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乎早就計算好了路線,一路帶著戴佳寧快速奔走,目標十分的明確。

只是,戴佳寧卻想到了一個問題。

瑟維斯一定是要帶著她離開這座島的,但是他自己或許可以游過去,但是她要怎麼過去啊?

雖然她也會游泳,但是這裡距離陸地距離那樣遠,她是游不過去的。

戴佳寧擔心這個問題,而很快,瑟維斯已經帶著她到了海邊。

讓她擔心的問題沒有出現,以為瑟維斯真的早就有了準備。

瑟爾斯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大貝殼,那真的是可以裝人的大貝殼。

那貝殼簡直就像一個小船,而瑟維斯也正是這樣打算的。

他將戴佳寧放在貝殼裡,而他則下了海,他推著戴佳寧,漸漸游的遠了。

海面上微風習習,月光如練。

戴佳寧躺在貝殼中,她實在是覺得難受,於是便發出幾聲唔唔的聲音,希望瑟維斯將她的嘴給鬆開。

在遊了一段路后,瑟維斯終於想起了戴佳寧,將她的嘴給鬆開了。

「你將我的手也鬆開,不然我要是掉進海里,就只能等死了。」戴佳寧道。

瑟維斯不動,還是推著她向前走,道:「我一直在你的身邊,那樣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那可說不準,誰知道這海里會突然冒出什麼,你還是將我鬆開吧,反正在這裡我也跑不了。」戴佳寧道。

瑟維斯仍然沒有動,顯然是不打算鬆開她了。

戴佳寧掙了掙,瑟維斯綁的不是很緊,但是她想要掙脫卻是不能。

戴佳寧掙了一會兒,她便放棄了。

看來,今天她是逃不了了。

此時按照現代來說,還不是很晚,瑟維斯游的慢,他們明天一早就能夠到達大陸,到那時,她要是再想跑可就是難上加難了。

而且,誰要是想要找她,也是難上加難。

「喂,我的手很疼,你將我放開吧。」戴佳寧道,雖然她知道瑟維斯將她鬆開她也未必能逃走,可是這樣被綁著,她總覺得很沒有安全感。

「瑟維斯,你放開我。」喊了一聲沒有反應,戴佳寧就又喊了一聲。

這時,瑟維斯終於停了下來。

他看向戴佳寧,道:「你是想讓我再將你的嘴也一起堵上嗎?」

戴佳寧挑了一下眉,氣的不再說話了。

瑟維斯看著她氣鼓鼓的樣子,難得覺得心情好了一些。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繼續推著戴佳寧向陸地的方向游。 戴佳寧本來以為她就會這樣一直被瑟維斯帶到陸地上,然後還是過那種漂泊不定的生活,只是,讓他們兩個都很意外的是,有人來救她了。

當時,戴佳寧正躺在貝殼裡昏昏欲睡,這天晚上沒什麼風,海面十分的平靜,她躺在貝殼上倒也覺得十分的舒服。

只是,貝殼突然劇烈搖晃了一下,戴佳寧被驚醒,她睜開眼睛,卻天上頭有一個黑影略過。

戴佳寧看向瑟維斯,此時他擋在她的身前,一身的戒備。

戴佳寧坐起身,向上面看去,她一開始還以為是遇見什麼野獸了,可是等她看清來人後,她便有一些激動了起來。

「爸、媽!」戴佳寧叫到。

談小詩已經好些天沒有見到戴佳寧了,而且這兩天她總是睡不安穩,總是覺得戴佳寧會出什麼事情,所以她便讓邪帶著她過來看看戴佳寧。

只是,當他們到了青陽的部落,卻不見戴佳寧在部落里。

青陽讓人將部落找了一遍,沒有找到戴佳寧。這時青陽便想到了瑟維斯,於是就將瑟維斯的事情說了一遍。

之後,他們便開始四處尋找。

而幸運的是,邪他們真的找到了戴佳寧。

瑟維斯一聽見戴佳寧這樣叫,他就知道他這次是又遇見麻煩了。

瑟維斯微微眯了眯眼睛,接著他拉著貝殼快速遊了起來。

戴佳寧看向邪和談小詩,有一些著急地道:「爸、媽,快救我!」

邪自然也看出了瑟維斯是想跑,只是他並不著急,因為他知道瑟維斯是跑不了的。

於是,邪就在瑟維斯的後面不疾不徐地跟著他。

瑟維斯不時回過頭看向邪,他知道邪是在看他做最後的掙扎呢,他也知道,他這完全是在耍他玩。

雄性對於對方的實力有一定的判斷力,他能夠感覺得出,邪的實力要遠遠高於他。

於是,瑟維斯便停了下來。

「你放了我的女兒,我們不會殺你的。」談小詩道。

瑟維斯看了看談小詩,他仔細打量了一番談小詩,她覺得,戴佳寧和她的母親還是有一些像的。

「我並沒有想要傷害她,我只是想要和她在一起。」瑟維斯道。

談小詩和邪互相看了看,這個雄性雖然是鬼獸,但是他看上去並不是那種窮凶極惡之徒。

「那你就和我打一場吧,你要是贏了,我讓你和佳寧在一起。」邪道。

瑟維斯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光亮,他點了點頭,道:「好。」

雖然他知道自己不是邪的對手,但是他至少還有機會。

邪吹了一個泡泡,將談小詩放進了泡泡里,然後他收起了翅膀,也是人形地樣子跳進了海水中。

為了公平一些,他不會變成人魚的形態的。

瑟維斯將戴佳寧推到一邊,免得誤傷到她。

之後,他們兩個就在水裡打了起來。

雖然邪是人形,但是在水裡他同樣靈活。而瑟維斯根本就不擅長在水裡作戰,於是他就更加不是邪的對手了。

邪並沒有用全力,但是很快,瑟維斯就已經要敗下陣來了。 然而就算如此,瑟維斯也沒有輕易認輸,而是不怕受傷,仍然奮力抵抗。

因為這一點,邪對瑟維斯的印象好了一些。

而且,其實瑟維斯完全可以不用和他打的。

他要是用戴佳寧要挾他們,那麼他們也沒有辦法。

不過,最後還是瑟維斯輸了。

瑟維斯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此時他們身上都已經濕透,而瑟維斯的身上還有很多傷。

戴佳寧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其實她一直在擔心一件事。

此時看見邪贏了,而且邪還向瑟維斯遊了過去,戴佳寧心中一驚,忙對邪道:「爸,放他一次吧。」

邪其實根本就沒有打算殺瑟維斯,只是此時戴佳寧這樣一喊,他覺得自己的女兒好像也根本不恨這個擄走她的獸人。

他本來也是鬼獸,所以他對鬼獸沒有偏見,他倒是覺得,這個獸人和他的女兒在一起也還是可以的。

「你叫瑟維斯是嗎?」邪問道。

瑟維斯點了點頭。

邪看了看戴佳寧,又看向瑟維斯,道:「你可以加入我的部落,如果你想的話。」

瑟維斯愣在那裡,戴佳寧也同樣目瞪口呆。

什麼?爸爸竟然想收瑟維斯到他們的部落?

戴佳寧很快回過神,她吃驚地喊了一聲「爸」!

邪看了看戴佳寧,仍然繼續看瑟維斯。

瑟維斯的唇動了動,他剛剛沒有聽錯吧?

「我可以讓你進部落,但是在佳寧不同意的前提下,你不能強迫她做任何事情。」邪道。

瑟維斯仍然有一些不敢置信。

他以為,他們會殺了他的,就算他們不殺他,也一定會將他折磨的只剩下半條命。

「那我可以繼續和戴佳寧在一起嗎?」青陽問道,

「可以,只要佳寧同意,」邪道,子女的感情問題他是不會多管的,只要他們都平平安安就好。

戴佳寧聽邪和瑟維斯的對話,聽的一愣一愣的。

爸爸這是什麼意思?她怎麼有一種被賣了的感覺?

老爸啊,你還有沒有原則啊,他可是要將她搶走啊!

戴佳寧看著邪,沖著他眨巴了兩下眼睛。

邪卻根本不看戴佳寧,他只是在等著瑟維斯的回答。

過了片刻,瑟維斯道:「好。」

邪微微笑了笑,這時他終於看向了戴佳寧,不過卻道:「你怎麼將她帶出來的,就怎麼將她帶回去吧。」

瑟維斯點了點頭。

他游到戴佳寧的身邊,將戴佳寧的手放開了,戴佳寧轉動了一下酸痛的胳膊,道:「爸,你是認真的嗎?」

此時邪已經抱起了談小詩,他們兩個又飛到了半空。

「當然是。」邪道。

戴佳寧徹底無語了。

之後,他們四個便回了鬼島。

天蒙蒙亮的時候,他們回到了青陽的部落,而因為找戴佳寧,青陽他們部落也有很多獸人都沒有睡,仍然在外面找。

青陽雖然沒有出去,但是他也一夜沒睡,而且他雖然看上去鎮定,但是他的心裡卻十分擔心戴佳寧。

當得知戴佳寧回來的消息,青陽馬上便跑了出來。

只是,在看見和戴佳寧在一起的瑟維斯時,青陽有一些不太明白了。 青陽的目光在戴佳寧和瑟維斯的身上掃過,同時又掃到了邪和談小詩的身上。

昨天突然看見談小詩,青陽的心裡還是忍不住猛跳了幾下,但是慢慢的,他的心跳就不再快速地跳動了。

現在看見談小詩,他已經能夠做到平常心了。

其實這些年他一直沒有見過談小詩,心裡還是會忍不住想起的,但是此時見到了,他便覺得好像什麼東西真的落下了一樣。

「真的是你偷走了戴佳寧。」青陽道。

瑟維斯的臉上沒什麼表情,他道:「以後不會了,因為我可以好好地和戴佳寧在一起了。」

青陽不明白瑟維斯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看向戴佳寧,眼神帶著幾分詢問。

戴佳寧其實也覺得挺難理解的,因為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她的爸爸竟然這樣輕率。

不過,她之所以沒有反對,不是她想和瑟維斯在一起,而是她知道,瑟維斯確實不是壞人。

而且她想,這樣一來,以後她就不用再擔心被瑟維斯突然擄走了。

但是,此時面對青陽,戴佳寧卻覺得心裡竟然有了一絲愧疚。

雖然青陽並不喜歡她,但是她怎麼就有了一種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的感覺呢?

於是,青陽看向戴佳寧,戴佳寧則看向了邪。

只是,邪根本沒有解釋的打算。

「佳寧,和媽媽回去待幾天吧。」這時,談小詩出聲,打斷了他們幾人的眼神交流。

戴佳寧想,她現在和青陽的關係也很不順,再加上新出現的瑟維斯,她還是回去待幾天比較好。

「好。」於是,戴佳寧答應了。

談小詩很是高興,她拉過戴佳寧的手,已經是迫不及待地要帶著她回去了。

戴佳寧看了看青陽,她想要和他告別,說她幾天後就回來,可是她沒有說出口。

於是,她就這樣被談小詩拉走了。

戴佳寧本來以為,回家會是邪背著她呢,結果邪卻將她扔給了瑟維斯,讓瑟維斯繼續帶著她坐貝殼過去。

戴佳寧想,這還真是她的親生爸爸啊!

不知道是因為離開了青陽的原因,還是因為瑟維斯的原因,戴佳寧的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