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蠱,人就是蠱,蠱也是人。

金色蠱蟲受傷,柳豐源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柳豐源見狀頓時怒吼道:「小金子,那個東西在隱身啊,你倒是感受一下它的位置啊,你是蠱蟲,又不需要眼睛看吧?」

金色蠱蟲重新回到空中,聽到柳豐源這麼說,卻是抬起頭,似乎是瞪了柳豐源一眼。

你行你上,不行別嗶嗶。

柳豐源接收到了這樣的感覺,一時之間竟然無言以對,他都懷疑是不是他領會錯了,怎麼感覺小金子這是在嫌棄他呢?

雲貢山就在附近,一聽到這話馬上跑回來。

雲貢山一臉黑線的吼道:「還不需要眼睛看,你以為這是拍電影啊?蠱蟲的氣味嗅覺再怎麼厲害,那也是沒有辦法反應過來的,那東西的速度太快了!」

一閃和三千也是回過神,兩個人都看了一眼,他們兩個雖然是仇人,但是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瞬間,蠱蟲從他們身上飛出去,直奔吊腳樓之中。

要是人蠱單獨和天樞蠱對著干,那估計會被幹掉的。

屋子裡面多了兩隻氣勢彪悍的蠱蟲,這兩個蠱蟲一進來,屋內突然安靜下來。

但是這種安靜也是短暫的,很快人蠱和這兩隻蠱蟲也被打的團團轉,根本就沒有看到天樞蠱的蹤跡。

雲貢山咬著牙怒道:「柳豐源繼續放血,讓人蠱在你的血上面,只要天樞蠱攻擊人蠱,它的身上沾染到了鮮血,那它就跑不掉了!」

隱身是什麼情況,眾人無法理解,但是可以肯定,只要天樞蠱碰到了血,那怎麼也都是有痕迹的,而且還會和柳豐源有一些細微的關係。

川周很是苦逼的說道:「天樞蠱如今已經是九蠱之身了,這隱身是我們隱元蠱的看家本領……」

說這話的時候川周心情是很複雜的,一方面驚嘆於天樞蠱的能力,一方面也是惋惜,沒想到隱元蠱就這麼被天樞蠱給融合了。

柳豐源本來已經慘白的臉,頓時又白了幾分。

他看著下面的情況,心中卻是有了幾分思量。

柳豐源算不上多狠的角色,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價值是什麼,今天他要是能夠拿下天樞蠱,那以後戰鬥力翻倍,在王陽身邊也終將佔據一席之地。

自始至終王陽都沒有嫌棄過柳家父子廢材,可對於柳豐源來說,該努力的時候,那也是不能夠錯過的。

柳豐源倒也光棍,咬著牙一臉堅決的直接一把刀捅向自己的大腿。

雲貢山看到這一幕,既是心疼又是欣慰,欣慰的是這小子終於有點膽色了。

然而,柳豐源立馬沖著外面喊道:「顧老大,你待會可要救我啊,我要死了,哎呀要死了,救命啊!」

「瑪德……」雲貢山一臉黑線。

柳豐源再次放血,血滴加大,人蠱始終都在血上活動。

突然,人蠱閃躲,血滴被截斷。

滿是鮮血的天樞蠱浮現出來,另外兩隻蠱蟲見狀急忙衝上來,它們可都是一閃和三千身邊的蠱蟲,平日里牛逼哄哄的,這還是第一次被壓著打。

如今天樞蠱一出來,三打一的局面,三隻蠱蟲毫不留情。

兩隻蠱蟲將天樞蠱給逼到一旁,突然,人蠱身上的另一個肉瘤爆裂了,正對著天樞蠱的方向。

天樞蠱發出一聲慘烈的悲鳴,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等它再次起來的時候,那都是軟綿綿的,就像是喝醉了一樣。

但是天樞蠱並沒有放棄,這東西衝出去,想要拚命突圍。

一次,兩次,三次。

天樞蠱幾次都撞到了蠱蟲構建的牆壁之上,最終這東西還真的突破了封鎖,殺了出去。

但是外圍還有那些濃煙,後面是大量的蠱蟲,以及追殺過來的三隻蠱蟲。

天樞蠱無奈,只能再次回到屋子之中。 遠處一座山上面,書生和楊天征還有莫無敵等人,都是拿著望遠鏡,遠遠的看著村子這邊。

他們也看到了裡面大概的情況,只是濃霧起來之後裡面影影綽綽的,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是之前一閃等人的所作所為那都是歷歷在目的。

楊天征放下望遠鏡,淡淡的說道:「幾個厲害的老傢伙戰鬥力已經被削弱了,現在可以出手了。」

三人面面相覷,卻都是會心一笑。

這兩天他們瘋狂的攻擊行為,那位的就是將那些比較牛逼哄哄的老傢伙給幹掉,要知道那些老家胡,雖然沒有辦法控制大量的野獸,但是他們想要走,卻是沒有多少人可以留得住的。

如今靈失劑也只在這大山深處蔓延,消息還未曾傳出去,一旦讓一閃和三千活著離開這裡,那等待楊天征他們的就是滅頂之災了。

川周這些人也掌握了足夠的證據,不過他們在苗疆的地位不高,可謂是人微言輕,就算是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當回事。

可一閃和三千這兩個人就不一樣了,五位頂級高手有兩個人說出這樣的事情,那即便是不需要任何的證據,整個苗疆都會相信,到時候苗疆所有人都會對付楊天征和書生他們。

這才是楊天征懼怕的原因,他可以不怕一閃和三千這兩個人,但是必須要考慮以後和整個苗疆為敵的局面。

目前最好的結果,那就是幹掉這些傢伙了。

「我看了一下,他們的蠱蟲消耗很大,只要這個時候動手,那是一個都走不了的。」莫無敵看著村子的方向冷冷說道。

他這一次主要目標就是顧天全,顧天全死在苗疆雖然可惜,莫無敵一直都想要親手幹掉他的,不過這卻也是最好的結果了。

「準備動手。」楊天征不咸不淡的說道。

「是。」

一旁,孟建家和孟星雲如同傀儡一樣應答一聲,而後帶著一群一樣狀態的人,快速的朝著村子那邊行進,大量的野獸跟在他們這些人的身後。

書生搖頭晃腦的嘀咕道:「哎,這遊戲就要結束了,真的是沒有意思,無敵真是寂寞啊。」

楊天征皺著眉頭,頓時冷冷說道:「這一次耗費大量的心血,為你的實驗浪費了不少人,你也應該知足了。剩下的那些人,可是我要用來培養種子的,從今以後苗疆就是我的了。到時候你想怎麼玩,我隨便弄點人給你。」

書生輕輕的答應了一聲,面無表情的跟了過去。

他不能夠距離那些變異體太遠,不然很容易導致失控,這一點書生在實驗室就做了大量的實驗,距離不能超過三百米。

那些野獸不會失控,但是其中一些高手必定會失控,尤其是孟建家這個人。

莫無敵看著書生的背影,等到書生走遠了以後,他做了一個滅口的手勢。

最佳上門女婿 莫無敵是楊天征這邊的人,而書生和他們不過是合作的關係,自始至終兩個人都沒有將書生當做自己人。

楊天征見狀搖了搖頭說道:「這人留著有用,苗疆是屬於我們的本土,所以我們才可以做的這麼容易。但是以後若是和國外的那些傢伙對抗,我們還是略有不足的。在此之前,這小子很有用處,他還不能夠死。」

莫無敵想了想,冷笑道:「到了那個時候,我會親手結果這小子。」

楊天征聞言一笑,雖然沒有吭聲,但是似乎默許了這件事情。

村子內一片混亂,到處都是濃煙和蠱蟲,佛爺在後方,雖然場面很亂,但是一些事情還是無法逃過佛爺的眼睛。

佛爺一直盯著某個方向,正在此時一股蠱蟲涌動,霧氣之中出現了一點空隙,佛爺正看著蠱蟲的情況,結果無意中卻是看到了遠處衝過來的人和野獸。

天空中還有無數的蠱蟲,這些蠱蟲瘋了一樣的衝擊周圍的霧氣,似乎想要將這層屏障弄破一般。

這些還都是炮灰,後面那些野獸也都還好說,但是遠處的人影才是殺手鐧。

佛爺見狀急忙將他看到的說出來,並且立刻讓嚴碧洲保護寒雪。

川周等人聽著外面的動靜,都是心急如焚。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看到了來的人是誰,為首的正是孟家父子,孟家父子的蠱蟲很是厲害,他們很快的衝進來,身後跟著大量的野獸。

村子這邊的蠱蟲和野獸廝殺著,更多的邪苗和蠱師則是對抗孟家父子。

「不行啊,孟建家和孟星雲的蠱蟲太厲害了,瑪麗隔壁的上次那種絲線蠱蟲又出現了。」

「柳豐源還沒有完成吞噬,可千萬不能讓孟星雲找到他,不然那小子可是死定了。」

「對,快,派幾個人到柳豐源那邊保護他,不然咱們的九蠱就算是瞎了。」

瞎了還好,要是天樞蠱落在楊天征的手中,那才是真的作繭自縛了。

川周皺著眉頭,突然看著眾人說道:「你們保護好柳豐源和天樞蠱,就算是毀了天樞蠱也不能夠落在楊天征的手中,我出去看看。」

眾人啞然,不過誰也沒有阻止川周的離開,因為這個時候必須要有一個人出去頂著。

他們本來是在堵截天樞蠱的,川周一走這邊就出現了空缺,眾人用最快的速度想要將這空缺給補上。

豈料,天樞蠱卻是先一步察覺到了情況,蹭一下沖了出來,打算從川周這邊逃走。

天樞蠱剛一動,王陽就覺得肩膀一陣劇痛。

昏睡的戰鬥蠱蟲突然蘇醒,狠狠的咬了王陽一口,口器貪婪的吸食著鮮血。

兩秒鐘之後,一道黑芒劃破長空,天樞蠱剛到邊緣地帶,戰鬥蠱蟲從側面殺過來。

天樞蠱猝不及防,硬是被戰鬥蠱蟲給撞飛了出去,這一飛又遠離了蠱蟲牆壁這邊。

戰鬥蠱蟲浮在空中,眨眼之後又是再次攻擊天樞蠱。

天樞蠱固然比戰鬥蠱蟲牛逼,但是它的速度並沒有戰鬥蠱蟲快,這一次戰鬥蠱蟲彷彿打了雞血一般,瘋狂的進攻著。

一時之間天樞蠱竟然被打的節節敗退,從蠱蟲牆壁邊緣逼退了差不多有十幾米遠。

王陽捂著肩膀,鮮血順著他的指縫流淌開來:「小黑子,幹得漂亮!」 天樞蠱發出尖銳的聲音,戰鬥蠱蟲的動作突然停住了,緊接著天樞蠱一口咬向了戰鬥蠱蟲。

天樞蠱差不多有一個拳頭大小,而這戰鬥蠱蟲最多就是一根手指那麼大,兩者從體型上相差懸殊。

王陽看到這一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雖然戰鬥蠱蟲只是一個蟲子,口不能言也無法傳達感情,但是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相處下來,王陽倒是很喜歡這個黑黝黝的小東西。

戰鬥蠱蟲,以速度見長,最大的特點則是護住。

不管前方是什麼,只有有人對王陽構成威脅,這隻小小的蟲子便會衝出去,切碎眼前的一切!

「小黑子,加油啊!」王陽攥緊了拳頭,突然高聲喊道。

周圍一些邪苗的眼神都不一樣了,他們和蠱蟲之間都有特殊的感情,如今看到王陽在擔心蠱蟲的生死,不少邪苗是更加認可他了。

半空之中,戰鬥蠱蟲的身影突然消失。

不,這不是消息,空中還殘留著一道殘影,只是能夠看到這殘影的人並不多。

戰鬥蠱蟲瞬間躲開天樞蠱的攻擊,一口咬在了天樞蠱的腹部。

天樞蠱瘋狂的掙扎著,不斷地用身體撞擊地面,每一下都是直接將戰鬥蠱蟲給狠狠的砸在地上。

饒是如此,戰鬥蠱蟲仍舊死死的咬著天樞蠱,鮮血不斷留下,空氣中散發出蠱蟲血液受傷的氣味,有些腥臭,但是在這一刻卻顯得如此偉大。

戰鬥蠱蟲整個後背都被撞出來一個大坑,仍舊不肯鬆口,王陽咬著牙抽出一把匕首,他打算直接強行將兩隻蠱蟲分開,再怎麼下去的話,戰鬥蠱蟲必死無疑!

「瑪麗隔壁的,老子拼了!」

突然,柳豐源大喊一聲,渾身鮮血的從房頂滾落下來,人摔在地上差點昏死過去。

不過這小子還是急忙爬起來,搖搖晃晃的往前走。

金色蠱蟲也在瞬間衝出去,猛地一口咬住了天樞蠱。

人蠱的大小和天樞蠱差不多,一口下去愣是啃下來天樞蠱的一大塊肉。

戰鬥蠱蟲和人蠱一左一右,幾秒鐘的功夫,人蠱就將天樞蠱的腹部給吃乾淨了。

天樞蠱不斷地慘叫著,最終還是被人蠱給吞噬了。

戰鬥蠱蟲似乎明白他們勝利了,放開天樞蠱之後,一下子就落在地上。

黝黑黝黑的小蟲子趴在地上,掙扎著朝著王陽的方向爬,它的後背都被撞出了大坑,翅膀皺皺巴巴的揉成一團,哪裡還飛得起來啊。

就在此時,周圍一些蠱蟲突然沖向了戰鬥蠱蟲,對於這些東西來說戰鬥蠱蟲可是很好的養料。

匕首破空而來,掠過長空瞬間斬斷十幾隻衝過來的蠱蟲。

一雙大手急忙將戰鬥蠱蟲撿起來,王陽紅著眼眶看著掌心的戰鬥蠱蟲,有些酸楚的喃喃說道:「你護我太多次,這次好好休息。」

戰鬥蠱蟲抖了抖幾下觸鬚,似乎明白已經安全了,直接沉睡過去。

王陽將戰鬥蠱蟲放在肩膀的傷口處,又覺得不夠,乾脆用匕首將傷口擴大一點,小心翼翼的將戰鬥蠱蟲嵌進了血肉之中。

王陽不是蠱師,無法讓戰鬥蠱蟲呆在體內,但是他知道自己的鮮血對於戰鬥蠱蟲來說是最好的補品。

做完這一切之後,王陽額頭上蹭蹭直冒冷汗,一來是因為傷口的疼痛,二來也是眼下的局面不容樂觀。

人蠱晃晃悠悠的回到柳豐源體內,雲貢山趕緊跑過來一把將柳豐源給抗進附近的吊腳樓之中。

吊腳樓內有一個大木桶,木桶裡面是熱騰騰的藥液。

雲貢山二話沒說就將柳豐源扒光了扔了進去。

柳豐源人本來已經快不行了,幾分鐘之後才好轉起來,他看著雲貢山迷迷糊糊的問道:「師父,這東西你早就準備好了,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成功,要是我輸了……」

「好好養著,別廢話。」雲貢山冷著臉說道,雙手卻有些顫抖起來。

輸了?要是柳豐源真的最後挺不住,雲貢山也有手段。

他的本命蠱蟲就是可以短暫的控制天樞蠱,到時候雲貢山都打算強行讓人蠱吃掉天樞蠱了,只不過他那隻蠱蟲也會被吃掉,雲貢山作為蠱師來說,修為起碼要倒退幾層。

與此同時,村子裡面的戰鬥十分激烈,野獸和變異體肆虐,每一秒鐘都有人倒下,蠱蟲的屍體堆積如山,那些野獸被消滅了五成,大部分的變異體也都被邪苗給壓制著。

不過他們能夠做到的也僅僅是壓制,不能夠完全乾掉這些變異體,蠱師和邪苗都懼怕那些血液。

孟建家和孟星雲打頭陣,一步一步的朝著村子中心處衝過來,那裡正是柳豐源等人的所在。

這父子兩人的蠱蟲十分霸道,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許多高手都被重創,若不是撤的快,那都是已經被幹掉了,至於那些修為低一些的人,更是根本不敢上前了。

一時之間這父子兩人身邊竟然出現了空白地帶,就連一些變異體都下意識的遠離這兩個人。

父子兩人一路上完全就是踏著屍體走過來的,所過之處可以說得上是寸草不生,鮮血遍地了。

川周站在不遠處,面色一陣陰一陣晴。

突然,川周瞪著父子兩人的方向,大聲喊道:「孟建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