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不是為了報恩,而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修為比起龍飛煙來,差遠了,打下去也不過是自取其辱。

與其百般狼狽退出,還不如此刻瀟洒認輸

龍飛煙勝出,順利進入前十名,外面已經有兩個人出來了,一個是凌風,另一個,就是之前見過的,毒宗之人,千雨。

千雨在一旁打坐,抓緊時間恢復著靈力,而凌風正是相反,躺在樹叉上,抓著一片葉子揪啊揪,不時的看看比賽中的人們。

看到龍飛煙出來了,立馬跑過去,看起來特別狗腿。

「我說不用休息一下啊,老圍著我轉幹什麼?」

「嘿嘿,累不累啊,渴不渴,我這有丹藥,吃一顆就能補充靈氣,要不要來一顆?」

按照他的修為,根本不需要恢復,倒是龍飛煙,看起來受了不少委屈啊,這身上都沾血啦。

「抓緊時間恢復,待會兒還有比賽呢。」

龍飛煙自己的丹藥都能耍著玩了,不過瞧著凌風這殷勤勁兒,倒也沒有拒絕,接過丹藥就開始打坐起來。

而淳于影,有雲堯峰提供的專業醫療團隊,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就在龍飛煙引導靈氣運行,洗去身體疲憊之時,比賽分出勝負,前十名已經選了出來。

分別是毒宗的千雨和鶴鳴,凌風,龍飛煙,還有其他五位。

三位女生,七位男生。

接下來的比賽,便是兩兩一組,分出前五名,最後混戰比賽,分出具體名次。

這次,龍飛煙對上的是柴滿,一個身寬體胖的肌肉男。

長相不算好看,但是分外敦厚老實,給人的第一印象著實不錯。

比賽開始,龍飛煙就召喚出了王者血兔,上面還有絲絲點點的雷光殘留著,柴滿第一眼看上去好像很驚訝的樣子,不過也沒說什麼。

柴滿召喚出來的是一個魔獸象,看起來力量十足。

他本人好像也是修鍊的光系功法,全身上下像是被渡了一層金子一樣,發出耀眼的光芒。

竟然是光系元素,這下子龍飛煙明白柴滿為什麼胸有成竹了。

雷力是上次比賽淳于影注入之後殘留的,沒有多少,自然不被看在眼中。。

萌噠噠的兔子,對上強悍而龐大的大象,只視覺上的衝擊力,就一邊倒了。

王者血兔覺得自己被深深的鄙視了,猛然之間變大,巨大的手掌狠狠抽在魔象身上,雖然被巨大的力量給彈回來了,但魔象同樣的不好過,身上糊了一大塊,像是被融化了一樣軟踏踏的。

誒,棋逢對手!

龍飛煙對抗柴滿,雖然柴滿的力氣很大,不過,對抗上龍飛煙,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沒兩招就被龍飛煙壓制的死死的,力氣完全都使不出來。

一開場,局勢就呈現一邊倒的現象。

魔象已經被死死的困住,大量的靈力支撐下,王者血兔竟然將魔象高舉,狠狠的砸在地上,砸出偌大的一個坑。

要知道,魔象修鍊了之後,體重大是最重要的一點,更別說自身使出來的力氣了,這般被碾壓,實屬稀罕之事。

柴滿被打的發暈,龍飛煙順便也將他甩了出去,突然被甩出去,殘留的那電意識令他死命的扒住擂台邊緣,雖然腦子不清楚,但是力量還是在的,一副我就是不鬆手,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意思.

龍飛煙見他這樣,只好再抬腳踹上一腳,將人踹飛進魔象的坑中,讓他和他的魔獸相親相愛去。

「三號場地比賽結束,龍飛煙勝!」

宣布著答案,柴滿整個人都是蒙的,自己還抓著擂台呢,哪裡輸了?

胸口憋著氣,莫不是偏袒對方,故意的?

不行,絕對不能容許這種事件發生! 柴滿抓著「擂台」,坐著緩了好半天,腦子清楚了點之後,這才看到,自己手裡是抓著擂台呢。

不過……是抓著「一塊擂台」。

他不下去,龍飛煙那一腳就直接把擂台給踹了下來咯。

擂台雖然堅硬,但也禁不住龍飛煙的強勢攻擊。

柴滿看著自己手裡的東西,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絕對強悍的輸掉比賽,他是半點也不含糊啊。

自己怎麼能這麼好運氣的碰到了一個強大的對手,他修鍊到這個程度,已經很少有對手了。

但是龍飛煙……柴滿嚇了一跳,她到底有多高的修為啊!

瞬間,柴滿看向龍飛煙的眼神之中就充滿了膜拜。好厲害的樣子。

其實,如果上一場比賽,淳于影沒有和自己分在同一個組裡,他應該也可以進入前十名的。

這妥妥的都是運氣啊!

不出所料,凌風也同樣勝出了。

他的對手是林妙可,一位嬌滴滴的小姑娘,修為卻是不俗,更是擁有海陸兩系屬性。

能將兩種完全相反的屬性一同修鍊,也是不容易,其中的艱難可想而知。不過,凌風看起來贏得很輕鬆。

身上沒有血跡,傷口,甚至灰塵,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剛從家裡出來一樣,這麼容易就贏了,整得林妙可信心大失,整個人都蔫了。

隨後,其他幾組也都分出了勝負,不過,令龍飛煙有些意外的是,千雨也輸了,輸給了洛九。

毒宗之人只剩下鶴鳴。

鶴鳴,洛九,龍飛煙,凌風,晉南五個人勝出。

坐在高台主位上的太長老對幾個人看了又看,「嗯,不錯,不錯,都是好苗子。」

比他們那個時候的要強得多,果然是一代比一代強啊。

簡單的一句誇獎,幾個人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什麼不得體的舉動,倒是那些場外的人,一臉的遺憾,太長老誇了他們,多希望站在那裡的是自己呀。

嚶嚶嚶,場下哀嘆聲一片。

距離下一次比賽之前,有兩個時辰的休息時間,令眾人恢復靈力,進入狀態的,對於參賽者來說,兩個時辰確實不很長。龍飛煙只是將功法運轉了三個小周天,便到時間了。

此時已是晚間,天空中慢慢黑了下來,陣法開啟,恍如白晝,圍觀的人一點都不見少,最精彩的時刻到了。

總決賽,前三名,馬上就要誕生了。

同樣是五個人,凌風站在龍飛煙身邊,紅衣寬大而張揚,向前錯了一步,將龍飛煙隱隱的擋在身後,嘴裡卻不正經的說道。

「我說,打打殺殺的多不好,不如,我們來個和平的比賽方式?」

「哦?怎麼。」

晉南搖著扇子,似乎對凌風的提議很感興趣。

「女士優先,我們這裡只有一個女生,不如,讓她當個冠軍怎樣?」

「哼,想得美!」

洛九懟道,打了一路,好不容易衝進了總決賽,竟然讓他把冠軍之位拱手相讓?

怎麼可能,想都不要想。

「冠軍之位,自然是能者得之,若有真本事,不如拿出來見見。」

晉南「啪」的一聲收了扇子,臉上淡淡的,沒有什麼表情。

龍飛煙在後面,踹了凌風一腳,比賽呢,能不能正常點,你這不是廢話嗎,誰會把嘴邊的肥肉遞出去。

鶴鳴笑了笑,說到,「快開始吧,冠軍什麼的,贏了再說。」

五個人一齊擺開了架勢,凌風又很欠揍的說了一句。

「不分撥嗎,這麼衝上去豈不是五敗俱傷?」

龍飛煙飛過去一個白眼,你真啰嗦。

五個人之間的氣氛詭異的停頓了一下,而後除了凌風和龍飛煙,其餘晉南和洛九站到了一起,鶴鳴愣了一下,朝著龍飛煙和凌風二人走了過來。

「喂喂喂,你過來幹嘛?打擾我們培養感情。」凌風很不合時宜的說道,鶴鳴腳下的步子頓了一下,繼續走了過來,無視凌風。

你以為他真的想過來么,只不過是感覺這邊更有勝算罷了。

龍飛煙瞪了一眼凌風,真的很欠揍你知道嗎。

不過,龍飛煙也很納悶,既然她都知道了鶴鳴是毒宗之人,凌風沒有道理不知道。

他這麼說,是無意的還是故意的呢?

鶴鳴,他過來是真的想合作,還是為了……下毒?

「小心著點,別中毒了。」

雖然知道凌風在防備著鶴鳴,但是,龍飛煙還是忍不傳音,提醒了一句。

「丫頭,你心疼我啊。」

「……」

「你心疼兄長我就直說,我不會抗拒的!」

「……」

晉南和洛九應該是早就相識,兩人的配合很默契。一個是赤色鳶尾,一個是影鷹,一個迷惑,一個攻擊。

龍飛煙這邊也不甘示弱,各自放出自己的契約獸。

鳩鳥渾身是毒,一召喚出來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艷麗的羽毛,高昂的頭顱,一隻鳥竟然將洛九的鳶尾都比了下去。

龍飛煙在心裡讚歎,真是好哇!

鳩鳥本就有毒,就算是比賽之中有人中毒了,估計也不會有人想到,鶴鳴是毒宗之人,怪不得,千雨沒有進入總決賽。

洛九最先動了,亦或者說是,所有人都動了,這種鳶尾花粉無色無味,但卻具有麻痹敵人的功能,無聲無息的,在眾人之間散播開來。

影鷹身形飛快到一般人肉眼看不清的地步,第一個沖了過來。

同時,凌風事先布置好的金蠶絲捲起,雙手一勾一畫之間,將影鷹的開路全部封死,蠶絲構成一張密不透風的網,步步緊逼影鷹。

晉南看到時機不妙,迅速召喚影鷹回去,龍飛煙的琅荔伴隨著蠶絲,一起阻擋著影鷹的退路。

鶴鳴則是轉而朝著洛九發起了進攻。鳩鳥騰而飛起,尾翎長長的,很是漂亮。

鳶尾不甘示弱,迎了上去,說實話,龍飛煙一開始是真的不知道這麼一朵看起來不錯的花有什麼攻擊力。

原以為它只是用來迷惑敵人的,沒想到它竟然敢主動朝著鳩鳥出擊。

赤色花瓣上散發著獨特的光芒,耀眼而又怪異,鳩鳥的動作突然慢了幾分,鳶尾一擁而上,團團包裹住鳩鳥。 看不到裡面在做什麼,但是,鶴鳴的臉色變得很不好,口中突然發出一聲凄厲的聲音,鳶尾顏色頓時暗淡了不少,包裹著鳩鳥的力度也有所下降。

別人沒有看到,但是站在鶴鳴身邊而且一直在默默關注著他的龍飛煙可是很清晰的看到,他在下毒!

靈力包裹著一丁點毒素,小到灰塵般大小,借著奇怪的叫聲讓人們把注意力分散到一旁,趁此機會下毒。

他應該是手下留情了,鳶尾雖然顏色暗淡了一點,但是並沒有什麼很嚴重的反應。

洛九在一旁都快要吐血了,早就聽說過鳩鳥身懷奇毒,今日一見,名不虛傳,他已經用靈力包裹在外面了,沒想到毒性還是這麼強橫。

鳩鳥奮力掙扎,終於從鳶尾之中突破束縛,出來了。

影鷹速度飛快,饒了一個彎,朝著剛剛脫離束縛的鳩鳥襲去,鶴鳴似乎是沒想到影鷹的速度這麼快,一時沒反應過來,眼看著影鷹的一雙利爪就要抓到鳩鳥的脖子上,龍飛煙手中的落雨梨花動了。

細小的銀針飛速射出,上面帶有令人昏迷的毒藥,凌風看出了龍飛煙的想法,操縱著蠶絲配合著她。

縱橫交錯,令人眼花繚亂,在普通人看來可能只是一瞬間,但是在這些人的對決之中,卻是關鍵的,甚至於取決勝負的一秒。

晉南察覺到了不正常,飛快撤退,落雨梨花也不是吃素的,在下一刻緊追不捨,馬上就要碰到了,洛九卻突然操縱著鳶尾出現。

銀針深深的刺入,洛九手起刀落,一大片鳶尾被斬了下來,洛九的臉色白了幾分。

能對自己下這樣的狠手,也是不容易啊。

凌風乘勝追擊,金蠶絲極為鋒利,「唰」的一聲刺穿洛九的幾個重要穴位,看起來細軟的蠶絲,竟然直接將洛九吊了起來。

疼的他呲牙咧嘴。

「洛九!」

晉南驚呼一聲,急忙救援,影鷹和龍飛煙的琅荔纏鬥在一起,晉南直接用手,抓住了金蠶絲。鮮血染紅了蠶絲,順著蠶絲,滴落在洛九身上,兩人的血液混在了一起。

「不要這樣,快放手,你手還要不要了。」

洛九沖著晉南喊。

「閉嘴。」晉南不鬆手,雙手被勒的滿是傷口,低吼到,洛九眼裡有些濕潤。

差不多了,看到這一幕,凌風猛的抽回,兩人同時跌落在地上,這個功夫,龍飛煙也將影鷹禁錮住了,二人落敗。

「我認輸。」晉南說到,對方實力強橫,他打不過呀,儘力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