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讓林鋒用順耳符,聽從他的消息和指示。

其實,這已經算是作弊了,可沒有人能夠查到。

他造就告知了林鋒,林天的位置在什麼地方,也告知了林鋒。

原本,林鋒在最開始就要去對付林天,但是被銀葉真人阻止了。

銀葉真人不想讓林鋒和林天鬥了一個兩敗俱傷后,被別人撿了便宜。

所以,過去的兩天,他也讓林峰避免大戰,保存實力。

而今,二人總算碰面了。

林鋒早就是躍躍欲試。

對於他而言,殺了如今名氣大盛的林天,才能夠為自己正名!

「林天這小子深不可測,而且他這三天幾乎沒有用掉多少靈氣,再加上他身上不知道還有什麼寶貝,必須小心!」

「師父,你是讓我繼續等嗎?」林鋒問道。

「等!你要記著,你的目的是幫你爺爺拿到神將!神將比起殺了林天更為重要,林天,不過是林家的棄少而已,屁都算不上!」銀葉真人冷哼一聲。

「師父,我知道了……那接下來是不是可以引出那兩頭魔獸了?」林鋒看向那兩個洞穴。

這一片島嶼,銀葉真人之前早就悄悄潛入進來過,島嶼上的一切,都已經掌握。

這島上有兩頭二階魔獸,藏於洞穴之中,二階魔獸相當於元嬰期的高手!

「你不用去引!」銀針真人這會兒正十分認真地盯著屏幕,道:「你放慢速度,不要衝的太快。」

「師父,難道,他們已經在這裡設置了觸發引出魔獸的陷阱?」林鋒還是有點腦子的。

「嗯,你認真看兩個洞穴之間,那裡有一片綠草,其他地方都沒有,唯獨那裡有,很明顯,只要踩到那裡,就會觸發了!」銀葉真人道。

林鋒嘴角翹了起來,道:「師父,我知道了。」

而後,他便閃身往一旁離開了。

林天遠遠盯著林鋒,看到了他的嘴一直在動,而且神情出現了好幾種的變化。

「這傢伙難道是作弊了?」這是第一時間從林天的腦海里蹦出來的想法。

通訊設備全部屏蔽,自然是不可能使用了,那還會通過什麼作弊?

林天在腦海里打開《醫卜星相》,很快,便在符籙之中,看到了「順耳符」。

「有意思!」林天再一看順耳符製作的修為要求。

金丹期,只不過,金丹期一層製作出來的是最低級的順耳符。只能聽到十公里。

不過,也夠用了,這裡距離大路沒有超過十公里。

林天的上到一棵大樹上,意識進入到了小葫蘆之中,用裡面放在一旁的材料製作出來了幾張順耳符。

重生成小土豪 出了小葫蘆后,林天立即用掉了一張順耳符。

那一瞬間,各種各樣的聲音瞬間一起涌到林天的腦海里,好在這裡是島上,周圍大部分是海,否則要是在大路上,耳朵都得給鬧騰的聾了。

才使用順耳符,林天無法做到隨心所欲將不想聽到的聲音屏蔽掉,只能是慢慢克服。

一張順耳符的時間大概三分鐘,三分鐘之後,林天隱約掌握到了一點訣竅。

這一點訣竅,在《醫卜星相》之中只是隱約提到,上面關於順耳符的解釋是:順風耳的化身,最強的順耳符可以聽到千里之外的聲音,但順耳符的聽取有竅門,需要平心靜氣去感受。

為了找到那一種感受,掌握其中的竅門,林天又用掉了一張。

又三分鐘過去,林天已經能夠屏蔽掉大部分沒有用的信息。

愛已成殤:冷麪閻羅的殘妻 原來,用順耳符聽想要聽到的聲音,有一點類似關鍵字的搜索,比如說腦海里只想著某一個人的聲音,或者某一些字眼,比如說「島內,大選,林天,林鋒」等等。

順耳符會第一時間將帶著這一些信息的聲音傳來。

兩張順耳符之後,林天終於完全掌握了順耳符。林天滿意地笑了笑,從樹上跳了下來。

這時候,最前方,有三個人衝到了草地那裡。

這三個人在中間的是賀家的賀之北,左邊的人是一個獨眼,帶著一個但單眼罩,右邊的是一個年輕女人,這女人面相之中透著滿滿的殺意。

他們剛剛踩到那草地的瞬間,忽然間,兩邊的洞穴之中幾乎是「呼呼」響了起來。

三個人愣在了原地。

「吼!」嘶吼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林天猛然間便想到了「魔獸」!

只有魔獸才有這樣驚天動地的吼叫聲。

林天不再著急往前,而是一個跳躍,來到了靠前面的一棵樹上,盯著前方。

很快,整座山幾乎都有些顫抖起來,兩個洞穴更是傳出來了,「轟隆隆」的聲音,彷彿有坦克要衝出來似的。

賀之北先動了,這傢伙腳下一蹬,高高躍起,試圖往山頂猛衝過去,可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在賀之北要往前面落下去的瞬間,竟然被一股力量給擋了回來,整個人摔回到了那一片草地上。

「結界!」賀之北抬頭看過去。

「竟然還有結界!」林天心中也是吃了一驚。

z半山腰扇面,一層結界顯現出來,淡黃色的防雨罩將半山腰網上全部都給籠罩了起來!

獨眼和女人慌了一下,他們轉身便想要先退下來。

但這時候,兩道巨大的身影,猛然間從洞穴里蹦了出來,直接就擋住了獨眼和女人的去路。

林天看著兩頭魔獸的身形,馬上照著《醫卜星相》裡面查找起來。

左邊的那一頭,身形有一頭大象那麼大,頭上有單獨一個角,犬牙交錯,四肢長,爪牙鋒利,通體像一匹狼,是為角狼。

角狼,生性殘暴,喜歡鮮活的生命,雖然身材大,可速度迅猛,尤其是二階的角狼,身體的發毛可以防禦,也能作為武器。

角狼的弱點在於四肢,四肢的防禦最為不足。

右邊的那一頭,是惺惺一族的魔獸,身體比角狼大了一倍,兩臂十分有氣力,能蹦能跳,而且,嘴裡也長有獠牙,名為爆猩。

爆猩的弱點在於後腦勺下方的脖子位置。

但,他最可怕的一點在於,喜歡異性,厭惡同性!

爆猩看到女人,聞到了女人身上的雌性氣息,馬上雙手捶胸,吼叫著,猛衝了過去。

那個女人咬牙,她用的是刀,連續砍出兩刀,這兩刀,砍出了兩道靈氣。

「砰砰」,然而,靈氣打在爆猩身上,卻是一點沒有用。

還沒等女人反應過來,爆猩猛然一躍,已經落在了她的面前,一掌掃了過去。

瞬間,一個身影晃動到,一把將女人懶腰抱起來,一躍跳出去了好幾米遠。

爆猩一掌打空,無比憤怒,轉身瞪了過去,他雙拳重重捶打在地上,「砰砰」,幾乎是天崩地裂,山上的岩石都滾落了下來,突然之間,爆猩,猶如炮彈一般,猛然從地上發射出去,朝那一男一女飛砸過去。

「轟隆!」爆猩砸落下來,地上直接出現了一個大坑,飛出去的岩石將旁邊的樹木全都給壓斷了。

而一男一女,已經不見了蹤跡。 一男一女原來已經躲在了旁邊的一塊大石頭後面。

這個男人正是賀之北。

賀之北看著身旁護住的女人,道:「你不是那一頭猩猩的對手,在這裡等著。」

「謝謝你。」女人道。

「不用客氣,雖然你我是對手,可看著你被一頭猩猩給打了,我還真的是無法接受呢!」賀之北頗為彬彬有禮。

這時候,賀之北突然發現,女人的手腕上有鮮血流了出來。

「你受傷了!」賀之北看了過去,而後這才看到女人的胸口衣服破了!

原來,雖然剛剛賀之北全力出手救下女人,可是那爆猩拍出來一掌的力量還是划傷了女人。

賀之北除了看到傷口還看了其他的一些東西,他有些臉紅,馬上看向別處,同時脫下衣服,然後從一個袋子里拿出來一顆丹藥道:「這是我們天山派的止血丸,你先服用了,然後好好在這裡躲著,我去對付那一頭爆猩!」

「謝謝……」女人接了過來,而後道:「我叫李小花。」

「賀之北。」賀之北一個身影晃動,已經跳了出去。

林天站在樹上看著這一幕,有些欣賞第看著這個賀之北。

……

會議廳里,賀乾龍已經將茶杯摔在了地上。

「整個蠢貨,蠢貨!」他的暴脾氣上來了。

賀之北是他最看重能夠奪得神將的人,可如今,在生死關頭,竟然不顧危險去救一個不相干的女人!

「賀大將軍不要動怒啊,我看賀公子不錯,英雄救美啊!」開口的是林佑善。

林佑善知道賀家在大西北那一邊和天山派的關係不簡單,賀之北是天山派的人,這樣的人實力不簡單,他將賀之北也當作是林鋒的對手。

而一個在戰場上面去救女人的對手……他實在是覺得太好笑了!

這樣的人不足為懼!

賀乾龍轉頭瞪了一眼林佑善,不說話,冷哼一聲。

……

島上,賀之北已經飛射出兩道劍氣,他試圖攻擊爆猩的眼睛,可全都被爆猩用手掌輕輕一揮就擋了下來。

那劍氣簡直猶如兩道清風吹到石頭上。

而且,爆猩猛然發怒起來。雙掌猛然拍在一起,突然間雙掌排出來的氣,形成了強大的衝擊力,將賀之北整個人給衝撞到。

賀之北的身體重重摔了出去,砸斷了一棵樹。

爆猩興奮地捶打著胸口,耀武揚威,不過,爆猩沒有再繼續朝賀之北衝過去,這一頭畜生直接朝躲在那一塊大石頭後面的李小花衝過求了。

李小花感覺到危機,想要逃走,可突然之間,她的胸口受傷位置發疼起來。

她這才意識到爆猩打過來的邪氣,是有毒的!

李小花的面色一變。

賀之北見此一幕,突然講將長劍扔起來,他捏了一個堅決,又念了幾聲咒語,突然間大喝一聲:「天山飛雪,雪暴!」

剎那間,只見那一把劍朝爆猩旋轉著飛射過去,同時劍身周圍是劍氣,而且劍氣越來越多,形成了龍捲風一般,這風將地上的小石頭全部帶了起來,這風,一道道十分的凌厲,一些岩石都給割裂開了!

「這個傢伙是使用出全力了嗎?」林天微微眯起眼睛。

之前,他看的出來,賀之北有所保留。

狂傲老公太霸道:非你不可 而今,這一招,幾乎耗盡賀之北全部靈氣的招式,快要將賀之北瞬間榨乾!

雪暴的強大之處在於,使用出這一招的人,隨著靈氣不斷涌動過去,可以讓雪暴越來越大,越來越強,尤其還能夠將沙石給帶動起來,造成額外的傷害。

爆猩吼叫一聲,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用胸膛直接去擋,結果,他的身體被雪暴推移開,雖然他皮糙肉厚,可身上還是出現了一些傷口,雖然很細微,卻也有鮮血流出來。

「吼!」爆猩怒吼一聲,雙拳奮力捶打在地上,終於是將雪暴給破掉了!

而後,爆猩的雙眼突然之間變紅了,死死地盯著已經氣喘吁吁的賀之北。

另外一邊,那個獨眼人被角狼追的滿地跑。

獨眼人看起來沒喲多少實際的本事,都是用一些道具來阻礙角狼,甚至連捕獸夾都給拿出來了,然而,卻是對角狼沒有半點的用處。

在獨眼人快要跑到樹林的時候終於是被角狼給追上了,角狼一爪抓出便是好幾道的邪氣,而且這邪氣十分鋒利,猶如元嬰期高手的劍氣。

一片樹林就這麼被砍斷了。

獨眼人身上的衣服都被劃破了!

「嗤啦」全部破裂,即便是那一個眼罩也被弄開了,而後臉上還出現了一道傷痕。

要是他剛剛的速度再慢一些,可能,他的人頭就要落地了。

獨眼人轉身就跑,他只能是繼續往回跑。

而這時候,林天看清楚了獨眼人……竟然是司徒南!

這傢伙竟然也跑過來參加神將大選!

司徒南慌亂無比,原先,他裝作別人還端著,十分神秘的樣子,不讓別人能夠看透,這會兒呢,已經完全端不住了,直接大喊起來:「我的媽媽呀,別來追我了啊!我不夠給你塞牙縫呢!」

「哎呦,你他媽打到我的屁股了啊!」

「媽的,老子弄死你,火爆符!」司徒南也有一些小聰明,比如他突然回頭用一些符紙,可卻是一點用都沒有。

一小會兒后,他看到了旁邊的林鋒,立即喊了起來:「林家少爺,幫幫忙啊,林家少爺……」

「哼。」林鋒沒有理會,直接跳出去了,而且是一跳就跳出去了有幾十米遠。

「草,你們林家,沒有一個好東西!」司徒南罵了起來。

突然之間,角狼趕到,一爪抓到了司徒南的後背,將司徒南直接拍飛出去,撞在了一棵樹上。

摔下來后,他看到角狼正在迅速沖了過來。

這個傢伙,林天原本是不想要救的,但是,林天想起來他身上可能有水仙珠。

「喂,把水仙珠給我,我救你!」林天道。

聽到林天的聲音,司徒南立即猛地瞪大了眼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