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著其中一處,裴謝堂立即驚呼:「這鋪子是田燚賣給周同輝的,而且價格還這麼低。」

「不但如此,我還查到,自從買賣商鋪之後,田燚和周同輝的關係好得跟穿一條褲子似的。在周同輝死的那天,他還去過田家做客。」高行止冷冷一笑:「你想明白了嗎?這是一盤好大的局,為了除掉你,他們費盡心機又周密佈防,難怪你跑不掉。」

裴謝堂略一思量,也跟着笑了:「田燚,似乎是孟家的親戚?」

「孟哲平的侄女婿。」高行止打了個響指。

連起來了。

裴謝堂吐出一口氣,至此,她已經看破了這個高明到了極點的局。

。 「這比賽是?」

蘇沫將傳單交還給了茶嵐子,柔聲開口問道。

「這是全球武術格鬥大賽,就像你剛才看到的那樣。」

茶嵐子嘆了口氣道,隨之將傳單揉成了一團,丟進廢紙簍里。

「這……」

「唉,反正我現在也是這樣了,這比賽還有什麼好去的呢?」

他自嘲地笑了笑,同時又甩了甩自己那條還打著石膏的胳膊。

以茶嵐子現在的這副樣子,確實是參加不了任何武術比賽了,更別說還是這種全球武術格鬥大賽。

當然,就算是全盛時期的他,也只能算是整個武道館中最弱小的存在。

所以,這比賽對於他而言,自然就顯得輕如鴻毛了。

「別這麼說,如果這比賽能贏的話,應該會對你們武道館的聲譽有所提高呢。」

埼玉微笑著從廢紙簍里撿出了那張傳單,又將其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埼玉先生,您這是?」

茶嵐子看到埼玉的這個動作后,瞬間一驚,不明白他究竟想幹什麼。

「我,替你去參加這個比賽吧。」

埼玉微笑著道,旋即拿起了衣架上的一件道袍,給自己披了上去。

緊接著,他又對照了一番自己和茶嵐子的相貌,卻發現好像是還少了點兒什麼。

「還少了個頭髮吧。」

蘇沫笑道,旋即不知從哪兒取出了一頂茶色的假髮,為埼玉戴了上去。

「嗯,這回就像了!」

埼玉滿意地點了點頭。

三天後,全球武術格鬥大賽在Z市的市中心舉行了。

講句老實話,蘇沫是真的不敢相信,這種全球性的賽事,居然會在Z市舉行。

就算不能在A市舉辦,最起碼也可以在其他一些相對安全的城市舉行。

而最終,主辦方卻依然選擇了Z市,這是蘇沫百思不得其解的。

埼玉頂替茶嵐子參加大賽,這是在蘇沫意料之中的。

畢竟漫畫中的大致情節,他也都記得。

然而,出乎埼玉和吹雪意料的是,他本人,蘇沫,竟然也會選擇參加到這場大賽之中。

不單是他,念動力俠也選擇了參加比賽。

至於鋼鐵戰車嘛,他和傑諾斯一樣,由於都是機器人,因此無法參賽。

準備間里,埼玉整理著自己的假髮,一面轉向身邊的蘇沫問道:「蘇沫啊,你覺得我這頭髮會掉下來嗎?」

「難說。」

蘇沫打了個哈欠,他是以自己的身份來參賽的,因此自然沒有像埼玉那樣的擔憂。

三天中,金屬騎士又來找過他們一次。

不過由於這三天,埼玉他們一行人都呆在邦古的武道館中,因此金屬騎士自然是又撲了個空。

他索性也就乾脆放棄了讓蘇沫和埼玉等人參與的打算了。

當然,蘇沫心底是瞭然的,這玻璃碎片的來源,八成就和怪人協會有關。

而怪人協會中的豪傑和爆山等人,也會參與到這場武術比賽當中,藉此來向眾多參賽者派發怪人細胞。

所以,蘇沫才會選擇和埼玉一同來參賽,而不是選擇和金屬騎士他們合作。

畢竟,結果都是通往怪人協會,那麼與其受制於人,呆在金屬騎士的麾下,倒還不如自己參加大賽,進而主動出擊呢。

如是想著,蘇沫已經開始細細打量起了休息室中的其他人。

除了他和偽裝成茶嵐子的埼玉以外,這休息室中的其他人,無不是個個身強體壯、滿身的肌肉。

此外,來參加這次大賽的人,還有許多是與蘇沫有過一面之緣的人。

例如先前一起對付深海王時認識的閃電麥克斯,以及一個名為「斯內克」、使用蛇拳的男人。

雖說認識對方的長相,但畢竟也不是什麼熟人,因此蘇沫只是簡單地和他們寒暄了一陣,便再次轉頭望向了埼玉。

此時的埼玉,依然在整理著自己那頭歪歪扭扭的茶色假髮。

「喂,埼……」

「噓!你忘了?我現在是茶嵐子了!」

埼玉見蘇沫要喚出他的真名,急忙一把捂住了這傢伙的嘴,鄭重其事地提醒道。

「嗯。」

蘇沫也謹慎地點了點頭,但就在這時,一個強壯的男人突然走到了埼玉的身後,用力猛拍了下他的肩頭。

「喂!」

「啊……」

這一下,險些嚇得埼玉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好在蘇沫適時攙扶住了他。

「你……你是?」

望著這個與自己素不相識、穿著一身武道服的男人,埼玉滿臉的疑惑。

「咦,茶嵐子,你不認得我了嗎?」對方顯得比埼玉更加詫異:「我是苦蟲啊!你的師兄,哎,話說你現在還留在邦古老師那兒嗎?」

「呃……嗯。」

埼玉恍然大悟般的點了點頭,原來對方是茶嵐子的師兄。

既然如此,那他演戲可就得演個全套了,萬萬不能露了馬腳!

他正打算和苦蟲沒話找話呢,就見一個身高八尺有餘、容貌極其帥氣的男子猛地推門而入。

此人臉上一副英氣勃發的樣子,年齡雖不大,但單憑氣場便能判斷出,這人的實力絕不一般!

非但是埼玉,蘇沫也從這區區一瞥中,感覺出了此人的不凡。

就在這人剛一踏進休息室的大門后,幾個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都很是不俗的女子,也殷勤地尾隨著他走了進來。

「茶嵐子,這人是水龍,練的冥體拳,實力很強!」苦蟲湊到埼玉耳邊,小聲提醒道。

他此言一出,埼玉還沒什麼反應呢,蘇沫卻是已經面色凝重了起來。

水龍?

這個名字,同樣勾起了他的回憶。

只是有關於發生在水龍身上的劇情,他卻是有些記不清楚了。

印象當中,這好像是個武術雖強,但卻很傲慢的人。

事實也的確如蘇沫所設想的一樣,當水龍剛一坐下后,那幾個美女便爭先恐後地為他按摩起了肩膀、捶起了腿。

倘若是不明白內情的人看到了這一幕,一準會認為這是個什麼富二代、公子哥之類的廢物呢。

埼玉,就是這樣一個不知道內情的人。

當水龍那傲慢的目光掃視過來時,恰好與埼玉的眼神對了上去…… 直到聽到人進來,並且門關上的聲音,庄老爺子這才扭頭,看向來人,很驚訝的說道:「小天,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他還以為是明忠讓自己早點休息呢,結果來得是羅天,這怎能不讓人意外。

「庄老爺子,你不也沒睡呢,這樣可不好。」

羅天面帶笑容,似乎沒有被危機影響絲毫,其實呢,他真的有點擔心庄老爺子的身體。

畢竟這個緊要關頭,萬一身體累垮,誰能主持大局呢。

「多事之秋啊,等會就睡。」

庄華國露出苦笑的表情,然後又說道:「對了,你有什麼事嗎?」

不得不說,面對羅天,他沒有隱藏自己的真實感情,這是認可的表現,當然,心裡也不免多想,是不是羅天要主動跟著他,參加那競標大會。

「嗯嗯,有一點小事,我等會兒要出去一趟辦點事。」

羅天沒有說得那麼具體,僅僅是簡單的說著大概。

他無法預料到未來會發生什麼,自然沒必要多說。

「小天,你……」

庄老爺子的第一反應,是想要問問什麼事,但話到嘴邊,還是停了下來。

因為他從羅天眼神中看懂一些東西,那是不能說的秘密。

於是乎,就轉而詢問道:「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中午之前一定回來。」

羅天想了想,回應了一個相對穩妥的時間。

他做出了最壞的打算,即便是被柳元發現,他還是能夠撤退的,只不過要糾纏一段時間。

「需要我做什麼嗎?」

庄老爺子再次張口,他知道羅天既然來了,不會只說這個。

「庄老爺子只需要幫我安撫一下我父母的心態就好,不要讓他們擔心。」

羅天淡淡的說著,這正是他的目的。

同時呢,找什麼借口離開這麼傷腦筋的事情,也一併交給了庄老爺子,可謂是一舉兩得。

「沒問題,但你一定要小心!」

庄老爺子再次開口,同意下來。

他雖然不清楚具體事情,但也隱隱明白羅天現在出門,大概率和風雲會有關。

至於為什麼不阻攔,是因為了解,了解其不會做出傻事。

話說羅天走出房間,離開素心雅居,刻意避開有攝像頭的地方,找到絕對安全的位置,使用了千變萬化之術。

還是那隻熟悉的小鳥,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飛。

看似漫無目的,實則是直奔濱州市內的文偉酒店。

羅天算著時間呢,他提前到了一個小時。、,不急著進去,而是觀察著文偉酒店周圍的地形。

熟記於心后,便進入其中。

不急著進入負三層,而是看看這裡,有沒有隱藏著什麼東西。

好不容易來一趟,不仔細查看一番怎麼能行,說不定,就發現了重要信息呢。

過了一會兒后,羅天無功而返,是他想多了,這裡沒什麼秘密。

只有負三層里,存在著只有一個大門的房間,變成小蟲子,輕輕鬆鬆進入其中。

房間里。

李奇一人正躺著沙發上呢,並沒有睡覺,而是在看天花板,似乎在掩飾急躁的內心,畢竟想睡也睡不著啊。

羅天正在觀察房間構造,這裡相當於是客廳,裡面還有房間,也許那裡就是曹文名義上閉關的地方了。

帶著一定的好奇心,羅天通過縫隙進入屋內。

簡簡單單的一個房間,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還想著搞到曹文的武學呢,顯然並不在這裡,也可能曹文沒留下秘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