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和愛護妹妹的哥哥,可作為一位戰隊工會的成員,平日里可能當作好玩一樣的條款,在此刻卻有極大的約束力,如果他敢帶著妹妹跑,那麼迎接他的註定只會是法律的制裁。

所以他只好求起這隻見過幾次的女孩子。

畢竟他算是見過幾次了,也明白對方是住一個小區的大家族人,想必不會對妹妹不懷好意。

「哦,可以的,我們也算是朋友了。我也很佩服你這樣跟我同齡就加入戰隊的同學,只是我之前沒有加入,不然我們可以並肩作戰。」柳末鶯點點頭。

「嗯,我叫王劍,我妹妹叫王琳,我必需要在二十分鐘內去戰隊工會集合,所以不好意思,我就要過去了,如果戰族沒有攻破天河市,我很快就會來接她的。」

「好的,王劍,我叫柳末鶯,我以柳家人的名譽保證,一定會照顧好你妹妹。」 一妃沖天,王爺請抓牢 柳末鶯知道王劍時間緊急,此刻也凝重的點點頭。

王劍看了看時間,然後又看了看在自己後面,死死拉著衣角的妹妹,有些憐愛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好了,哥哥要走了,你跟著這位柳姐姐,千萬跟緊,知道嗎?哥哥很快就會回來的。」

「不……」王琳拉著王劍的衣角,眼淚滾了下來。

她雖然只是初三學生,可也是班級里的尖子生,完全明白,上戰場是什麼意義。在這個時代,戰場一直都是每個人心底的夢魘,王琳知道哥哥如果以開竅中期的實力到正面戰場上,絕對是極為危險的。

王劍長長嘆了口氣,然後回過頭,輕輕的摸了摸妹妹的腦袋,就如往日一般的寵溺。

「小琳,哥這也是迫不得已,而且我的能力,你也看到了。哥哥小聲告訴你,在這之前,哥哥已經不止殺死兩個戰族淬體期了,現在的我還更強了,我保證,我會安全的回來,聽話。」

聽到哥哥的話語,王琳手指尖一震。

而一邊的柳末鶯雖然隔著遠,可以他淬體期的實力,也能夠聽到王劍小聲的話語聲,然後她也是同樣一震,然後望向王劍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她雖然也是淬體期,可同時也是一位沒有經歷過實戰的學生,她自己的估算,便是自己如果去跟戰族打的話,最多也就勝一個開竅後期戰族,跟淬體期的根本沒有任何打頭。

而這位叫王劍的男生,之前引起她好幾次注意的男孩子,竟能殺死淬體期戰族,而且不止殺死一個了?

應該是安慰他妹妹之言吧。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柳末鶯這麼想想,也就釋懷了。

可王琳不同於柳末鶯,聽到王劍的話語后,她妙目里驚訝之色一閃后,便相信了哥哥的話,連日來的種種神奇事件,令得她相信哥哥。

更何況,如果哥哥能夠殺死淬體期的話,那麼他有積分借戰車,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好,哥,我信你。你一定,一定要來接我啊。」王琳忍住不舍,放開了王劍衣角。

「好,我馬上就會來接你的,而且我敢保證,戰族不會打到這裡!你們也不用放棄家園。」

王劍說完這些話,便轉頭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不止王琳感覺到一股哥哥寬厚的安全感,她身邊的柳末鶯同樣也感覺到了一種濃濃的男人味。

「這男生雖然只有開竅中期,可他似乎跟一般的高中生不一樣。」柳末鶯美目中流露出一抹神奇的感官。

「小姐,說到這男生,我們上次調查他的報告,也放在您的郵箱了,您有興趣可以看看。」

一邊的屬下見到王劍上了戰車離去,悄悄在柳末鶯耳邊道了一句。

「哦。」柳末鶯不著痕迹點點頭,之後走到王琳身邊。

此時小妮子還望著哥哥的戰車流眼淚呢,她拉起了王琳的手臂。

「小琳是吧?來,跟姐姐走吧,你哥哥一定會安全回來的,我們先到火車上等他。」

柳家女眷對於王琳的加入,並沒有太大的抗拒,而且王劍是為了保護天河市戰鬥去了,加上還是熟人,她們自然不會說什麼。

而王琳也知道哥哥是必需離開,於是她流淚了一段時間后,便停止了眼淚,可周圍的人都見到,她握起了小拳頭。

因為王琳想著,下次她也要加入戰隊,未來還有類似的事情,必需要幫助哥哥,再不濟也要跟哥哥一起戰鬥!

…… ?王劍開著戰車,戰車那咆哮的聲音,令得他心頭也微微有些激蕩。

車上混亂的人流越來越多,雖然在普通人里,不乏淬體期強者,可大多數的地球強者都不是軍職,所以他們的戰鬥力哪怕有淬體期,卻也並沒有前往參戰的必要。

王劍這一路上可謂是絕塵。一輛輛堵路的私家車,見到王劍這戰車,都會讓路。 我能垂釣萬物 這就像是幾百年前給救護車和消防車讓路是一個道理,特別是在這個時候,他們需要戰隊成員守衛城市,自然更是會讓路了。

王劍感覺到了一種使命感。

他握著放在戰車裡的長槍,一隻手開車,然後感覺著槍桿上傳來的戰意,心底一股微微的豪邁之情浮現。

王劍作好了戰鬥的準備,可他沒有想到,自己去到了戰隊工會,迎接王劍的居然會是一個他想都想不到的人物。

老朱!

老朱就在戰鬥工會外圍,見到了王劍開著戰車前來,不顧周圍跑來跑去的人流,快速到了車門外。

「大師,你好。這還是第一次在這種情況下見面吧?」

面對老朱的問好,王劍一怔。

他根本想不到,老朱早就知道了他的真面目。

可想想也正常,老朱都幫他消去了許多的痕迹,自己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身份。

王劍心底有些不舒服,可現在情況緊急,他也顧不上說許多了。

「老朱,你知道我身份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你想作什麼?」王劍一邊從車上拿裝備穿上,一邊問老朱。

老朱在一邊也不打擾他,等著王劍慢慢的裝備武裝。

「大師,我其實早就知道你是一個高中生的身份,可我並沒有想要透露出去。這一次見面也是迫不得已。這樣說吧,我一位戰隊工會的老友,便是幫助我隱藏你身份的存在,現在這位朋友需要你的幫助。」

老朱看了看左右,然後輕聲的道:「大師,你是一位制符大師的事情,除了我和他,整個戰隊工會就沒有多少人知道了,我想你這次也不想上戰場吧,我這位朋友想讓你在戰時替戰隊工會制符,價錢跟平時一樣,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跟他見見?」

王劍手上的動作一滯。

他心底飛快的盤算起來。

王劍心底有戰意沒錯,他也甚至殺死過淬體期戰族沒錯,可現在的他也明白自己的實力,在真正的戰場上,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兵而已,他這樣的戰力,擺到正面戰場上,隨時都有可能身死。

他其實心底也不想直接上戰場的,要也是等到他淬體期后,能夠最大程度的發揮自己的天賦,還有幻覺經驗的情況下,上了戰場才有一定的自保自信。

「好吧,我跟你那朋友見見面,帶我去吧。」

王劍已經穿好了裝備,一身的重甲,眼睛上也有頭盔擋住,樣子很是威武。

老朱見王劍並沒有怪自己知道他的身份,然後也笑了笑。其實這點上,王劍知道老朱幫助他隱瞞身份時,本就該想到過的才對,畢竟連他都不知道王劍的真實身份的話,他怎麼幫王劍掩飾身份?

跟著老朱走入戰鬥工會大樓,同時王劍像是想到什麼,通過智腦,與幾位已經約好的高中生戰友發送了一則消息過去。

雖然很不好意思,可這一群戰友只能夠自己去戰場上了。

「大師,你是在跟戰友發送消息嗎?我的朋友可以幫助他們,如果你想要他們不去戰場的話,也很簡單。」老朱見到王劍在發送消息,然後諂媚似的說道。

「哦?你那朋友有這麼大的能量。」王劍正要發送消息的手指頭一頓,然後心底也是一轉。

畢竟一場戰友情,而且他們也幫助過王劍,同時王劍也認為這是一群關係很好的戰友,他不想失去他們。

「好吧,你跟你那朋友說一聲。」王劍點點頭。

只見老朱一邊走,一邊掛通了一個電話,與電話那邊說了王劍這幾個戰友的事情后,又追加說道:「我們馬上就來了,你別走開。」

老朱回過頭正想跟王劍說些什麼,可王劍在那之前阻攔住了他。

「好了,老朱,既然你已經知道我是高中生了,就直接叫我王劍吧,我不介意叫我什麼名字的。」

「好吧,王劍,我們走快點,我那位朋友在這個時候太忙了,戰隊工會需要他定下的事情太多,我們浪費他一秒,說不定都會影響戰爭的勝負。」

聽到老朱的話語,王劍心頭一凜,他不僅想到這老朱的朋友能量的極大,而且也感覺到對方對自己的看重了。

雖然已經作好準備,老朱這位朋友是一位戰隊工會中能量不小的存在。

可他真正見到這位老朱所謂的朋友后,還是有些怔住了。

原來見到他的,居然是戰隊工會天河市分部的會長——林則天!

作為天河市戰隊工會的一員,王劍可謂是對林則天極為熟悉了,甚至可以說,王劍加入戰隊工會,很大原因都是因為從小聽著林則天戰鬥故事的影響的。

這是一位鬍子花白的老者,實力大約是超過了淬體期,幾乎達到先天層次的強者存在。

見到了作夢都不會想到能夠見到的強大人物,王劍手腳都不知道往哪裡放了。

他明白自己的超級符文強大,但對於超脫了淬體期的強者而言,本不該有太大的吸引力的才對,可現在他居然能夠見到林則天。

「這位小友,等你好久了,來,情況緊急,我需要知道你的制符能力,究竟如何!」

林則天見到王劍,也不浪費什麼唇舌,然後對王劍連忙是道了一句。

「我的制符能力?」

王劍像是剛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然後心思電光閃過。

他明白了,自己的超級符文並非自己想的,那麼的不堪,或者說,超級符文一定是超過他想像的有巨大作用。

可再大的作用,沒有煉製速度的話,也沒有絲毫作用。

林則天一邊看著眼前戰鬥推盤上的光點,不時的手指尖動一下,進行戰爭的指揮,可還要看看後方的王劍。 ?他知道這位學生的身份,甚至連他父母的失蹤,還有祖宗十八代都能夠調查出來,可他就是不知道王劍究竟是如何有了制符天賦的。

本來一種強大的低級符文是無法進入他這堂堂一城工會會長眼裡的,可前些日子,他那市井好友老朱前來讓他幫忙,隱瞞王劍這孩子的身份時,他便猛地發現了,這孩子練制出來的神奇符文,不僅僅是強大無比,甚至於前次的貨中,還有了能量上的提升。

而更為令他看重的是,這符文不僅僅效果超群,王劍甚至是三天一供應,一次數量也是越來越多!

如果這孩子的練制速度,實際情況下還更為強大的話,那麼對於這一場戰爭,說不定也是一種極為強大的力量!

絕寵凰后:冷帝傍上身 要知道一種能夠令得開竅初期殺死淬體期的符文,大量放到戰場上,那絕對是影響戰爭平衡的。

現在他就等王劍的回答了。

王劍想了想,他自己理清了前因後果,與事實也沒有太大的出入。

「這是為了整個天河市,也是為了生我養我的地方,而且他們都知道我的身份了,也為了我守住了身份秘密,應該不會害我。何況想要害我,我也沒有辦法反抗。」

王劍決定,要使用出自己的全力。而且他也明白,自己這制符能力,在未來還會更快的提升的。

「林會長,如果給我準備好練制的地方,還有準備好材料的話,我有把握,可以一天制出一百張!」他冷靜道。

「一百張?!」

林則天在操作全息屏幕的手指一陣的亂點,差點就點到了錯誤的地方。

然後王劍見到這位一直背著自己的強者,回過了頭。

他的面容果然是一位強者該有的模樣,王劍見到對方的模樣,簡直便是自己最想成為的老去模樣。這種氣度他十分欣賞。

當然了,對方現在則是有些驚愕,破壞了一點形象。

「你真的能夠一天內作出一百張?小夥子,話可以說,但不能亂說,特別在這種時候。」

林則天覺得這位小夥子,有些說大話了,可如果真的能夠作出一百張的話,那麼對於整個戰爭而言,都是極大的幫助。

「我沒有亂說,可一百張是我的極限,無法持續的。」王劍堅定的說道。

他明白自己的極限,一天內爆發的作一百張超級符文可以,但是想要持續好幾天就難了,這場戰爭他也不知道會打多久,這麼累的持續作下去他可受不了。

「沒關係,前面幾天你努力的作就好。」林則天眼睛中有驚喜的精芒閃動的說道。

「對了,你那些戰隊朋友,我已經調派過來,讓他們當你的護衛,你不想要讓他們知道身份就自己考慮了。」

說完這些林則天又進行著自己的指揮,王劍不管一天能否作成一百張超級符文,對整個戰場的影響都不算太大,當然了,能夠作出來的話,那麼對於戰場還是有很大影響的。

「也許會是一根足以憾動戰爭天平的稻草也說不定。」林則天望了望後方離去的孩子,然後搖搖頭的回去繼續操作。

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他不會對王劍的表現太期待,不然失望起來也就不舒服了。

王劍與老朱一同來到了一間給戰隊工會高層練丹的所在,事實上,戰隊工會還有一處專業的制符之地,可現在那裡是整個戰隊工會極為重要之地,憑王劍現在的制符速度和能力,還不足以踏入那處,所以他只能被安排到是練丹之所,臨時的成為他的專用制符之地。

「王劍,這裡就是你的制符之地了。你說材料的名字,我馬上就去幫你取來,我保證不會泄露出去。」

老朱對王劍說道。

他也是被徵召的人員之一,王劍不知道老朱是怎麼跟那林則天會熟悉的,想必這其中也有些故事。

可現在都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王劍點點頭,看到裡面已經有一些材料了,他便走入其中,進行簡單的操作。

老朱那邊則是給了一份真真假假的清單。讓他出去準備。

王劍不擔心這制符的材料被人知道后,他的超級符文會被破解,如此符道是這麼簡單的東西,那也不會很難入門了,特別是他的超級符文,需要獨特的手法,還需要極為強大的符道天賦,沒有這兩點的話,就是讓別人看著王劍制符,都不可能學得會。

而老朱離去沒有多久后,一小隊的戰隊打扮孩子,來到了這練丹房外。

「你們說,我們怎麼會不被派到前線去的?難道你們誰的家裡是有家世的,才讓我們不去前線的么。」

這隊伍中,赫然有嚴強的存在,他對周邊的一群隊友,有些疑惑的說著。

這群孩子雖然都是一些新兵毛頭小孩,可之前的強徵令是針對整個戰隊工會成員的,這群孩子哪怕還小,可也一樣在強征的條件內,於是他們都過來了,要不是要等王劍,他們早就出發了。

「可能是王劍吧,如果不是他的話,我們誰的家世都不是多好。」忽然隊伍中的唐雪說道。

「原來是他,說不定真的是這樣,這小子一直都神神秘秘的,不僅裝備那麼好,戰鬥力還那麼強大。」另外幾位戰友也是目光中一喜。

聽到是王劍,別人也認同了這一點,現在王劍也沒有出現,想必是他的家世不用出現在這個地方吧。

「好了,你們都給我小聲點,打擾了大師唯你們是問!」就在這一群孩子嘰嘰喳喳的說著事情的時候,一邊的一位戰隊工會衛兵大喝了一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