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當時是最虛弱的時候,那神秘的小子體內居然有鯤鵬血脈,一個擁有鯤鵬血脈的小子,當時他們幾乎已經完全喪失了戰力,一旦那小子與玄武聯手,他們很可能都得死在那裡。

他們當時重傷之下,又受到玄武的干擾,並未看出戰無命的修為弱得可憐,連戰皇的境界都沒有,他們吹口氣就能將其斬殺。他們只好逃命,莫大又一次失去了被送入上界的機會。

這一切就像是命運開的玩笑,莫大是天命之子,是為上界無上的存在收集天命氣運的命運之子,地位和身份比他和幽火都要重要,可是今日居然死在下界,而且是被太古第一凶魔混天魔神的血肉侵蝕而死,那恐怖的本命邪元,即使是他,也不敢沾染。那是無盡生靈的因果,任何人背負這種因果都將成為終身的詛咒……

「那混天魔神在龍神墓穴中一個純元空間之中,尊上,如果我們能快些去救莫兄,是否還會有希望?」蘇東方試探著問道。

劍神玄黃搖了搖頭,並未言語,沉吟了半晌,忽有所感,神色頓時變冷,伸手猛然一招,原本心神漸漸放鬆的蘇東方頓時如被黑洞吸附一般被憑空抓了過去,而後一股洪濤一般的神識之力直接破開他命魂之中的禁制。

「你做什麼!」蘇紅雪大驚,頓時惱怒地飛撲而上,此時的她已忘了對方與他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螻蟻……」劍神玄黃一聲冷哼,蘇紅雪頓時如同撞在一堵無形的巨牆之上,那股反震之力直接將她彈飛,一口鮮血噴吐了一地,她甚至連劍神玄黃的身體都沒碰到。

祝芊芊不知為何劍神玄黃說得好好的一下子爆發,竟然抓住蘇東方。

顏青青一聲低呼:「不好!」

她看出來,劍神玄黃此舉是在對蘇東方進行搜神。如此一來,蘇東方腦子裡的一切對於劍神玄黃來說都不是秘密,那麼之前所說的謊言自然會被戳穿。

「走!」顏青青一聲低喝,一把抓住蘇紅雪的身體,猛然向龍神墓地的方向逃去,同時捏碎了戰無命給她們留下的魂應石。

光明女神蘇菲婭等人也意識到不妙,立刻隨在顏青青之後逃走。

「本尊面前,豈容你們這群螻蟻逃走!」劍神玄黃一聲冷哼。眾女突然一聲悶哼,彷彿撞擊到一層無形的氣罩之上,這一撞之下,全都暈了過去。

「咦……好純凈的木靈之體,哦,居然還有純凈的光明神體,嗯,火木靈體……光暗之體……純元之體……」劍神玄黃竟然失神地鬆開了手中的蘇東方。

眼前這幾個女人沒有行動的時候,他並未感覺到她們的特殊,當她們逃離時,體內的力量運轉之下,特殊的體質一一展現出來,以劍神玄黃的見識也禁不住失神了。

眼前幾個女人的體質竟然全都是逆天的體質,即使是體質最差的蘇紅雪,體質接近純粹的火靈之體。如此完美的體質居然聚集在一起,這在仙界甚至是在神界都是無數宗門爭相搶奪的天才。

「轟……」劍神玄黃一怔神之際,蘇東方手中多了一根黃金鐧,如同金龍一般猛然撞擊在劍神玄黃的胸前。一聲巨響之後,蘇東方的身體暴跌而出,一口逆血噴出。

蘇東方面如死灰,在劍神玄黃搜索他的靈魂時,他便知道,一切都瞞不過去了,他很快反應過來,他不該說得太多,作為一個下界的小仙界的城主,他不可能知道如此多的信息。

若說劍神玄黃和幽冥火神幽火是莫大說的,可是為何蘇東方會知道那團血肉是混天魔神的血肉,以莫大的性格,絕對不可能如此偉大,讓他們先逃出去。劍神玄黃對莫大的心性十分熟悉,所以,他才露出了馬腳。

既然劍神玄黃知道他說謊,那麼,絕對不會讓他有活下去的機會,因此,劍神玄黃一怔神,他便全力出手,甚至將蘇家的鎮族之寶仙器黃金鐧都拿了出來,這一鐧之力絕對可以劈開一座山丘,可是當他這一鐧擊向劍神玄黃時,他就知道自己錯了,眼前的這位根本就不是他能估量的,他全力一擊竟然連對方的身體都沒沾上,便有一股恐怖的反擊之力逆沖入他的身體之中。

他全力攻擊玄黃,竟變成全力轟擊自己一般,那股恐怖的力量幾乎震碎了他身體的骨骼。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此時蘇東方才知道,自己與神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在對方眼中,自己就是螻蟻。當劍神玄黃的目光再度落在他身上時,他一聲慘笑,舉起黃金鐧直接砸向自己的頭顱。與其讓對方搜神之後化為白痴,還不如一死算了,他藏於家族的魂燈不滅,就還有機會奪舍而生,如果真讓劍神玄黃出手,那麼,只怕留在家族的那點靈魂都會被抹殺。

「幼稚,我沒讓你死,誰也無法殺你,就算是你自己都不行。」劍神玄黃冷哼一聲。

似乎有一層無形的波紋在虛空中震蕩了一下。蘇東方發現砸下來的黃金鐧竟然定在虛空之中,他如何用力都無法挪動分毫。

「一隻小小的螻蟻居然也敢騙本尊,想不到那小子居然也在這裡,正好,上次讓他跑了,這一次我看他還能往哪裡跑!」劍神玄黃一聲低低的冷哼。

蘇東方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在對方的手下,他連死的機會都沒有,天地之間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完全束縛,連他體內的元力都被凝固凍結,想要運轉都做不到。

劍神玄黃口中的那小子自然是戰無命。此時,他不由得擔心起戰無命來。

劍神玄黃,蘇東方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階位,在戰無命口中,這人只怕是神界下來的,對於下界來說,別說是神界下來的人物了,就算是仙界下來的人物都無人能敵,所以對於他們來說,劍神玄黃絕對是無敵的存在,即使戰無命擁有鎮壓混天魔神那團血肉分身的能力,那也是因為混天魔神的血肉分身被封印了無數年,力量流失得十分嚴重,連其巔峰時的萬分之一都不到,鎮壓他並不難,但是眼前這位可是真正的神。

「想不到這下界居然有如此完美的體質,連命魂都已接近圓滿。我玄黃在這下界待了無數年,今日竟然一下子撿到幾位絕世天才。哈哈……」劍神玄黃並未多看蘇東方一眼,在他的眼裡,蘇東方彷彿是一隻蟲子,根本就不配讓他多看幾眼。

玄黃看著幾個女人,眼中光芒大盛,如同發現了稀世珍寶一般,口中喃喃自語。

祝芊芊等人頓時花容失色,她們感覺到劍神玄黃的眼神無比古怪,看人的樣子彷彿她們赤身裸*體一般。

「女娃,你們放心,本尊不會傷害你們,而且本尊還會賜你們一場大造化。」劍神玄黃看到幾女的臉色都變了,不由得哈哈一笑,興奮地叫了一聲。

蘇東方怔怔地望了一眼祝芊芊等女,他想起剛剛劍神玄黃口說的什麼純木靈體、光明神體、火木靈體以及純元之體,一臉駭然。

蘇東方曾在一本太古殘篇中看到過關於修行者命魂的記載,命魂為修行者之根本,命魂越強大越純凈的人擁有越強大的天賦。世間存在一種人,他們擁有極為特殊的體質,這種體質無論是先天還是後天,都無比強大,其中就提到過五行靈體,五行靈體是天地之間單元素之王,是最適合進行單元素修鍊,最容易掌握天地法則的體質。

在五行靈體之外,還有風與雷兩種靈體,這兩種靈體較為稀少,完全純凈的風靈之體和雷靈之體極其少見,傳說太古風神與雷神便是這種體質,那兩位是無上的神王巔峰。

除了擁有這些體質的人之外,還有另外幾種天生皇者的體質,就是光明神體、黑暗神體,還有一種特殊的體質,是純元之體。

殘篇上將純元之體放在光明神體和黑暗神體一個檔次,因為純元之體親近任何元素力量,可以借用任何元素的力量,她擁有一次選擇的機會,可以選擇包括成為光明神體、黑暗神體,甚至風雷和五行等元素,修鍊自己強大的體質。

只要純元之體的人願意,她可以被任何體質的人同化,然後他便擁有一切同化他的人的特性。所以,純元之體絕對是無數體質之中最奇特的體質。

殘篇還記載,除這些先天強大的體質之外,如果後天能修鍊成這種單命體質也同樣十分強大。殘篇中最後一部分說,諸天萬界中還有一種天地至尊的體質,不過下面的部分就被毀去了,他也不知道那天地至尊的體質究竟是什麼體質。

蘇東方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幾個女子竟然全都是天地之間罕見的體質,雖然他不知道火木靈體和光明之體是什麼體質,可是劍神玄黃能如此驚訝地叫出來,這兩種體質只怕也不簡單。

蘇東方不禁驚訝於眼前這幾個女子的體質如此驚人,更驚訝於戰無命和戰無命身後的家族究竟是什麼來頭,這樣的幾個極品女人竟然全都是戰無命的女人,那戰無命又是什麼體質?

「咦,你們的命魂居然存在被逆改的痕迹,本為後天之體,竟然因為命魂的逆轉全都變成了先天之體,竟然還有這種奇妙的手法……我還真得感謝為你們逆天改命的人,你們我全都收了……」

「是誰敢收我的女人,你有這個資格嗎?」一個冷冷的聲音打斷了劍神玄黃的話,而後一聲長長的清鳴,一道影子落在眾人不遠處。那人身上兩道淡淡的翅影緩緩收攏,正是化身鯤鵬的戰無命。

「鯤鵬小子,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一次我看你要往哪裡逃!」一看到戰無命的身影,劍神玄黃的眼裡閃過一絲興奮的厲芒。

此時,他看出眼前這個鯤鵬小子也就是真仙層次,在他的眼裡依然是一隻小小的螻蟻。他心裡還有一絲慶幸,還好當年他與幽火逃走了,不然還真有可能被這真仙層次的小鯤鵬和玄武給滅掉。真仙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如螻蟻,可是當年在戰皇之路,他們與玄武兩敗俱傷,幾無戰力,一個至尊都能讓他們萬劫不復,何況是真仙層次的鯤鵬。同階之中鯤鵬絕對是無敵的。

「我為什麼要逃,如果要逃的話,我就不來了!」戰無命不屑地一笑,傲然跨上幾步,根本就不在意劍神玄黃的存在。

「告訴我玄武在何處,本尊還可以讓你這隻小鯤鵬死得痛快一點兒!」劍神玄黃四處打量了一下,並沒發現什麼異常,冷冷地問道。

眼前這隻小小的螻蟻就這樣大大咧咧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玄黃還真存了一絲疑惑,這絲疑惑來自對玄武的畏懼。在這下界,他最大的敵人就是玄武,那玄武一日未死,就有可能來找他。當年若不是因為玄武走火入魔,他絕對不敢聯合幾名初神和真神去打劫玄武。

巔峰時期的玄武,一巴掌就能拍死他們這些初神和真神,就是走火入魔而身受重創的玄武,依然讓他們一群初神和真神死傷得只剩下他與幽火兩人。不是因為他們兩個多麼強大,而是因為他夠精明,幽火利用他特殊的體質留下了一團火種,因此活了下來。

玄武成了他們的噩夢,雖然他們知道玄武在那次走火入魔,又與眾神大戰之後病入膏肓,但是沒得到玄武確切的死訊,他們絕對不敢放鬆。

這幾十萬年來,玄武躲藏得極深,他們也需要恢復,這才一直沒找到玄武的下落,好不容易在兩年多以前找到玄武的下落,結果兩敗俱傷,這一次讓他們放下心來,因為這次他與幽火兩個人就能重創玄武,上次可是近十位初神和真神一起動手的,可見玄武這些年修為根本就沒有恢復,反而越來越虛弱。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只可惜,他們再次失去了玄武的下落。眼前這個少年,很可能是唯一知道玄武下落的人。

戰無命如此自信地出現,這讓劍神玄黃有點擔心,玄武是不是也藏在始原之中,像他與幽火一樣,只有這始原之中的原氣,最適合他們恢復力量,雖然這種原氣比仙靈之氣略有不如,但是卻比下界其他地方的靈氣特殊得多,這原氣更接近本源,可以讓他受創的本源恢復得更快。

既然他和幽火可以在始原,那玄武在始原也不意外。

「他死了,你不用擔心。」戰無命淡然一笑。

「玄武死了?」劍神玄黃一怔,旋即大喜,之後又一臉的戒備,眼前這個少年在說玄武死了時無比平靜,這讓他覺得有些怪異。如果玄武真的死了,那麼,下界中便再也沒有人救得了他了,戰無命這麼淡定,很不正常,他不相信眼前這個少年會不知道危險。

「不錯,被我逼得自爆而亡,這是他唯一倖存下來的東西。」說著,戰無命掏出一片紫金色的玄武鱗甲,淡淡地笑了笑。

此時的他,根本就沒必要再拿玄武做後台了,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對外展示最強的手段。玄武是他的敵人,他沒有必要再掩飾這一點。

「玄武鱗甲……」劍神玄黃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而後怔怔地望著戰無命,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年究竟有什麼底牌。

不只劍神玄武怔住了,連眾女和蘇家的人也全都怔住了,他們怔怔地望著戰無命。尤其是蘇東方,他覺得戰無命簡直是瘋了,這話說的像天方夜譚似的。最讓蘇東方驚訝的是,劍神玄黃居然說戰無命是一隻小鯤鵬……那可是超越神獸的存在,鯤鵬……蘇東方的心神有點麻木,一時間,太多念頭讓他無法平靜。

本書源自看書蛧 戰無命的身份來歷對於蘇東方和蘇家之人來說,代表著神秘,這莫名出現的少年,一下子扭轉了整個神葬之城的形勢,直接導致他與天命教之間的戰爭,雖然蘇家這次也損失不小,可是比起天命教,根本不算什麼。

但是劍神玄黃出現,一切全都變了。此時戰無命如此坦然地出現在眾人面前,他心中生出了一線希望,戰無命既不是瘋子也不是傻瓜,為什麼他不怕眼前這位劍神玄黃?戰無命剛才說,他逼著玄武自爆,又如何解釋?

玄武太古之時便已是神界的強者,蘇東方並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強,但是在無數的神話中,玄武可是和青龍、白虎、朱雀等超級神獸一個等階的恐怖存在,至少比眼前這個劍神玄黃強大得多。居然被戰無命逼得自爆,看他倒也不似在說假話,那麼,戰無命的憑藉的又是什麼?

戰無命憑藉的究竟是什麼?蘇東方疑惑,劍神玄黃同樣疑神疑鬼,不過,他還是決定先試探一下,就算玄武還活著,兩年前那一戰身受重創,現在不一定比他們恢復得更好。

「嗡……」劍神玄黃並未出手,無盡的劍意便已將虛空中的氣流凝固了,原本無形的虛空中瞬間多出了無數淡淡的劍影。一道道無形的劍氣交織成一張天羅地網,虛空竟然出現道道裂紋。

「嗡……」戰無命身形驟退,彷彿事先意識到了危險一般,如一陣風一般閃出天羅地網的籠罩,這片天地似乎不能禁錮戰無命那一對無形的翅膀。

鯤鵬的天賦即使是劍神玄黃都不得不甘拜下風,看到戰無命飛退,玄黃只是淡淡一笑,那無數彷彿虛無的劍再度爆碎,化成更多的小劍,戰無命的身形在虛空中一滯,發覺自己周圍的空間竟然被一股看不見的劍氣切割開來,整片虛空竟然在玄黃伸手之間被他抓在手中,戰無命四周的虛空出現了無盡虛空亂流,玄黃手中托著一個四方塊狀的透明冰塊,戰無命成了冰塊中封印的小蟲。

「轟!」劍神玄黃的大手探入這片四方的空間,欲將戰無命抓出,卻發現戰無命對他淡淡一笑,一座巨大的宮殿猛然轟出。

「轟……」劍神玄黃身體陡然一震,一股恐怖的力量讓他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那股力量讓他身體周圍的劍氣潰散開來。那原本被割離的空間瞬間崩塌,那宮殿重重地砸在大地上,地面上出現一道道裂縫。

劍神玄黃身形飛退,臉上閃過一絲驚駭之色,失聲低呼道:「神器!」眼裡閃過貪婪之色。

「哈哈,神器……而且是一件上品神器,玄黃,這次我們發財了!」突然一個彷彿來自幽冥地獄的聲音傳了出來,而後一隻火焰大手憑空出現,猛然抓向那巨大的宮殿。

「幽火,這是我發現的,你這小人……」劍神玄黃一驚,他沒想到幽火竟然出現了,而且一出手便搶奪這宮殿神器。這可是一件上品神器,他絕對不會放手。

「轟……」就在那火焰大手接近宮殿神器的剎那,幾道山嶺般的巨劍自天垂落,那火焰巨手剎那間被斬成無數火星,四濺飛散。

「玄黃,你一定要和我搶嗎?」虛空中傳來幽火憤怒的聲音。

「既然你在旁觀,那就旁觀好了,這裡我可以搞定。」劍神毫不客氣,一件神器就使得二人之間生出了芥蒂。

上品神器,即使在神界也是重寶,根本就輪不到他們這種小神使用,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這下界居然有這麼一件珍貴的上品神器,這絕對是意外的驚喜。

此時玄黃有些後悔讓幽火趕過來了,如果幽火沒來,他就可以悄然將這神器收為已有,可是現在幽火出現了,那麼這件神器他想獨吞就有些難了。

「廢話,這件寶貝你休想一個人獨吞……」幽火斷然道。

「先把這小子幹掉再說,這件神器說不定就得自玄武,殺了他,或許會有更多驚喜,最後誰得神器我們再說。」劍神玄黃知道此時爭鬥並無好處,倒不如先將眼前的事情解決掉,之後該如何分配再說。

他們都是一些成精的老怪物,眼前一個小子居然擁有神器,肯定是自玄武那兒得到的,玄武的性格他們都清楚,不可能將這麼貴重的寶貝交給一個這麼弱的小子,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如戰無命所說,玄武死了,戰無命自玄武身上得到了這件寶貝,戰無命身上絕對不只這一件寶貝。

「好吧,我們就先幹掉這小子,希望這小子身上不只有一件寶貝。」虛空之中,無數火光星星點點地聚集成一個火焰巨人,這尊火焰巨人出現的瞬間,萬淵澤的虛空彷彿被燒穿了一般,火焰巨人身體周圍的每一寸空間都被燒開了,看起來,他如同置身於另一個完全獨立的空間。

蘇東方心中生出一絲絕望,他本來以為只有一位劍神玄黃,沒想到另一位幽冥火焰幽火居然一直潛於虛空。至於戰無命手中擁有一件神器,他雖然心中有想法,但是這會兒連命都保不住了,即使再強大的神器,對他也沒有意義了。

之前他還以為戰無命真的與那位大神玄武有關係,是玄武的弟子,還希望玄武大神能出現救下他們,此刻他已經徹底絕望了,如果玄武真的死了,就算戰無命拿著這件神器,可是畢竟境界太低,如何能敵得過兩尊大神。

「是你出手還是我出手?」幽火現身,天地之間瞬間變得寒冷起來,整片時空彷彿搬入了冰窖,那燃燒的火炎不是熱的,而是極寒的火炎。

「對付這樣的一個小螻蟻,用不著你多事……」劍神玄黃冷哼一聲,顯然,他對幽火很不滿。

「好了,你們兩隻老烏龜總算全都出來了,想讓你們都出現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劍神玄黃的話音剛落,戰無命悠悠地笑了起來。

他的身體站在宮殿之上,劍神玄黃和幽火的氣勢似乎根本無法影響他。

「轟……」虛空中驀然出現一隻金色的火焰大手,無盡的虛空瞬間被這隻大手捏攏,而後幽火所在的那片空瞬間爆碎。

「啊……」幽火發出一聲凄長的嘶叫,彷彿受到了驚嚇,凝聚的火焰軀體,竟然剎那間化成無數的火鳥向四面瘋狂地逃散而去。

「轟、轟……」但是那無數的火鳥在飛散的瞬間好似撞上了一層無形的光膜,身形陷進去之後又被彈回來。無數的火鳥在無法穿透的囚籠中四處亂串,那囚籠越來越小,最後竟然收縮成一個透明的光球,無數的火鳥因為空間越來越小最後不得不凝成一團火球,落入那隻金色的火焰大手之中。

「什麼……」劍神玄黃大駭,整個好似瞬間炸了開來,他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危險籠罩著自己的心神。

「轟……」無數的劍影四散飛濺,剎那間將虛空割開,而後他想也不想地扭頭便向那破碎的虛空逃去。幽火一向以強大的逃生能力稱著,在遇到危險時可以瞬間化身億萬,只要有一縷分身不滅,便不會死去。

正因如此,當年與玄武一戰,他活了下來,可是竟然在剛才那一瞬間被活捉了,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所以,玄黃的第一反應不是繼續攻擊戰無命,而是逃離。對於他們這種活了無數紀元的存在,對於生命反而有著更加深沉的眷戀。

「現在想要逃走,不嫌遲嗎?」戰無命的聲音裡帶著冷意。不過他並沒有出手,而是一揮手將顏青青等人全都拉到了天堂之中。

「轟……」劍神玄黃的身體剛剛鑽入那破碎的虛空,另一隻恐怖的金色火焰大手便自其中探了出來,重重地轟在他的身上。

原本不可一世的劍神玄黃被一巴掌轟出,虛空中一抹鮮血噴洒而出,無盡的神性的力量自這血液中散發出來,虛空彷彿被那神性血液燒穿。

「神之血……」蘇東方失聲低呼,這是真正的神之血,而且是最新鮮的鮮血。

蘇東方渾身戰抖著看這眼前發生的一切,那恐怖的金色火焰大手究竟是什麼生靈,一出手不僅將不可一世的幽火活捉了,還一拳頭將遁入破碎虛空的劍神玄黃給轟了出來。

劍神玄黃的身體就像一顆自虛空墜落的隕石,在地面上犁出一道長長的溝壑,停在數里之外。狼狽地起身,駭然地望著自虛空中透出的金色火焰大手。

「怎麼可能,你不是玄武……這下界怎麼可能有你這樣的存在……」劍神玄黃駭然,失聲驚呼。

「你們本不該存在於這片世界,而我,這就送你們回你們該去的地方……」一個淡漠的聲音悠悠地傳了過來。

一道黃金色的身影緩步而出,一對赤金色的龍角上恐怖的神性如同兩道虹,衝天而起,來人正是蒼宇。

「神龍一族……」劍神玄黃駭然驚呼。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神龍一族!」劍神玄黃的話頓時讓人想到了這龍神墓穴。眾人不知道眼前這突然出現的,看似是龍族的恐怖存在與戰無命究竟是什麼關係。當蘇東方等人親眼見到天命教兩位神階強者在這突然而出的神龍一族的強者面前如同嬰兒一般脆弱時,他心中的震憾無以復加。

劍神玄黃和幽冥火神幽火,在蘇家眾人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們甚至連反抗的機會和能力都沒有,連死都做不到,可是玄黃和幽火在這人面前卻如此不堪一擊。此刻幽火被封印成一團如同拳頭大的一團火炎,托在此人掌中。

蒼宇悠然走來,卻沒有半絲威壓,除了頭頂那對修長的龍角之外,蒼宇就像是一個衣著華麗的紳士……與劍神和幽火那種氣息幾乎可以穿透空間的威壓完全是兩種概念。

「算你還有些眼力。」蒼宇淡淡一笑。

「金神強者,怎麼可能,這個世間根本就不可能有超越天神之上的人被傳送下來,天地之力在這無盡的歲月中散去太多,就算傾眾神之力,現在連初神都難以送到下界來,你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下界?」劍神看到那一對五叉龍角,失聲驚呼。

金神在神界也是中位神,是神界中的精英,像他這種初神,是整個神界的低層,在太古,許多仙界的大能因為終生無望靠修鍊成就神位,於是吞噬死去之神的神格,勉強成神,這種神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再成長一步,除非可以吞噬活著的更高階位的大神的血肉和神格,可是那根本就不可能,任何一位高階位的神都可以輕易抹殺他們,劍神玄黃便是如此。

所以,當他得知玄武在這下界走火入魔身受重創,這才動了心思,聯合一群人想要斬殺玄武,奪其血肉和神格,就是為了能夠突破,可惜最後依然是一場空。

劍神玄黃和幽火等人之所以能夠待在下界,是因為上頭給他們布置了任務,讓他們在下界守護天命家族,藉助他們的力量將所有天命之子破開結界送入上界。

等這些天命之子成長起來之後,傳說的那位無上的存在,最後會聚齊九十九世天命之子的命運之力,最終得以超脫,超越天道。是否真是如此,根本就不是他這種小角色能知道的,他們要做的就是將這些天命之子一一送入上界,讓這些天命之子繼續成長。

當九十九世天命之子完全成長起來之後,就是最後超脫的機會,只可惜莫大這位第九十八世天命之子還沒來得及送入上界,就死在神葬之地了,劍神玄黃和幽火心中忐忑不安。原本他們將第九十九世命運之子送入上界之後,他們便可以重返神界,並得到無上存在的重賞,到時候,他們的神格將會被無上的存在洗禮,突破本身資質的極限,成為神界的強者。

當劍神玄黃看到蒼宇出現時,心中便生出絕望。

「交出你的劍界,我可以饒你們不死,不過,這下界已經不是你們能待的地方,從哪裡來,我會送你們去哪裡……」蒼宇淡漠地道。

「劍界……」劍神玄黃一驚,眼前這位神龍一族的強者竟然知道他有劍界,頓時將目光落向戰無命,這下界知道他擁有劍界的人並不多,戰無命便是其中之一,那次在無盡星海,他將戰無命收入劍界,結果讓這小子捲走了自己劍界中許多仙器逃走了。

「不用看著我,不錯,他是我的人。」戰無命看著劍神玄黃聳聳肩淡淡地道。

「他是我的主人,你不該將主意打到他的身上。」蒼宇更直接,直接稱戰無命為主人。

劍神玄黃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突然想到了什麼,驚懼地道:「鯤鵬神主的後代……」他突然想到許多問題,這些問題交織在一起,讓他得出一個心膽俱寒的結論。

他感覺到,戰無命擁有鯤鵬的血脈,也就是說,戰無命極有可能是鯤鵬的後代,一個鯤鵬的後代,可以逼玄武自殺,甚至擁有一位金神界的神龍為僕人,他的來頭之大,難以想象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