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希望……王昃回來。

回來。

僅此而已。

一個小時後,拾荒者被食物引誘到大宅之中。

‘帥哥’實在是不放心,破天荒的,一年內第一次走進了這個宅院。

彷彿……只要王昃在身邊,或者神似王昃的人在身邊,這天上地下,就沒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用食物騙著他進屋,用食物騙著他洗澡,用食物騙著他理發。

一家子人都聚在一起,烏泱泱的好幾十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拾荒者穿著整齊的從簾子後面走出來。

王母一下就就哭了出來,王父也是在一旁緊著抹眼淚。

太像了,就像是從模具中印出來的一樣。

除了有些偏瘦,那就是王昃,失蹤了三年的王昃。

一家大喜。

但也有一些人很憂愁,自然是那些叔叔舅舅們,他們其中有些都從未見過王昃,只是聽過一些他的傳聞。

尤其在通過王氏集團接觸到那些高層之後,更是對這個震驚世界的名字印象深刻。

如今……他回來了,自己‘努力得來的’還會是自己的嗎?

一時間,百般鬼胎。

而‘王昃’,雖然變得幹凈了,但依然不改他只認吃的秉性,面對著那麼多雙眼睛,甚至眼淚,毫不在意,一個勁的往嘴裏塞東西,不一會就吃下了一個‘小山’。

‘帥哥’在一旁笑道:“沒錯沒錯,世間除了我們長官之外,還誰能吃這麼多東西,連個飽嗝都不帶打的?沒錯沒錯了!不過就是失憶了而已,早晚會想起來的!”

這一夜,王家大慶。

連姬老都連夜發來‘賀電’,一個勁的表示要親自來看看,頗有些舉國同慶的局面。

至於姬老本身,由於戰事發生在他‘離任監管’的時候,自然新任的‘老人家’‘公孫小子’由於太過年輕的關系,被‘弄了下去’,換做‘姬老人家’來主持大事。

這一主持,就直到現在。

直到啟明星升起,一家人才‘消停’了下來。

寵冠豪門:總裁大人求暖牀 不過,在飛刀和上官翎羽都在的情況下,‘王昃’卻被帶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裏面雖然放滿了吃的,但卻再無一人去看他。

王父王母回到自己的房間,關好門窗,坐在牀上。

王父嘆了口氣,說道:“可惜……可惜了。”

王母道:“說不準,那真的是昃兒吶?畢竟三年時間是很長的,他曾經出門四年,回來時也是變了樣子的啊。”

王父搖了搖頭,伸手摟過老伴顫抖的肩膀,安慰道:“那就……當他是吧,不過……我們還是不要自欺欺人了,那眼神不對,小昃……呵呵,那臭小子從出生開始就是那副眼神,剛落地那會竟然不哭,可把我和醫生嚇壞了,直到現在回到老家,那位老醫生見到我還會叫一句‘鬼孩子他爸’,呵呵……”

王母抽涕了幾聲,嘆了口氣道:“我也知道那人不是,但……孩子們都希望他回來,有一個‘念想’也是好的。”

“所以我才沒有說破,就先這樣吧,看姬老的意思,好像國家也希望他‘回來’一樣,不管是真是假,‘他回來了’,如此就好。”

另一個房間裏,上官翎羽正拿著枕頭撒氣,一遍遍的用小拳頭砸在上面,恨聲道:“該死的小昃,該死的該死的!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一走都是三年,他要是再不回來……我就,我就改嫁!”

飛刀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他本來就沒娶,你要嫁人趁早,少了個競爭對手,我可是很開心的。”

“哼!偏不讓你如意,我這輩子就跟他耗上了!”

兩個女人你來我往,‘競爭’了好一陣。

最後,飛刀嘆了口氣道:“說這些有什麼用,人都……不見了。”

上官翎羽忍不住說道:“那……真的不是?”

“哼,你明明知道他不是,又來問我做什麼?”

“失憶……也不可能嗎?”

“你知道的,我有一種特殊的方法可以辨認他的。”

飛刀對於王昃,比其他女人更多了一種感情,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關系。

王昃在的時候她還不覺得,這三年的時間裏她想了好多,也終於明白了那古墓之中她吃的那個所謂的‘魚’是什麼東西,其實很容易想到,只是……從未,也不需要去想而已。

只要王昃在附近出現,飛刀就會有一種‘心動’的感覺,從內而外,彷彿本性。

可這個‘王昃’,卻絲毫沒有帶給她這種感覺。

不是。

她希望是,但就像王父說的那樣,他們不能自欺。

上官翎羽道:“那為什麼你不說破?”

“算了,先這樣吧,沒見爸媽都很開心嗎?不管是真實還是假象,就……暫時這樣吧。”

“哦?呵呵,都叫上‘爸媽’了?我都不知道你臉皮有這麼厚!”

“怎麼?羨慕啊,我在他們二老面前也這麼叫的,人家都很高興的,哈哈!”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賢侄!」劉備本不忍心打擾劉琦三人的熟睡,但天色已經不早,抬棺木的夥計,扶靈和送靈的人都站滿靈堂,就等一聲喊,鑼鼓齊鳴,準備恭送劉表上山。

昨夜校場上熱鬧了一整晚,那些武將精力充沛,大早的也盡數趕來,可憐劉琦、劉琮、蔡夫人三個徹夜未眠,又加上心中氣悶而不得出,直到天邊光亮才稍有些困意,這一閉眼竟然比死人睡得還沉。

「哦,劉皇叔!」

「趕緊漱漱口吃點東西,吉時一到,準備出殯了!」劉備到不是急著讓劉表去山上睡,而是襄陽城外十萬大軍整隊完畢,他只需將劉表送出城,便可率領浩蕩之師渡河北上,去見數年未曾謀面的老朋友曹孟德。

劉琦點點頭,強打起精神,又將另外兩人推醒,見是劉備站在跟前,蔡夫人急忙起身行禮,雖然說心裡恨他萬分,但是明面上還是要感謝他收留了一家人。

等他們準備停當,一聲高呼,蔡夫人躲入帷幔後面,劉琦帶頭一聲痛哭,眾人跪倒一片,十六人的抬靈夥計各就各位,兩根粗壯的押靈柱左右夾住黑色棺木,四根中柱,八根橫扁左右各設一人,棺木起駕時眾人才慢慢站起身來。

隊伍出了州牧府,夥計歇了腳,這會是乘機讓劉表最後再瞅會自己住過的地方,早膳便端到靈前給家屬們享用,算是劉景升走之前給眾人分食一點陽德,劉備額吊白布也混在親屬隊伍中用膳,關張二人緊步相隨,他們需要確保大哥的安全,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會兒身邊都是荊襄人,不得掉以輕心。

袁尚身為從事,自然和牧府文官們呆在一處。

「袁大人,聽說你最近做了筆大買賣?」蒯良湊過來按住嘴輕聲說道。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子柔兄,不敢當,小本經營,和你們沒得比!」商人之間,見不得他人獲利,眼紅是必然的,只是礙於袁尚是劉備的四弟,蒯氏不敢把他當成競爭對手,至少不敢往死里整。

「海鹽可是個好東西,不介意下次批點貨給兄弟,我們只做零售,咱們合作共贏如何?」和魯肅一樣,蒯良首先想到的不是對抗,而是合作。

「當然可以,下次出貸,我定然會給子柔兄留出來!」蒯氏叱詫荊州商圈這麼多年,想要在這裡紮根,必須和他們搞好關係,否則不得長久,這個道理袁尚非常清楚。

蒯良點點頭,看來對方是個聰明人,難怪能千里迢迢從遼東販鹽過來,還能打通江東的關係,其實他並不知道,袁尚是兼職兩方,而且是官商通吃。

兩人一路嘀嘀咕咕地將劉表的棺木送到南門,劉備一直用眼角的餘光在打量這兩人,他們一拍即合讓玄德感到隱隱有些擔憂。

「景升兄,兄弟我就送到這裡了,前方戰事吃緊,恕不能遠送!」劉備將安靈道士端上來的酒撒到地上,就當是與劉表告別,襄陽城的兩側是烏甲一片,而中間儘是素白,像一條通往荊山的銀光大道。

白道之間一點紅,孫尚香剛剛經歷新婚,本來不應出現在這裡,但她畢竟是女流之輩,不能跟著劉備打打殺殺一輩子,據說糜芳和糜竺已經領命前往江夏,糜芳繼續負責江夏的防務,而糜竺則是專程前往迎接甘夫人和阿斗來襄陽,孫尚香也方便幫甘夫人分擔一點內事。

「夫君,身為主帥,切不可枉顧性命親自上陣,你要記得還有家人!」上次在城樓上親歷過劉備奮勇殺敵最後暈倒的情景,孫尚香有些后怕,離別之前不免囑咐幾句。

「香兒,你也要照顧好自己,我們將成為荊州父老最堅實的屏障,放心吧!」劉備一生很少有機會和對手在公平的環境下一決高下,徐州之戰算一次,此番樊城又算一次,雖然曹操還是有壓倒性優勢,但比起這些年奔走投靠眾諸候寄身一隅來說,已經具備良好的條件了,特別是這次,加上張允的部隊,二十萬對曹軍四十多萬,又是守方,勝算的機率彼大。

「漢升、顯甫,荊州就全靠你們了,一定要加強防範蔡瑁捲土重來!」劉備的目光似乎有些猶豫,但別無它選。

「放心吧,大哥,有黃老將軍在,襄陽城堅如鐵桶!」還好劉備佔了二成的利率,否則自己對他來說毫無信任可言,只有利益捆綁的人,相互之間才存在信任。

「四弟,還有一件事,我要單獨給你提個醒!」劉備拉住他的手往旁邊走幾步。

「何事?」

「我走之後,你要密切關注劉琦和蔡夫人的動向,切不可讓他們與荊襄的官員走得太近,若是有什麼異動,一定要及時通知我!」相對於眼前這位半官半商的異姓兄弟來說,最難信任的要數地頭蛇劉琦,他雖然表面上安靜自若,可是劉琦與蔡夫人的和睦相處不得不讓玄德多想。

「難道大哥對長公子不放心?」沒想到劉備心挺細,光憑直覺便能明察秋毫。

「劉琦公子我倒不擔心,可是荊襄這麼大,我們初來乍到,無法預防下屬官員慫恿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這樣我無法向景升兄交待,特別是影響到荊州安定的事情!」

「大哥放心,我會見機行事!」劉備的心思已經非常清楚,想通過他監視劉琦母子。

可憐的劉琦就站在劉備不遠處,卻一直沒能等到劉備主動囑託他什麼,哪怕安排一下劉表下葬后的差事。

大軍比棺木先動,劉備昨日剛剛接受屬郡官員贈送的白色的盧馬,此刻便是乘著它在眾人的目送下直奔隆中港,用不到一天的時間,他便能到達人生中的另一個高峰。

「亡靈德報,親屬止傷!」道士們從地上站起身來齊聲呼喊,親屬又止不住痛哭起來,百姓只允許送到城外,一行人向天撒著紙圈,一步一停的向荊山方向前行,寒風像是黑白無常在驅趕,落葉如同人生漂零,再輝煌光鮮的人,遲早都要走到這一步。 於是,這個‘王昃’就在這個家庭裏面,安穩的生活了起來。

與其說是生活,其實這個‘王昃’不過就是一直在吃而已。

‘帥哥’意外的沒有再吵着嚷着離開,而是……用某些王家人來講‘很厚臉皮’的留了下來,還讓黑水營的一大部分人都過來這裏居住。

在別墅的後身空地上建起了整齊的帳篷,好似行軍打仗一般。

而‘帥哥’每天的任務,就是收刮所有能弄到的美食。

飛禽走獸無一不足,珍稀水果,限量食材,每天都以‘卡車計’的送進來,在通過從五星級酒店抓來的十二名大廚的手藝,變成一道道精緻的美食。

唯一可惜的就是,如今的‘王昃’還是不會使用餐具,只知道一個勁的用手抓。

不過也就是這麼多天,王家的人並沒有想象中的熱情,也幾乎都沒有來關注他。

彷彿整個世界,相信這個‘王昃’就是王昃的,就只剩下‘帥哥’一個人了。

就連‘普通人’都只能皺着眉頭,嘆幾口氣。

姬老在這段時間裏面來過兩次,都是親自到訪,再次確認‘王昃’是個樣子後,就嘆了口氣,再也沒有來過。

彷彿這僅僅是現實生活中的一個插曲,不管他是真是假,生活都要繼續。

世界變了,僅僅三年時間,已經變得讓誰也認不出來了。

天朝並非‘一家獨大’了,而是變成了‘一教’‘一政’‘一家’‘一閣’‘一神’的五方分立形式。

一教自然是軒轅教,迅速的發展,狂熱的信徒,讓他們滲透進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成爲可以與梵蒂岡教廷叫板的存在。

一政是以姬老爲首,公孫家鼎力相助的實權體質。

一家……自然就是王家,世界上至今有很多並不知道,‘黑金幣’就是王家祕密發行的,至於他們哪裏來的這麼多黃金,哪裏來的這麼大勢力,卻是根本沒有人知道。

一閣,便是玲瓏閣,不知道因何緣故,祕境中人在經歷過簡單的內部消耗之後,突然遇到米國這種外敵侵犯,宛如雪中送炭一樣,把所有方外之士聯繫了起來,擰成了一根繩,盡數加入了玲瓏閣。

一神……卻僅僅是個傳說,這世界上有真神的存在,沒有人見過神靈的樣子,但卻沒有人敢挑戰神靈的權威。

因爲不管是北極上空傳回的照片,還是南極冰洞中的實況錄像,讓全世界的人民第一次知道,神靈真的存在,不存在任何弄虛作假,可以藐視現如今世界上所有的力量。

那被……稱作神蹟的東西。

米國的戰敗,導致隱藏在容光下的黑暗盡數爆發開來,大批量的失業,無可挽救的經濟危機,這個‘產出與消費’極不對稱的國度,終於第一次正面的認識到,平時他們吃的牛排,穿的名牌,踩着的實木地板,開着的各種車子,都不是他們那些每天六小時的混吃等死的平凡工作能夠支付的了的。

曾經被整個世界‘豢養’的米國人民,終於要用自己的雙手來養活自己,所以他們驚訝的發現,自己每個月的工資已經負擔不起月末的賬單了。

但這種改變也不算是最大。

越國,曾經貧窮的賣血都沒人收的國家,突然‘發達’了。

種植毒品,國家平價收取,賣往世界各地,尤其正處於混沌狀態的米國,銷量大好。

沒有國家敢去對付越國,不是因爲他們有了核武,而是他們國家有‘神龍’,世界上已知的確認的唯一一個‘怪獸’。

有人說,三年後的現在,是一個極度和平的時代。

但另一部分卻在說,這僅僅是世界步入了‘龍捲風的中心’,暫時的寧靜而已。

直到……這一天。

“喂,小劉嗎?晚上去網吧通宵啊?什麼?在家?那破網速能行啊,那次五黑都你坑,總說卡,這次就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因爲卡!少廢話,趕緊過……”

一個正在路邊打電話的都市小白領,依舊拿着自己的手機貼在臉皮上,但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擡起頭,看着原本晴朗,現如今卻陷入黑暗的上空。

幾十艘巨大的戰艦停在這座城市的上空。

如果有眼神很好的,或者此時拿着望遠鏡的人,還可以看到在一艘最大飛船的前方,懸空站立着一個‘人’。

一身黑色長袍,唯一露在外面的是一雙赤足。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他’緩慢的舉起雙手,輕輕的聚攏在胸前,一陣顫抖後,一個紅色的圓球在他雙手之間凝聚而成。

先是如同乒乓球大小,隨後慢慢擴張,直到變成了足球大小,就開始閃爍出紅色的‘電弧’一般的射線,四處飄蕩,讓周圍的空氣都灼熱的燃燒起來。

顯示出它已經極不穩定了。

黑袍人雙手緩緩鬆開,那球體就自由落體的,緩慢的向下飄去,每漂浮一段距離,就會增大一點,直到落在地面上,已經變成足有五米直徑左右。

接觸,融化,滲入,彷彿一滴水投入到湖面之中。

隨後……寂靜,萬籟俱靜,任何聲響都消失了,包括人們的奔跑聲,還叫聲,猛按手機快門聲,汽車轟鳴聲,空調嗡嗡聲……都消失了。

一秒……兩秒……

轟!

大地猛地‘鼓’了一下,隨後從那圓球造成的大坑開始,波紋一般,一種龜裂、粉碎,漸漸向四周散去。

遇到高樓,大廈傾倒。

遇到汽車,鐵水融化。

遇到人類,灰飛煙滅。

從整個地球的上空去看,就像那裏突然長了一個‘癤子’,在幾分鐘後,突然有暴起一個‘膿包’,然後炸開。

籠罩於整個城市的巨大紅色圓球,瞬間爆開了,巨大的響聲讓整個地球任何位置的人都能聽見。

最後……噗的一聲,彷彿一個屁,一切都消失了。

豪門盛寵:神祕總裁嬌蠻妻 黑色的,而又平整的,甚至可以說是完美的圓形深坑。

邊緣處,僅僅幾釐米的距離,那裏的小草還在迎風飄舞,彷彿懸崖邊不屈的荒草。

尤其一棵大樹,一半消失了,一半卻依舊屹立在那裏,枝葉都不曾搖曳,一副繁茂的樣子。

整個城市消失了,變成一個巨大的黑色凹陷,而凹陷其他的地方,卻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點變化都沒有。

甚至……沒有風。

隨後,在一個小時之內,全世界所有的電視臺和廣播,都終止了自己一切節目,紛紛用本臺最有資歷的播報員,聲音低沉而緊張的報道着這個消息。

天朝的一座城市,被毀滅了!

是誰幹的?城市中最後傳出的一些影像來看,好像是……外星人?

外星人來襲擊地球了?

是與不是,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對方掌握着一種可以頃刻間消滅一個城市,甚至在地球上挖出一個‘大洞’的能力,這足以讓世界上任何人‘人人自危’。

另一方面,在全世界陷入一種瘋狂的緊張當中的時候,那投出火紅圓球的人輕輕收回了自己手臂,把它們隱藏在寬大的衣袖之下。

緩慢的飄向那艘最大的飛天戰艦。

一個艙門打開,他便飛了進去。

繞了幾個看起來十分古怪,甚至有些像是動物內臟組成的通道房間之後,他來到了一個‘心臟’部位。

四周有無數條粗壯的彷彿血管的東西,牆壁給人的感覺彷彿是活的,還會不時的蠕動一下。

但總體來說,這裏卻給人一種‘乾淨’的感覺。

黑袍人雙腳落地,緩步走向居中的一個座位,坐了下去,輕輕呼出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