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藥入口有些微苦,但是在郭影看來,這枚丹藥實在是太好吃了,因爲這是張小凡煉製的丹藥,對她來說,實在是意義非凡,吃了之後,她傷勢恢復的更加徹底,而且精氣神也快速恢復,很快,原本蒼白的臉色也恢復到了正常的紅潤。

“這枚丹藥的品質實在太好了,老公,你真棒。”郭影依靠在張小凡的肩膀上,歡快的說道。

看到郭影恢復的這麼好,張小凡心中也很欣慰,隨即說:“郭影,以後記住,你是你自己,要有自信,不需讓別人認同,明白嗎?”

“嗯,我知道了,其實,我以前確實有些精神疾病,但是和你在一起之後,我感覺已經不喜歡以前的那種感覺了。”郭影含羞說道。

事實上,以前郭影有着受虐的傾向,完全都是因爲受到九尾狐體質的影響,而和張小凡在一起之後,她的這種影響幾乎已經完全消除了,對她來說,現在心底裏只有張小凡一個人。

“嗯,好好休息吧。”張小凡扶着郭影睡了下去。

一連過了幾天,紅包羣也沒有發佈任何信息,不過,就在這個禮拜一,包蕾終於讓同學們前往教室。

包蕾:同學們都前往教室吧,今天將會舉行人文大考覈,請同學們加油。

同學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進入教室了,此次進入教室,卻是發現裏面還是和以前一樣,一塵不染,但是縱觀整個校園,人數上已經少了很多了。

而張小凡他們這麼多人,自然也是各自上各自的班級,只不過大家會在紅包羣裏一起交流。

“這次的人文比賽到底會是什麼呢?”胡小天坐在位置上,有些籌促的說道。求打賞,求全訂…………………… 聽了胡小天的話,張小凡搖頭說道:“根據之前的幾次經驗,考覈是越來越難的,據我的估計,這次人文考覈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胡小天點點頭,他拿出兩個銅板,皺眉說道:“我來算一卦吧,看看這一次我們應該怎麼闖過去。”

“好吧,試試看。”張小凡點點頭,他知道,如今胡小天的境界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尤其是上一次眼睛差點瞎掉的那一次,居然讓他的精神力得到了瘋狂的提升,以至於現在他算命起來有些得心應手。

胡小天隨即閉目起來,開始唸唸有詞的說道:“今日大考覈,我們全班是吉是兇,希望能夠給出答案,變……”

話音落,銅板凌空變成了一堆粉末,落下來之後,出現“守得雲開見明月”幾個字。

張小凡和胡小天面面相覷,胡小天說:“按照字面意思,是讓我們忍着。”

“但是這上面的忍到底是忍到什麼程度?”

“誰知道呢,不過我的算命現在越來越精準了,也許,算命的意思是整個大局,只要我們堅持下去,就能守得雲開見明月。”

正聊着天,外面原本晴朗的天空再次黑壓壓的暗了下來。

窗口邊上的一個女生驚訝的指着外面說道:“大家快看,是公交車,有公交車進來了。”

張小凡走過去向外看去,果然看到開進來十幾輛公交車,這些公交車通體都是黑色,異常霸氣,不過卻是有些陰森。

猛鬼先生從門口處走了進來,面色嚴峻的說:“今天,你們要前往其它學校了,在那裏,你們要體會到其它學校的人文內容,看看人家是怎麼生存下來的,如果可以的話,儘量要和別人做朋友,當然,人若殺你,你……不得不殺。”

“請問是前往哪個學校?”張小凡率先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弱小的,也有可能是強大的,你們會在人家學校裏面生存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在那期間,學校裏會出現白紙,白紙上會顯示不同的任務,這些任務都有相應的分數,只要完成了這些任務,達到五十分之後,就可以離開學校,明白嗎?”

“明白。”

“好了,下去集合吧。”

猛鬼先生一揮手,張小凡他們浩浩蕩蕩的下樓,不過,他們下樓之後,卻是沒有第一時間上車,而是聚在一起商量了起來。

“此次過去一個月,首先可以肯定,到時候一個學校內一定有很多人,食物,肯定不夠。”張小凡沉聲說道。

蔣介偉點點頭,“每個人都出去都買些食物吧,要保證一個月以上的時間,最好都是易存儲的東西,比如方便麪,麪包,大米也多帶點。”

這時候徐世勇,施小杰帶着各自的班級走了過來,張小凡將商量的結果和他們說了一下,衆人都連忙跑出去購買食物。

不過,其他班級的人看到張小凡他們也都出去購買食物了,也都跟風起來。

段文鵬一聲令下,喊道:“qq車小隊跟我出發,去超市購買食物。”

“是。”

摩托車小隊的郭達也帶着人很快朝着超市趕去,一時間,學校附近的超市居然全都被搬空了,所有食物都被買了個精光。

三個多小時後,張小凡他們開車麪包車回來,清點了一下物資,每個人扛着兩袋大東西,這才上了公交車。

在這期間,公交車彷彿都不着急,一直安靜的等着張小凡他們,終於人員都滿了之後,公交車行駛了出去,此刻已經下午了,車輛浩浩蕩蕩的行駛出去,沒有人說話,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着擔憂的氣氛。

車輛是朝着城市的另一端行駛過去的,路途中,張小凡意外發現,類似於他們這種的公交車在路上還有好幾輛,他們都朝着一個地方行駛而去。

林柔看着行駛的方向,嘀咕說道:“前面只有一個學校了,是師範大學。”

“是啊,我也記得那裏是師範大學,學生人口比我們學校的還要多,起碼要大一半以上。”一個男生小聲說道。

“這樣豈不是說,我們要面對的人更多了?”

“肯定是這樣了,你們看外面,其他學校裏的人似乎也都在過去,看來,此行我們面對的,不止是師範學校的人。”

張小凡面色凝重的說道。

沒過一會,車輛終於在師範大學校門口停了下來,這所大學不愧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學,光是看校門口就是氣勢磅礴,裏面的教育大樓和辦公大樓以及各種大樓加起來有數十幢,在後方處,更是有着數十排的宿舍樓,更讓人驚訝的是,裏面還有一排超市區,可以購買商品和食物,可以說,十分的大氣。

不過,此刻可沒有人有空欣賞這種大氣,每個人都抱着上刑場的心態,從公交車上下來。

張小凡他們一羣人迅速聚攏在一起,張小凡高喊道:“大家都聚在一起,每個人都看着自己的組長,離開隊伍必須彙報。”

說着,張小凡朝蔣介偉說道:“你們偵查小組放下行李,外出先偵察一下。”

“好的。”蔣介偉沒有多廢話,叫了幾個人,脫離了隊伍走了出去。

張小凡帶着人開始在附近尋找可以歇息的場所,不過,路過了很多地方,基本上都有人警惕的佔領,張小凡目前還不想要引起什麼衝突,所以都繞過了這些人。

“嘟嘟……”

這時候,門口處開進來三輛大卡車,段文鵬得意的站在車上,笑呵呵說道:“小凡老大,你們怎麼沒開車過來啊?”

張小凡驚訝的看着這一幕,突然一拍大腿,說道:“瑪德,居然忘記開車了。”

本來以爲,必須要坐着公交車過來的,沒想到能自己開車,早知道如此,張小凡他們也肯定開車啊。

一大羣人後悔不已,這時候,門口處進來的公交車越來越多,上面很多人都下了車,不過看他們的樣子,張小凡他們一個都不認識。

“其他學校的人也過來了。”施小杰面色凝重的說。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打賞加更 “人文考覈果然不同尋常啊,你們看,居然有這麼多人。”張小凡搖搖頭,他大手一揮,吩咐說道:“進來的人越來越多了,大家快點走,尋找好的地方。”

行了一段路程,校園由於太大了,大家都很累,不過這時候,蔣介偉打來電話,說是在東南方向,有一處小超市,可以在那裏躲着。

聽到這之後,張小凡神色驚喜,於是趕緊朝着那邊走去。

很快來到那裏,不過讓張小凡臉色有些不好看的是,在那裏已經有黑壓壓的二十多人,蔣介偉和他的幾個人這時候跑了過來,臉色有些難看。

“怎麼回事?”張小凡問道。

“太欺負人了,明明是我們先發現的,不過那些人直接把我們打了出去,小方更是被他們給殺了。”蔣介偉氣憤的說道。

看了看遠處地上一具無頭的屍體,張小凡神色冷厲,身爲上位者,此刻很多人正在看他的表現呢。

因此,張小凡當即吼道:“小方被他們殺了,此仇不報,會讓他們都以爲我們二四帝國好欺負,此戰,將是我們二四帝國在這裏的第一戰,所有人聽令,檢查武器,徐世勇,你們去左邊,施小杰,你帶人去右邊,郭影,你帶着你的敢死隊隨時準備策應,其餘人,跟着我,我們要將這些人殺得片甲不留!”

“是!”每個人眼神之中都流露着嗜血的模樣,隨着張小凡的一聲令下,都衝了出去。

“敵襲!”

剛剛佔據了這個超市的部隊只是二十多人的小班級,也不知道是哪個學校的,爲首的一個人滿臉的鬍渣,他衝了出來,看着四面八方的人,眼中流露出驚恐的神色。

他一把拉來一個女生,大罵道:“怎麼會突然有這麼多人出現。”

“這……這……剛剛我們趕跑了幾個人,還殺了他們其中一人,好像就是這支部隊的。”女生顫抖的說。

“曹,動手之前你也不說下。”滿臉鬍渣的男子摸了摸頭,喊道:“準備突圍。”

張小凡一馬當先,瞬間斬在了一個男子的頭上,直接將他的頭顱劈成兩半,在他看來,這麼一點的人連談判都不用談,林柔放出了五頭殭屍,在她的身前和敵人作戰,而她躲在後面伺機而動。

每個人都卯足了勁對這些人進行攻擊,這幾乎就是一邊倒的屠殺,最終包括這羣人的老大在內,都被斬殺的一乾二淨。

至此,張小凡他們終於得到了這家小超市,雖然裏面的東西都已經被搬空了,但是這間小超市好歹也有着五十個平方,大部分同學都能住進去,其餘人則是輪流在外面守夜,他們屍體全都搬到其它地方,把食物搬了進去,已經正式在小超市房頂上插上了二四帝國的旗幟。

……

在整個學校的其它地方,大門已經被緊緊關閉,圍牆之外也是一片漆黑,沒人膽敢出去一步,畢竟之前殺戮者那一次的事件大家有目共睹,出去意味着死亡。

學校內勢力現在有多少誰也說不清,反正人數已經達到了上萬人,本土的勢力幾乎都佔據着最好的位置,比如辦公大樓,宿舍樓這些。

外來的就比較慘了,好一點的就猶如張小凡他們,佔據了小超市,段文鵬則是率領着他的車隊,停在了籃球場上,反正他們所有人吃喝睡都在卡車上了,熬過這一個月就好。

也有一些強悍的外來勢力則是一過來就攻擊本土勢力,想要佔據好的位置,不過都被打退了,只好龜縮在空地上,忍受着黑夜蚊蟲的叮咬。

此刻學校的一片小樹林裏,五十多人躲在這裏,正在煮着方便麪,爲首一個乾瘦青年一邊享受着兩個女生的按摩,一邊聽着手下彙報。

“白長峯老大,根據情報,我們聖夜宗內的熊大他們一羣人剛剛在我們路過的小超市被人團滅,是被其他學院的人滅掉的,好像是叫什麼二四帝國。”

“二四帝國?”白長峯眼中露出了精芒,說道:“他們有多少人啊?”

“好像……兩三百號的人吧。”

“什麼?”

白長峯震驚失色,說道:“怎麼可能有這麼多?”

“是啊,他們勢力強大。”

“嗯,看來這些人不好對付啊,以後就躲在這裏吧,大家湊合着吃一個月的泡麪就好。”

“是。”一羣人有氣無力的回答。

而在一幢男生宿舍頂處,一個肥胖女生躺在牀上,啃食着雞腿,在她後面有三個長得極爲清秀的男生正在給她按摩。

“稟報。”這時候,門口處一個女生走了進來。

“說吧。”肥胖女生喝了一大口可樂,打了一個飽嗝,眼睛擡都不擡一下的說道。

女生迴應:“稟報首領,我們學校的小超市那裏發生械鬥,有一支人數在三百人左右的大隊伍,將一支三十人左右的隊伍全部消滅,那支隊伍叫二四帝國。”

“哦?”肥胖女生摸了摸下巴,笑呵呵的說道:“居然也是三百人的隊伍,比我們女生共和國少了一點,但是也不能小覷啊。”

“首領,你說怎麼辦?”

“先靜觀其變吧,反正我們已經控制了食堂和兩幢宿舍樓,人數在四百多人了,又擁有十幾輛各種車輛,可不會怕他們。”說着,肥胖女生大手一揮,冷哼道:“出去吧,用你隱身的能力去繼續搜索情報,把強大的勢力都及時彙報過來,另外,嚴密監控男生起義軍的那幫傢伙,他們可是我們女生共和國的死對頭。”

“是!”

萌寶來襲 等女生一出去,肥胖女生往身後的男生身上一躺,微笑着說道:“三個小白臉,來給你們的女王陛下服務一下吧,老規矩。”

“是。”

三個男生嘴角微抽,但是在肥胖女生的威懾之下,他們不敢不從。

於是一個親吻下/的,一個親吻前面,一個親吻後面,四人纏綿了起來……

……

第二天一大早,修煉中的張小凡睜開眼睛,這時候蔣介偉正好也過來了。

“蔣介偉,昨晚上你和你的偵查小隊出去之後查的怎麼樣了?”張小凡問道。謝謝打賞,決不食言,加更送上 蔣介偉喝了一口礦泉水,拿出一份圖紙,說道:“昨晚我們兵分三路,每一個勢力都去檢查了一下,其中,一個叫女生共和國的勢力很強大,不過他們和一個叫男生起義軍的勢力似乎是死對頭,兩幫人馬都比我們要強大很多,足足將近五百人,其中,他們手底下有很多車輛以及食物,可以說兵強馬壯。”

“這麼厲害啊。”張小凡皺起了眉頭,第一次感覺到棘手。

以前的時候,他面對的敵人也只不過是李雲峯,趙樑之流,頂多出了一個段文鵬,但是也沒讓他感覺到很厲害,但是現在這裏的勢力人數都已經超過他了,可想而知,這些勢力的強大。

“有沒有這些勢力首領的信息?”張小凡問道。

要知道,這些勢力哪怕再強大,但是其實,其只有頂層的實力纔算強。

所以,只要頂層勢力情況摸清楚了,要對付他們也就容易許多了。

蔣介偉面色凝重的搖搖頭,無奈的說道:“我們本來也是想要打聽一下的,但是我們畢竟都是外來的勢力,所以這裏的人對我們都很有防備。”

說着,將圖紙攤開,這上面密密麻麻記載着學校內勢力的分佈,放眼看去,在這校園之中,居然有着好幾十個個大小勢力,張小凡面色古怪的說道:“人數真是多啊。”

“確實,這裏每一個紅點都是一個勢力的分佈所在,凡是佔據了大的樓的,都是不弱的勢力。”

“這些消息還是太少了。”張小凡站起來,說道:“抓一些這裏其他勢力的人過來,好好問一下,你們先休息吧。”

“嗯,好的。”

蔣介偉和他的人吃了點饅頭先睡了,其餘女生則是在外面開始生飯準備一天的食物,張小凡讓其餘人守着這,自己外出了。

出去之後,才發現外面一個人都沒有,每個大樓外面都有人守護,但是沒人在閒逛,終於他走到另一個門口的超市面前,幾十個人正全力衝擊這家小超市。

“給我們食物,我們都沒吃的。”

夫人她不想當皇后 “殺,搶了這裏的東西。”

“你們特麼的不要命了,我們是男生起義軍的,馬上滾開……”一個瘦弱男生在房頂上大呼,但是很快一個壯漢跳了上去,他手中拿着一個大錘,狠狠的將瘦弱男生砸飛,隨即傲然的喊道:“什麼狗屁男生起義軍,在我的鐵錘之下,一切反動勢力都是紙老虎。”

這些人很快將守護在這裏的學生殺光,隨即壯漢大喊道:“把裏面的東西都拿出來搬走,加快速度。”

一行人手裏都拿着包,將裏面的薯片方便麪等東西都搬了出來。

張小凡掃了一眼被壯漢打飛的青年,好像還有一口氣,他走了過去,沒想到,對面那個壯漢看了過來,冷笑着說道:“勸你不要多管閒事,我們是傳媒大學的錘子幫,你要是敢靠近,我一錘子砸死你。”

張小凡衝他說道:“你們搶你們的,我救我的人,有什麼意見麼?”

錯愛鳳凰男 說着,張小凡毫不畏懼的繼續走過去,這讓壯漢感覺異常的憤怒,吼道:“敢小看我錘子幫,我砸死你!”

說完,居然提着錘子就砸了過來。

他的錘子足足有人頭大小,這一錘子下去,足夠會讓人夠嗆。

張小凡立刻向後一閃,隨即火球朝着壯漢扔了過去,與此同時,壯漢身後的不少人立即圍了過來。

張小凡冷哼一聲,對於這些人,他絲毫不懼,迅速又扔出數道火焰,隨即七星寶刀拿出,直接殺入人羣。

“噗嗤噗嗤……”

一時間,壯漢這邊的隊伍被張小凡殺得人仰馬翻,慘叫不已,不少人的武器都是最普通的精鐵而已,如何能夠與張小凡七星寶刀相比,因此全都被斬斷,隨即身體手臂和腳也被斬飛。

一下子折損了七八人,這讓壯漢看的齜眼欲裂,提着錘子瘋狂砸向張小凡。

張小凡七星寶刀一提,“砰”的一聲,兩人都被一股大力擊飛了出去,感知了一下對方的實力,張小凡嘴角微微一撇,實在是沒想到,對方居然有着四級道士的實力,只可惜,還是比他這個五級道士弱。

張小凡沒有任何停頓,閃過錘子,一腳將壯漢踹飛,隨即涌出了一股五級道士的實力,狂暴的實力讓壯漢驚呆了,驚恐萬狀的喊道:“你……你怎麼會這麼強大?”

張小凡冷哼說道:“你以爲我一個人出來會是弱者麼?”

“噗通……”

壯漢直接給跪下了,身體顫抖的說:“放過我們吧。”

“哼,放心,我只要那個傷者。”張小凡搖搖頭,根本沒理會這些人,扶起之前被壯漢砸傷的人,離開了這裏。

壯漢鬆了一口氣,抹了抹汗說:“曹,真特麼的危險,隨隨便便一個居然有着五級道士的實力,早知道他不會對付我們,幹嘛找死打他啊?”

隨即一揮手,罵道:“動作麻利點,把食物都搬走。”

嘟嘟嘟……

這時候,遠處三輛大卡車快速行駛而來,卡車上有着三面大旗,上面龍飛鳳舞寫着四個大字,“飛龍王朝。”

這自然就是段文鵬的隊伍了,他把燃盡的菸頭往地上一扔,大聲喊道:“前面的小超市原本駐軍已經被傷害了,現在正好可以成爲我們的據點,待會將那裏的人全部包圍,殺……”

嘟嘟嘟……

卡車很快將小超市包圍,壯漢等人此刻想要逃跑都不能了,畢竟人跑的再快,也不可能超過卡車啊。

段文鵬居高臨下,狂傲的笑着說道:“朕乃是飛龍王朝皇上,爾等只要臣服於我,我可以饒你們不死,並且可以做我飛龍王朝的人,否則,我們飛龍王朝不會放過你們的。”

段文鵬的隊伍加起來足足有一百五十多號人,這麼多人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已經不少了。

果然,壯漢眼神閃爍,咬牙說道:“這裏可是男生起義軍的地盤,你確認要與男生起義軍爲敵?”

“哈哈,你可拉倒吧,我大聽清楚了,你們可不是男生起義軍的人。”段文鵬狂傲笑着說。 “哈哈,你可拉倒吧,我大聽清楚了,你們可不是男生起義軍的人。”段文鵬狂傲笑着說。

說完,直接跳了下去,傲然的說道:“朕乃萬歲,誰跪下投降,我饒他不死。”

聽了這句話,所有人面面相覷,他們這些人現在人數不多,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因此面對段文鵬的大軍,他們都有些籌促,段文鵬冷笑一聲,說道:“看來不殺雞儆猴你們是不知道我們的厲害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