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吳英還有老七在安家,壓根沒有人跟他們詳細說明吳天還有安家的關係,至於吳天是安家女婿的事情,自然也被明令禁止提起。

一方面是安家人不想吳英一方因為這一點有許多格外的舉動,另一方面,這也是某種程度上的保護。

畢竟沒有人知道吳英還有老七的身份,他們自然就安全的多。連負責保護吳英一家的安家人,也不知道他們保護的人是什麼身份,這樣一來,敵人想要下手自然也更加的麻煩

因此,吳英也僅僅知道,自己家兒子成為了安通商行重要的一份子,被安通商行送到了雲霄宗學藝而已。

倒是站在一旁的老七眼睛很毒辣。早先他就憑藉著毒辣的眼光,看出了安若曦女兒身的身份,這樣的眼力,哪怕在安家都沒有幾個人擁有。

現在,他自然一眼認出了安若曦的存在。然後又看到了黑狐,憑藉著過來人的驚訝,自然看出了黑狐不是完璧之身,加上黑狐眼中看向吳天的一絲痴迷,這讓老七簡直驚喜交加。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們吳家的小小天終於開竅,甚至已經付諸行動了。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給吳家增添一條血脈。

接著,老七又打量著三女,發現三女並不是他一開始想象的主僕之分,驚訝的發現,那女竟然以姐妹相稱,只是那個叫做黑狐的,似乎以下人自居。

這又意味著什麼?

看到了這裡,老七幾乎要開懷大笑,果然不愧是吳天,不愧是小天,竟然有著這樣的把妹功力,瞬間就是三個女人,比起吳英當年死追吳天老媽,不知道要強了多少倍。

「若曦娃兒,還記得我么?」

看著吳天還有吳英越鬧越歡,老七搖了搖頭,估計一時半會他們是停不下來了。他知道,吳天好吳天從吳天小時候開始,這種打鬧便是家常便飯,父子兩人早就心意相通,把這樣的行為當做了互相談判的籌碼。

誰輸了,誰的氣勢自然弱一籌,而且這樣的比試,自小到大吳天鮮有勝利,因為吳英可是一個敢跟兒子耍心眼作弊的傢伙。

指望這兩個傢伙,老七搖了搖頭,還是靠自己吧。 相比吳英,老七的心思要細膩的許多,加上他隱約知道了吳天還有安若曦之間的情愫,自然心中多了幾分計較。

而且,他和吳英兩個人在安家受到的待遇,早就讓兩人疑惑多生,而老七則憑藉著自己知道的消息,有了很多的猜測。

老七也試圖打探過消息,可惜安家人守口如瓶,而且實際上他們也不知道詳情,一切都不了了之。

現在,看到了正主,老七心中頓時對自己的猜測相信了七八分。反正看到安家最近的動作,至少可以確認一點,吳天的地位飆升,連他們兩個原本的人質也被保全了。

看到老七走了過來,三女頓時嚴肅了起來。安若曦自然也是跟兩女提過了老七的存在,知道了老七雖然不是吳天真正的親人,卻比真正的親人感情還要深厚。

「見過七爺爺。」

安若曦帶頭,安藍月臉色微紅,連忙跟上,倒是黑狐有些拘謹,不知道自己應該是跟著叫呢,還是應該待在一旁。

這一切的表現老七看在眼中,女兒心他不太了解,卻知道三女這樣的表現,意味著什麼。

「既然叫我一聲七爺爺,那麼我就當你們是一家人了。都是一家人,客氣什麼,來來來,坐下吧。至於那兩個傢伙,等他們打類了,自然會消停。」

三女這才反應過來,剛才的稱呼意味著什麼,臉上都有些不自然。老七話音剛落,安若曦還有安藍月連忙迎著老七,讓老七落座。

倒是黑狐,還是有些尷尬。見狀,老七微微一笑,不知道自己家的這個小天是怎麼回事,竟然先對一個下人下手了。

只是這個下人,老七打量著黑狐,心中不由的驚嘆,黑狐雖然容貌只能算優秀,卻因為身為武聖強者的原因,自然有一份英氣滂湃的美感,也確實稱得上美人。

讓這樣的武聖強者作為下人,自己家的這個小小天,這兩年的時間,到底經歷了些什麼?

老七不由的有些心痛,臉上的笑意卻越發的自然,讓他猙獰的臉龐,也顯得安詳了許多。

「老頭子容易累,你們誰能給老頭子我準備些吃食,不要這些差點,不頂事情。」

三女一愣,隨即看了看桌上精心準備的小點心。果然黑狐是最先反應過來的,道:「我去準備。」便帶著一絲慌亂,走了出去。

「坐吧,別緊張。我看著這個女娃兒緊張的動不了了,給她找點兒事情做。倒是你們兩個,不跟老頭子我聊聊么?」

兒女連忙點頭,老七接著說道:「這兩年來,對於小天的遭遇我們知之甚少。相信你們跟他接觸很多了,能不能跟我們說說,他是如何過來的?」

老七提起了話頭,讓二女鬆了一口氣。跟這些長輩交流,最尷尬的事情,莫過於沒有話題,大眼瞪小眼,那真是讓人去死的心都有了。

「嘻嘻,七爺爺應該認出我來了,別否認,看你剛才的眼神我就知道了。我很好奇啊,我對於自己的易容術很有自信,連藍月姐姐都被我騙了好幾年,偏偏你們吳家人一個個都認了出來。」

老七微微一笑,道:「我可沒有小天那樣的本事,你的易容術自然也是無懈可擊。只不過,我一個老頭子習慣走路無聲,偶爾聽到了你和小天的談話,才知道了你的女兒身。」

安若曦立刻鬧了一個大紅臉,老七說的很隱晦,實際上不就是指的吳天和安若曦說情話,被老七聽了牆角了么。

「原來那個時候就暴露了么!」安若曦心中暗恨,恨不得捶打吳天八千次,眼下卻只能紅著臉,面對老七調笑的目光。

「好了,兩個女娃兒。跟我一個老頭子遮遮掩掩幹什麼,放心吧,我看你們都是好孩子,只要吳天心中有意,我老頭子百分支持。」

話說到了這份上了,兩女心中的一絲小尷尬也被揭去,反正已經徹底的面對,兩女反而放下心來,道:「謝謝七爺爺。」

「現在能跟我說說,小天這兩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兩女終於鬆了口氣,開始跟老七說吳天的故事。一開始自然是安若曦先來,從她女扮男裝被吳天打了一通,然後到兩人相知相愛。

當然,其中的危險情況,安若曦僅僅只是一提而已,但是老七自然明白個中兇險,微微皺起眉頭,感嘆自己家的這個小少爺不讓人省心。

老七果然依言,安靜的聽著,等到安藍月有些坎坷的講她和吳天的時候,老七依然面帶微笑。安藍月一咬牙,甚至連自己想過要殺吳天的事情,也一衝動都說了出來,連安若曦都給安藍月捏了一把冷汗。

不過老七隻是微微一笑,道:「不打不相識而已,就把這一切揭過。」

安藍月自然感激涕零,認為老七大度。實際上老七心中的弦已經繃緊,不過一想到吳天現在平安無事,才放鬆了下來。

「你那,女娃兒,一道來聊聊吧。」

黑狐心中哀嘆,再也跑不掉了。安若曦還有安藍月一見黑狐能夠給她們分擔場面,立刻把黑狐給拉了過來。

「其實,我跟少爺的事情跟簡單,只是少爺救了我……」

黑狐還是第一次提到了自己的身世,不過哪怕她儘可能的簡單一提,立刻也博得了兩女的同情。

幾人越聊越放鬆,全然不知道,這實際上也是老七打探消息的手段。一會兒,老七已經隱約勾勒出了吳天這兩年的經歷,讓他震撼。

「老爺,真是多了一個好兒子啊!」

老七莫名的感嘆了一句,惹得一陣粗狂的大笑傳來,道:「什麼我兒子,不也是你的。反正這小子以後要給你養老。」

「哈哈,」老七大笑,道:「養老這件事情,少爺不是已經在做了么。你我拚鬥了幾十年,何曾想過,有朝一日雙雙到達武聖的境界?」

老七還有吳英,在安家提供的資源還有手段之下,雙雙晉級武聖。這讓吳天暗中感謝安家的同時,隱隱感到了一絲的憂慮。

晉級武聖自然是好事,武聖的體質足以讓兩人長命百歲。可是這種提升必然也會留下後遺症,吳天擔心,會不會因此讓兩人難以晉級先天。

一旦晉級先天,那是普遍二百歲的壽元。吳天還期望自己的親人能夠長久的活下去呢。

「這個還真沒有想到。」

「既然如此,乾脆的承認你這個好兒子吧。看看,你的兒子今天不但到了先天境界,還給你找了這麼多的好兒媳,還不誇獎一下你兒子?」

吳英瞪大了眼睛,吳天現在的實力,剛才他已經徹底弄清楚了。吳英自己費勁了心機,好不容易把吳天逼近了角落,正想讓吳天知道自己晉級武聖后的強大,卻看著兒子帶著戲謔的表情,飛了起來。

吳英現在見識也更加廣博,自然知道,這是先天境界的表現。自己的兒子還沒有成年,竟然達到了先天境界,這是什麼恐怖的天分?

原本他就知道,自己兒子恐怕很有天分,可是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妖孽道這樣的地步。這讓原本心中就對兒子很關心的吳英,隱隱感受到了一份沉重。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吳英自然也明白這樣的道理。自己兒子有著如此高的成就,他自然高興,不過也開始為自己兒子的未來擔憂。

「哈哈,不要這麼誇獎我了,我不好意思啊。你兒子就是這麼優秀,現在放心了么?」

一群人看著吳英目瞪口呆的樣子,不禁莞爾,吳天拍著老爹的肩膀,道:「爹,他們都是你兒子的未來的老婆,怎麼樣,兒子有本事吧!」

吳英確實驚呆了,心中因為兒子過於優秀而出現的一絲憂慮,也被這個震驚的事實所掩蓋。

自己的兒子,忽然有一天告訴你,他有了老婆,而且不只一個,作為父親,會是一種什麼表現?

吳天很是期待,老七也很期待,自己這個相處了幾十年的老友,會是一副什麼表現。三女被吳天稱做老婆,臉上早已經紅暈遍布,不過面對吳英,她們也只能咬著牙不躲開,任憑未來的公公打量。

這個時候如果給公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將來該如何相處?

吳天笑嘻嘻的看著老爹,等待著老爹的誇獎。要知道,想要得到吳英的誇獎可不容易,因為吳英永遠能夠找到兒子軟肋,哪怕兒子完美無缺,換來的也只會是老爹以一擊臭腳。

想讓老爹誇獎兒子,做夢呢?

不過,吳天還就是不信這個邪,他要看看,自己的老爹這次該如何收場。哪怕不誇獎自己的兒子,總要誇誇兒媳吧,三個如此優秀的女孩擺在面前,難道吳英還不給自兒子面子?

可惜,吳天確實小看了自家老爹渾人的程度,這種微妙的氣氛,立刻被吳英原子彈一般的一句話,瞬間給毀滅了一個乾乾淨淨。

「我孫子呢?」

宛如一記神雷霹靂,讓眾人耳朵轟鳴,臉色煞白,一瞬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這種跨越時間和空間的爆炸性言論,讓吳天也大腦當機。

偏偏吳英一臉正經,瞪著無辜的大眼睛,似乎在詢問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你都有仨老婆了,怎麼還沒有讓我報上孫子,難道你不行?」

「我呸!」

吳天終於反映了過來,道:「老不羞的玩意,你當你兒子是種馬啊,別人不知道你兒子多大,你個老不死的還不知道?孫子,你孫子孩子你兒子我的身體裡面呢,小爺還沒給她們明媒正娶,哪來的孫子!」

「明媒正娶還不簡單,我同意了,老七,趕緊找個媒婆去安家提親。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跟你爹我比,我當年開始軍伍出身。沒事別亂逛游,生兒子,給我抱孫子才是正經事……」

吳英似乎打開了話匣子,源源不斷的說著不著邊際的話。三女早已經口鼻冒煙,互相攙扶,如果不是怕失禮的話,早就遠遠跑開了。 老七苦笑,知道自己的這個老友混勁又上來了,不過嘛,抱孫子似乎也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啊!

「我呸,你還來勁了啊,有的沒的說一套什麼玩意,沒有就是沒有,想都別想。等你兒子成年在說!」

「成年,那不還早啊,你敢,信不信我抽你!」

「來就來,怕了你啊,你忘了,小爺我會飛!」

「飛,你敢飛我這個當爹的就扒了你的皮!」

二人瞬間惱羞成怒,出了房門,撩開架勢,看樣子不戰上個三百回合,是不會有結果了。

老七搖頭,看著尷尬的三女,道:「不用理會他,渾人一個。放心吧,你們和小天的事情,你們自己做主。我們兩個老傢伙有清福可享受足以。」

「來來,黑狐是么,讓我嘗嘗你的手藝。」

有了老七從中作為調節,三女果然放鬆了不少。黑狐有些緊張的看著老七,畢竟是早上,她簡單的準備了些吃食。

老七不但不犯渾,比著吳英也不知道沉穩了多少,不一會兒讓三女放鬆了下來。當然,三女更加關心的,還是那個不斷犯渾的公公,該如何相處。

而且被吳英一提這件事,黑狐還好,只是感受到了害羞。不過安若曦和安藍月心底則隱隱有些鬆動,幻想著現在把一切交給吳天的可能性。

雖然洞房花燭夜是女孩子心中的期望,不過看樣子,那種期望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達成,而且,眼下局勢變動,一切都變得不可預期……

三女各懷心思,口中吃的東西也沒有了什麼味道。

吳天和吳英打了足足一個時辰,才安靜了下來,老七也早有準備,讓黑狐準備了宛如大餐一幫的早餐,兩人鯨吞牛飲,吃了個底朝天。

直到現在,一切才安定了下來,三女也漸漸習慣了吳英的存在,發現吳英除了偶爾犯渾以外,實際上異常容易相處,起碼根本不用擔心開罪吳英。

之後,老七拉著吳天還有吳英兩人,進入了房間密談。吳天在老七咄咄逼人的口氣下,自然如實交代了兩年來發生的一切。

每當吳天提到發生的危險,吳英都攥緊了拳頭,恨不得給兒子分擔一份壓力。可是當知道兒子竟然已經是比先天更強大的存在的時候,卻只能隱隱產生了一種無力的感覺。

彷彿看到了兩人的心情,吳天心中感動之餘,卻也知道,自己將來面對的危險更加強大,更加不能讓他們陷入其中。

接下來的戰鬥,恐怕先天之下的存在,都不配有參與的資格。至少吳天得到的消息,接下來的大進軍,雲霄宗只派出了大部分的先天強者。

的確,在玄庭強者那樣毀天滅地的恐怕攻擊之下,哪怕先天強者,也僅僅有保命的資格而已,武聖還有練氣大圓滿,也只能把性命交給自己的運氣。

因此,只要自己的女人們,親人們不到先天的境界,吳天是絕對不會讓他們插手的。

「父親,我知道你們的想法。不過兒子已經長大了,有些事情,兒子能夠處理好,也必須由兒子出手。」

吳英還有老七對視一眼,相視苦笑,如果吳天所要面對的危險真如他所說的那樣巨大,讓他們出手,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他們的出手,反而給兒子帶來了更大的危險,那麼還不如安靜的修鍊,希望有朝一日突破。

「所以,比起現在幫助兒子,你們有著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這樣一句話,頓時引起了兩人的好奇心,吳天也不再賣關子,輕輕的說了一聲「靈兒!」

劍靈兒聽到了吳天的呼喚,本能的出現在了外界,道:「怎麼,叫我有什麼事情……」

話音還沒有說完,她已經看到了老七還有吳英震驚的目光。練習吳英跟吳天相似的面容,加上吳天也跟劍靈兒提到過這件事,劍靈兒瞬間明白了,出現在她面前的這兩個人是誰。

剎那間,劍靈兒覺得自己呼吸都停止了,她一瞬間竟然感到了慌亂,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好在她境界很好,馬上穩定了下來。

劍靈兒狠狠的白了吳天一眼,臉上微微有些羞紅,沒有在兩人面前擺出前輩高人的架子,而是說道:「幻靈天之主劍靈兒,見過兩位。」

震驚過後,兩人才開始打量劍靈兒,立刻被劍靈兒的絕色所吸引。他們不是先天,自然也不可能感受到劍靈兒的古怪,只是把劍靈兒忽然出現的手段,歸結為先天強者的仙法。

吳天也鬆了一口氣,他最怕出現的事情,是劍靈兒跟他們兩人擺架子,那樣的話,固然吳天能夠解釋,不過這關係可就僵硬了。

畢竟,兩人晉級先天的可能性,還要倚仗劍靈兒呢。

「吳天,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吳天忽然說話,老七還有吳天腦海中警鈴爆炸,知道吳英就要犯渾了。可惜他們想要攔住,已經來不及。

「既然都是我兒媳婦,為啥不一起叫出來。她們都是好女娃兒,可不能厚此薄彼!」

連老七都能夠看得出來,劍靈兒的身份不一般,他自然也被吳英的話嚇了一跳,生怕觸怒了這個女強人。

吳天額頭也留下了冷汗,生怕劍靈兒一怒把先前吳天拜託的事情拋掉,不理會兩人晉級先天的事情。

可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劍靈兒蒼白的臉上多了一絲紅暈,呼吸也粗重了幾分。她冷聲道:「我跟你兒子,是契約關係,不是她的女人。」

還好,還好,沒有生氣就好。

吳天連忙跟兩人解釋劍靈兒的存在,不過兩人顯然一時間也難以接受這一切,吳天乾脆,讓劍靈兒帶著兩人進入了幻靈天。

直到突然腳下變換了天地,看著這明顯不同於雲霄宗的風景,吳英還有老七腦海中才出現了實感,明白了所謂的仙器、仙界等等,到底指的什麼東西。

在吳天的解釋中,吳天把自己的成就多半歸結給了劍靈兒,自己也跟劍靈兒定下了約定,幫助她返回仙界,這才讓兩人放下心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