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你還要繼續裝嗎?是你吧,你纔是在背後操縱一切的那個女性頭目吧,木婉寧!”江雨煙用弓弩指着聖騎士冷聲說。

木婉寧就是聖騎士的名字。

“什麼?!”一旁的流蘇大吃一驚,轉身震驚的看着聖騎士,“你就是暗中指揮我們的……”

“對啊,她就是那個女性頭目了。想不到到了現在,她依然想把罪名誣陷到你頭上呢。”藍海辰看了一眼流蘇,充滿戲謔的回答。

聖騎士看着藍海辰和江雨煙,原本好奇無辜的表情突然變得凝重,最終籠罩上一層寒霜。

“哼,真沒想到,你們居然現在就找出了我!”聖騎士冷聲說道。

原來聖騎士纔是真正的女性頭目,而流蘇不過只是她的一名手下而已。

流蘇並不知曉聖騎士的真實身份,因此剛纔以爲藍海辰是來找自己的,這才讓聖騎士起了溜走的念頭。

可惜,這一次藍海辰早已經知道了聖騎士的身份,沒有跟他逃跑的機會!

“我很好奇,你們到底是怎麼找到我的!”聖騎士見身份泄露倒也不急,甚至還想讓藍海辰解答一下她的疑惑。

“你想知道?難道你現在還沒想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藍海辰笑着問道。

“沒有,你能告訴我嗎?”聖騎士看了一眼藍海辰說。

“哈哈哈,能把你騙到這種程度也真是讓我自豪,畢竟你是我至今爲止見過的,最厲害的平民了!”藍海辰說道,“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其實這一切都源於昨晚死的那個人!”

“你是說孟雯曦,她跟你還有關係?”聖騎士聽後一驚,孟雯曦不是警察陷害的嗎? 一旁的流蘇聽得目瞪口呆,一直以來領導他們的頭目居然是個平民?流蘇一直以爲對方是警察的。

而且從剛纔的對話裏,流蘇隱約覺得這件事背後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祕密。

這個殺手居然連木婉寧都騙過了!

“你到現在還覺得,孟雯曦的事是警察計劃的?那你輸得可真不冤枉。”藍海辰聽完聖騎士的話後說。

“什麼意思,難道陷害孟雯曦是你計劃的?”聖騎士聽後更加吃驚,但她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啊!原來如此,你早就看穿了我的計劃,而且還找警察聯合!”

“哈哈哈哈,很好,你終於想明白了。說句不好聽的,要不是我把你的計劃告訴他們,那幫笨蛋恐怕現在還被矇在鼓裏呢!”

藍海辰一邊解釋一邊從地上拿起一塊石頭,向流蘇走過去。

“你、你要幹什麼!”流蘇面色鐵青顫聲問道。

“不幹什麼,讓你稍微睡一會。”藍海辰人畜無害的對流蘇說,但下一秒他突然暴起,手裏的石頭快速向流蘇腦袋砸去!

碰!流蘇猝不及防,腦門被砸了個正着。藍海辰不給流蘇反應的時間,將流蘇撲倒在地不斷揮舞手中的石頭,沒多久流蘇腦袋就鮮血橫流,不省人事。

“嗯,接下來涉及重要祕密,可不能讓她聽去了。”藍海辰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手臂說,把人打暈這事他做過,老熟練了。

“…………”江雨煙和聖騎士看得一愣一愣的,心想這人夠狠,對美女都能下得去手。

迷糊嬌妻進錯門 “所以啊,昨晚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我計劃的!那些警察只是我的跟班而已,全部聽我指揮。”藍海辰又說。

“哼,故意把我的注意力往警察身上去引,然後把自己弄成透明人坐收漁翁之利,你真是好算計!

洛傾那邊也是你們告的密吧,是你們故意把計劃透露給我的!”聖騎士冷冷的看着藍海辰,她懊惱自己怎麼沒早些發現這其中的陰謀。

“聰明,我要是不告訴你,計劃就無法順利進行了。”藍海辰點頭說。

“但我還是不明白,你到底是怎麼找出我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昨天你們還不知道我的身份不是嗎?”聖騎士又問。

“是啊,其實我也是剛剛纔知道你的身份的。”藍海辰說,“至於我是怎麼知道的,我說了,這都源於孟雯曦!”

“孟雯曦,難道你選她還有什麼深意?”聖騎士聽後陷入思索,她似乎捕捉到了一些關鍵點,但卻聯繫不起來。

“哈哈,其實很簡單,我之所以選擇孟雯曦,是因爲在第一晚的時候,我曾經得到過兩條線索。”藍海辰慢慢解釋說。

“那兩條線索都是關於女性警察的,一條的內容是‘對方不想在面對別人時,總是要擡頭仰望’。

而另一條則是‘其中一人對自己的身材似乎頗爲不滿’,怎麼樣,從中你能看出什麼?”藍海辰眨着眼問聖騎士。

“女警察身材不好。”聖騎士立刻說道。

“是的,受此啓發,我將這次的女玩家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體型一般,另一部分則身材傲人。”藍海辰說完看了看聖騎士的胸前,“顯然,你屬於後者。”

“你是在第一個白天的時候,判斷出我的身材的吧?”女性頭目又說。

“是的,當時你雖然有僞裝,但我還是隱隱約約能感覺出你的身材,只不過我還不能肯定,因爲當時太倉促,根本無法看清。

所以我大膽的做了一個假設,假設你身材不錯。而在身材不錯的人裏,我正好有辦法將懷疑範圍進一步縮小。”藍海辰點頭說道。

在第一晚的時候,藍海辰就已經通過線索將有可能是警察的女玩家選出,分別是初中生、流蘇、捲髮和混混女。

她們都是身材一般般的那一類,不是太過嬌小就是前面分量不夠。

因此相反的,剩下的聖騎士、多肉、綠茶和教師就自然是女性頭目的合理人選。

而其中教師的身高明顯高於普通女性,因此也被藍海辰排除。所以最後的懷疑對象就被鎖定在了聖騎士、沈瑩和孟雯曦身上。

當然,爲了保護江雨煙的身份,藍海辰是不會將排除過程說給聖騎士聽的,畢竟聖騎士並不知道江雨煙和墨雅的事。

“讓我猜猜,你最終的懷疑對象裏一定有孟雯曦。而你將孟雯曦冤枉死,又想辦法讓我知道警察在找我,就是想讓我覺得,我已經快被他們找到了。

而你也正是憑藉這個,證明了你的假設!”聖騎士眯着眼睛說。

“是的,其實我將孟雯曦殺死就是想看看你的反應。如果你真的屬於身材傲人的那一類的話,那在得知孟雯曦的事後一定會產生強烈的危機感!

因爲孟雯曦在女玩家裏跟你很像,你會不由自主的感到擔心。這樣,你就會有相應的行動,而且是在我看來急切且過激的行動。

一但你有這種行動,就證明我猜對了!”藍海辰得意的看着聖騎士說。

在確認了自己的猜想後,藍海辰的目標就只剩下聖騎士和多肉兩個人。於是在這種情況下,今晚的行動產生了,名偵探找到藝術家,告訴藝術家多肉被追殺。

這樣只要通過藝術家的反應,就可以最終判斷出聖騎士的身份。這一招在嫌疑人多的時候或許不實用,但在這種只剩兩人的情況下,卻是最簡單的辦法。

而藝術家果然沒有讓藍海辰失望,最終還是將聖騎士的身份泄露給了藍海辰。

“還有一點我很好奇,我到底有什麼過激行動被你抓住了?如果說是投票的那件事,應該不算過激行爲吧?”聖騎士又問道,她指的是昨晚的投票之爭,聖騎士暗中操縱,想投死混混男。

“這個嘛……。”

藍海辰還沒說完,遠處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衆人轉頭看去,發現竟是混混男姍姍來遲。

“不、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混混男喘着粗氣說。

聖騎士見狀又眯起了眼睛,似乎在思考什麼。

“你不是想知道你有什麼過激行爲嗎?現在我告訴你,就是這個!”

藍海辰說着突然擡起手臂,將弓弩對準混混男扣動了扳機! 藍海辰的行動太過突然,周圍人根本來不及反應。

尤其是混混男,在他看到藍海辰扣動扳機的那一刻,鋒利的箭矢就夾雜着力量射穿了混混男的胸腔!

“啊!!!”混混男慘叫一聲倒在地上,鮮血四散在周圍,襯托着場面的慘烈。

聖騎士驚呆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藍海辰會突然對混混男出手。

“啊……你……你……!”混混男顫抖着指着藍海辰,劇烈的疼痛讓他話都說不完整。可惜他死不掉,作爲殺手無論夜裏受多麼重的傷,都不會致命,“你爲什麼要……”

“哈,爲什麼,你居然會問我爲什麼?”藍海辰瞬間失笑,就好像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我也問你一個問題吧,你剛纔跑過來到底想幹什麼?”藍海辰開口問。

混混男無法回答,只是指着藍海辰不發一言。

“不說話?好,讓我來替你回答。剛纔我只要一讓你近身,你就會瞬間制住我,將我的面具摘下讓這個女人看!”

藍海辰說完指向聖騎士,順帶着手中的弓弩也瞄準了過去,讓聖騎士一陣心驚肉跳。

“我沒說錯吧?你和馬國忠兩個早就勾結在一起了,想合起夥來算計我。剛纔你之所以能那麼鎮定,就是因爲還有這一招後手。

可惜啊,你們沒有想到,我早就看破了你們那點花招。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把真正的計劃告訴這個笨蛋。而你們的聯合,就是最大的過激行爲!”

藍海辰說完輕蔑的看向混混男,後者顫抖着轉過頭,不敢看藍海辰。

而此刻聖騎士也失去了之前的淡然,她喘着粗氣強行讓自己鎮定,但身體依然不聽使喚的微微抖動。

“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聖騎士斷斷續續的問。

“怎麼知道?當然是在昨天投票的時候。”藍海辰冷笑一聲回答,“昨天你讓那些平民,表現出想要投票給馬國忠的樣子,真實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想阻止我的計劃。

如果我猜的不錯,就算馬國忠最後不自殘,他也不會被投死。你之所以這麼做,其實就是想讓他害怕,嚇唬嚇唬他而已。

因爲只有讓馬國忠覺得自己快死了,他才能爲你所用!”

藍海辰說着想起昨天混混男的表現,在投完票之後,混混男雖然逃過一劫,但眼中的恐懼卻前所未有的強烈,當時藍海辰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當時那麼害怕,按理說白天的時候應該不顧一切的來找我出主意,這才符合他的性格。

花心闊少的犀利女保鏢 但他沒有來,不但如此,當我晚上見到他時,這個傢伙居然明顯變得鎮定了。這在你們看來或許沒什麼,但對我來講卻無比反常。

也因此,我知道他一定是被你策反了!而從你決定策反他的那一刻開始,你也就等同於告訴我,我之前對你的猜測全都是對的!”藍海辰解釋道。

通過藍海辰的解說,聖騎士終於明白,自己等於是敗在了自己手裏。如果聖騎士不急着殺掉警察,就不會將自己暴露給藍海辰!

但當時聖騎士的目的是殺掉警察,爲什麼要找到混混男,讓他叛變呢?聖騎士又是通過什麼手段,讓混混男決定背叛隊友的?

這就要從白天的那個電話說起。

……………………

當時聖騎士找到身爲醫生的衣角,在初步取得衣角的信任後,決定當着後者的面給混混男打電話,勸說混混男叛變。

“喂,我來找你商量點事。”聖騎士坐在沙發上晃着腿,還不時看看一旁的衣角。

“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混混男毫不客氣的說,此時他正在擔心自己的安危,沒什麼心情理會別人。

“你最好說話小心一點,你的小命可掌握在我手裏。你真以爲單靠自殘就能逃過一劫?要不是我故意放你一馬,你已經被投死了!”聖騎士冷笑着說。

混混男聽後一驚,此時他就算是再笨,也已經猜出與自己通話的是誰。

混混男想通過聲音判斷出對方的身份,但令他驚訝的是,對方的聲音居然很陌生,聽不出是哪個玩家。

“別白費力氣了,我能夠一定程度改變自己的聲音,你猜不出我是誰的。”聖騎士又笑道,混混男的心理活動全部在她的意料中。

“你……就是……”

“對,我就是你們一直在找的那個頭目,而正如我剛纔說的,現在你的小命正掌握在我的手裏。”聖騎士回答說。

混混男沉默了,按照他的性格原本應該對聖騎士破口大罵,但事到如今他又不敢招惹這個可怕的女人。

“當然,我打這個電話不是來宣判你死刑的。相反,我願意給你一個機會,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許你良辰,與我情深 聖騎士又開口說,主動權被她牢牢把控着。

“活下去的機會!”混混男聽後心中一震,這個女人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我知道你不想死,但目前的情況卻是,你的隊友根本無力保護你。讓我猜猜,你跟他們相處的也不是那麼愉快,對不對?”

聖騎士瞭解混混男這種人,這麼短的時間裏,想要這種人配合隊友的行動一定得靠震懾,所以聖騎士猜測,混混男心中八成有怨念。

聖騎士猜對了,混混男雖然一直在配合藍海辰的行動,但心中其實一直很不平。只是因爲自己打不過藍海辰,再加上藍海辰又實在太詭計多端,這纔不得不屈居人下。

“你到底想讓我怎麼樣?”混混男着急的問。

“很簡單,既然隊友靠不住還不如跟我合作。只要你配合我的行動,我就保證至少兩晚不殺你,怎麼樣?”聖騎士笑着說,聽得一旁的衣角目瞪口呆。

“兩晚不殺我?哼,那我早晚不還得去死,你必須殺了我才能獲勝!”混混男冷哼一聲說。

“哈哈,你如果不配合我,我今晚就能讓你死。在這種情況下,你必死無疑。

但如果你肯聽我的,我保證,你就有機會翻盤,活到最後。這兩個選項哪個更合適,我想你一定能分辨得出!”聖騎士不緊不慢的說。 “你能給我機會翻盤,讓我活到最後?!”混混男吃驚的大叫道。

聖騎士可是平民一方的人,她怎麼可能給身爲殺手的混混男機會,讓他翻盤?

但混混男卻不得不承認,聖騎士之前的話說的有道理。

對於混混男來說,現在自己命懸一線,只要他一死就什麼都完了,哪怕最後藍海辰獲勝也一樣。

所以從這方面來說,混混男和藍海辰等人之間就已經出現了裂縫。而聖騎士正是想利用這條裂縫,見縫插針擠進其中,爲自己謀利益!

“不要懷疑我說的話,我要是沒有把握,就不會給你打這通電話。”聖騎士輕笑兩聲說,她換了個坐姿,繼續不緊不慢的向混混男解釋。

“我想以你們的聰明,一定已經猜到了我不是警察吧?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已經發現,那些警察想對我不利。

他們要把我抓出來,想置我於死地。那你猜猜,我要怎麼做?”聖騎士笑着問道。

“殺了他們。”混混男想都沒想立刻就說,這沒什麼好猶豫的。

“正確,那我要想快速的、無聲無息的殺掉那些警察,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呢?當然就是找殺手幫忙。

想要在投票裏殺死警察難度很高,所以只有殺手才能幫我在晚上快速殺死那幫傢伙,這就是爲什麼我要來找你。”聖騎士很有耐心的向混混男解釋道。

“那你應該找所有殺手,而不是來找我。”混混男疑惑的說。

“不不不,你們殺手的那個頭目實在是太聰明瞭,跟他合作他百分之百會在暗中算計我,所以我不會考慮這個選項。

而且我不是說了嘛,我要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聖騎士說到一半身體前傾,彎着腰將手臂支撐在大腿上。

“我們來做個交易,我要殺死的警察有兩名,而你的隊友還有三人。

我會分批將那兩名警察的身份告訴你,你和你的隊友在晚上將他們殺死,這樣你無論如何都不會吃虧。

而相應的,我要你也逐步把你隊友的名字告訴我,尤其是最有威脅的那一個。 異地生存路 在得知他們的名字後,我會在投票的時候命令我的人將他們投死。

這樣你就安全了,因爲我唯一殺你的機會會用來殺你的同伴。相信我,我有辦法讓你將同伴的名字透露給我而不會死。”聖騎士一點點解釋說。

一旁的衣角聽後驚呆了,電話另一頭的混混男也大吃一驚,手裏的手機都差點掉在地上。

聖騎士這個計劃簡直太絕了,她通過聯合混混男,成功的再次將自己隱藏起來,並悄無聲息的同時殺死剩下的殺手和警察!

而同時,因爲要殺死藍海辰等人,聖騎士根本就無暇對付混混男,這又間接保證了混混男的安全,給了雙方合作的基礎。

此時混混男並不能保證,藍海辰在第三晚就一定可以找出女性頭目並將之殺死。一旦藍海辰失敗,那混混男就必死無疑。

況且混混男在心底對藍海辰也有怨恨,這也是一個報復藍海辰的好機會。混混男這種人一旦狠上一個人,往往會不計代價的報復,仇恨的火焰在這一刻發揮了作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