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修鍊的是上古功法,可惜功法的強橫也無法讓他凌空飛度,畢竟他體內的道家真氣修為也只是大道師而已,一旦離開了這艘飛船,他就像是石塊一樣,直接從天空中墜落下去了,無法保護飛船,而如果在船上交戰的話,一旦無法控制力量,破損了戰船,也會危及到納蘭長老的安全。

「周師兄如果面對這種情況,他一定能夠想出辦法來吧?」張猛飛有些猶豫,腦海之中瞬間閃過無數個念頭,但是沒有一個能夠起到實際作用。

對面。

尋師有計出師表 「怎麼?你小子耳朵聾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三師兄略帶惱怒地道。

就在這時

「呵呵,我知道你是誰,可你知道這艘船是誰的嗎?」一個略帶戲謔調侃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三位那什麼皇子,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沒想到我們在這裡又見面了,你還是那麼自我感覺良好的令人討厭啊!」

三師兄突然打了一個冷戰。

這個聲音真的是太熟悉了。

霍然轉身。

他們看到了那張令他們如同噩夢一般的臉。

「是你?!」三師兄微微一愣之後,突然開心地大笑了起來:「哈哈啊哈,真的是太好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讓我遇到你了,這可真是天隨人願,小子,今天你死定了,我要撕碎你。」

周良微微一笑,道:「看你這麼開心,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是好朋友呢!」

「周師兄,那邊的事情解決了?」見周良終於安全歸來,張猛飛心中鬆了一口氣。

周良點點頭。

這一幕看到的眼中,三人都笑了起來。

三師兄哈哈大笑道:「原來這艘船是你的?好,哈哈,今天咱們新賬老賬一起算,嘿嘿,這裡可沒有什麼上古道紋陣法,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還能從哪裡借到力量?」

周良的目光在這三人身上掠過,現他們的實力,比之下相見的時候,又有所增長,不過卻沒有自己增長那麼多,看來他們在之中也有奇遇,不過畢竟道家真氣修為到了道皇境界,每增長一層境界,都非常困難。

「我猜你們三個,是得到了王朔的消息,特意趕過來的吧?」周良突然開口道。

「你……怎麼知道?」同時一驚。

周良心中更有把握。

帝國玩具 他攤開掌心,出現一個銀色的精緻指環,微笑道:「看看這是何物。」

不看則罷,一看心中頓時狂跳不已,大師兄失聲驚呼道:「這是王兄的貼身儲物指環,這……它怎麼在你的手中?難道……不可能……」

周良微笑道:「你猜的不錯,王朔執迷不悟,執意與我為敵,已經被我一刀斬了。」

小銀猴也極為配合地人立而起,站在周良的肩頭,回味無窮地道:「特么的,那個王什麼的小子的神魂很好吃,不知道這三個小子的神魂味道如何……周良,何必啰嗦這麼多,趕緊掛掉這三個傢伙,他們身上的寶貝歸你,神魂歸我,如何?」

三人頓時有些驚疑不定。

這小子的實力只不過是道王二層而已,王朔卻是半步道宗境界,兩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如同螻蟻和神龍之間的距離,他怎麼可能擊敗王朔這樣的劍修高手?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王朔的貼身儲物指環為何在這小子的手中?

他們三人和王朔早就相識,也算是有一些交情,知道這個赤銅指環的貴重,裡面存儲的都是王朔畢生收藏的各項奇珍寶貝,別人根借不到,王朔從來都是貼身攜帶,除非他真的死了,否則指環絕對不會落入外人的手中。

「大師兄,這小子身上有一股邪性,不得不防……」的二師兄有些心神不定。

「難道真的被這小子斬了?」三師兄也有些拿捏不定:「這小子不會是在唬咱們吧?」

一時之間,三人有點兒騎虎難下。

「連上天都要安排我們再次相見,這一回,我不收了你們,真的是對不起老天爺的安排啊!哈哈哈……既然你們三個還沒有長記性,我身邊正好缺幾個僕人,你們三個什麼皇朝的皇子,身份正好,也不會辱沒了我,哈哈,都給我留下來吧!」周良哈哈大笑,手中捏出一個奇異的手印。

頓時,四周虛空,天地頓變。

天地景象變化!

四顆閃爍著奇異光彩的球體,突然出現在了東南西北四方。

滾滾的魔氣從球體之中瀰漫出來,讓天地似乎是回歸到了混沌狀態,前後左右上下全部是迷霧,一眼看不到百米之外,可怕的魔氣簡直猶如實質,裹著人的身體猶如陷入了粘稠的沼澤之中,彷彿是瞬間置換到了另外一個詭異空間之中,原只在幾十米之外的飛船,也徹底消失不見!

「這是……」

「陣法?」

感覺到了一陣陣悸動。

那四顆散著奇異光彩的球體,讓他們感到了一陣陣危險。

周良的身形緩緩地從迷霧之中走出來,行走在虛空,如同行走在地面一般,聲音之中流露著一絲絲的清冷,道:「二十多天之前,六千里之外的一處峽谷水潭旁邊,你們追殺過一個我心雲宗的弟子,他現在是生是死?」

趙倫等人在那峽谷瀑布水潭旁邊現了一件心雲宗男弟子的內衫,而周良後來巡查,又現了的氣息,所以這個事情必須搞清楚,不論那個心雲宗弟子是生是死,都要知道下落。

「二十天前,峽谷水潭?」大師兄微微一愣,冷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周良怒道:「我在那裡,現過你們的痕迹,還想抵賴不成?」

的三師兄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大聲道:「不錯,我們是去過那個地方,不過可沒有現什麼心雲宗的弟子,連個活人都沒有現,那日只不過是遇到了一頭火系荒妖,我們兄弟出手,得到了一塊……」

沒有遇到心雲宗的弟子?

周良一直仔細觀察這三人的表情和神態,現這句話不似作偽,再想想自己當日的現,雖然在空氣之中感覺到了的氣息,但是卻並沒有雙方戰鬥的直接證據……難道說當真並沒有見到那位心雲宗的弟子?

「堂堂女真三皇,自稱血脈尊貴,怎麼,連自己做過的事情,都不敢承認嗎?」周良再次試探。

「呸!本皇有什麼不敢承認的?殺你一個什麼狗屁為心雲宗的弟子,如同殺一條狗一樣,殺了就是殺了,沒殺就是沒殺,皇怎麼會推諉?」三師兄是個爆性子,當即大怒道。

看來他們是真的沒有見過那位心雲宗弟子了。

周良心中做出了判斷。

這倒是讓他心中的殺意,稍微減退。

四周浮現出的那四顆光球,正是周良擊殺的三頭六臂巨猿、蟹身人巨怪等四頭絕世荒妖的心臟,以封印起來,然後依照陰陽老人傳授的辦法,略微煉化,可以依靠這四顆心臟之中蘊含的可怕妖力,配合道紋,布置一個小世界陣法,將一切都隔絕出來,堪比域外戰場。

周良也是前幾日才徹底完成掌握了這個小世界陣法。

原這個小世界陣法,是作為對付王朔的底牌之一,萬一在古城兵站伏擊王朔不成,就要依靠這個手段,來擊殺這個通天劍派的劍修,好在古城兵站一戰極為順利,卻在返回的時候,看到女真三皇出現在了旁邊。

之前周良實際上早就來了,不過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現身,而是悄悄在將這四顆絕世荒妖的心臟放置了四周虛空,激其中的力量,以此為媒,開啟了陣法,正好一舉困住了這三個強敵。

「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周良雙手在虛空之一抓,和這兩柄目前他使用的最為熟悉的巨兵,緩緩地出現在手中。

劍身一層白霜寒氣緩緩繚繞,刀身則是炙熱的黃色火焰瀰漫,兩種相生相剋的力量同時出現在周良的身體,一半是寒冰,一半是炙炎,銀色和金色相印成趣,交織衍生第三種元氣,猶如仙人、猶如魔鬼一半的氣息,開始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周良戰意高昂。

女真三皇知道多說無益,神色也凝重了起來。

三人清喝聲中,各自穿上了戰鎧,灼灼生輝,分為青藍紫三色,造型流暢華貴,猶如皇者之鎧一般,大師兄手中一柄青色長槍,二師兄則是藍色斧鉞,三師兄的法器卻是紫色雙錘,刺目的道家真氣光焰從他們的身軀之中瀰漫出來,猶如熊熊燃燒的火焰一半,道皇境界的高手,道家真氣在體內猶如液體一半流淌,運行度極快,可以凝聚道袍法器,堪比道器神鎧。

周良一揚手。

嗤!

一道熾熱之意,在揮動之間,無形無質地分開天地。

「劍之天道?」

大師兄驚呼一聲,身形暴退。

與此同時,二師兄和三師兄卻是瞬間上前,手中的法器橫在當胸,微微一震,瞬間擴大了數十倍,猶如四道鋼鐵城牆一般擋在三人之前,電光石火之間,叮地一聲輕響,兩人的身形如遭電噬一般,齊齊倒退。

斧鉞和雙錘恢復原來大小,表層出現了一個細細的白痕。

「殺!爆影槍芒!」

爆喝聲之中,大師兄身形從兩位兄弟身後閃現,瞬間出招。

青色長槍一槍刺出。

一點寒芒先到,隨後槍出如龍。

四空之中,儘是槍嘯之聲。

周良凝滯虛空。

巨劍斬出,正是之招。

女配她成了大佬 是彩虹七式之中唯一的一招守招,脫胎於張三峰的,也融合了大燕修真國其他一些門派的守成之招,可謂是攻中蘊含守意,守中卻又暗藏殺機,是彩虹七式七招之中轉承之招,花費了周良最多的心思心血。

叮叮叮叮叮叮!

暴雨梨花一般的金屬撞擊之聲連綿不絕地響起。

密密麻麻的槍影飛刺,被巨劍一一封堵在了身前,千朵萬朵青色寒星盡數在周良的身前綻放,周良靈識催到了極致,一一捕捉那槍影刺芒,巨劍化作一道白光,擋在身前。

「每一槍蘊含的力量,相當於道皇境一層的全力一擊……」

「韻律……節奏……好快……」

「好快……要擋不住了……道皇級別的功法,果然是不可小覷……」

周良身形不得不不斷倒退,劍式,逐漸不能完全擋住那快如閃電一般的槍影刺芒,一道道戳爆了空氣的道家真氣槍影,簡直要撕裂一切,在身邊閃電般幻化消失,周良在施展的同時,不得不依靠身法來閃避……

噗噗噗!

周良身上爆出幾團血花。

他終究還是威能徹底封堵住這閃電一般的槍花。

心念一動,立刻施展從那塊黑色小蛇體內奪得的之中蘊含著的神通,周良瞬息出現在了另外一側,躲開了這次突襲。

「畢竟還只是蘊含大燕修真國一些門派招式的菁華,我自己的眼界有限,未曾見識過大燕修真國之外級大派的功法……彩虹七式,還遠遠沒有達到大成境界!」周良低頭看了看自己胸腹之間三個拳頭大小的血洞,終究還是沒有能夠徹底封住大師兄的殺招。

不過這也正是周良的目的之一。

他封住四周,就是要好好和這三位中段道皇境界的高手正面廝殺一場,真正見識一些級大派的功法,因為之前在之下和這三人戰鬥,是依靠著地下上古道紋陣法的力量,完全以力量壓制性的勝利,而和王朔的兩次交手,又是在王朔的實力被古城兵站原始道紋壓制之下獲得了勝利,王朔一身劍道功法甚至都沒有來得及施展。

這唯有的幾次和真正高手的對撞,都有取巧的成分。

對於周良來說,也沒有什麼借鑒的經驗。

唯有現在,對於周良來說,才是真正意義上與級天才交手。

剛才電光石火的瞬間,雖然在大師兄的長槍功法之下受了傷,但是周良的收穫卻也巨大,可以洞察先機,也可以讓周良把握稍縱即逝的機會,很多功法,只看一遍就可以參悟其中奧義,那一招給了周良極大的啟。 唯有現在,對於周良來說,才是真正意義上與級天才交手。網8

剛才電光石火的瞬間,雖然在大師兄的長槍功法之下受了傷,但是周良的收穫卻也巨大,可以洞察先機,也可以讓周良把握稍縱即逝的機會,很多功法,只看一遍就可以參悟其中奧義,那一招給了周良極大的啟。

運轉境界的靈識,幾乎是在一念之間,周良胸腹之間的傷口就徹底癒合。

身形一閃,周良再次出手。

他如閃電一般,再度沖了過去。

「殺了他!」一招傷及周良,女真三皇大師兄信心暴增,長槍如龍,又是一槍刺出。

頓時,漫天槍芒。

「彩虹七式封斬!」

周良依舊故技重施,不過這一次巨劍卻無比從容,似幻似真的劍影不斷地對上槍芒,將其一一磕飛,周良甚至還能盯著無邊槍芒前進,一點一滴地逼近大師兄。

「怎麼可能?」大師兄心中巨震。

只不過是一眨眼時間而已,怎麼這個對手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揮灑自如,隱隱之間,居然可以捕捉到自己急槍芒那瞬間的和節奏和韻律,做出令自己有一種如鯁在喉感覺的閃避和封堵。

「殺!」

女真三皇二師兄和三師兄從旁側切進戰場。

周良的身形終於受到了影響,從那種捕捉對手槍芒韻律節奏的狀態之中退出來,噗噗噗的血花飛濺之中,身上有連續被槍芒刺中,他嘆息一聲,身形爆退,陰陽齊出,和出手,在三人合圍的千鈞一之際,退出了戰圈。

身上的道袍被犀利的道家真氣餘波絞碎。

但是那幾個拳頭大的槍芒血洞,卻是在瞬間癒合。

周良的眼眸更加明亮。

雖然這樣的戰鬥有點兒自虐,但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進入之後實力突飛猛進,和荒妖廝殺場次也不少,但境界還是沒有完全穩固,周良心中很清楚,自己需要一場殘酷的血戰,來徹底將各種神通、力量、想法和功法融為一體,的出現也許是巧合,但卻成為了周良最好的磨刀石。

戰吧!

周良的鮮血在沸騰。

……

張猛飛站在船的甲板上,神色有點兒擔憂。

看著遠處一團完全被滾滾四色魔氣包裹的虛空,只見妖霧沸騰猶如開水一般,將視線徹底隔絕,甚至連聲音都穿不出來,詭異的空間彷彿是一團抹在蔚藍天空之中的污漬一般,有著不出的詭譎和陰森,彷彿是有從修羅煉獄之中的惡魔要從其中掙脫跳出來,一陣陣令人心悸的氣息,時隱時現。

雖然對周良有信心,但對畢竟是三尊中高端的道宗級別高手,又出身於名門大派,傳承底蘊不可小覷,只怕還有各種的保命段,以一敵三,周師兄這一回有些輕敵了吧?

時間飛地流逝。

轉眼之間,已經過了整整半天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