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像劍魔當日在修鍊塔時,整個修鍊陣都在半空中刻畫完成,那時候需要的不僅僅是靈魂感知力了,而是速度和耐力。

每一根陣線都要做到刻畫的準確無誤,而且幾萬根陣線的刻畫,哪有時間留給你一點一點慢慢的刻上去,要在第一根陣線消失之前將最後一根陣線畫完才可以。

雖然第一個吞噬陣被毫無價值的浪費掉了,但是趙鈺對於如何刻陣已經有了一絲的理解,只要在多多練習就可以了。

整理了一下石洞,將那面石板帶在身上,作為下一次刻陣的模板,趙鈺相信這個石板會給自己帶來好運的。

「咦,趙師姐,你怎麼出來了?」出了後山時,趙鈺剛好遇到了從修鍊塔中出來的趙玉兒,兩人之間並沒有多少的交集,接觸最多的時候或許應該是在南華學院舉行院會時兩人比試。

「趙師弟,我出來透透氣」趙玉兒難得的說了一句話,這讓趙鈺有些高興了。生怕趙玉兒不搭理的話,肯定又是一陣尷尬。

「你突破了?」趙鈺上下打量著趙玉兒,沒有想到幾個人之中最先突破的是趙玉兒,當然現在的王心怡在衝擊下一個境界。

趙玉兒點點頭,看著和自己差點兒同名的趙鈺,竟然沒來由的泛起一絲的憂傷。

「能陪我練練嗎?」趙玉兒看著趙鈺。當日誰也沒有將趙鈺這麼一個剛入南華學院的弟子放在眼中,可就是這麼一個外門弟子,連戰數人,一路所向披靡,直到將內門第一弟子墨岩都戰下台,這個時候趙玉兒才開始打量起趙鈺。

本來以為他會是趙家哪個人的子嗣,可是後來了解到的卻是從一個小山村進來的弟子,只不過剛好姓趙而已。

「陪你練?」趙鈺有些發愁了,這個趙玉兒別看長得聽美,卻是用暗器的高手,而且自己還送了她一盒毒針,萬一被扎中可就慘了。

要知道當初院會之時,趙玉兒難得露出一抹微笑,還伸出手和自己握了握,當時自己就淪陷了,那雙手柔軟,光滑,細膩,但是下一秒之後,掌心發黑,已經被暗器所傷。

不過後來作為回報,趙鈺可是在這位趙師姐的身上賺了不少的便宜,具體大小都能用手比劃出來。

只是後來再也沒有了交集,趙鈺雖然有些懷念,但性命要緊,誰知道下一刻會不會被暗器傷了。

「那個趙師姐啊,你都大宗師了,我怕你那一盒針下來,我全身都被紮成刺蝟了,還是算了,再說了咱們華南學院連個比試的場地都沒有」趙鈺看了看,好像忘了要修鍊一座比試台了,以後把後山開闢出來,作為學院弟子的比試之地。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祕女人 ,不過是銀色的針,上面沒有毒。

趙鈺飛身撤後,金鐘罩五層護體,銀針穿透四層后停了下來,趙鈺咽了咽口水,竟然能穿透四層,這趙玉兒的功力好像強了不知一點點啊。

「萬物枯」

趙玉兒開口的瞬間趙鈺就起身跳到別處,果然剛才站的地方冒出絲絲黑氣,趙鈺笑了笑。

「你的反應更快了,我不是你的對手」趙玉兒有些失望,自從敗給趙鈺之後,發現自己和他實力上的差距已經越來越遠了。

「這個我記性比較好,當日在南華學院之時,趙師姐的武技我可是記憶猶新,所以早有防備,如果你使用其他的武技或許我反應不會這麼快」趙鈺笑了笑,卻勾起了趙玉兒的回憶。

當初趙鈺就是個十足的無賴,別人比試都是用遍武技,招招致命,唯有趙鈺這個混蛋,借用速度的優勢,不時占著自己的便宜,就連自己的初吻都被這個混蛋給奪走了。

想到這裡,原本冰冷的臉上漸漸浮起了一層紅暈,好在留給趙鈺的只是背影,如果被趙鈺看到,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往後余生 雖然反應會慢,但你依然可以躲過」說完就慢慢的走開了。

「那個趙師姐,既然你出來了,那學院有什麼風吹草動你多注意點兒」

趙玉兒腳步停下,猜想到趙鈺可能要離開了,點點頭。

「好」

原本趙鈺還怕萬一有人想要來打探華南學院,到時候院長長老們都在修鍊塔修鍊,無暇顧及,可能會發生什麼不利的事情,現在有了趙玉兒的壓陣,會安全很多。

華南學院一切都按部就班,趙鈺也沒有別的事情,打算外出宗門一趟,有些老賬是時候該算計算計了。

這是趙鈺早就打算好的,上一次在李家鎮的時候,趙鈺就開始盤算起來了,當時平原大比的時間還沒有修改,所以報復南華學院的仇敵計劃準備在平原大比時施失。

後來時間一改,打亂了趙鈺的計劃,接著華南學院的成立,以及同其他的三大家族拉關係,都耗費了不少的時間,尤其是和柳家的生意,一走就是一個多月的時間。

現在華南學院已經暫時穩住了根基,太魂殿和神機閣還有萬獸門在京都還沒有膽子敢明目張胆的向踏入趙家鎮,踏足南華學院那樣肆無忌憚。

且不說有雪花神院的庇護,更重要的是皇族的趙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而且越是到了平原大比,京都的安定就越重要。

化形丹有了,趙鈺就有了一層隱藏身份的手段,三個院之中,趙鈺最痛恨的不是來了兩位尊者的魂殿和太一學院,而是萬獸門。

萬獸門竟然將自己大老婆捉去,如果不是郭長老的護心丹,還有雪尊的幫忙,再加上自己的聖體元嬰,王心怡會不會醒來都是一個問題。

所以趙鈺打定主意,準備往萬獸門走一走,在平原大比開始之前最好能讓萬獸門的實力減少一半,這樣去了綠洲的時候,或許斬殺的容易一些。

為了保險起見,在臨走的時候趙鈺直接將華南學院封院,在平原大比開始之前,不見所有來客,然後找了個夜黑風高的時辰,翻過華南學院的后牆悄悄的離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門玄幻大盤點!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力薦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服下化形丹后的趙鈺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直奔京都外妖獸叢林而去。

萬獸門位於京都向北的方向,趙鈺未曾去過,不過妖獸叢林是萬獸門弟子時常去的地方,只要在那裡等著便好。

進入妖獸叢林,遇到幾隻低級妖獸,被趙鈺一掌拍死,將屍體剖解開,用異火燒烤,香味從趙鈺面前散開。

一路上趙鈺碰到不少的妖獸,不過趙鈺沒有絲毫的興趣,邊走邊吃著自己手中的大塊烤肉。

走了大約三個時辰,終於在妖獸叢林中發現了其他人的蹤影,趙鈺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撥開灌木叢,有十幾個人,帶著三頭妖獸,正在圍捕一頭碧眼猛虎。

「原來是想要收服碧眼猛虎啊」趙鈺笑了笑,沒有想到這麼輕鬆就遇到了萬獸門的弟子,看來老天爺對自己的復仇也挺很贊成的。

十幾個人的圍攻加上三頭妖獸的幫助,很快碧眼猛虎就被困住了,五花大綁之後扔在了囚籠之中。

「咳咳」趙鈺咳嗽兩聲從妖獸叢林中出來,引起了萬獸門弟子的注意,三頭妖獸也都齜牙咧嘴的咆哮著。

「你是哪個宗門的?」為首的一名男子手牽著一頭妖獸,警惕的看著趙鈺。

「這位兄弟不要緊張,我是從天倫之國來的煉丹師,迷了路走進這片叢林的,沒想到這裡到處都有妖獸,不知道能不能和你們一起走?」趙鈺笑了笑,伸手取出一瓶丹藥,普通的療傷丹。

「你是煉丹師?」為首的男子一聽是煉丹師,心裡便有了三分的尊敬,早知道整個趙國的煉丹師可沒有幾位,整個萬獸門都沒有煉丹師,全是馭獸師。

接過趙鈺手中的一瓶丹藥,小心翼翼的放在手中觀看。

「這是一瓶療傷丹,我見你身上有幾處傷口,服下這療傷丹不用幾時便能完好如初」

為首男子心動,但是還心存戒心,取出一粒交給了身後的那名弟子,服下之後所有人都在看著。

很快男子身上的傷口不在有鮮血溢出,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體內的淤血也消散,沒多久又是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

為首男子也服下一顆,丹藥立馬見效,吐出一口氣,身體無比的舒服。

「大師你好,我們是萬獸門弟子,我叫秦獸」

「我叫思華」

趙鈺和萬獸門弟子結伴而行,一路上萬獸門弟子對趙鈺是相當的尊敬,畢竟眼前這一位可是煉丹師。

得知趙鈺因宋家的破滅,被墨家追殺,而一路逃跑到此,還沒有落腳之地,秦獸便動了心思,如果要是將這位煉丹師引入萬獸門,自己肯定會被門口大為嘉獎的。

「既然思華大師現在沒有落腳點,不如來我萬獸門吧,我妖治門主向來惜才,如果思華大師願意前往,必定被門主奉為坐上賓的」秦獸笑了笑,自己可是得到了六顆療傷丹,服用了兩顆,剩下的一定要好好的存著,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那就多謝秦獸兄弟了,等見了妖治門主,我一定會多多美言幾句的」


趙鈺說完,秦獸就傳來感激的眼神。

一路上秦獸都為趙鈺將整個萬獸門大概的情況描述了一遍,十分的熱情,也許以後自己在萬獸門的地位就要仰仗這一位思華大師了。

「請思華大師稍等片刻,我去請門主」說完秦獸帶著自己的妖獸離開了,趙鈺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萬獸門,門口還有兩隻巨大蜥蜴獸作為護門獸。

門主妖治聽秦獸請回來一名煉丹師,當即大喜,帶著黑狐長老就往門口走去。

「參見妖治門主」趙鈺低下頭,恭恭敬敬的樣子讓妖治有些驚訝,要知道一般的煉丹師哪個不是趾高氣揚的,都是門主低聲下氣的去請的。

「思華大師是天倫之國宋家的人?」妖治上下打量著趙鈺,身邊的黑狐長老也在打量著趙鈺,兩道神識在趙鈺身上遊盪,不過趙鈺已經將修為壓制在宗師級別,而且服下化形丹,妖治和黑狐都查不到什麼。

「的確,我以前在宋府做事,只是無奈宋家被滅,滿門抄斬,我因為外出採藥才救回一條小命,一路逃到這裡的」趙鈺感嘆了許久。

對於天倫之國發生的事哪能瞞過妖治,宋家被滅,就連太一學院的院長西門客也都永遠的留在了天倫之國,造成這一切的都是南華學院的趙鈺,所以萬獸門對華南學院一直都很警惕,但是華南學院自打成立起來都沒有絲毫的行動。

「這是我所煉製的固元丹,算是見面禮了」趙鈺取出一瓶固元丹,妖治拿到手中,芳香四溢。

「請大師裡面坐,你們去準備一些點心」門主妖治大喜,如果這位煉丹師來路沒有任何的問題,留在萬獸門無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妖治收起神識,趙鈺稍微的鬆了口氣,從進入萬獸門開始,趙鈺的眼神就在四處打量著,所過之處,石壁之上都雕畫著各種各樣的妖獸,甚至有不少奇形怪狀的妖獸,引起趙鈺極大的興趣。

「門主,這也是妖獸?」趙鈺看了看牆上一副石雕,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獸。

「也算是妖獸的一種吧,名為人妖,將人和妖獸的身體結合在一起,集齊兩者的優點」妖治介紹到,趙鈺還以為是生下來的。

趙鈺又打量了一下自己,不由的有些尷尬,自己的母親是魔族之人,自己豈不是也是人魔,腦袋上還頂著兩個枝丫。


越想越離譜,趙鈺使勁的搖了搖頭,又看向其他的石壁,不得不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思華大師,來看看我萬獸門的底蘊吧,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說完眼中露出一抹異色,趙鈺不動聲色的跟了上去。

通過一條長長的通道,又鑽入一個石洞中,一路向下,彎彎曲曲的走了個遍,眼前又出現一道石門。

「這裡是我萬獸門尊者獸尊的居所」妖治門主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兩隻手卻向里,如果趙鈺現在有任何逃離的動作,妖治會直接出手。

「參見獸尊」趙鈺也有些擔心,不過自己已經是半步尊者,只要萬獸門的獸尊不是地尊或者天尊就沒有問題,化形丹更不必說,更加穩妥。

靜靜的等了會兒,趙鈺察覺到一絲神識在打量自己,但只是一瞬間,石門就打開了。

妖治的心也鬆了下來,只要通過獸尊這一關,意味著思華的修為沒有任何的問題,如果他有什麼目的也逃不出獸尊的手掌心。


進入石門的瞬間,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趙鈺看了過去,大大小小無數的血池,整個石洞中瀰漫著血腥味。

妖治的神情卻是很享受一般,隨意的走動,不時的伸出手在血池中攪動。

「這是我萬獸門妖獸的食物」

走過血池,前面瞬間變得開闊起來,趙鈺不由的將心提到了嗓子眼,眼前密密麻麻有著無數的囚籠,裡面關押著各種各樣的妖獸,有一些已經奄奄一息。

看到妖治的瞬間,所有的妖獸都停止了咆哮,將腦袋低下,這是臣服的動作。

「門主,這萬獸門的底蘊太豐厚了,這麼多的妖獸,戰鬥力絕對在劍師之上,甚至連宗師都未免是對手啊」趙鈺這話是發自內心的,如果所有的妖獸同時當初,戰鬥力絕對是不可小覷的。

妖治自然很是得意,萬獸門就是以妖獸建宗的,將各種各樣的妖獸培養成戰鬥力極強的妖獸,只要一位馭獸師便可指揮成百上千的妖獸。

「所以思華大師如果留在我萬獸門,絕對不會有絲毫的威脅,這些妖獸還不是我萬獸門真正的底蘊所在,等思華大師熟悉了我萬獸門,我在帶大師你見識一下我萬獸門真正的底蘊」說完妖治帶著趙鈺去了訓獸場。

場地四周用石牆圍著,裡面有一個馴獸師,還有四頭妖獸,四隻妖獸的中央竟然是一個人,每一個妖獸身體極其的瘦弱,顯然是被餓的,妖治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四頭妖獸在馴獸師的指揮下做著各種各樣的動作,它們擁有的不再是妖獸的意識,而且按照馴獸師的意願,從攻擊的角度和方式,都極其具有攻擊力。

很快四個妖獸將中央的一個人圍住,配合的天衣無縫,一名高級劍師就草皮在妖獸的口中。

妖治的眼神不時的觀察著趙鈺,趙鈺竟然沒有絲毫的害怕,好像對這樣的事情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四隻妖獸將死去的劍師吃入口中,又在馴獸師的指揮下鑽入囚籠之中,沒有絲毫反抗的意思,看來已經被徹底的馴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