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各扛著一部分,再抬起頭,往山下走的時候,卻已經見不到盛浩的蹤影了。

至於那個你撕裂的女弟子,她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再說了,想收集起來也是沒有辦法的了。

眾人就快到山下的時候,突見一隻箭快速破空而來。辛圓瞪大了眼睛。這箭從她耳朵旁邊擦過,最後卻射死了身後的一隻狼。

這狼也有結丹初期的實力,不過還是沒有任何的抵抗。

「是那個小子。」辛圓咬牙切齒。

「他又救了我們一次。」辛眉回過頭,看著躺在地上的死狼,心有餘悸地說道。她們幾個受傷疲累之後,警惕性還真是下降了不少,要不是盛浩出手,她們可能都死了……

眾女沒有看到盛浩的身影,繼續下山。

等眾女的身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盛浩才飛到了那隻狼的旁邊,再次切割了狼的內核,至於屍體,則是沒有理會那麼多。

之後,盛浩先用透視掃了附近,確定沒有靈獸和人在觀察之後,再回到那個樹洞,將穿山甲給收入玉佩空間之中,再把思彤給帶了出來。

「你以後再敢一個人冒險試試。」思彤快速地走在了前面。

「好了,以後不會了。」盛浩追了上去了。

思彤要下山的時候,卻被盛浩給攔住了。

「你什麼意思?還不許我自己走了?」思彤便要推開盛浩。

「去你家,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盛浩鄭重其事地看著思彤。

「去我家?做什麼?」思彤一想到父親和弟弟對盛浩的態度,就有些頭疼。

「去了就知道了。」盛浩淡淡一笑。

不過距離還有幾里的時候,盛浩便拉住了思彤的手:「不用繼續了。」

「你到底要做什麼?」思彤真的看不懂盛浩了。

「先找一個地方睡一下,別讓他們發現就好了。」盛浩高深莫測地說道。

「我什麼時候答應和你睡覺了?」要不是怕被家裡人聽到,思彤肯定叫的很大聲了。

「走吧,聽我的就好了。」盛浩硬拉著思彤的手,「你不是一直都跟著我睡覺的嗎?」

思彤幾乎發狂,不過不得不承認盛浩說的話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自己整天和他躺在同意一張床上,說一起睡覺,也不為過啊。

盛浩拉著思彤進入了一個山洞裡面。

「哎,我們來這裡做什麼?你也不說說?」思彤奇怪地說道。

「睡覺啊,我不是說過了?」盛浩說到這,用獸語和穿山甲說了幾句。

穿山甲屁顛屁顛地跑進了山洞深處。

「哎,你不是可以把它收入那個特殊的儲存空間裡面嗎?怎麼還把它給趕走了?」思彤覺得怪怪的。

「要是留著它在這裡。我不習慣,行不行?」盛浩又變出了幾件衣服,直接鋪在了地上,自己先躺上去,然後對著思彤招手,「過來啊。」

「我就不過去。」思彤紅著臉,她雖然和盛浩同床過,但是喬靈也在。現在如果跟著盛浩躺在一起,哪怕是為了修鍊,她也會有種負罪感的。

「額,你要是有精神,就在這裡守著吧,我先睡覺了。」盛浩很快就閉上了眼睛。

「你怎麼不去死啊,竟然敢調戲我。」過了幾分鐘,見盛浩依舊沒有醒過來,思彤對著盛浩張牙舞爪的,「這麼喜歡睡覺你怎麼不睡死啊。」

不一會兒,似乎發現盛浩真的是睡著了,思彤莫名其妙地躺在了盛浩的旁邊。盛浩突然抓住了思彤的手。

一股精純的能量從盛浩的身體之中傳入了思彤的身上。

反正已經躺下了,雖然知道盛浩是裝睡,但是只要不點破,彼此之間,也不會有什麼尷尬。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天色漸漸昏暗下來,但是盛浩依舊沒有離開的意思。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思彤收斂心神,繼續感受盛浩的真氣。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

思彤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盛浩猛地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

「你怎麼了?」思彤也被盛浩弄得醒了。

「做我們該做的事情了啊。」盛浩笑吟吟地說道,隨即吹了一個口哨。

「我們該做什麼事情?」思彤俏臉一紅。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盛浩催動異能眼,看到趕過來的穿山甲,用獸語問道:「怎麼樣了?」

「主人,這附近地山洞果然是可以挖開的。」穿山甲老實地說道。

「我跟你說過地事情還記得吧?」盛浩繼續問道

「是,主人,我知道,到別地地方再挖一次。」穿山甲恭敬地說道,隨即發現一塊極品靈石啪地一聲,掉在了自己地面前。

穿山甲大喜:「多謝主人。」其實,能夠在玉佩空間里,它對真氣的需求也沒有那麼強了,靈石里的靈氣再多,能有玉佩空間里的靈氣濃郁嗎?不過能夠得到獎賞,算是主人對自己的一種認可啊,這才是穿山甲開心的真正原因。

「嗯,走吧。」盛浩說著便將穿山甲收入了玉佩空間之中。

「等等……」思彤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地方,「你剛才說什麼了?」

「我說什麼?我能說什麼啊。」盛浩哭笑不得,「我是和穿山甲說的。你緊張什麼,又不是和鬼說的。」

「這麼黑你怎麼知道它過來的?你的眼睛?不會是還能透視吧。」越和盛浩接觸多,思彤就越發現盛浩有更多的神奇。

「我去,你好聰明啊。」盛浩心裡一動。盛浩雖然這樣想,但是也明白,要是真承認了,即使自己沒有做過這些事情,思彤只怕也不會信了,便摸著思彤的額頭,「我要是能透視,每天都能看光你,還能忍到現在嗎?」

「什麼?」思彤冷哼一聲,把盛浩推倒,然後跑了出去。

盛浩笑道:「你要是真願意推倒我,我也不會反抗的。」

盛浩追了出去。思彤雖然被盛浩追著,但是也沒有叫出來。

盛浩抓著思彤,很久飛了起來。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的真氣波動,又是深夜,不可能被誰察覺到的。

「思彤,我們現在在這附近找一個山洞,再把這個山改造為靈洞,你們的人,能重新在一個天地靈氣超高的地方修鍊,應該就沒有問題了。」盛浩見思彤還在掙扎,趕緊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是嗎?原來是這一回事啊。」思彤這才沒有亂動了,不過更好奇了,「畢竟還能製造靈洞?」

「那一堆靈石放進去,難道還不成靈洞嗎?」盛浩笑吟吟地說道。

「你說的對。說不定當初我們就是因為突然不適應靈氣的減少,對身體造成了影響。」思彤驚喜地抓著盛浩的手。

盛浩停在了高空中。

「我記得,有一個山洞,因為裡面有一群很厲害的蛇,所以沒有人去住的,這個山洞應該也不小。」思彤想了一會,說道。

「很厲害?到底是多厲害?」盛浩若有所思。

「也不知道,不過我們的靈獸如果衝進去,那些蛇也是會害怕的。只不過因為有不少的小蛇,裡面的小縫隙又不少。大家覺得就算帶著靈獸一起住進去,也會你偷襲的。」思彤嘆了口氣,「我們現在真氣根本施展不出來,所以看似小危險,也沒有人願意去冒險的。」

若是之前,別說一群人了,就是讓思彤一個進去,她也不會覺得有任何的問題。

「走吧,我去看看。」盛浩想的沒有錯,要找這樣一個地方,確實不是一件難事。 「那個,我跟著你一起去吧,只是一些蛇而已,戰鬥力也沒有多強,只需要擁有真氣,就可以震懾住它們了。」思彤怕盛浩又一個人去冒險了。

「行。」盛浩讓思彤帶路,把自己帶到了那個山洞前。進去之前,盛浩先用異能和透視同時掃描了裡面,並沒有發現太強大的靈獸。

到了裡面之後,盛浩點亮了丹火。偶爾有蛇靠近,也會很快離開了。

原來,盛浩試著催動了血液。這和之在世俗界是一樣的道理。只要讓這些靈獸感覺到自己身上曾經有過很多靈獸的血液,那麼眾靈獸還是會感到害怕的。當然了,這也要建立在盛浩的實力能夠壓制這些靈獸。否則就像一個小孩子拿著刀,身上也沾滿了血,別人也不會害怕的。

「奇怪了,那些蛇怎麼靠近了之後便離開了?」思彤有些不解。

「可能是怕你吧。」盛浩隨口一說,繼續拉著思彤進去。

「你說什麼?」思彤卻和盛浩較勁了,「你的意思是我很可怕,所以這些東西見到我之後就逃走了?」思彤又是生氣又是委屈。

「哪裡有這種事情。」盛浩哭笑不得,這女人一不講道理,還真是怎麼說都說不贏了。

又走了十來分鐘了,盛浩也沒有心情玩下去了,隨手抓起一隻小蛇。

「你們老大在哪裡,趕緊叫它出來,不然我直接拆了這個地方。」盛浩惡狠狠地說道,隨即把小蛇扔在了地上。

「你說了什麼?」盛浩說的是獸語,思彤自然不知道。

「等會你就知道了。」盛浩拉著思彤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那小蛇也是築基末期的實力,可是碰到了盛浩,真的可以說是一點還手的力氣都沒有了。回去的路上,見到還想過來的小蛇,趕緊攔住了,說外面的人很厲害。不一會兒,這小蛇到了一隻大蟒蛇的面前,還有些驚慌失措的。

「你們是見鬼了啊。」大蟒蛇早就察覺到了眾小蛇的動靜,只不過以為很快就可以解決的,不過現在看來,來鬧事的人本事不小啊,「難不成是住在這附近的那些人?他們一來,就強佔了我們的不少地盤了,現在竟然還敢如此,真當我們是好欺負的嗎?」

「主人,外面來的是一個元嬰中期的人類修鍊者,不過他的身上,似乎有著不好靈獸血液的味道。」小蛇顫抖著說道。

「元嬰中期而已?」大蟒蛇樂了,它可是結丹初期的靈獸啊,靈獸本來就比人類強了一個級別,本來它還以為是什麼高手過來呢。

大蟒蛇淡淡一笑,說道:「走吧,我們去會會這個人類修鍊者。」

「是。」小蛇知道大蟒蛇的實力,便在前面開路,似乎前面有刀山火海也不怕了。

很快,小蛇便和大蟒蛇趕到了盛浩的面前。

小蛇笑道:「你們這兩個人類,還不給我們老大跪下。」

「跪下,吹什麼牛皮啊,只不過是結丹初期而已,很厲害嗎?」盛浩聳了聳肩,說道。

「結丹初期……」思彤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實力的靈獸可不弱啊,盛浩竟然一點都不害怕?

「你知道我的實力?」大蟒蛇有些古怪地看著盛浩,「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傻了啊,我能看清楚你的實力,自然是比你還厲害。」盛浩撇嘴道。

「老大。」小蛇提醒了一聲。

「呵呵,我差點就忘記了,你小子不過是元嬰中期而已,還真以為這個實力就可以到處橫行了?」大蟒蛇笑道:「趕緊的,給我跪下來,說不定我還願意給你留一個全屍,哈哈。」

「這個給你。」盛浩將一塊極品靈石給扔了過去。

「這是極品靈石?」大蟒蛇瞪大了眼睛,對盛浩的敵意也消除了幾分,「說吧,你們來這裡到底是為什麼?需要我幫你們做什麼事情?」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只需要你們搬出這個地方,我還可以給你多一些的靈石。就看你怎麼決定了。」盛浩又扔了一塊極品靈石過去。畢竟自己是來搶了別人的地盤的,盛浩也不會太狠了,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決,他也不想動手。

結丹初期的靈獸雖然對於盛浩來說不是強得驚人,但是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盛浩最怕的還是自己和這隻大蟒蛇纏住了之後,那些小蛇會出去襲擊思彤的家人。自己雖然能夠秒殺這些小蛇,但是對方的數量確實不小,盛浩可不想有任何的意外發生。

「怎麼樣,你可以看出這確實是極品靈石了吧?」盛浩微笑道。

「是啊,確實是極品靈石,只不過兩塊似乎不夠啊,我這山洞裡擁有的小蛇實在是不少啊。」大蟒蛇試探道:「你家裡還有極品靈石嗎?」

「有啊,當然是有的。」盛浩看出了大蟒蛇眼中的陰狠,抓緊了思彤的手。思彤大概明白了盛浩的意思。

「有就趕緊交出來,別墨跡了。」小蛇催促道。

「去你妹的。」大蟒蛇催動真氣,直接將小蛇弄飛,突然朝著盛浩撲過來。大蟒蛇剛才那麼一問,就是為了能獲得更多的靈石,而且還是極品的啊,與其讓這小子自己拿過來,還不如直接抓了他,再讓她旁邊的這個女人回去,到時候就不信這小子家裡的人還不乖乖地把極品靈石給拿過來。

哪知道整個山洞突然陷入了黑暗。跟著大蟒蛇一起過來的眾小蛇也變得慌張起來。

原來,盛浩在大蟒蛇要碰到他和思彤之前,猛地滅了丹火,同時展開踏雪無痕飛走了。

「小子,你躲到哪裡了?不用真氣,還是逃不了的。」山洞黑之前,大蟒蛇明明感覺到盛浩是在空中的,可是黑了之後,竟然沒有任何的真氣波動,也是一件怪事。大蟒蛇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畢竟是靈獸,根本就沒有辦法練丹。一般的靈獸修鍊,靠的不過是體質壞境和天材地寶而已。

「啊啊啊。」大蟒蛇突然發出了慘叫聲。盛浩即使保持飛行,也不會讓人察覺到氣勢,所以要偷襲大蟒蛇並不是一件難事。大蟒蛇被打中的時候是能感受到氣勢了,不過等它想反擊的時候那個氣勢又消失了。這簡直就是一個瞎子和一個亮眼的比試了。一開始,大蟒蛇還知道反抗,不過隨即,它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打在它神傷的拳頭,竟然帶著比結丹中期還強大的氣勢。難不成剛才那個人是在扮豬吃老虎,他真正的實力不是元嬰中期,而是結丹中期,甚至更高的等級。

一般來說,一個人釋放氣勢的時候,實力等級是很難造假的,除非一方的等級明顯高於另一方,才會讓弱者判斷失誤。

大蟒蛇倒吸了一口涼氣,它們也曾經和思源的那些靈獸動過手,是有比它們強的,但是等它們進入這個山洞之後,也就沒有任何的害怕了。對方也沒有攻擊進來了。之後雙方默契的相安無事,但是至少它們是知道這裡的人根本發揮不出實力的啊。怎麼突然就冒出一個實力這麼強大的對手了?

大蟒蛇哪裡知道,剛才揍它的是思彤?黑暗之中,它哪裡能想的這麼多。而且之前也算和思彤碰面過,知道思彤也是根本發揮不出實力的。

山洞裡突然有又亮了起來。

只不過大蟒蛇現在都在瑟瑟發抖了,哪裡敢和盛浩動手?

「你到底是誰?怎麼會這麼厲害?」大蟒蛇目光中流出恐懼。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說的話你一定要聽,肯定不會吃虧的,否則你自己知道了。」盛浩笑吟吟地看著大蟒蛇。 「我是可以搬開,但是你和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如果不知道,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把我們騙出去之後,再大開殺戒?」大蟒蛇硬著頭皮說道。它現在已經沒有和盛浩動手的勇氣。

「哦,我是。」盛浩突然伸手摟住了思彤的腰,思彤皺眉,不明白盛浩要做什麼,而且還是和一隻蛇說話,用得著這樣嗎?不過看到盛浩使了的眼色之後,思彤才暫時忍住了。要是他之後沒有一個好的解釋,肯定不能這麼輕易地放過他。

「你是她的男人?」大蟒蛇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如果真像自己推測的一樣,這個人很可能是為了一旁的女人來找自己麻煩的了。

盛浩放開了思彤,拍手笑道:「看來能做一眾蟒蛇的老大,你也沒有這麼差勁啊。」

「所以說我剛才的推測也是對的了,你就是要把我們騙出去,然後大開殺戒了?」大蟒蛇警惕地看著盛浩。

「你可以這麼理解。」盛浩說到這,突然滅了丹火。大蟒蛇以為盛浩又要動手了,便快速地往後退。可是僅僅是一瞬間,山洞裡又亮了起來。

盛浩的旁邊,卻多了一隻穿山甲。自然是盛浩故意裝神弄鬼的,其實不過是為了放出穿山甲而已。

大蟒蛇只移動了不長的距離,一見亮了,又不敢逃了。

「老大,我終於還是趕了過來了。」穿山甲裝模作樣地說道。

「呵呵,我家裡還有這樣的傢伙不少,如果我真的派出來,你們就是躲得再好又有什麼用?它們依舊能夠找到,把你們給吃了。」盛浩冷冷地說道:「只不過我不想讓你們的屍體把這個地方弄髒而已。」

「你到底要做什麼?」大蟒蛇怎麼說也見過世面,不可能這麼輕易地被人給嚇走地。

「很簡單,這個地方。」盛浩再一次抓住了思彤地手,「以後就是我和我地女人幽會的地方了。別的山洞都有人,我總不能把他們給趕走吧。你們放心,只要聽話,我也不想浪費精力將你們都給殺了。」盛浩頓了頓,再冷冰冰地看著大蟒蛇:「就算別的都能跑,你自己肯定不能跑的。」

「好,我帶著所有的蛇離開這裡,只不過外面的那些靈獸,如果見到我們突然出動,只怕會……」大蟒蛇沉吟道。

「你放心,我本來沒有殺了你們的意思,你們就此離開,以後大家碰到了,說不定還能互相問好,等我處理好這些事情的時候,心情好了,就會再送給你極品靈石的。你放心,我們會跟著出去,叫我們的靈獸給你們讓路的。」盛浩也不怕這些靈獸下山之後會胡說什麼,它們已經被嚇到了,而且不是什麼人都能聽得懂獸語的。

盛浩拉著思彤的手,率先出去,有思彤在,即使有靈獸發現了這些蛇的蹤跡,也沒有大喊大叫,更不會阻攔了。這些事情,很快就得到了解決。

之後,大蟒蛇可沒有敢來要什麼極品靈石了……

盛浩帶著思彤回到了山洞,一路透視,並沒有發現有蛇留下來,這才放心了。

「盛浩,你到底要做什麼?」思彤不解地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