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道天雷,過了這九道天雷就好了。

然而事實並沒有顧相惜想得那麼簡單,這最後的九道天雷才是真正的考驗!

這九道天雷蘊含了極為強大的力量,是根據每個人的天賦而降下的。

在上界觀望的眾人看到這個情況,都驚訝不已。

「這人的天賦居然這麼好,這天雷可是千年難得一見啊!」

「可不是么,就不知道他能不能熬過這九道天雷了!」

「這樣的天賦,若是就這麼隕落了,就太可惜了!」

……

看著那天雷,眾人紛紛小聲地討論著。

看著那天雷,顧淵皓和蕭玉瑤也緊張起來,他們也沒想到顧相惜會引出這個天雷。

在他們的擔憂中,一道天雷猛地落了下去。

霎時,顧相惜就被劈得滿面焦黑,身上亦現出血痕,十分狼狽。

看著顧相惜的這個情況,謝清蓮有一些忍不住,剛想跑到顧相惜的身邊時,卻被謝長朝拉住了。

回過頭去看著謝長朝,在他揺頭無聲的拒絕中,謝清蓮沉默了一會兒,這才放棄這個念頭,靜靜地站在原地。

一道比一道更兇狠,轟隆隆的雷鳴聲在耳畔炸響,在幾乎耀花人眼的光芒之中,顧相惜隱約有撐不住的跡象。

眼看第五道天雷就要落了下來,謝清蓮微微一震,彷彿呼吸已經停止了,不禁驚呼出聲,「相惜!」

霎時,掛在她脖頸間的造化珠閃爍著光芒,謝清蓮驚訝的拿出來放在手心裡,仔細的看著。

看到謝清蓮手裡的珠子,謝長朝也驚訝著:「造化珠!」

「爹,你知道這顆珠子?」謝清蓮轉身看著顧相惜。

謝長朝點了點頭,「嗯,有了這顆造化珠,可以很輕輕地度過天雷的。」

聞言,謝清蓮猛地一震,目光複雜的看向顧相惜。

他竟然將這東西給了她!他怎麼就這麼傻呢?

瞧著謝清蓮的反應,謝長朝便知道她手裡的造化珠是如何得來的,本來他還很不爽顧相惜拐走謝清蓮的事,但見顧相惜為謝清蓮做到這一步,他便真的不在計較。

摸著手裡的造化珠,謝清蓮催動靈力,將珠子打到顧相惜的頭髮頂上。

懸浮在顧相惜頭頂上的造化珠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將落下來的第五道天雷吞噬掉。

看到這裡,謝清蓮終於鬆了口氣。

上方的顧淵皓和蕭玉瑤看到這一幕也欣慰的笑了笑。

第六道,第七道……第九道,最後的九道天雷終於全部都落完了,造化珠在吞併後面的五道天雷后,便化作煙塵消散在空中。

顧相惜緩緩的睜開眼睛,愣了一下后,然後急急忙忙朝虛空里一抓,撕開一道裂縫,連忙鑽了進去。

片刻后,顧相惜才從虛空里走了出來。

此刻他已經換上了一套整潔的衣服,身上的灰塵也已經清除乾淨。

而此刻一道潔白的階梯出現在顧相惜的面前,仙樂繚繞,仙鶴環繞。

這,就是無數人追求,卻又難以得到的通天之路了。

看著眼前的這一條路,顧相惜揺了搖頭,而後轉頭看著謝清蓮,朝她伸出手來。

看著顧相惜,謝清蓮急忙跑到他面前,抬起頭看著他。

顧相惜抬了抬手,謝清蓮感到她被一股力量拖著,緩緩地上升,跌入顧相惜的懷裡。

感受到這熟悉的氣息,謝清蓮伸手環住顧相惜的腰。 「他這是要幹什麼?難道他想帶那個女人一起上來?」

上界的人疑惑著,可是在下一瞬間,顧相惜就抱著謝清蓮消失在同天路前,頓時大驚失色。

人呢?怎麼突然不見了?

看到這裡,顧淵皓和蕭玉瑤相視一笑。

「走吧,回去了,也不知道要過多久惜兒才會將那個小女娃帶上來。」蕭玉瑤調笑著說道。

顧淵皓揺了搖頭,「誰知道呢?這事得講究機緣的,惜兒錯過了這一次,怕要在等上幾百年。」

顧淵皓和蕭玉瑤邊說邊離開了通天台,而其他人卻滿臉疑惑的愣在原地,思考著顧相惜他們去哪裡了。

下界,顧相惜抱著謝清蓮竄進先前給他們安排的房間,將謝清蓮放在床上后,立馬設下結界,不讓任何人進來打擾。

看著謝清蓮,顧相惜俯身壓下,在她的耳邊低語著,「阿蓮,忍一下。」

謝清蓮此刻已經明白顧相惜想要做什麼了,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目光一沉,顧相惜整個人壓了下去,大手在謝清蓮的身上遊動著……

此刻,上界人還在一直等著,等了許久,也沒看到顧相惜的人影,而通天之路驟然消散。

「怎麼回事?」有人疑惑著問道。

這不應該,那人沒有登上通天之路,怎麼就消失了呢?

「或許是那個男子將自己的修為渡給了那個女子,這樣的事以前也有過的……」在那是身旁的人答道。

聽他這麼一說,許多人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也有過這樣的事,他們沒想到,時隔多年他們又遇到了這樣的事。

但對於顧相惜的做法,很多人還是不理解的,好不容易熬到了這一步,也通過了心魔的考驗,怎麼說放棄就放棄呢?

即使不明白,但通天路已經消失了,沒法再上來,所以他們也都紛紛拂袖而去。

好不容易才等到一個人飛升,卻沒有想到他會在最後的關頭放棄了!

而下界的人,而是一臉懵逼的看著這現象,他們不知道顧相惜為何突然離去,又去了哪裡?

在看到通天路消失后,也紛紛離去,他們原本是來賀壽的,卻沒想到會碰上這樣的事,他們覺得趁著這個機會趕緊離開,不然會出出大事。

對於他們的離開,蘇宸雲也不好挽留你,便派人送他們出山門。

「師傅,那我們是要離開了?還是再等等?」看著接連離開這裡眾人,玉千寒疑惑著問道。

「在這裡等著,他們很快就會好的。」謝長朝沉思了一下后,緩緩地說道。

顧相惜打算做什麼,他已經明白了,他也大概知道顧相惜此時在什麼地方。

聽了謝長朝的話后,他們也沒有多問,便應了下來,紛紛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柳微容和柳香雪一同將還在昏迷中的晏傾君送回房間。

「師娘,晏姑娘什麼時候才能醒來?」看著躺在床上的晏傾君,柳香雪皺了皺眉頭。

那赫連湛下手真重,這麼久了,晏傾君還沒有醒來,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遺留問題。

柳微容揺了搖頭,抬手撩了撩晏傾君那散落下來的髮絲,「她沒什麼大礙,就讓她這樣多說幾天也好,醒來就好了。」

知道晏傾君沒有什麼事,柳香雪也就放心了。

「我們先出去了,別打擾她休息,她靈力耗損過度,要好好的休息。」說著,柳微容便和柳香雪一同走了出去。

在她們關上房門的那一刻,躺在床上的晏傾君赫然睜開眼睛,眼裡閃過一片血色,只是片刻又閉上眼睛,靜靜地躺著不動。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謝長朝等人不時來看一眼謝清蓮他們的房間,卻沒有發現什麼動靜,便只好繼續等著。

房間里,顧相惜摟著那溫熱的軀體,唇角微微揚起。

真好……

他不用和她分開了!

低頭看著趴在他懷裡的謝清蓮,此刻她睡得正熟,小臉還帶著幾分紅暈。

顧相惜抬手摩挲著她的臉,輕輕地笑著。

感覺臉上痒痒的,謝清蓮眉頭皺了下,緩緩地睜開眼睛來,「別鬧了!」

她現在累得很,沒有精力在和他再來了!

但由於才睡醒,她的聲音帶幾分沙啞,落在顧相惜耳中,卻像是一種撩撥。

看著她,顧相惜不由自主的撫摸著她的身軀,目光變得熾熱。

被他那熾熱的目光盯得有些難受,謝清蓮往後面挪了挪,挪出顧相惜的懷抱后,轉個身又繼續睡。

看著她的背影,顧相惜目光微沉,「阿蓮……」

「我要休息!」

「好,我不打擾你。」顧相惜點了點頭,又躺了下來,伸手將謝清蓮拽入懷裡。

謝清蓮掙扎了一會兒,見沒有什麼效果便放棄了。

「阿蓮,我說過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獨自一個人去上界的,我做到了。」顧相惜微微眯起了眼,輕輕環著謝清蓮的腰,緩緩說道。

「嗯,我知道你會做到的。」謝清蓮緊貼著顧相惜的胸膛,輕聲說道。

被謝清蓮這一磨蹭,顧相惜的目光沉了沉,但想到謝清蓮的確是累了,便忍了下來。

對於顧相惜的反應,謝清蓮很是滿意,也就不在折磨他了。

「對了,你是怎麼壓制,不讓天劫降臨的?」忽然想起這件事謝清蓮便轉移身來,挑了挑眉看著顧相惜。

「這個啊……」顧相惜笑了笑,「是我娘傳了一個秘法給我,所以就可以壓制了。」

他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上次他離開,是因為隱約感到天劫要降臨了,不想讓她知道,所以才偷偷的離去的。

但他沒想到在他離開后,他父母會通過特殊途徑將這方法傳給他,一同傳給他的還有另一種方法。

而另一個方法就是——在沒法壓制時,就沖開束縛,去應對天劫,待天劫結束后,再將自己體內的靈力渡給別人。

謝清蓮挑了挑眉,「上次你離開就是為了這事?」

顧相惜點了點頭,抬手摩挲著謝清蓮的臉頰。

「如今你們都是分神期了,下次我們應該可以一起上去了。」許久之後,顧相惜緩緩的說道。

聞言,謝清蓮眨眨眼,笑著道,「這麼說來,是我揀了便宜?一下子從元嬰後期晉陞到分神了?」

「嗯,多虧了我,你省了好多的時間,你要怎麼報答我?嗯?」顧相惜說著,眼睛朝著謝清蓮的胸前看了看。

注意到顧相惜的視線,謝清蓮的臉色一黑,拍拍他的臉,笑意盎然的說道,「你想要我怎麼報答啊!」

丫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成天都想著這擋子的事!

顧相惜:「……」

他怎麼感覺阿蓮的這笑容很危險啊!

好像只要他說了什麼不好的話,她就會掐死他似的。

顧相惜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個嘛……暫時還沒想好。」

人早就是自己的了,那事隨時可以,為了以後的幸福著想,還是換個答案吧!

聽到顧相惜這麼說,謝清蓮也就沒有繼續追究下去了,往他的懷裡靠了靠,就閉上眼睛繼續睡覺不。

看著熟睡中的謝清蓮,顧相惜無奈的笑了笑。

然而對於他來說可是一種煎熬啊!

盯著謝清蓮看了許久,最終還是忍著沒動。 許久之後,謝清蓮才緩緩的醒來。

微微睜開眼睛,謝清蓮下意識的往旁邊摸了一下,發覺身旁空蕩蕩的猛地一下睜開眼睛。

逆光下是一個男人不急不緩穿衣的背影,看著那熟悉的背影,謝清勾唇一笑。

男人回頭,滿臉笑意:「醒了,一同出去吧,有些賬該了了!」

謝清蓮嗯了一聲,正準備拿過一旁的衣服穿上時,忽然瞪了顧相惜一眼,然後從納戒里翻出一套新的衣服換上。

瞧著那皺得不成樣的衣服,顧相惜訕訕的笑了一下。

待兩人都穿好衣服后,這才一同推開門走了出去。

一出到門外,謝清蓮便看到謝長朝和柳容容在門外站著,也不知道在這裡等了多久。

呼了口氣,謝清蓮淡然的走向他們。

「爹,娘。」

看到他兩出來,謝長朝和柳微容笑得很曖昧。

看到他們的神情,謝清蓮轉頭剮了顧相惜一眼,對此,顧相惜一笑了之。

仔細的打量謝清了一番后,謝長朝笑著點了點頭,「不錯嘛,如今你已經是分神期了,以後也沒什麼人能欺負到你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