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只是肉體凡軀,根本看不清戰場中央的畫面。

只能看到,兩道閃電般的人影,在瘋狂對撞!

此時戰場中央。

秦蒼穹和玉磯子倆人的速度,太快太快!

那,是人類根本不可能到達的恐怖速度!

劍鳴聲,兵器碰撞聲,回蕩虛空!

無數火星四濺!

甚至還能聽到空氣中不斷傳來的音爆!

倆人的身法速度,已經徹底超越了音速屏障。

猶如戰鬥機一般,在虛空中,發出恐怖的音爆。

整片泰山之巔,地面不斷龜裂塌陷!!

沿着戰鬥場中央,石板齊齊塌陷一片!

那,是兩人戰鬥時遺留下的恐怖腳印。

秦蒼穹與玉磯子兩人,在眨眼幾秒鐘的時間內,已經過招數百回合!

「鐺鐺鐺……!!」秦蒼穹手持弒神軍刺,刀刀斬下,氣浪翻湧……!

每一擊劈下,玉磯子的身軀,都是劇烈一顫,手腕劇痛!

他的身軀,漸漸不敵,節節倒退!

「泰山劍意,碎地……!」玉磯子口中一口淤血湧出,但強行被他咽回去。

他一聲怒吼,長劍猛地再次洶湧而出!

秦蒼穹眸光平靜,沒有絲毫波動。

他右手輕輕一抬,弒神軍刺一招劈砍!

「轟……!!」玉磯子整個人,直接被轟飛出去……!

“哐當!”玉磯子手中的長劍,摔落在地,瞬間節節寸斷,化為滿地的鐵塊!

「噗……!」玉磯子再也憋不出,猛地一大口鮮血狂噴而出!

他整個人栽倒在地上,五官容顏蒼老無比。

他滿臉不甘!

四十年!他消耗了四十年的壽命,強行增加自己的內力,只為抵擋眼前這個年輕人!

可卻不曾想……

自己,竟還是敗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這怎麼行?我和萌萌同時一驚,不敢說話了。

不知道蘇白玉用了什麼辦法,學校大門竟然緩緩打開了,我出去之後才看到路邊停了一輛車。

蘇白玉頭也不回淡淡地說。

「上車。」

我不敢多問,帶著萌萌上了後座。

開車的是一個沒見過的生面孔,不過尊稱蘇白玉為蘇師姐,應該和卞夢家和巫十三他們兩個一樣,是哪家的弟子吧。

現在是深夜,到火葬場附近遇上送葬隊伍的幾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到了附近之後我有點緊張,問蘇白玉。

「我們要不要在這裡下車?」

蘇白玉看了一眼外面,搖搖頭。

「不,直接過去。」

雖然她這麼說……但這樣真的沒事嗎,我以後看到瀰漫的白霧了!

白霧翻湧,很快就把車子淹沒了,前路什麼都看不清。

司機卻好像這些白霧不存在一樣,仍舊正常行駛著。

我心中微微驚嘆,也不知道是車還是人的作用,雖然還是嫩滑聽到哭喪的聲音,但沒看到那些白衣人的身影。

就這樣平穩地開到了火葬場職員院的門口,我帶著萌萌下了車,那個司機又掉頭開回了濃霧當中。

我看著車尾有些擔心,壓低了聲音問。

「真的沒事嗎?」

蘇白玉沒有回答我,反問道。

「你知道那是什麼車嗎?」

我搖了搖頭,車就是普通的車啊,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蘇白玉也沒有回答我,反而唇邊多了一絲笑意。

「不知道嗎?明天你就知道了。」

這怎麼還神神秘秘的……我撓了撓後腦勺,拎著萌萌洗漱去了。

睡前蘇白玉還拿過我被紅線纏繞的玉佩看了一眼,我看不明白,忐忑地問。

「那這個預知夢算是過去了吧?」

蘇白玉搖搖頭,語氣變得古怪起來。

「其實我也不知道,因為按理來說,如果危險消失的話紅線是會消失的。」

聽完我倒吸了一口涼氣,那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一條紅線都沒有消失?逗我玩呢吧?

難道是說,這兩個預知夢的危險全都沒有結束?

我眼前一黑,感覺自己人生無望了。

蘇白玉坐在床邊,不怎麼在意地安慰我。

「擔心什麼,你不也活到現在了嗎?」

我嘴角一抽,話是這麼說的嗎?說的我好像不死一個還對不起這個詛咒一樣!

「那要是我再做預知夢怎麼辦?」

蘇白玉把耳墜摘了下來放在一個小盒子里,平淡地說。

「那你就自己找一條紅線綁上,債多不壓身。」

……話是這麼說的嗎!我有點頭疼,這聽著也太不靠譜了。

「不過還有一個辦法。」

蘇白玉話鋒一轉,直勾勾盯著我看。

「你找到那個對你下咒的人,殺了他。」

我手裡捏著玉佩,不出聲了。

蘇白玉仍舊是面無表情的樣子,叫人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怎麼,不敢?」

這倒不是敢不敢的事情……我怔怔看著玉佩嘆了口氣。

「要是知道那個人是誰就好了。」

煩死人了,睡覺!

我往床上一躺被子一蓋,旁邊的萌萌早睡的四仰八叉了。

蘇白玉把長發放了下來,關了燈之後挨著我躺了下來。

沒一會兒她冰涼的手搭在了我手背上,困意襲上頭,很快我睡了過去。

這幾天睡眠挺好,沒有做夢。

睡醒的時候蘇白玉已經起來了,我出門一看,蘇白玉正拎著早餐往回走。

外面天氣還是冷的,她長又翹的睫毛上掛了霜,看的亮晶晶的。

我趕緊從她手中接過早餐,同時奇怪道。

「這附近還有賣早餐的?」

她搖了搖頭,從桌子上捧起水杯喝了口熱水。

「當然沒有,我走的遠了些買的。」

想到她這麼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還會去買早餐,我有點想笑,同時握緊了她冰冷的手。

「你一個人走了那麼遠?下次叫醒我,讓我去好了。」

她什麼也沒說,在我肩膀上靠了一會兒。

我把她攬入懷中,正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卧室門突然被推開了。

萌萌光著腳走了出來,揉著眼睛奶聲奶氣地問。

「你們都去哪兒啦……」

看清我們兩個之後她眨了眨眼,又小聲說。

「這是我一個六歲小孩可以看的嗎?」

蘇白玉默默從我懷裡退了出去,若無其事道。

「去洗漱,準備吃早飯。」

我盯著萌萌,覺得自己拳頭已經硬了。

唉,那麼好的一個機會!我惋惜不已,只好轉移話題,問道。

「你打算什麼時候去學校解決那件事情?」

蘇白玉又喝了口熱水,低聲道。

「這個暫時不急,我先和校方了解一下情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