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想想,似乎有些不太可能;如果那樣的話,難度未免有點太高了;畢竟布萊曼家族的魔法師還是有的,伯爵夫人在這裡偷情,與找死幾乎沒區別。

究竟是什麼原因,幾個人根本就猜不透;不過他們倒是可以用此來要挾伯爵夫人,這倒是一個實情。

確定了這些之後,三個人準備分工;莎拉去找伯爵夫人探一下底,而莫扎克伯格去找凱諾,商量一下對策。

在其中如果有什麼意外,他們便會毫不猶豫的攻擊;以防止伯爵夫人覺察到什麼,從而突下殺手。 「邁瑞布萊曼不是布萊曼家族的人!」

凱諾聽到這個消息,頓時滿臉的不可置信;不過很快他就想到,邁瑞布萊曼為什麼不早早的將傳承戒指拿到手中;如果那樣的話,他豈不是更加掌握主動權。

家族之中對於血脈關心程度高的離譜,私生子地位極其低下;能夠分到三分之一的財產,怎麼聽都感覺不可思議。

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或許就可以證明邁瑞布萊曼不是布萊曼家族的人;這樣的話,莎拉回來,恐怕還有其他的含義。

「不對啊,如果邁瑞布萊曼不是布萊曼家族的人,那些長老肯定想要把自己變成直系,根本就沒有必要讓莎拉回來的。」

「別說了,腦子都已經被你們說亂了;什麼威脅不威脅的,沒興趣,我們只要帶著莎拉去花園,找到那個體內有傳承戒指的魚不就可以了。」

「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那三分之一的財富各位恐怕都不感興趣;莎拉不在這裡,你們同意嗎?」

凱諾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他可不會想那麼多;強橫的實力在這裡,他想的只是拿到風劍!

只不過現在橫生枝節,還得找到那條魚;要不然,哪裡有那麼多的廢話。

「亂了!」

經寶搖了搖頭,眼中滿是傷神;家族中的麻煩,遠超她的想象;她和凱諾一樣,從來都是以武力定高低,哪裡會在意這些。

「好了,不要再廢話了,先等莎拉布萊曼回來,看她怎麼說;如果她已經解決了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想到莎拉布萊曼,凱諾感覺她解決的幾率不大;畢竟長時間鑽研魔法,聰明歸聰明,但是論到家族內鬥,絕對比不上心狠手辣的伯爵夫人;要不然家主掛了,這家主的位子也洛不到邁瑞布萊曼的頭上。

只是這布萊曼家族的水的確有點深,弄得凱諾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以至於,他根本就沒有正確的辦法處理。

莫扎克伯格在旁邊神色明顯有些不太好,無論在哪裡,每一次都是他掌握主動;而現如今,卻被年齡相仿的凱諾壓著;對於他而言,絕對是奇恥大辱!

當然,以莫扎克伯格的聰明,已經準備了很多的後手;到時候為了以防萬一,他不介意展現自己的背景;伯格家族之所以是劍神帝國十大家族之一,靠的並不僅僅是聖階強者。

隨著一陣腳步聲,莎拉面色不太好的回到了幾人的面前;看她目光中的疑惑,似乎事情辦的很不順利。

「怎麼了?」

如此情形,讓波爾娜有些急切的開口問道;身為一個年輕的高級劍師,她可沒有魔法師的耐性。

莫扎克伯格也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似乎出乎他們的猜測。

「我很隱晦的威脅了一下我那個后媽,並且確定她聽清楚了;然而面對我的威脅,她居然非常平靜的讓我去花園裡試試;說是我如果可以找到那條魚,就是布萊曼家族的家主。」

「其他人不會阻止嗎?」

莫扎克伯格終於感覺到不對勁了,事情並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伯爵夫人居然直接讓莎拉布萊曼去試,如果失敗了呢,這並不是沒有可能的。

「她很準確的說,如果我找到了那個帶有傳承戒指的魚,那就是布萊曼家族的族長,這一點絕對沒有任何人有異議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布萊曼家族似乎早就已經斷了傳承;或者說,那些原本的直系,恐怕已經不存在了;此時整個布萊曼家族,恐怕都沒有人能夠找到那條帶著傳承戒指的魚。」

莫扎克伯格一字一頓的說著,眉頭緊皺;只有這個原因,恐怕才是伯爵夫人放行的真正原因。

風劍城的名字來自於風劍,而風劍是劍神皇室賜下來的;與其說布萊曼家族擁有風劍,還不如說布萊曼家族守護風劍。

如此多年過去,血脈總會出點茬子;任何一個家族在數百年之後,都不可能還是真正的直系;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家族的直系,每一輩都是天才。

家主的位子太重要了,其他的堂兄表哥都想要取代;所以在某一代斷了傳承,這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斷了傳承之後,他們也就沒有了風劍的擁有權;如果這件事被宣揚出去,失去了風劍的布萊曼家族,只會更快的衰落。

現如今的布萊曼家族已經衰落,他們需要一個強大的背景,但是同時;如果可以找到傳承戒指,就可以再次穩定他們在風劍城的地位。

「什麼,怎麼會這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豈不是找不到風劍;而且伯爵夫人的意思,不就是直接送給莎拉布萊曼三分之一的財產;她有那麼好心,我不相信。」

波爾娜眉頭緊皺,一副想要絞盡腦汁的樣子;只不過她根本就不是這方面的行家,自然是沒有辦法。

「我想我們留下來討論也商量不出什麼結果,不如先各行回去;如果想到好的辦法,再聚集到一起看看行不行。」

凱諾神情有些無奈,這件事還真的出乎他的意料;正如莫扎克伯格所說,任何一個家族都不可能一直由直系掌權;畢竟心智天賦任何一個跟不上,都會失去傳承。

人心的貪婪,以至於很多人在打家主的位子;而現在伯爵夫人之所以能夠輕易搶到,一方面是她手段足夠,另一方面恐怕就是長老會故意相讓;如果是第二個的話,那布萊曼家族恐怕碰到麻煩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他想的只是怎麼拿到風劍;任何事情都有破解的方法,而且肯定可以找到。

威脅不成功,心情失落之下,莎拉還是決定去試試;說不定自己運氣好,直接找到了那條魚也說不定呢。

只是那個水池裡面的魚太多了,估計她沒戲;而凱諾則是離開布萊曼家族,帶著經寶出去透透氣。

兩人走在大街上,看到的周圍自然全部都是忙碌的身影;凱諾沒有去淘換舊貨的習慣,他只相信自己的感應。

「大人,您需要爆氣草嗎;即使不用魔法師提煉,也可以服用瞬間爆發鬥氣;這樣的寶貝,在爭鬥的時候可是大佔優勢。」

「當然副作用還是有的,會讓您虛弱;但是我保證,在與人拚命的時候絕對可以保命。」

一個尖嘴猴腮的中年人突然出現在凱諾面前,賣力的推薦手中的爆血草;那精明的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老實人。

爆氣草是一種特殊的草藥,其作用就是讓使用者鬥氣翻倍;作用類似於狂化,但是隱患更大;曾經有人用爆氣草,最後直接傷了身體,以後都沒有辦法使用鬥氣了。

而且這個爆氣草,只對劍師級有用;凱諾一沒有鬥氣,二實力已經達到了大劍師,這個爆氣草對於他而言自然是沒有絲毫的作用。

面對這樣的騷擾,凱諾想也不想便直接繞開;然而此時那個中年人似乎不願意放棄,再次開口說道:

「不要爆氣草也可以啊,我這裡有一顆九級魔核;這可是極其罕見的光明系魔核,你想要的話賣給你好了。」

中年人看了一下周圍,異常小心的樣子;而聽到九級魔核,凱諾頓時來了興趣;畢竟在神魔大陸上,九級魔核可真的是不多見,他可不相信,這個傢伙可以搞得到。

很快,中年人遞上來一個木盒,一層一層的打了很多的繩結;看他的樣子,似乎真的非常謹慎。

等到完全打開之後,凱諾發現裡面果然是一枚九級魔獸;而且,還真的是極其罕見的光明系。

僅僅給凱諾看了一眼,那中年人便立刻將魔核再次裝好打結;一共打了十幾個結,估計要解開都需要半天的時間。

「怎麼樣,要嗎?」

「要,多少金幣?」

難的遇上一顆光明系魔核,凱諾自然不會放過;不過通常而言,九級魔核的價值近百萬金幣,這個中年人不過區區中級劍師,也夠膽量的。

至於魔核的真假,以他的精神力肯定是不會看錯;就是不知道,這個魔核他想賣多少。

「實話跟您說,我最近比較缺錢;看我們有緣,十萬金幣賣給您好了?」

十萬金幣,這絕對是一個極其便宜的價格;在拍賣場,這個光明系魔核足夠可以拍賣到一百萬的價格。

「好的,成交。」

凱諾隨意的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張魔晶卡,緊接著從裡面劃出十萬到中年人的魔晶卡上;這樣的魔晶卡他多的是,全部是從別人那裡搶來的。

交易成功,中年人興奮的將木盒交給凱諾,緊接著轉身離開;看他的樣子,估計是想要好好的去享受一些。

然而還沒有走出兩步,凱諾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拿出木盒,手上一用力,將木盒捏碎;然而在木盒之中,哪裡有什麼魔核,不過只是一塊石頭罷了。

「剛才明明是魔核,他是怎麼給換了的?」

經寶滿臉煞氣,這次的臉可是丟大了;在他們眼皮底下騙過他們,中年人的手段不一般;剛才,他們可是親眼看著中年人把魔核放進去綁好的。

「換了!」

凱諾此時整個人完全愣住,面目表情變化古怪之極;就連原本準備追過去的經寶,一時也愣在原地;她還真沒有見過凱諾現如今的樣子,相比九級魔核,凱諾的表情變化更加讓她感興趣。 「敢騙我,給我抓住他。」

凱諾的神色瞬間變得冰冷,太歲頭上動土,那傢伙簡直是活膩歪了;不過不得不說,對方的手法當真很厲害。

經寶捂嘴一笑,身影瞬間消失;那中年人正滿臉的興奮之色,突然看到出現在面前的經寶,頓時臉色大變。

其僅僅是一個愣神,緊接著一個土刺出現在經寶的腳下;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極其瘦弱的傢伙居然是魔武雙修。

這一情形讓趕到的凱諾大跌眼鏡,什麼時候魔武雙修那麼不值錢了;當然這個傢伙的天賦很差,現如今也不過是中級魔法師而已!

不過再怎麼也是魔法師,其固有的尊嚴哪裡去了;居然在大街上行騙,簡直丟魔法公會的臉。

這要是被魔法公會知道了,肯定是將其魔法師的資格去掉;然後,每個月的幾十金幣也肯定沒有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土刺,經寶也是一愣;畢竟這傢伙的實力也就是中級魔法師,居然能夠瞬發初級魔法,這可是很不容易的。

只是此時她站在原地,任由土刺擊中自己;以她大劍師的肉身防禦,自然不在乎區區土刺。

中年人見經寶沒躲,頓時驚喜不已;看經寶纖弱的身體,被初級魔法擊中,就算是不死也是重傷。

儘管他的實力不高,但是瞬發初級魔法絕對是他苦練的絕活;有很多的高級魔法師,都是一不小心著了他的道。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的土刺並沒有建功;甚至於連經寶的皮膚都沒有劃破,僅僅是劃破了衣服。

頃刻間,經寶面色一沉;緊接著一個黑暗束縛甩過去,將中年人捆了個結實。

隨後經寶平靜的走到中年人的面前,一腳猛的踢出;雖然說這一腳她只用了五成的力量,那也是差點將其踢個魂飛魄散。

「咔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中年人雙眼突出;此時滿臉的驚恐之色,自然知道自己撞到鐵板了;不但是魔武雙修,而且實力遠在他之上。

「不錯,膽子挺大;不過讓我很奇怪的是,你是怎麼把魔核換走的?」

「這是一個魔法小技巧,用魔法氣息遮掩空間戒指的波動;剛才趁你們不注意,將魔核收進空間戒指中。」

「不對,你的實力有限,光明魔核的氣息根本就不容易被遮掩;畢竟那是九級魔核,我雖然沒有注意,但是我的精神力可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凱諾對於自己的精神力,那還是挺自信的;不過是一個區區中級魔法師,怎麼可能在他的眼皮底下做手腳;除非,這其中有什麼特殊的原因。

看到凱諾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中年人頓時面色有些難看;儘管凱諾到現在到沒有動手,但是他可以感覺到凱諾的實力在旁邊的經寶之上。

「我發誓,我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原本以為你們年齡不大實力低看不出來,沒想到…」

「這樣,我把十萬金幣退還給你們,再多給你們一萬;真的,我也沒有多少金幣了。」

中年人一咬牙,滿是心痛的說道;而聽完他的話,凱諾卻是冷冷一笑,直接拿下了他的空間戒指。

「大人,您放了我,我把空間…啊!」

話不過剛說到一半,凱諾的燃靈之火已經包裹住空間戒指;不過是普通的印記,對於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什麼;燃靈之火幾乎是隨意一掃,便已經將裡面的精神印記清楚。

只是當凱諾的精神力進入空間戒指之後,卻是驚疑一聲;因為在這個中級魔法師的空間戒指中,居然有很多的九級魔核甚至還有兩枚聖階魔核。

如此巨大的財富,讓凱諾直接想到了上古遺迹;難不成這小子運氣那麼好,居然找到了一個上古遺迹。

「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兩顆聖階魔核,你得到了上古遺迹?」

凱諾這麼一說,一旁的經寶不由驚訝的看向中年人;別看這傢伙長得尖嘴猴腮的,但是這運氣還真是不賴。

不過以這傢伙的實力,聖階魔核給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用處;就算是拿出去拍賣,他都不敢;實力太弱小,露富的結果只能是被人滅口。

「上古遺迹,的確是上古遺迹;那是我不小心掉進懸崖發現的,我當時很害怕,害怕有厲害的魔獸和魔法陣,所以拿了東西就走人了。」

中年人小心的看向凱諾,額頭滿是冷汗;那一臉的驚恐之色,與先前相比簡直是十足的暴發戶。

「除了這些魔核,你還得到了什麼;老實說,要不然我滅了你。」

「別殺我,別殺我,我就是運氣好得到了這些魔核而已,其他的什麼都沒有;要不你放了我,這些東西全部都給你們,我絕對不會出去亂說的。」

中年人連連開口求饒,凱諾卻是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具體的他也不知道,但是他能夠感覺得到這個傢伙在說謊。

如果他真的想要隱藏什麼,那東西的價值肯定比聖階魔核還要有價值的多;對於這樣的東西,凱諾自然也不會放過。

只是他的精神力掃過中年人,根本就沒有發現絲毫的不對勁;沒帶在身上,沒有放在空間戒指中;凱諾可不相信,比聖階魔核還要貴重的東西,這個傢伙會收在某個地方。

「你叫什麼名字?」

「羅比。」

「那羅比你告訴我,你究竟隱瞞了什麼?」

「沒有了!」

「找死!」

凱諾原本平淡的語氣一冷,緊接著精神刃發射而出;當然,他的這次精神刃攻擊並不強大,也就是讓羅比抱頭慘叫一陣而已。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此時被精神刃攻擊的羅比滿臉的驚恐之色;只是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變化。

如此情形讓凱諾一愣,自己的精神刃攻擊失效了;為什麼,傷不到眼前的一個區區劍師?

「我剛才動用精神攻擊,結果失敗了。」

凱諾語氣恢復平靜,而他的話卻是將經寶嚇了一跳;現如今凱諾的精神攻擊力,就是魔導士也承受不起,更別說是眼前的初級劍師了。

這也就意味著,在羅比的身上有精神力防禦魔法道具;只是這樣的東西,神魔大陸也沒有幾件的;而且多半是輔助類,拿到手中作用力實在是太少了。

就算是有這樣的東西,以凱諾的精神力也肯定會發現;但是他現在確定,羅比的身上什麼都沒有。

「除了魔法道具,還有什麼可以擋得住精神力攻擊?」

凱諾看向經寶,疑惑的問道;只是很快兩人同時露出震驚之色,緊接著不可置信的盯住眼前的羅比。

「神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