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以再抱我一次嗎?”唐瑾兒看着林妙妙。她的眼神堅定,有着她的驕傲。

林妙妙看了看林楓,又看了看唐瑾兒一頭白髮,她的心裏有些難受。林妙妙強顏道:“大家都是朋友,朋友之間鼓勵擁抱,又有什麼不可呢?”

“謝謝。”

唐瑾兒說完之後,再次注視着林楓。

那一次的風雪相依太短暫,這一次,就讓自己任性地回味一次。以後如何自處。那是以後的事情。

林楓早就有些衝動,但是又有些聲音在心裏阻止自己。他一臉矛盾地看向林妙妙。

妙妙對着林楓微微點頭,算是允許。

林楓的眉頭一直緊蹙。他緩緩起身,然後走向唐瑾兒。林楓張開了雙手道:“大人,卑職在此爲你遮風大雨。”

既然林妙妙允許,既然唐瑾兒想要恢復記憶。那麼,林楓決定放開自己。

唐瑾兒微微側頭,依偎在林楓地懷裏。她滿足地閉上了雙眼。感受着林楓的溫度,想象着那一場風雪。

時間靜靜地流淌。林妙妙蹙着眉頭轉過身去。她的心裏有些不好受,有些惱怒,有些煩躁。

唐瑾兒從一聲咳嗽之中睜開了雙眼,她離開了林楓溫暖的懷抱,看着林楓感激道:“小林,謝謝你。你很好。”

然後唐瑾兒有看向背對着自己的林妙妙道:“妙妙,今日得罪了。”

唐瑾兒見林妙妙沒有回話,沒有轉身,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她知道林妙妙在生自己的氣。

“告辭。”

唐瑾兒落寞一笑,轉身走入夜色之中。

“小林,若是你先遇到的是我。你心裏面在意的那個人,會一直是我嗎?”

夜色有些深意,更添幾分寒氣。細雨迷離,令人倍加惆悵。

唐瑾兒沒有方向地行走,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孤單和落寞,竟然像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

她不知道走向了哪裏,走了多久。等到她決定回宮的時候,兩個身影擋住了去路。

這兩人全部身着黑衣一大一小。

年輕的少年看着唐瑾兒,露出了滿意的詭異笑意道:“若是讓林楓知道你就這樣死了。他應該會遺憾終生,不對,應該是痛不欲生。”

“你是誰?”唐瑾兒冷靜問道,此時她握住了霍鎮山給她的玉簡。

另外一箇中年男子道:“這一次她難得和霍鎮山分開,趕緊下手,吸了她之後,你的修爲會增進不少。”

“爲了不出意外,還請師父出手,快些將她制服。”少年冷冷道。

小飛行 “好。”

男子話音剛落,立即出手。

唐瑾兒捏碎了手裏的玉簡。與此同時,她祭出一把金色的如意。如意散發刺眼的金光,如潮汐一般,垂落在唐瑾兒身上。最終形成了一個圓柱形光幕,將唐瑾兒全身籠罩起來。並以此金光遮掩碎裂玉簡的氣息。

“賜金如意,九等防禦法寶。可惜落在知命境界修行者手裏,又能發揮幾層威力?”

中年男子神色淡然,他揮動衣袖之間,一股浩瀚的土色元氣匯聚成一個黃牛大小的拳頭。拳頭趨勢驚人,颳起陣陣凌冽勁風。

唐瑾兒自知不是聞道境界強者的對手,凝聚所有元氣於防禦之中,等待霍叔伯來臨援手。

中年男子的拳意打在了唐瑾兒的金色光幕之上,隨着‘砰’一聲巨響。唐瑾兒整個人連同金色光幕。直接飛了出去。

巨大的力道于波重擊之下,金色光幕之內的唐瑾兒難以承受,直接咳出血來。整個人本來狀態低迷。爲了回憶,損耗了不少。而今遭受重創,連起身都艱難,只能躺在地上,艱難地呼吸。

中年男子道:“我將此光幕撕開一道口子,你抓緊時間吸了她的修爲。”

“好。” 悍妻來襲:BOSS非情勿擾 黑衣少年道。

中年男子一個大步來到金色光幕之前。他將體內元氣涌入雙手之上,濃郁的土色元氣瘋狂聚集。使得他的雙手由於黯淡的金色光芒。

中年男子將雙手插向金色光幕。 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 好似這光幕異常堅硬,即便遇到了問道境界修行強者。也並非吹彈可破。

但是知命境界修行者又無法發揮九等法寶至強威能。

中年男子的雙手十指緩慢地插入金色光幕之內。

唐瑾兒躺在地上,看着中年男子的雙手漸漸進入,她心裏有了一陣懼意。她不明白這些人爲何對自己動手?

中年男子雙手插入了金色光幕之內後,發出了一聲低吼。蹲着馬步,極力地向左右兩方分開雙手。

金色圓柱形光幕因此出現了一道口子,這道口子以緩慢地的速度慢慢擴張。

青魚街,蘭州拉麪館。

品紅幾次欲言又止,最後開始問道:“妙妙姐,我們算不算是朋友呢?”

“當然。”林妙妙脫口而出。

品紅聽到這話露出了開心笑意道:“那我也想要林楓給我一個朋友之間鼓勵的擁抱。”

“不行。”林妙妙一口回絕。

品紅一臉不甘道:“爲什麼?爲什麼唐瑾兒可以,我就不可以呢?公子是救過她的性命,我還救過公子的性命呢。”

“你是不是想離開面館?”林妙妙不答反問。

“不公平,我不服氣。”品紅說着悻悻離去。端着唐瑾兒吃過的碗筷走到後廚。洗到一半的時候,品紅越想越生氣道:“我纔不不洗她吃的碗呢。”

說着,便將手裏的碗筷扔到角落。自顧走出了廚房。

唐瑾兒剛剛離去,麪館迎來了第二位不速之客。

林楓看着對面的司馬上善,看着他一臉凝重之色,不由問道:“司徒兄,你怎麼了?”

司馬上善看着林楓,安靜了片刻之後才道:“剛纔。我看到你和瑾兒擁抱在一起。”

林楓聽到此話,忽然間明白司馬上善此時一臉凝重的意思。林楓立即解釋道:“司馬兄。當中有些誤會,你可能不知道。”

司馬上善本來在中州鎬京的司馬府邸休息,忽然有一人拜訪。正是孤月城的陸無雙。此人說林楓找他有要事商議,地點便在青魚巷九十七號的一家蘭州拉麪館內。

司馬上善覺得疑惑,不知道林楓找自己何事。他趕到麪館的時候,恰好看到林楓和唐瑾兒緊緊擁抱在一起。

那一刻,司馬上善怒火中燒,恨不得上去問個究竟。但是司馬上善不想令唐瑾兒陷入尷尬的場面。直到唐瑾兒離去之後,司馬上善這纔出面。

這所有局,是林青刻意安排。陸無雙只是其中的一個棋子。這一個局,不僅僅只是針對林楓。

大唐帝國的建安公主死在大周帝國的鎬京,那意味着什麼?

大唐人皇子嗣不多,僅有一子一女。他特爲寵愛的便是建安公主。若是建安公主在鎬京遭遇不測,大唐向大周開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兩大帝國開戰,那最終受益的自然是魔族。

麪館安靜,階前有雨聲。

司馬上善道:“在整個大唐帝國,沒有人不知道我愛慕公主。爲了她,我不顧父輩反對,毅然投效朝廷。後來,唐瑾兒被人皇派往邊疆,爲了與她在一起,我投入並不怎麼光明正義的陵衛署。”

“只要她一句話,我可以生死不顧。”

“我想,我說的這些話,你應該都是知道的?”司馬上善看着林楓反問。 “司馬兄,這是一個誤會。”林楓無力地解釋。

司馬上善自然不會相信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緊緊擁抱,只是誤會兩個字。唐瑾兒埋入林楓懷裏一臉滿足的表情,歷歷在目。

“你明知道我對她的情和義,你依然如此。那說明了兩個問題。其一,你也很喜歡她,和我一樣無法自拔。其二,在你心裏,兄弟情義薄如紙。”

林楓一聽這話,便覺得事情發展有些嚴重了。慌忙道:“司馬兄,你且聽我給你仔細解釋。魔族入侵,我奔赴戰場救了她一命。她這是爲了感激我的救命之恩而來的。 獵妻成癮 我若是真的喜歡她到無法自拔,爲何不看到她的時候跟她說,而是讓她找上來問個究竟呢?”

“夠了”,司馬上善憤怒地看了林楓一眼,道:“你若是喜歡她,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說出來。又何必拿救人一命說事呢?我是沒有救過她,但是我和她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我待她真心日月可鑑。”

林楓徹底無語了,想不到這個司馬上善鑽牛角尖起來死腦筋,固執的很。自己越是解釋,他想的越歪。

“從今日開始。我希望林兄可以光明正大行事,沒有必要掩藏你對瑾兒的心意。我司馬上善,並非小氣之人。我早就知道,像瑾兒這等絕世女子,又豈會少愛慕者?沒有關係。我司馬上善會一一擊敗你們。”司馬上善正色道,算是對林楓宣戰。

林楓露出了尷尬笑意道:“司馬兄對公主一片癡心,我早就知道。這件事情吧。還真不是你想的那樣……司馬兄……你怎麼走了……喂……你去哪裏啊……靠……”

看着司馬上善離去,林楓忍不住嘆口氣。今兒什麼跟什麼?怎麼盡是這些麻煩的事情。

一旁的林妙妙打趣道:“呦,情敵找上門了。”

“妙妙,不帶這麼開玩笑的啊,我心裏煩着呢。”林楓道。

林妙妙猛然拍向桌面,隨着一聲響動,嚇得林楓身體一抖。

紅顏至尊之武林女霸主傳奇 林妙妙看着愣愣的林楓怒聲道:“你心情煩?我還煩着呢。好啊。你這個林楓,瞞着我那麼多事情。唐瑾兒的事情。品紅的事情,你說說,你在外面還惹了多少風流債,啊?”

“完了”。林楓暗中嘀咕,臉色賠笑道:“妙妙,人在江湖飄,哪裏不碰上幾個人呢?這人啊,只有兩種,不是男人就是女人。開始的時候是偶然,大家都想象不到的。再說了,我對林妙妙一心一意,日月可鑑。”

“什麼偶然?偶然就可以花天酒地了?就可以惹下那麼多風流債了?是不是我也可以出去走走。也來幾次偶然呢?”林妙妙反問。

“你不是已經有了愛慕者嗎?還是天碑排名第一的賀容聲呢。”林楓小聲道。

“說什麼呢?有本事大聲點?你還有理了是吧?”

“沒理。”

“我看我對你越好,你就越放肆了。要不是看在瑾兒和我姐妹情深,我一腳把她踹上天了。你這個林楓。出去不好好修煉,瞎鬧什麼啊?你是不是不甘寂寞啊?”

“誤會,一切都是誤會啊。”

“誤會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非要等事情鬧上門來,捅破天了,我才最後一個知道。你怎麼這麼混呢?”

“……”

林楓知道林妙妙心裏不好受,心情不好的時候。總需要發泄一下。發泄完了,也就沒事了。明兒又是贊新的一天。

林楓也知道不應該隱瞞妙妙,可是這些事情又怎麼好說,又怎麼說得清楚呢?

唐瑾兒在他心裏,到底是什麼?林楓自己也不清楚,又怎麼解釋清楚呢?

她只是總兵大人嗎?好像勝過此種親密。是心儀的對象嗎?好像心裏一直有一個聲音提醒自己要剋制。

司馬上善離開了麪館,有些憤懣地往家趕路,卻遇到了兩人擋住去路。

司馬上善心情本來不佳,看向那兩人吼道:“滾開。”

“想死。”那人回道,依舊站在司馬上善身前。

“你他媽的滾開,不然老子揍死你。”司馬上善一臉不痛快道。

“一個女人,就讓你變成這樣。你這輩子也就這點出息了。”那人冷笑。

司馬上善聽到此話,感覺到有些不妙。他忍住心中的怒氣,問道:“你是誰?”

那人冷笑了一聲道:“我叫塗絕。”

“第二魔徒塗絕?”司馬上善驚道,想不到他竟然出現在這裏。

塗絕淡淡一笑,臉上盡顯兇狠之色,他道:“其實我還有一個身份,我是塗天的哥哥,親哥哥。”

司馬上善聽到此話,心中感覺一陣寒意。這個人是來殺自己替他弟弟報仇的。他立即後退,和此人保持一定的距離。與此同時,司馬上善看向塗絕身旁那人。

“聞道境界強者。”司馬上善驚道,很明顯,他們是有備而來。

“再退又有何用?你今日必死無疑。”塗絕冷道。

司馬上善不答,而是拿出了一枚玉簡,直接捏碎。玉簡卻並未散發耀眼光芒,而是如同沒有光澤的石塊,變成了粉末。

“怎麼會這樣?”司馬上善一臉不解,這可是長老賜給自己緊急聯絡的玉簡。只要兩人身處鎬京,老者便可以感應他所在位置。

塗絕道:“有些奇怪,是吧?說起來真是巧合。那個老東西已經歸西了,殺死他的就是孤月城的林妙妙。”

“不可能。孤月城怎麼會和我流雲宗動手?林妙妙只是知命境界,又如何殺得了長老?”司馬上善一臉不信。機警地看着兩人,並且看向左右,伺機逃走。

“這其中的原有。我也不清楚。不過你還記得林白的劍吧?”塗絕問道。

司馬上善豁然明朗,原來劍聖前輩的劍顯化,竟然是林妙妙爲了殺長老,可是這是爲什麼呢?

這個問題,他永遠都不會知道答案。

塗絕自知自己想要擊殺司馬上善,並非簡單的事情。暗殺襲殺講究的是速度,他身旁的魔將出手。

魔將雙手一攤。一杆金色長槍出現在他手裏。他雙手持槍,猛地往前方刺去。

司馬上善立即祭出九等防身法寶。是一個金葫蘆。葫蘆吞吐濃烈的金光,將他全身籠罩起來。與此同時,司馬上善展開自己的極速,朝左方逃遁。

魔將手裏的長槍看似簡單地刺出。卻是蘊含着毀滅性的威能。長槍宛如一道金色的流光,出手的瞬間,便刺到司馬上善的後背金光之上。

鏘……

尖銳的鑽洞之聲響起,火花迸發。長槍並沒有使得金色光幕洞穿,只是令金色光幕碎裂。而逃亡的司馬上善難以承受巨大的力道撲來,體內氣血翻涌而上,噗呲一聲口吐大量鮮血,整個人遭受極大的內傷。

魔將第二次出手,更爲霸道。金色長槍宛如古獸全力一拳。令得虛空碎裂,猛然擊打在金色光幕之上。

砰……

驚天的巨響傳出。司馬上善身上的金色光幕出現了大量的蜘蛛裂紋。而他整個人再一次咳出血來,整個人的氣息微弱到了極點。他連起身都萬分艱難。更不用說逃走。

魔將第三次出手,同樣還是揮動金色長槍全力一擊。

砰……

又一聲恐怖巨響傳出。這一次重擊,令得金色光幕碎裂成片。那個金葫蘆顫抖了幾下,最終從空中跌落。而司馬上善,已經奄奄一息,昏迷不醒。

塗絕伸手一吸。將金色葫蘆抓入手中。他頗爲滿意道:“九等防禦法寶,不錯。”

隨後。塗絕一腳踩向司馬上善的頸部,讓他氣絕身亡。然後一拳轟碎了他的識海,讓他身死道消,徹底毀滅。

“弟弟,我今日替你報仇了。而今,只剩下林楓一人,我會帶着他的頭顱來祭拜你的。”塗絕對着夜空靜靜道。

“快些離開此處。鬧出這麼大動靜,鎬京的人馬上就到。”

另一處戰場。

唐瑾兒躺在地上,只剩下一口氣,眼睜睜地看着魔將將光幕那道口子越撐越大,最後可以容納一人通過。

林青露出了邪魅笑意,對着唐瑾兒舔舔嘴脣,好似兇獸看到了獵物一般。

林青行走之間,體內法門運轉。在他的雙手手掌,出現了兩團黑色漩渦。林青擡起雙手,輕輕搭在唐瑾兒雙肩之上。

唐瑾兒立即嬌軀一震,感覺到一股令人悚然的吸力傳來,竟然將自己體內的修爲,精血吸出體外。

“啊……”唐瑾兒發出一聲痛苦的shen吟,感覺自己的肌膚在肉眼可辨的速度蒼老。

恰在此時,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這個黑影,宛如一座巨大的石碑轟然落在了墨鏡肩膀之上,直接將魔將打入地底。

林青看到師父直接消沉於地底,心中恐懼,慌忙以最快的速度後退。

石碑消散光芒,顯化出真身,便是大唐第一神將霍鎮山。

唐瑾兒氣息微弱地看着霍鎮山道:“霍叔伯,你終於來了。”

霍鎮山身上佈滿傷口,衣裳之上有諸多鮮血,顯然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鬥。隨着霍鎮山出現,又有兩位魔將出現。他們兩人同樣衣裳破敗,身上的傷口更加恐怖嚇人,鮮血不停地滴答落地。

“霍鎮山,你果然很強。”第三魔將沉吟道。

此時的地底發出震動,林青的師父從另一處地底鑽出。他連連擺頭,揮去身上的泥土。霍鎮山先前那一擊來得太突然,他沒有防備,又一心放在撕開唐金額防禦光幕之上。如此着道,第七魔將心有不甘道:“霍鎮山,偷襲算什麼本事。”

第七魔將看到出現的只有兩人,問道:“老五呢?”

“死了。”第四魔將緊緊盯着霍鎮山冷道。

第七魔將聽到此話,忍不住露出凝重之色。

爲了今日這個局,爲了殺死建安公主。林青策劃這一切,使得唐瑾兒一人獨行之後,魔將們爲了以防萬一,特意由第三魔將,第四魔將,第五魔將盯着霍鎮山。

想不到霍鎮山還是趕來,並且擊殺了第五魔將。

霍鎮山神識一動,一個小小玲瓏塔落入唐瑾兒手中。霍鎮山發出一道神識道:“公主,等下我攔下他們的時候,你帶着玲瓏塔逃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