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明白,今日之後,這尊神聖威名將以遠比自己嘯吼更強烈的氣勢傳遍世界,此為大勢,無可阻擋! 第三千零二章:我之炎

當一尊造就無盡殺戮的極道魔族隕落,當那輝光無限的聖者飄然而去,一場軒然大波卻是將整個世界席捲,巔峰魔聖,宙碎淵魔皇竟是就這麼隕落了,昔日即便是蒼元神將出手都未能將其壓制,更不用說將這執柄殺戮者反過來滅殺,而此時,這恐怖與輝煌的奇迹出現在葉天刀鋒,映照在一尊尊聖者心中,有那震撼無窮。

傳出消息的,是為此格外鄭重的潼山君,與那輕描淡寫,彷彿斬殺巔峰戰聖不過舉手之勞的葉天本人,葉天並未透露太多與宙碎淵魔皇戰鬥的情報,而潼山君則反過來,不惜一切地強調葉天之強,強調其逆天戰技威能、戰道境界、不滅意志乃至那超然的逆天戰技手段,以期諸聖對其警惕重視,他的行為起到了效果,畢竟無論妖族還是魔族本就對葉天無比忌憚,如今有宙碎淵魔皇隕落這異常轟動,潼山君即便不說他們也會進行重重猜測,將葉天視為比原先更棘手的強敵。

而潼山君雖然見證葉天將宙碎淵魔皇斬殺的英姿,卻不曾見得雙方真正大戰狀態,因此無論是通天戰鑒的底牌亦或那輝煌戰炎他都不曾見過,即便妖、魔聖者運用大能推衍得知通天戰聖又有新的頂尖逆天戰技出世,對其詳細卻感到朦朧神秘,心中因此對葉天愈發忌憚,在如今大勢下,卻儘可能將葉天放在最危險的角度考慮,這也令葉天如今威名傳世,威盛難當,即便是妖族王公,魔族霸主之輩也在談論葉天之際顯露忌憚,不知不覺中,這光輝者卻成了籠罩妖魔氣運的深影,令他們無法祛除,又怎得戰破?

「如今通天戰聖實力只怕已然登臨玄虛至強者,與幽毒妖王、罡風元聖處在同一境界,可將宙碎淵魔皇生生鎮殺而全身而退,定是領悟道從我!」

「你們莫要被這一戰沖昏頭腦,宙碎淵魔皇非無路可走,乃是不甘此辱,更欲求殺戮之道無盡道境執意死戰,如此才成就這無雙威名,不然魔皇雖難以得勝,拼盡底蘊自保卻綽綽有餘!通天戰聖乘勢簡陋,雖強,卻稱不得逆天恐怖。」

「即便准宇宙聖者出手,欲要鎮殺巔峰戰聖也是不易,更何況其中久負盛名的佼佼者宙碎淵魔皇?通天戰聖以自身隕落頹態誘敵一戰,本以為他至多也只是得勝歸來,耀眼一時,卻不曾想竟取得如此戰果為奇迹震撼!如今他扶搖而起,又有誰能阻其步伐?」

「只怕,需得提前出手,將其鎮殺!那兩位皆為我魔族巔峰存在,且大道相輔相成,心意共同合擊絕妙,若是出手,或有希望將這天驕之路斬絕!」

「呵,爾等妖魔平日猖狂,如今宙碎淵魔皇隕落卻是懼了?我神界有無雙星將,汝等惶惶卻也應當,若是再戰,也定令爾等見我神界鋒芒非獨通天一人光!」

種種言論在如今六大宇宙傳開,有些乃是私下談論,有的卻是直接傳至世界的公開之言,魔邪宇宙有群魔震撼,卻上請血閻魔帝設法不惜代價將這成長太過恐怖的天驕鎮殺,沒辦法,之前葉天殺至魔邪宇宙下斬殺無目大尊並將其屍體擲入已是令魔族足夠恥辱了,如今他失了世界氣運,更像是被黑暗冥尊煞得銳氣盡失,理應不再成為魔族困擾,更帶給他們雪恥希望,於是宙碎淵魔皇便這麼去了,也因此不復返。

這是自天煞大戰之後,第一次有巔峰戰聖隕落,除此之外巔峰聖者隕落的例子也寥寥無幾,其中卻有一例亦是葉天施為,怎教人不為之心寒?以玄虛高階斬極力逃竄的無目大尊,何其難也,他赴往魔宙下豪壯取之。殺戮破碎雙極道者宙碎淵魔皇何其強也?葉天破宙滅而勝,更是將他逼上絕路,更早,就連霸空妖王也為其所滅,如今落到妖族手中的邪源受其聖刀照顧出的疤痕更是驚人,不知不覺中葉天積累下了越來越多,越可怕的戰績,且皆是空前、唯一,如此,卻當真符合他的無雙威名。

一顆星辰崛起,他的光輝令太多底蘊深厚的存在為之悸動,空前的殺劫呼應著昨日的輝煌將映照出洶湧風暴,其恐怖令六大宇宙諸賢皆難以預測,葉天成長得太快,戰績太盛,令他的對手為此忌憚甚至嫉恨,可他們又不得不承認關鍵的一點,那就是葉天的這幾場戰鬥皆是牽涉極道的生死搏殺,葉天面對最兇險的局境不惜生死一搏,方有突破桎梏,奪不可為戰果的可能,葉天之勝非無理也。

宙碎淵魔皇隕落了,接下來將會如何?不禁有人將目光投向了蒼元神將、幽毒妖王,還有一位位傳聞中有可能凌駕於尋常巔峰戰聖境界之上的存在,聖念掃過混沌,亦對這古老混亂領域愈發忌憚,亂世要來,還有一尊尊戰聖求戰心切,註定躲不過一場大亂,只是不知接下來將演繹那一場殺戮,是否會比宙碎淵魔皇的隕落更加震撼,或是比那辰光界滅亡更為殘酷?

確切的未來,沒有人清楚,哪怕執掌命運者也只是望得朦朧一線。但對於聖者來講,看不清楚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自身便是未來的締造者,此時此刻,他們正視圖將之牢牢把握……

只是,這暗流洶湧的平靜中,揮手驚天掀起這場風暴的傳奇人物則是處在原本的風眼不遠處,與另一尊有可能掌緣世界命運的巔峰人物對坐長談。

「何其熾盛?於烈尚缺三分,輝耀卻近光之極致,如此星炎,攻伐之力,已是不下我之真炎。」渾身皆是赤紅色,顯出騰騰灼熱之意的存在望著眼前的暗金烈焰也不禁微微感慨,世間一切火焰皆逃不過他獲知掌控,眼前這片烈焰在誕生之初也早就被他感受到,甚至其源本亦有借他這火之國度道勢。只是難以想象,千宙之後如此星炎卻可在他面前璀璨燃燒,面對來自火之起源與極點的威壓無畏不熄,可令它認可其攻伐絕性,這種過於迅猛的發展,即便是以侵略擴張為性質的火之皇者也始料未及。

「依託陛下隱蔽方得成長的火光,又怎能敵萬火之源,萬火至真?」而在真炎元聖面前,赫然便是如今斬殺宙碎淵魔皇而處在風雲中心的葉天,此時卻是微笑著如此說道,面對火皇自然謙遜,可他也不掩驕傲,星炎在這最適合火焰燃燒的起源極境中卻是愈發旺盛耀眼,單論霸勢竟然隱隱要與皇火真炎分庭抗禮般,這令真炎元聖眼中微光閃爍,好強的通天戰聖。

葉天既謙遜亦驕傲,事實上單論攻伐,星炎確實不弱於這萬火之祖的真炎存在,只是星炎只能算劍走偏鋒,論生生不息,論燃燒轉化,論永恆意境,卻是遠無法與真炎相提並論。真炎便是真炎元聖自身的道,也是整個世界火的極致與最完美形態,它代表著燃燒奉獻,代表著永恆不滅,代表著侵略披靡,代表著無限之變,所有對火的詮釋都能從此處找到起源,一切火道參悟抬頭仰望也正是這赤紅色光景,這已不是其他極道執掌者所能比擬,似宙碎淵魔皇臨死前調集世間殺戮意境實屬恐怖,可較這影響整個世界漫長歲月的極道輝火相比卻落了下乘。

如今世界,將火之道領悟到極盡的,共有四尊,其中包括兩尊除卻真炎元聖之外的火族至聖,還有一尊,則在洪荒絕焚鳳凰族,四種火之道的極限盡皆代表不同意蘊,但無疑真炎元聖所代表的極道才是其中最古老的源頭,同時也是公認的至強,再加上元素起源影響,他自身一重極道對於火元素的影響甚至便超過了其他三大極道火聖!元聖之名,實至名歸,哪怕能將火領悟至極,在這始祖面前同樣需謙遜以待,如臣子學生,更何況葉天如今的火道境界只是掌道巔峰?他將星炎釋放,任真炎元聖對其審視,真炎元聖的目光奇特,根本就是在看待自己的孩子。

「星縱宙界,火掠諸天,星炎神之星炎,通天戰聖之戰炎!」真炎元聖微微感慨:「你的道路,與我等皆不同,早在洪荒之古,火便與戰爭牽涉,稱戰火連天,血與火慘烈,如今真炎極道同樣蘊含戰爭意境。然與你這戰炎道比,卻是平和得多,你以這戰炎成就極道,未來真不知會焚遍多少宙空混沌。」

「極道渺茫,如今不至怎敢空言?即便在下成就火之極道,起源執掌,始終在陛下之心。」葉天鄭重道,只是他眼中火焰的跳動,卻分明顯出這謙遜之上的銳意無匹,或許,當真是戰爭的終極顯化。

「你太特殊。」真炎元聖注視著葉天:「以戰炎極道之偏鋒,未來只怕連我底蘊也鎮壓不得,我雖執掌火之起源,於你們也不過多出先天半步,這世界終究大道為上,若是你,將可令火道撼動。」

葉天聽言眸光閃爍,真炎元聖卻是大笑出聲:「我無意怪責於你,身為火,我也想見見火在另一道路的極盡衍化會是哪種形態,你連宙碎淵魔皇都可斬殺,如今戰力已是完全將我超越,這一條戰炎之道註定璀璨,若能得見,亦為我幸。」

「你也不錯,將近巔峰聖火。」不待葉天回答,真炎元聖將目光投向宙界星炎,面帶微笑:「隨戰炎極道成就巔峰,將為何種形態,實使期待。」

「陛下垂青,吾之榮幸!」宙界星炎連道,對於真炎元聖,它發自內心地敬重。

「好。」真炎元聖笑了,他的笑容便是火,張揚著將一切點燃,葉天莫名為此震撼,在他的瞳中這片純粹赤紅搖曳,乃是屬於火的浩瀚大世,但在其中卻有一道暗金銳意而起,以不同於全世的異類展翅翱翔,最終臨一方極頂,永化火之道玄。

他看見了,這便是,他之極道炎! 第三千零三章:踏千路(上)

「來,讓我繼續看看,著星炎之舞究竟與諸世火焰有多少不同。」真炎元聖微笑催促,同時招手,凝現一團赤紅真炎演繹:「只是獨舞還不夠盡興,也可較量一場,更易知鋒芒。」

「謝陛下垂青。」葉天從先前震撼中微微轉醒,不由振奮道,他來到此處是何意?當然不是炫耀自身戰炎戰功,就是想對真炎元聖討教與論道,尋找火道更進一步的契機!如今輪到機會擺在面前他又怎會錯過?

與宙碎淵魔皇一戰,著實兇險萬分,論實際戰力,葉天乃是玄虛巔峰第三層次勝對方一籌,諸多逆天戰技也更強,然而葉天在與黑暗冥尊交鋒之後聖道恢復得還不完全,宙碎淵魔皇更擁有兩重極道,殺戮破碎并行,攻得他戰道瘡痍無數,實是狼狽不堪,倘若當時葉天擁有第二重極道想必戰力將更勝一籌,戰鬥起來也將輕鬆許多。

如今,葉天雖然能在戰道上繼續朝無限開拓前進,但這條路極難,到現在幾乎是舉步維艱,若沒有與巔峰強者的生死交鋒,葉天就算是與神將切磋也只能獲得極細微明悟,這種明悟在尋常戰聖眼中是瑰麗造化,可相對葉天來講較極道太小,對總體實力的提升幾乎可忽略不計,只有領悟其他極道,才是令他戰力與大道底蘊發生蛻變的最有效途徑。

毫無疑問,星、炎、刀三道的極盡對葉天來講是最有希望抓握的,如今葉天行走星空,播灑造化也與一顆顆星辰交流,感受整片星空的大意志,也體悟一件件聖兵氣息,乃至自身鑄刀,觀摩劍冢,體悟兵器一道從生到滅的始終,更在這火世行走,對此等起源皇者進行討教,三道並進,渺茫中似乎又真正抓握了大道極盡的玄奇,對此他從來不缺希望。

在兩尊巔峰存在的期待與注視中,暗金色與赤紅色的兩種恐怖火焰開始了迅速的接觸,衍化作龍鳳酣戰交鋒,緊接著突然落下,化作隕星與大地碰撞,頓時二色衍變,作萬般色彩爆裂為絢爛天地,豈不正如宇宙爆炸?其中又有赤紅剝離,作玄陽大日浩然懸立,而暗金竟是化作一輪彎月,直直劈入大日將其從中斬裂,接著又像是伸出千萬手掌死死拉扯住意欲爆開的大日,將其中火源不斷攝入自身,展開一陣強勢掠奪!

葉天眼中精芒閃耀,此時此刻,他的星炎面對真炎首次佔據上風,能在與終極火的對抗中暫時走到這一步,其實也足以自豪了。

但在下一刻,將要爆裂的大日竟是開始收縮,以全方位的真炎之力對暗金火月展開反向吞噬,其氣勢之烈大可噬宙,又豈是肚中一月所能抵擋?火月爆耀,企圖穿透大日而出,如今卻被死死牽制難以做到,在大日壓縮下它更不斷塌縮,最終隨著無數裂紋爆裂為本質形態,而赤紅真炎同樣化作本質將其緊緊包裹,便像是兩層火海,外赤紅,內暗金,彼此進行著爭鋒與融合,這是屬於火元素最原始的戰鬥方式,亦是它們的本能與道路極盡!

重重色彩交替變幻,暗金與赤紅不時交錯替代,如同無數耀斑與星辰,令葉天望著這一幕都眸光微動,他所見的不只是這光彩畫面,更是無邊無際的火道爭鋒,這是本質底蘊的對抗,卻又不止是對抗,亦是一種融合,超越盟好之上的大道極蘊,那浩瀚大世在葉天眼前又一次顯現,赫然便為火之極道,亦是火之起源的舉世呈現!這一刻葉天若俯瞰世界,見到一片片天地,一座座宇宙中諸火燃起,或崛起荒涼原野,或掃過茂盛森林,或吞噬生靈城邦,或狂舞長空,沒有什麼能阻擋火的進軍,正如戰爭傳遍世界!

何等境界,世間之火在我手!葉天心靈震撼,他明白自己已是在與真炎元聖論道,只是這論道非以言語也不借動作姿態,這便是純粹本質的大道碰撞論道,此時他們共享著執掌世界萬火的無限權能,葉天也分明能感覺到這漫天火焰,遠至混沌邊際與幻宙都是他的化身,只要他想,他不僅僅能將其掌控,更可以此為契機直接降臨,無論妖宙幻界,於此眸中如自家後院,可隨意進出!

這就是元聖存在最可怕的權能,統御元素無盡,亦是化身元素本質,他們強而不滅,生靈幾乎不可理解此等超然範疇,如今葉天竟有機會將其體悟,這是未有過的大殊榮,令葉天不禁窺見萬世氣運,文明火光,此時他便執這烈火,終將在星空下將其點亮,耀萬世輝煌!

但這不是單純的索取,乃是公平的論道,此時真炎元聖同樣進入意境浩蕩意境中,他望見一道身姿在混沌中前行,其目光睥睨,扭曲混沌的山形異象於眼前作亂,卻直接被刀光碎裂,太耀眼的光輝在他體表不斷爆發,若一柄柄戰刀將混沌切滿碎痕,一尊尊敵人紛紛浮現,源自過去,生在當世,也有未來,可這身姿諸世強敵之前無所畏,將手中暗紅又生金的戰刀揚起便是一戰,以無雙之勇殺入陷殺群雄的殺陣,頃刻間輝芒耀世,能見無限火焰張揚擴張,戰爭所化,諸世無當!

這就是葉天所闡釋的戰炎姿態,火之道的征戰極致!真炎元聖見得驚嘆,如此恐怖極道戰炎的確有資格如那一輪彎月將始祖真炎都生生斬裂,劍走偏鋒雖然無法比擬全面底蘊深厚,可在戰這一方面,它的專註著實令人驚懼。

更何況,真炎元聖所見還不止於此。這尊火皇而今也不禁瞳孔微縮,火之外,更有戰,還有星辰與刀芒,這才是葉天此時所要走的大道極境,即便在真炎元聖眼中都恐怖的戰炎之道卻也不過的葉天此道的部分,只待過渡中迎得百川匯海,出世驚天!

「以極道之戰,亡宙碎淵魔皇。」真炎元聖暗自思忖:「四條極道,即便巔峰領域亦是難以想象,只怕單憑積累都足以衝擊玄虛至強,若得道從我更當仁不讓,而融合之後,將是什麼境界?」

答案呼之欲出了,那巔峰領域之上,足以直面大宇宙本源而凜然的恐怖層次,就算是他真炎元聖身為世間最古老極強者都對那一境界嚮往而充滿敬意,極道桎梏欲要突破太難,終其一生能夠將一道悟到盡頭便有資格不朽永傳,想要將其他道也悟到極盡?那太難,畢竟一條極道已是足夠瀝盡心血智慧,就如他真炎元聖實際上也只是領悟火之極道而已,其他大道他雖也有數條達到掌道巔峰,看似有希望衝擊極盡,卻從不曾實現。

而極道融合,那更是絕難之事,事實上能將兩種巔峰掌道融合,難度與威能都可以說不啻於極道,極道融合則是難上加難,也只有如時空、陰陽這些大道結合較易,可葉天選擇的四道,星炎戰刀,彼此間固有聯繫卻是極淺,想要將其融合只有葉天生生在前所未有中開闢出一條路來!

將四條極道融合?如今做到這一步而為世人所知的,似乎也只有元素始祖而已,他正是憑藉八元素極道共成元素終極道方登臨宇宙聖級,輝光耀世,而這終究是元素八道本身相輔相成的結果。

真是太難,但若可實現,這通天戰聖也將毋庸置疑站在整個世界的巔峰,真炎元聖感慨,他對世事變化無所畏懼,也願意見到新星崛起,令世界增添更多光彩,只是這著實帶給他一種不易輕易承受的震撼。

「或許,這世界,終究屬他們生靈叱吒?」真炎元聖不禁浮現這個念頭,無怨恨也無憾,他只是將自身意識繼續沉入那論道的極境中,此時的造化無論對他還是對葉天來講都彌足珍貴,身為悟道者絕不願錯過分毫。

而與此同時,葉天在火之道,火之世的尋覓也只是剛剛開始,曾仰望至高並將其接觸還不足以令他的底蘊深厚到衝破桎梏,他當尋訪最微淺處,也與一尊尊正在為此奮鬥的火聖切磋論道,試圖集大成化為自身道路。

但同時,他亦在自省,眸光落在那無雙無匹,萬敵皆鎮的戰道上諸般流轉,這是他唯一的極道,如今最強的核心,即便火之道登臨巔峰也必須依託其力,葉天覺得這一次想要登臨極盡,不能單單是從火中尋覓,更需觸類旁通,由戰而炎。

「通天戰聖。」六大宇宙中,一道聖念攜著難言熾烈到來,如在葉天眼前先畫出傲然法相,他不禁笑了:「凰帝。」

「聽聞你與火皇論道,頗有體悟,不知來我族地,探討一番可好?不止你我,我絕焚鳳凰諸聖也願共探。」

來邀約者乃是凰帝,世間除元素一族之外唯一的火之極道者,為洪荒宇宙火源王者,亦是可為葉天師長者,它亦期待著火道無限境的全新光輝,同時,對於栽培通天戰聖,在他無敵崛起路上錦上添花,也是它求之不得的。

「能與凰帝,乃至諸位火源王者探討,通天自然求之不得。」葉天欣然回應,隨即直接降臨那一片熾焰繚繞之地,出現在凰帝,還有一尊尊巔峰領域的絕焚鳳凰面前。

「這就是此時的通天戰聖?」即便這些執掌至尊獸族的巔峰聖獸見到葉天現身都不禁動容,只是降臨而已他卻顯氣勢無當,簡直要將它們盡皆披靡,而事實上論戰,整個絕焚鳳凰族的巔峰存在皆無法與葉天相提並論,甚至如今尋遍洪荒,難以找出一尊堪比無雙星將的豪雄。

如此戰聖,將衍出怎麼樣的火道?絕焚鳳凰的聖獸們震撼而期待。

「那便開始吧。」葉天望向凰帝,露出微笑。

又是一場機緣,可對他的道路而言,這不過是起始! 第三千零四章:踏千路(中)

「既然與凰帝及絕焚鳳凰諸聖論道,此局不如暫緩,也免失了禮數。」 夫貴逼人 巍峨宇宙棋盤一方,身穿著黑袍,周身玄影長頌鬼神的老者開口,他鬼神賦素來以剛毅著稱,要他做出什麼讓步不易,但此事牽涉外交關係,更是人族至聖與至尊獸族巔峰者的會面論道,無論出於參悟大道還是禮敬異族的考慮都應以大局為重,一己之私在這關鍵時刻卻將對種族利益毫不猶豫退讓。

「鬼神賦為我而來,如今棋局剛起便是中止,豈不可惜?與凰帝論火必以宙計,卻實在對不住你。」宇宙棋盤另一側,葉天肅然,竟是毫不猶豫將手中棋子再度點下,這可又是一座宇宙暴起,如斯果決足可顯他魄力,鬼神賦眼神微動:「只是終究以拜會凰帝之事為重。」

「兩相不誤,豈不更善?」葉天卻笑吟吟地注視著鬼神賦,令他一陣愕然。

兩相不誤?與一尊尊火之極道者、掌道巔峰者進行論道何其大事,而與至聖對弈,較量宇宙之鋒,同樣是巍峨壯觀,兩件事都是能耗盡至聖心力令其不得不全力以待的,就算要在同時做其他事務多也遠不到巔峰層次牽涉,可現在葉天竟是打算并行?他的心力與底蘊竟是達到這個地步?

鬼神賦自問自己做不到,只怕人族至聖中也只有道君最有望做到,但那也只是有望而已,可現在葉天卻傳遞了這樣的訊息,他有把握將之并行,這令鬼神賦的心頭都不禁熱切起來。

「好,那便繼續對弈!」鬼神賦不禁大笑,這可是他第一次與葉天弈棋,真要錯過又豈會甘心?只是於外事當謙,也不宜干涉葉天真正悟道他才如此相讓,可既然葉天有這般把握,這一盤棋卻是絕不容錯過,此時他心熾熱有大豪情,正好以這棋局演練一番!

金戈鳴響,浩宙震蕩,棋盤上種種爭鋒呈現大勢聖妙,也令雙方皆進入最認真狀態,一時間重重道妙顯化,有戰之道、棋之道,也有謀之道、人之道、神之道、生命之道、命運之道等種種顯映交錯,無論締造宇宙、繁衍文明、崛起強者、修武通玄,這種種大道構成足以支撐一世之理,這方是浩瀚得不可想象的至聖底蘊顯化。

「這兩位倒真是……」宇宙棋盤自身意志作白衣青年狀在一旁觀看卻露出奇異之色,葉天是毋庸置疑的人族第一戰聖,鐵血戈伐可驚世。而鬼神賦則是在葉天與蒼茫大帝之前人族至聖中最剛毅的一尊,雙方這一棋局也與其他至聖所下不同,不及命脈霄聖種種玄機飄渺,也比不上無明王尊底蘊深厚,棋勢浩蕩,亦沒有蒼茫大帝那執掌萬宙沉浮的恢弘大氣,可雙方卻表現著最直接的戰意,令一座座大宙湧現文明無畏之光,因得激昂大戰,錄下無窮史詩篇章!

在宇宙棋盤眼中這兩尊至聖的棋藝還是落了下乘,與自己對弈勝算實在不大,可每一人都有自身道路,宇宙棋盤最重要的作用乃是供他們將自身道路明晰呈現,以便自身驗證,也便於其他聖者觀摩領域,對弈爭鋒得勝固然重要,卻也只能代表某一道的長處,豈可將萬道之義消抹?更何況宇宙棋盤實有種種對弈之法,葉天所選擇的戰弈還只是其中最尋常一種,其重要性自然大有不及。如今葉天與鬼神賦所展現出的氣魄是他亦需觀摩體悟的。

這一局倒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兩方領域殺得不相上下,令兩尊至聖身上都有戰意升騰,彷彿真要大道一戰似地,在這狀態下雙方的顧慮反倒減小,都執子立下殺伐果斷,就是要戰個慷慨淋漓!

「哈哈,如今戰局似是我佔據上風。」漸漸地鬼神賦眼中露出耀芒,不禁大笑,如今局勢已是明朗,他能在宇宙棋盤上對陣無雙星將佔據上風,卻是一等來之不易的殊榮享受。

宇宙棋盤、無明王尊能將葉天殺得慘敗,但他的棋藝可差了不少,再加上葉天如今有明顯長進,棋藝之中愈發具備諸道玄奧,攻勢端的是兇猛無比,鬼神賦想要佔據上風著實不易,如今接連落子之下甚至感到自身大道都有些動蕩,這也令他感慨此局斗得太過激烈。

「還是鬼神賦老道。」葉天微笑,緊接著又是一子落下,在棋局上騰起萬龍:「不過還請小心,若是大意我可不會放過逆轉之機!」

「那是自然。」鬼神賦同樣落子,為一支森然而強大的鬼神禁軍殺出,如同亘古不朽的長城抵住侵略如火,進而將所有敵人攻得分崩離析,戰場交鋒,他亦不弱!

宇宙棋盤上的對決進入決戰階段,而焰驣原災,絕焚鳳凰駐足,洪荒宇宙至炎之地此時一切火山盡皆噴涌,一棵棵梧桐木掛滿火花絢爛,一尊尊在洪荒宇宙高傲稱尊的黑白絕焚鳳凰飛起充滿驚愕地仰望著那最巍峨火山頂端湧現極致火炎與黑凰覆天巨影驚動洪荒,那是令它們都不禁血脈顫抖並心生嚮往的熾熱,乃凰帝之威,盡頭之火!

甚至整個洪荒宇宙的火元素都在此時瘋狂聚涌,朝拜般環繞在凰帝巨影下,這便是火之極道的驚人掌控,同時也應凰帝執掌洪荒宇宙統御之炎焚天龍凰炎,令這等統御號召之效更為強大,如今大勢成就,舉宙火元素聚涌而來,形成無邊無際火雲熾烈,外則有道道烈火環狀如星軌環繞,這等大勢中不單凰帝之火與焚天龍凰炎騰起,更有一道道黑白烈焰沖霄,赫然便是絕焚鳳凰族中的至尊聖獸,只是出乎意料的是,還有一道暗金火炎同樣屹立一方,它便像是最璀璨的星辰,耀眼程度甚至還超過凰帝與焚天龍凰炎,此時更具備一股所向披靡的戰道氣息,如同在拷問整個由巨獸支配的宇宙洪荒!無數獸族眼中震撼,它們知道這是那傳說中的戰聖,神界無雙星將!

絕焚鳳凰不禁滿懷敬畏地開始體悟來自本族巔峰存在的無上火勢,在這血脈沸騰間它們很清楚這些感悟對它們穩固火源王者之位有何其重要作用,而觀摩者不只有絕焚鳳凰,其他各族鳳凰追求著這至強鳳凰騰空的驚人場面如痴如醉,而一切與火有關的獸族都對這驚世場面頂禮膜拜,卻感到自身的火焰被熊熊點燃,亦可衝天,這是它們一生難求的終極造化!

「這就是你而今的境界?」即便洪荒皇者都感慨地見著這般境界,一場論道,將洪荒驚耀震撼,對聖客之名他是絲毫無愧,也已遠遠超出它的預計。只怕昔日仴凜獸皇也絕沒有想到這曾經對它不屈質問的星炎神竟會成長到如斯地步吧,如今縱觀洪荒,也實在難尋出與之相比的豪雄了。

「真強。」千衍獸尊亦是驚嘆著注視著這萬火臣服的奇迹,它對於火的領悟不多,可它此時見到了絕焚鳳凰皆騰,無數獸族膜拜的盛景,無數血脈氣息此時盛烈,種種獸族心意此時流露,對它這追求萬獸之道者來講這是莫大的機緣,葉天將其造就,實在不同凡響。

「迎始祖之炎!」焱動龍闧湖沸騰浩蕩,黑炎龍們騰空,以龍星聖者為首的它們激動地感受著這不世火舞,尤其對葉天的氣息最是追求,如今黑炎龍族有了聖獸族長,葉天境界也已太高,導致葉天降臨黑炎龍族次數遠不如前,這卻也令黑炎龍族的敬畏愈發化作信仰,如今為之血脈沸騰,為之狂!

包括至聖皇者領域在內的整個洪荒宇宙為一名人族的到來震撼,這種事情也是前所未有,通天戰聖又一次開闢史之空前,而在這萬獸矚目的火焰巔峰,葉天將這一切睥睨心收,卻與凰帝等慷慨長嘆,他知道這不值得他有多少驕傲,這是通天戰聖、人族必然迎來的輝煌,此時的他還將踏路更多,開闢將無窮,更永葆延續!

……

「打算觀摩我之道意?」陳列於宇宙邊疆,那蘊含著至恐怖威勢的混元古炮轟隆聲響,如在質問,蘊含威壓足可令尋常玄虛聖者道崩!

「還請成全。」葉天站於這巨炮之下拱手,雖是此請,卻帶著一股勢在必得的自信。

「你為至聖,更將兩尊巔峰魔聖斬殺,有資格將我號令。」 穿越之寵妃難當 混元古炮允諾卻又有一股傲然,言下之意其他沒有顯赫戰績的至聖卻沒有這一資格令他聽令!

「那便請混元古炮衍至強威勢,在下欲覽聖兵威芒!」葉天肅然道。

「聖兵威芒……」混元古炮的聲音依舊轟隆巨響,震撼中卻透出幾分古怪,自人皇鑄劍,種種有形無形攻伐戰爭之器都可稱為兵,兵之道也因此誕生,被無數聖者參悟追逐,混元古炮無疑是件守衛人族的恐怖利器,可它實際上不具備兵之極道,也與許多兵器性質不同,戰鬥力量主要源於毀滅性的爆發力,對葉天的幫助或許還不如一件普通的巔峰聖兵。

但它沒有多言,只是默默醞釀力量,一時間如同神界都開始震顫,一座座神殿廟宇浮現,種種聖者英姿守望,就連神皇也將目光遙遙投向,如此大勢豈不正是神界大陣浮現?然而大多數聖者尚感知不到,不然單單是這威壓也足以令他們震惶。

「借神界之力,醞一炮之威。」葉天看得眸光閃爍,聖器有主,許多聖器的存在需要依靠聖者掌控才能發揮其中威力,混元古炮不同,它雖沒有脫離有主範疇,但將其威能發揮的卻不是哪個聖者,而是這神界大陣!唯有依靠神界大陣,混元古炮方能將終極威能浩蕩爆發,那一擊傾注大宙之威,可驚世,方顯始源巔峰聖器威!

威勢尚在醞釀,太多神界大陣的樞紐閃光,神界九十九天中也有輝光閃耀,為其匯聚力量,在葉天眼中宇宙邊緣產生了龐大的缺口,卻是為混元古炮提供的炮口,足以令其威能傾瀉,實際上又不會影響神界大陣防守,如今天昏地暗,星辰無光,諸天萬道皆震顫不已,都在為這即將出世的恢宏一擊深感驚異,卻不知接下來的爆發將何等驚天動地。

「轟!」混元古炮終於爆發了,不存在炮口的它整體皆是爆發之處,卻見混沌之力如雷霆暴涌,卻是撞上宇宙鴻蒙文明輝光壓成一道軸線,那令諸道盡皆失色的不可思議朦朧形體始間形成,並以令葉天都微微動容的態勢貫穿宇宙邊際,在遙遠混沌中撕開一道如同無盡的溝壑!

「這便是我混元古炮之力!」混元古炮傲然,卻令葉天為之震動。

好強!這一擊真乃大宙傾軋,所向披靡,談笑滅混沌,葉天欲要抵擋都是不易,而這事實上並非混元古炮極力。

混元古炮最強爆發需將其漫長歲月積累的混沌源力引動,或消耗無盡混沌珍材,在發動那深厚底蘊的情況下又借神界大陣氣機終極一擊才是混元古炮全力,一擊之下連巔峰聖者都可直接滅殺!這是不可思議的,即便如今境界的葉天也沒有多少把握能發出如此一擊,唯有通天戰鑒的終極爆發能與其比肩,但想要在戰鬥中完成那種爆發卻極其不易。

只是這般發動代價太大,混元古炮這次也只能算是尋常一擊,遠無法與那種毀滅性力量相提並論,混元古炮的極盡爆發拼盡自身底蘊也只有三次,但那三次甚至可以連續爆發,那等威能不可想象,就算是巔峰戰聖,甚至葉天只怕都難以在這恐怖力量下逃生,只是混元古炮如此威勢實在需要太長積累,又要依託神界大陣,若離開宇宙即便隕滅自身都難以奈何一尊巔峰戰聖,這是相較其他超然聖器不足之處。

「可還需要再看一次?」混元古炮此時詢問,連那最強爆發它都能連續釋放,更不用說這尋常一擊,如今一擊威勢強大卻也只是令它略感疲憊而已。

「不必。」葉天搖頭,眼中卻閃著耀眼的光芒:「我明白了!」

「哦?」混元古炮不太理解,卻自然感受到了一種欣然心安。

它為族之重器,論爆發力甚至可能是世間准宇宙聖器最強,可無論它如何威猛於終究為器,而這尊人族第一戰聖肩扛的,方是捍衛整個始源萬族偉願!

葉天離去,但他的求道不曾停止,秩序浩然的演武之地,神界至銳的鋒芒相對而立,葉天拱手,眸中盡熾與渴望。

「請蒼元指教!」 地平線上的莊園主 第三千零五章:踏千路(下)

一場又足以震世的大戰在洪荒宇宙至火論道之後爆發,這一戰悄無聲息,知曉者也僅有秩序神殿、至聖神皇者,這戰鬥雙方卻是蒼元神將、通天戰聖,一個是神界第一神將,一個是前所未有的無雙星將,他們皆達到了玄虛巔峰戰力第三層次,為神聖宇宙武力之極,對武與戰之道最是痴狂,這樣的一戰蘊含著整個神聖宇宙的輝煌希望,雖處秩序神殿內卻也可激起風雲激蕩。

「蒼元神將,不愧第一神將!」這是葉天的感慨與真實想法,真強,那蒼茫武道面前他都感到有些卑微,自身融道巔峰的武之道便在這宗師鼻祖面前感悟突破,耀出更強光彩反哺戰道、刀道,對他而言有無限之妙,令他獲得如此機緣的蒼元神將自然強絕,葉天甚至認為這第一神將不單是當世名譽,也有機會追逐歷史,比肩前兩次聖戰中的輝煌者,如戰神太軒之輩!蒼元神將的武道就是令他如此由衷欽佩,心生感慨想象。

「從此神界,有星將無雙。」而蒼元神將同樣做出這一番評價,他是公認的絕世強者,在神聖宇宙是武力代表,六大宇宙中除卻幽毒妖王沒有誰能在玄虛領域戰力勝他,可葉天卻令他感受到驚輝耀眼,甚至令他戰鬥之初就在這誓破絕望,匡衛萬族的戰道面前產生一種必敗感,葉天很強,簡直完全是為戰鬥而生,他的存在是神界之幸,也是他這尊武神之幸。而這一戰的起因卻是葉天對刀之道的追隨,若他能成功將這關鍵大道突破,只怕神界的終極武力,也將更璀璨輝煌吧?

沒有人知道這場戰鬥的勝負,甚至其玄虛令戰鬥雙方都有些不解,但他們顯然都不拘泥此戰成敗,更關注這場戰鬥中所得體悟,這種領悟不單單在道,也在世界之見,本心意志。

「何為神界至武?」葉天咀嚼著這個問題,他感覺到自己有所超然,但這意味著更沉重的桎梏,那是超級文明終極戰力所將肩負的責任,有這種責任的他甚至超出神將一籌,達到唯與蒼元神將比肩的地步,其實在人族中他早就有了這種職責體悟,但令其上升至神界,卻意味著更加浩瀚與輝煌。

想要將其承擔,唯有更強。葉天走出秩序的神域繼續前行。

凡塵間,有武者持刀,戰遍天下英豪,一尊尊自詡刀聖槍王的強者不免為那柄刀震撼,當此人的刀逼至眼前,如同烈火灼然,也如太陽轟落,真正詮釋侵略如火,如火焰釋放的璀璨光芒貫穿一切,給人不可抵禦之感,諸雄皆服,甚至開啟武道的全新時代,對這不可戰勝者,世稱燧刀氏。

滄海前,有本應生在陸地的生靈無畏而前,在一雙暗金色的眸中浩瀚汪洋也不過芥子之渺,萬浪拍天怒嘯著要將這不知者吞噬,那人卻笑,刀揚起,一時間令天地徹亮,萬浪落幕,此時竟形成一條分辟滄海的大道,他步入,在瀚海由憤怒轉為臣服的呼嘯中披靡而前。

神聖世,有一尊尊戰聖嘆息,也有聖劍聖刀聖斧者釋放自身銳芒卻在那尊存在面前黯淡,交鋒中太多傲然與鋒芒被斬斷,即便巔峰者也難以例外,卻有持槍者走來,神界之將拜會,鋒芒交觸頓盪天,覓盡鋒芒終一敗,他卻大笑而去。

「你終於來了。」站在崖邊望腳下滾滾波濤,白衣少年扭頭,輕描淡寫一語,如呈一劍將世界貫穿。

「我走遍凡塵,尋訪造化,也與諸聖切磋,或在宇宙棋盤中尋覓至銳鋒芒。數百宙來曾得無盡體悟,曾有三次將邁出一步卻終究不成,只得前來請人皇劍指教。」黑衣青年謙遜道,只是眼中燃燒著灼熱的渴望。

「你倒是耐得住性子,成就至聖的確改變太多。」白衣少年輕輕點頭:「又或,這是那一尊存在影響?」

見葉天不語,白衣少年繼續開口:「人皇鑄劍,其名青雲,為萬兵之祖,鋒芒至銳,成就准宇宙境更不可當。」

葉天頜首:「護我人族永宙疆,萬劍之皇,吾族皆仰。」

奇異的感受在他心中孕育,這是一種激蕩與敬畏,身為人族他當然需敬仰這位最強的守護者,而身為一尊刀之道的參悟者,對兵之道的起源與極致懷有敬意也是自然。

此外,心中更有悸動感,如今,他已是人族第一戰聖,且比剛剛獲得這名號時更強,甚至有可能是神界第一戰聖,但他能戰勝這僅是聖器的人皇青雲劍嗎?儘管驕傲,葉天卻隱隱明白只怕不能,就算如今的他如此強大,眼前這位,才是人族真正的守護者。

不應如此,葉天心有觸動,這一切,都將改變,人族與始源將要書寫全新的未來!

「這一步若是邁出,你應可真正成就人族至強。」神情肅穆的白衣少年突然露出一抹微笑:「我等待了很久,卻不曾想真有得見之日。」

「那便看好,我為你演練這一次。」他轉過身去,面對浩瀚,大道,滄海桑田,一柄古樸而閃耀青寒之光的利劍自然而然地在他手中浮現,只是出現之時如將整個大宇宙都給切裂,諸天萬道也無法對這銳意產生絲毫阻擋,應該說此劍下世間無不破之物,葉天能感受到自己的刀心與道在震顫膜拜,表達著對萬兵之祖真身的強烈敬畏。

正當如此,這方是至銳之兵,方是人族無盡歲月以來的最偉大守護者。葉天心有感慨,他彷彿意識到自己便是走到極盡,也無法比擬這等鋒芒,這種銳註定是世界的頂峰,為人族永恆的驕傲輝煌。但是,為這種鋒芒他當走到極盡,以期更進一步,並與其並肩將雨雪風霜遮擋。

接著葉天卻見到這至銳的劍被抬起,這緩慢的姿態充滿無當意境,宙穹都顫抖著避免被其斬裂,對青雲劍來講這種威光卻不過平常,他為極劍,一旦出鞘註定不可擋。

這便是一種不敗的境界,葉天感嘆,身為兵器中的皇者,或許青雲劍亦代表聖器戰力的絕巔,雖有虛無神座、蔑世皇劍、虛戾、歲月史書還有那黑暗冥尊手中的絕望之怖威能莫測,可那些虛無聖器皆是被調動力量之後方有那般威勢,唯有青雲劍憑藉自身,鋒芒無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