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知道,他們被耍了!方恆剛才,根本就沒有施展造化石門,他只是用造化石門的氣息,營造出了幻境!用幻境拖住他們的進攻,同時直接離開。

「方恆!這不算完!」

見到這一幕,那為首的青年也是大吼一聲,聲音震天動地,已經進入空間通道的方恆聽到,卻是滿臉冷笑。

嗖嗖嗖!

眼前一陣景象變化之後,方恆等人的身影就已經來到了天神大殿之中,一到了這裡,天靈也是立刻過來了,直接道,「掌門,你們沒事吧。」

「嗯,沒事。」

方恆點點頭,身上的氣息卻是一瞬間開始虛弱下來,變得好像一個不會武學的普通人一樣。

看到這一幕,四周的護法也都是眼神一變,似乎要拿出丹藥,方恆卻是直接拿出了幾個瓷瓶開始灌了起來,吃了整整六瓶丹藥之後,方恆的氣息就變得好多了。

「真是沒有想到,那三大派會出如此陰損的招式對付掌門。」

天靈眼神陰沉,「以後,掌門遇到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出去了。」

「不錯。」

一個護法這時候也是點頭,「下一次在遇到這種事情,我們自己解決,或者讓其他的長老前來,反正掌門是不能輕易動了,只要掌門不動,對面派來的,就只能是魔域的高手,掌門若是動了,那就是三大派的高手了。」

「我的確不能再輕易出面,三大派除我之心,太強了。」方恆淡淡道,「不過靠你們自己也不行。」

「魔域的高手我們也是能對付的。」

一個護法道。

「沒那麼簡單,三大派的底蘊何其雄厚,他們想利用對付你們對付我,那一定是不計成本的,在那種財富之下,怕是魔域一些潛修的老怪物都會忍不住出面,到時候你們怎麼抵擋?」方恆道。

聽到這話,這群護法也都是一愣,下一刻就低下了頭來。

他們知道方恆話里的意思,他們實力就算不錯,只是面對魔域這種多年雄霸武天域的區域高手,他們還是不行的,畢竟天神派,經歷了太多的內亂,最近這兩年才開始統一,怎麼比的上那群窮凶極惡的魔頭。

「那之後找朋友幫忙了。」

天靈眼神閃爍,「湮滅之城和我們建立了聯合的關係,他們應該能幫忙,不過,還是不能指望,畢竟他們是武天域型的大勢力,他們要出手,也一定是對付那踏天,至道,皇武三派,魔域,他們不好出面,身份不同。」

「說的很正確。」

方恆滿意的看了天靈一眼,「湮滅之城雖然厲害,但是我們的友誼只是剛剛開始,用他們根本就是浪費我們的友誼,而且人家也不一定幫,得找一個和我們差不多的組織。」

「散修聯盟不行,散修聯盟雖然厲害,影響力巨大,但是從不問外事。」

天靈眼神閃爍,「煉丹師公會么……這個倒是有希望!」

「呵呵,很好。」方恆點頭,「煉丹師公會,的確是能幫咱們的,畢竟煉丹師公會分域外之派,域內之派,域內之派認為自己比外面的人高,所以他們不指望,但是域外之派么,卻是很不錯的,我想以我的身份,再加上我的勢力,和他們達成合作,讓他們保護咱們應該不是問題。」

「那這麼說來,接下來你是要前往煉丹師公會了?」靈玄道。

「當然,不過在去那裡之前,我還是要帶你回一趟眾聖宮的,畢竟你的問題也很嚴重。」

方恆道,之後就看向了場中的眾人,道,「行了,你們都去忙吧,接下來我要去做事了。」

「恭送掌門。」

聽到這話,場中的高手也都是同時行禮,方恆也是點點頭,下一刻就手掌揮出,撕裂空間通道,直接就帶著靈玄進去了。

眼前景象不停變換,很快,方恆就和靈玄來到了眾聖宮的八方閣之中。

一來到這裡,嗖的一道破空聲也開始響起,卻是八方閣閣主,神機來到了方恆面前了。

「聽說之前你遭受到了三大派高手的聯合圍攻?」

看到方恆,神機立刻說道。

「是的。」方恆點頭,「不過我逃了出來……」

一連串的話語從方恆嘴裡吐出,很快方恆就把之前被圍攻的事情說了一遍,當聽完方恆的話之後,神機也是點點頭。

「萬幸你手段多變,不然的話,真是危險了。」

神機道,「不過這件事情終究是一個後患,你打算怎麼處理?」

「聯繫煉丹師公會,以合作為條件,讓煉丹師公會派人保護我們。」

方恆道,「當然了,這種保護,也是相互的。」

「這個難度不小。」

神機眼神一閃,「煉丹師公會,傲得很。」

「嗯,大不了我們白給他們一部分我們的利益就是。」方恆道,「在利益面前,傲也有限。」

「好吧,這件事情你去辦就是,如果有什麼難處,隨時告訴我,我會和宮主師兄給想辦法的。」

神機點頭道。

「呵呵,多謝師尊。」方恆也是一笑,「當然了,弟子這一次來,還是有事情要請師尊幫忙的,這位是靈玄,太古不死魔神靈魂殘片轉世,是我的夥伴,而且他也已經形成了自己的意志,不過,他時常受到不死魔神殘餘魔念的侵擾,所以他想要拜入眾聖宮,學習眾聖真經,以真經開悟功效,壓制魔念。」

「嗯,他的身份,你不說,我也能看出來。」

神機也是點點頭,目光認真的看向了靈玄。

「你這個問題,可不是一部眾生真經就能解決的,眾聖真經的開悟,只能幫你壓制魔念,卻無法讓你消除,你真想消除,得下苦功夫,承受巨大的靈魂痛苦。」

「沒問題。」

靈玄一笑,「什麼痛苦我都受過。」

「是么?」

神機眼神一閃,「那你願意拜我為師么?」

撲通!

只是一瞬,靈玄就跪在了地面上,下一刻就磕頭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呵呵,好,很好。」

神機也是笑了起來,「你願意拜我為師,那我自然會幫你。」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123讀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多謝師尊。」

靈玄也是笑著說了句,「不過我和方恆平常兄弟相稱,可現在他是副閣主,我卻只是閣中弟子,那我以後怎麼稱呼方恆。」

「呵呵,你也叫他師兄就是。」

神機笑道,「他也是我的弟子。」

「呵呵,話雖然這麼說,不過弟子叫的還是有彆扭的,畢竟師兄是副閣主,師弟卻只是弟子,這差距……」

「要不封你個長老噹噹?」

方恆這時候笑著打斷了靈玄的話,頓時,這讓靈玄神情一頓,緊跟著就笑道,「如果能這樣的話,當然好。」

「哈哈,我就知道你打的這個主意,不過這怎麼可能?」方恆大笑一聲,「我被提拔成副閣主,是因為我當初突破境界的時候驚動武天,引起三大派的必殺之心,宮主為了保護我,才給我安排的這個身份,你才剛剛進入眾生宮,就要一個長老職位,你是瘋了么?」

「嘿嘿。」

聽到這話,靈玄也是笑了,看向了神機,神機則是笑著道,「想當長老,這不是問題,前提是你得夠優秀,現在你就想當,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把你的魔念壓制住,才有資格問鼎長老一職。」

「弟子明白了。」

靈玄這時候也是一點頭,神機則是道,「行了,既然明白了,那就不要耽誤時間,跟我來吧。」

說完,神機的身體就是一動,直接離開了,靈玄也是跟了上去。

看著靈玄和神機的身影消失之後,這時候的方恆也是笑了笑,卻沒有在原地停留,手掌一合,喀拉拉的聲音出現,一條空間通道被方恆撕了出來。

下一刻,方恆的身體就進入了其中,眼前景象一震變幻后,方恆就來到了一處連綿不絕的山脈之中。

這山脈外部,靈氣非常普通,就連妖獸都沒有幾隻,內部靈氣濃郁一些,只是也就是比外面強一些罷了,表面看起來,就是普通到極點的一個武天域的小角落。

只是方恆卻知道,這不起眼的小角落,隱藏著足以震動整個武天域的組織總部,煉丹師公會總會!

「這裡表面普通,內部卻陣法重重,想要繞進去是不行了,看來有必要通過令牌叫一下人。」

念頭一動,方恆就從懷裡拿出了一個令牌,這令牌正是煉丹師公會成員的令牌,聖力注入其中,很快,嗡嗡的震動聲響起,下一刻一個青年就出現在了方恆的面前了。

這個青年,身穿青色煉丹衣,眼神看起來很是平靜,只是方恆卻能從這青年的眼神深處看到一股傲氣。

「是你用煉丹師公會的令牌呼喚的我們?」

一看到方恆,這青年也是淡淡的問了句。

「是。」

方恆點頭,「我也是煉丹師公會的一員。」

「我知道,你的煉丹師公會令牌,是聖丹城分會的令牌,你應該是他們的一員是吧,不過你來這裡幹什麼?」

這青年淡淡道,「你知不知道,分會成員的事情,一向都是由分會會長處理的?如果處理不了,分會會長會稟告總會,換言之,分會的成員,是沒有資格直接和總會聯繫的,只有分會會長才可以。」

「所以呢?」

方恆這時候也是眉毛一挑,「這是讓我走?」

「當然,我出來,就是讓你走的。」

這青年點點頭,「不管你有什麼事情,去找你們會長說去,真是大事,你們會長自然會來聯繫我們。」

「呵呵。」

方恆聽到這話,一下笑了,頓時,這讓這青年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你笑什麼?」

「我笑這煉丹師公會可笑。」

方恆笑著道,「總會分會,還分的那麼清楚,也怪不得源域內會有域外之派,域內之派分別的煉丹師公會了。」

「是么?你還去過源域?」

這青年眉毛一挑,看著方恆的眼神有了些變化,「你到底是誰?」

「我的名字叫風笑,不過我估計你是不知道我的。」方恆笑道,「所以,這等於沒說。」

「的確是等於沒說,因為我沒聽說過。」

這青年淡淡一笑,「而我沒有聽說過的人,基本上都是不怎麼重要的人,那麼還是那句話,你走吧。」

「我要是不走,你能如何?」

方恆笑道。

「不走?」

青年眼神一閃,「那我就只能動手趕你走了。」

「只怕你沒那個實力。」

嗖!

話語從方恆嘴裡吐出,下一刻方恆的身影就直接到了這青年的身邊,手掌一探,當場就捏住了這個青年的脖頸。

「什麼!可惡!」

看見自己一瞬間就被方恆給捏住脖子,這青年也是臉色一變,下一刻身體就震動起來,一股股的恐怖聖力開始釋放。

只是還不待這青年的聖力釋放出來,方恆的左手就捏成了拳頭,對著這青年的腹部就搗了一拳!

轟!

沉悶的爆炸聲響起,只是剎那,這青年的身體就直接弓了起來,口鼻在這一刻猛然噴血,氣息當場就衰落到了極點!

「現在,你知道你的實力有多弱了?」

手掌一低,方恆把這青年的腦袋放到自己面前的說了句,這當場讓這青年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

「啊…你到底是誰?」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我來這裡,是要找人就行了。」

方恆淡淡一笑,「現在,我會放開你,同時我會治療你的傷勢,但是接下來,我說什麼,你就要做什麼,敢違反,我就殺了你,而且我保證你連反應都來不及,聽明白了?」

「明…明白。」

聽見方恆的話,這青年也是顫抖著說了句。

「嗯。」

方恆也是一點頭,下一刻手掌一松,就鬆開了這青年的脖子,之後方恆就開始拿了幾顆丹藥,給這青年餵了下去。

嗡嗡!

震動聲從這青年體內響起,僅僅是幾個呼吸,這青年的氣息就開始飛快的恢復過來了,同時傷勢也是瞬間消失,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一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