『麥都城』四處激戰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地圖,有」同時離開了凌軒溫暖的懷抱來到書案后打開一個捲軸。

凌軒用手點了四下,分別是『黃門』、『斯華』、『詹城』、『華陽官道』,然後用手做抓的動作看著炎艷。

炎艷似乎沒有沒有明白凌軒的意思迷惑的看著凌軒。

「現在這四處都在打仗,而且這仗是非打不可」凌軒無奈的解釋道。

「當我抵達『麥都城』之時『黃門』、『斯華』、『詹城』」凌軒再次指了一下這三個地方繼續說道:「『黃門』,『詹城』分別位於我『麥都城』的正東和西北面初步對『麥都城』形成了包圍態勢,而『斯華』位於『麥都城』和『華陽縣』關節部位,雖然被大山密林割斷可這也給敵人設伏創造了天然的條件。如果『華陽縣』再落入敵手,那麼『麥都城』將三面受敵一面唯一可走的一條路卻是走進敵人的縱心。」

炎艷點了點頭繼續聽凌軒解說。

「今天晚上我本想派十萬人駐進『華陽縣』一則確保糧道的暢通,二來可以支援『洛城』和『麥都城』不時之危。三則可以在適當的時候配合麥都城一舉把『黃門』和『斯華』拿下。這樣『麥都城』和『洛城』一線可保。奈何敵人已經看上了『華陽縣』誤打誤撞盡然查探到我方十萬人開往『華陽縣』,在這裡……」凌軒指這地圖雙方交戰的位置繼續說道:「十萬對十八萬戰事激烈」

「十萬對十八萬,這仗如何打?」炎艷大驚喊道。

凌軒笑了笑說道:「這方戰事我方是贏定了,不僅如此『黃門』、『斯華』兩個戰場也將回到我們的懷抱,這一仗預計消滅敵人三十二到三十七萬左右,而我『麥都城』及調派出去的總兵力會降到不足二十萬」

「既然打了勝仗為什麼還問我要兵呢?」炎艷聽到凌軒一口氣用最少的人吃下了敵人三十多萬人心中非常開心。

「雖然是勝了,可即將開來的六十萬黃族部隊可就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了」凌軒苦笑了一下說道。「你也不想看到麥都城所有可用之兵被敵人六十萬部隊耗盡吧,而且就算是耗盡了也不可能擋住他們前進的腳步」

「這……我知道,可你也知道我這卻是是給不出人了呀」炎艷一臉焦急的看著凌軒無奈的說道。

「這段時間征了多少兵?」凌軒問道。

「兵倒是征了十餘萬,可這些人也不可能立即上去拼殺呀」

「十餘萬,對了把這十餘萬人派到『華陽縣』集訓同時也能起到駐守威懾的作用,然後繼續徵兵人不怕多就怕沒有」凌軒說道。

「派到『華陽縣』我同意,可繼續徵兵糧草補給不上呀,現在多出了十餘萬張嘴巴要吃飯『洛城』的壓力已經相當大了,在繼續徵兵我怕……」

「沒有糧草問你爹要,不給人還能不給糧食嗎?如果兩樣都不給,那麼他們顯然置你的生死與不顧,挂念他們的安危也沒意義了」凌軒怒道。

炎艷看著凌軒用力的點了點頭立即叫人傳信回去所要糧草。

「風哥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把『洛城』內所有餘下的門眾全部集中在你給布的陣法中這幾天收穫相當的大,有些魔丹末期的魔修大有進階魔嬰期的跡象,而且大量靈寂期的魔修也有跨入魔丹期的跡象。風哥哥,你能不能把我最大的演武場也不下那個陣法,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快速的訓練出許多靈寂期的魔修了,那麼後續兵源的問題也就解決了」

「真的?現在魔丹後期和亞魔嬰期的魔修有多少人?」凌軒非常吃驚的問道。

「嗯,估計有一千多人吧,而且魔丹中期中段以後的也將有兩千人了」炎艷想了一會回答道。

「這太好了,你即可吧『納元丹』給他們服下借著陣法的威力儘快的讓魔丹中期以後的魔修跨進魔嬰期,屆時你將擁有六千名魔嬰期的高手陣容」

炎艷眼睛一亮立即興奮起來,說道:「我這就安排下去。風哥哥你在這等等一會我安排酒菜我陪你喝幾杯」

炎艷話音剛落人已經到了書房外面,凌軒也鬆了一口氣如果能在十天內多產出三千多名魔嬰期高手那麼六十萬人這一關可以挺過去了。凌軒在書房踱著步慢慢想著接著該如何處理。

「兵是必須繼續征的。要讓這些人短時間內派得上用場也只能給他們布一個更大的『聚靈陣法』。」想到這凌軒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拍腦門說道:「如果真能產出魔嬰期高手『詹城』方面的問題就好解決了」想到這凌軒腦海中浮現一副地圖,『麥都城』周圍四百里的新地圖。

「嗯,再拿下『詹城』麥都城一線將暫時安寧」凌軒笑道。

此時已經是卯時中,天已經放亮,由於濛濛細雨外面的一切看上去還是相當朦朧。炎艷沒去多久就快步回來,摟著凌軒的腰說道:「好了,都分派好了,就是丹藥已經不多了接下來就等秦世叔練出『蘊神丹』后再煉了,希望在未來十天里能有亞魔嬰期魔修晉陞魔嬰期」

「你手上還有多少丹藥都給我,我需要他把麥都城內符合條件的魔修提升一把。待到華陽官道戰事結束我會把餘下的人馬全部移交給你駐防洛城,而你所徵集的所有新兵都必須轉運到『華陽縣』,我會在那裡布下一個可容二十萬人修行的『聚靈陣法』不過那將消耗我相當多的功力那怎麼補償我?」

「風哥哥,這幾天有沒有想我呀?」炎艷兩顆玉球在凌軒的背上滾動著實在惹火。

凌軒正過身來雙手也開始不老實由周邊向目標地挺進,壞笑道:「想了,可沒看到艷妹妹想得不夠徹底。現在就讓我來好好的想一下」

炎艷在凌軒的撫摸下全身發軟閉上眼睛任凌軒盡情的施為。「風哥哥,我們回卧房去好嗎?」

「不好,我就想在這裡吃了我的情妹妹」凌軒的手已經侵入到最內層,咬這炎艷的耳垂小聲的說道。

「不行,我的好哥哥這裡是書房會有人進來的,一會被人看見了多難為情呀」炎艷不依道。

凌軒只是壞笑雙手可沒有停下來,炎艷的衣衫在凌軒的摩梭下漸漸減少。

「風哥哥,還是回房去吧,在這裡…..那個……被人看見還不得羞死人」炎艷有些心虛的可語氣中卻充滿了刺激和興奮的低聲說道。

「怕什麼?看到就看到更何況門是關著的,他們要進來也得先敲了門得到你的同意才敢進來不是。噢,對了。要不我們把門打開」凌軒眼中精光一亮說道。

「不要,風哥哥還是這樣好了,就在這吧」炎艷還真怕了凌軒去把門打開,要是那樣她也得依了,不過只能冒著被看現行的風險。

「還是開了把,這段時間我過的太刺激了,突然不刺激反而有些不太習慣」凌軒說著就要去開門。

炎艷連忙拉住凌軒,柔聲說道:「我的好哥哥,不要折磨妹妹了。就這樣讓妹妹好好的伺候哥哥吧」

要說主動,剛才是凌軒,而現在換成了炎艷。因為她真怕了凌軒開門,為了不讓他開門只能由被動變成主動力求經快的讓他進入狀態。

其實凌軒一直用神識覆蓋著這個區域,沒有人就算有人沒有她的命令也不敢接近小院。倒是城內的事情讓凌軒鎖了眉頭。神識中,他發現了巫妖隱系『淫宗』的蹤跡,不是一個而是一群。不過她們都是分開行動,乾的自然是凌軒此時在乾的事情,只不過她們(他們)屬於老虎**一次過而已。

「讓他們快活一會,等老子快活玩了在弄死你們」凌軒心裡想到。

「補品呀,凌軒快好多的補品快去殺了他們(她們)取了他們(她們)的內丹,大補大補」說過一年不和凌軒說話的乾坤璧通過凌軒的神識也掃到了『淫宗』的存在,在凌軒的大腦里大聲的嚷道。

「喊什麼喊,你還怕他們跑了不成,沒看到我很忙呀,等我忙好了爽夠了就捏死他們」凌軒也嚷開了。

「那……那你可要快點」乾坤璧無奈的說道。

「快點,快點能爽嗎,你當是殺豬呀用刀捅進去就拔出來。安靜否則弄得我不爽再多來一次時間就更長了」

「又不是好鼎器有必要那麼賣力嘛真是的一點都沒有品味」乾坤璧喃喃道再沒出聲估計真怕凌軒弄的不算再多來一次就更難過了。

「風哥哥,你在想什麼?是不是我……要不你去開門吧,你想怎麼就怎麼好了」炎艷感受不到凌軒的暴風驟雨,以為是她阻止了凌軒開門惹凌軒生氣了,摟著凌軒的腰小心的問道。

貴公子的極品空姐 「沒什麼,剛才想起了些不開心的事情敗了興緻,沒興趣了」凌軒退出了溫柔鄉一臉掃興的回答。

「風哥哥,對不起。要不我們到花園去在那裡讓妹妹當著魔靈天好好的服侍哥哥好嗎」炎艷更確定凌軒是在生她的氣緊緊的摟著凌軒不放焦急而聲柔又帶有懇求的說道。凌軒知道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歉意的笑了笑再她的額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柔聲說道:「小傻瓜,我不是生你的氣,因為我感應到了一股隱系巫妖的靈力波動,而這股靈力該屬於『淫宗』。他們就在城內人數還不少」

炎艷聽他這麼一說鬆了口氣,在聽到『淫宗』二字大驚,問道:「他們來這幹什麼?」

「好了,我們穿好衣服慢慢說,一會真要是被人看見你該難為情了」凌軒捏了一把高地說道。

「不,就這樣說看見就看見了,只要風哥哥喜歡我都無所謂」炎艷繼續摟著凌軒撒嬌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