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丹龍老祖。”林寒用心語提醒林池。

“什麼!他是龍傲天!”林池眼底寫滿了震驚,顯然無法消化這個事實。

丹龍一族之所以會隕落,純粹是因爲丹龍老祖的隕滅開始的,丹龍老祖不僅沒死,還好好的活着……

這個消息對林池來說簡直堪重磅炸藥了,林池頭疼欲裂,使勁將腦海裏古里古怪的想法甩出了腦外,他變得一本正經起來。

“你打算怎麼做?”丹龍老祖爲了這個石頭出面跟自己對峙,想必那塊石頭是真的很重要。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對那些天人下手了。

“明着沒拍到,當然是暗搶了。”龍傲天咧嘴一笑,那奸詐的眼神配揚的嘴角弧度,簡直看的人不寒而慄。

誰能相信,眼前這個俊美的少年是古時期天地最強的王者丹龍老祖呢?

“你這點我很欣賞,那搶吧!”兩人一拍即合,當下決定去搶奪這塊石頭了。

“林寒!快出來!那萬年妖獸的內丹拿出來拍賣了!”決定好了之後,廁所外面傳來了白妖妖的催促聲。

“這小子倒是豔福不淺,女人一個接着一個。”龍傲天有些不是滋味的開口,曾何幾時,他也是如此,身邊美女如雲,身爲天地間最強悍的王者,當初青龍一族出動了數百名大能纔將自己絞殺的。而且還是在自己事先毒的情況下。

“沒辦法,誰讓他是我弟弟呢。”林池自戀的開口,在龍傲天的面前忽然變得不正經起來,倒是讓林寒感到一陣惡寒。

“我來了。”林寒懶得起理會兩人,連忙離開了廁所。

“你跟你哥到底聊了什麼,你們該不會真的打算去搶天人的東西吧!”天人的東西他也敢搶,是不要命了嗎?

“呵呵,你猜。”林寒神神祕祕的回答,反正搶奪石頭這件事情已經是板釘釘的事情了,天族跟龍傲天和蚩尤都有恩怨在這兒,再加他們的修爲都超乎了林寒的想象,既然他們有信心去搶奪,應該是有十成的把握纔對。而且這次回來,林寒明顯感覺到林池的修爲已經恢復了,雖然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辦法衝破了他自身的封印來恢復自己的修爲,但是現在的林池已經是不容小覷了。修爲絕對不低於冥王,不然也不會大放厥詞的要去天人的東西。

“你倒是告訴我啊!都急死我了,天人沒有走,似乎是對那萬年妖獸的內丹也感興趣。”作爲第三件拍賣物,其實這妖獸內丹對天族的人並沒有多大的作用,白妖妖也不知道天人爲什麼要去弄這個東西。

“是嗎?”妖獸內丹對天人並沒有多大的作用,天人拿去是要做什麼?

林寒一臉困惑,雖然不解,但是還是跟着白妖妖的腳步回到了包廂之。

林池也回到了他自己的座位,落座時還衝着林寒舉了一下手的酒杯。

林寒無奈一笑,回敬了一個敬酒的動作。

“這次拍賣會的最後一件拍品是這顆寶石,這可不是普通的寶石,而是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妖獸內丹,經過數百萬年的塵封磨鍊變成了大家眼的保持。大家也知道,古時期的萬年妖獸絕對要現在的萬年妖獸來的值錢許多,此內丹不僅對妖魔鬼三族的人有益處,對天族也有益處。競拍起步價,兩千萬。”拍賣師對這枚內丹做了詳細的介紹,此言一出,全場激動不已。

本來萬年妖獸很難尋到,加之還是古時期的萬年妖獸,其威力更是可想而知了。

“兩千萬!”白意汝當機立斷叫了一個價格。

ωwш_ⓣⓣⓚⓐⓝ_C〇

“三千萬!”魔族的立馬跟了來。

“四千萬。”天族的人又出手了。

“呵呵,五千萬。”林池淡淡一笑,慵懶的舉起了自己手的牌子。

我去……

林寒內心深處是崩潰的,難怪白妖妖不信林池是自家哥哥,這傢伙出手這麼闊綽,跟自己這個窮鬼實在太不相同了。

五千萬的高價擋住了許多人,但是大家還是爲這顆內丹癡狂。最後這顆內丹的價格被推到了一億五千萬的天價。

而最後出價的人,也是天族的。

在這樣的數字面前,所有人都成了浮雲。

林寒也被這場驚心動魄的拍賣會給驚呆了。

“可惡!”白妖妖銀牙暗咬,這天族的人簡直太猖狂了!前後弄走了兩樣寶貝,如果不是他們妖族的修爲遠遠不及他們,這樣東西早是他們的!

“沒事沒事,這東西雖然好,可是價格太高了。咱們還是腳踏實地的好好修煉吧。”林寒見白妖妖被氣成這樣,於心不忍開口安慰了一下。

“你一點都不生氣嗎!那廝可奪走了兩次咱們看的東西。”莫怪白妖妖會氣成這樣,身爲妖族公主,很少人能夠給她氣受的。

“趕緊追去,他們拿到東西要走了。”一道傳心語進入了林寒的耳,林寒反應過來,連忙起身,離開了包廂。

“你去哪兒?”白妖妖見狀纔打算跟去,被白意汝一把按住了肩膀。

【三更奉,還有一更在晚,大家推薦留言走起來,謝謝謝謝大家。】 “當然是去跟林寒在一起。”白妖妖理所當然的開口,她總不能放任林寒一個人涉險吧!

“不準去。”白意汝說完,施展法術,將白妖妖禁錮在了自己的身邊。

“父王!”白妖妖心急如焚,眼瞅着林寒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此番前去必定是有他自己的把握,你這樣的修爲過去只會拖累他。好好的待在我身邊等他回來好,他的三隻鬼寵還在這裏,他沒有理由不回來。”對白意汝而言,他不願意爲了一個不錯的青年而得罪了天族的人,所以他選擇旁觀。女兒如果幹涉這件事情的話,那便意味着他們妖族打算跟鬼族站隊,那對妖族來說是極爲危險的。

從古自今,他們妖族的遭到人族的法師打壓的厲害,強者一代少過一代,根本沒有任何的本事去對抗天族那高高在的種族。所以還是旁觀較來的妥當一些。

“哦……”白妖妖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鑑於自己的父王這麼說,也是無可奈何了。

說完,她看了看桌面那三隻還是吃的一臉歡脫不管主人死活的鬼寵,有種替林寒扼腕的感覺。林寒這哪裏是養了三隻鬼寵,分明是養了三隻沒心沒肺的祖宗啊!

“攔下他!”林寒剛剛離開了這家酒店大門,意識渙散,迅速的昏厥了過去。林池對着林寒吩咐了一句,丹龍老祖迅速的佔領了林寒的身體,朝着天人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來者何人!”天人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朝着他們逼近,立刻停下了腳步,一臉謹慎的看着朝着他們迅速飛來的那個人。

“要你命的人。”林寒的肉身無的強大,所以丹龍老祖駕馭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經過這段時間的靈魂滋養,雖然他的修爲沒有達到巔峯時期,但是對付眼前這樣的小蝦米是沒有多大的問題的。話音落下,他的手掌伸向了對方。

靈力漫出,一隻驚天巨掌出現在了半空,朝着那天人所在的方向抓了過去。

那天人始料未及對方會出這一招,本能的打算去衝破這巨掌帶來的鉗制卻沒有想到根本掙脫不掉。對方的修爲竟然在自己之!

“你是誰!”天人不甘的開口問道。

在那個巨掌苦苦的掙扎,卻不能撼動巨掌半分。

“你祖宗。”丹龍老祖厲喝一聲,身子化爲一支箭矢衝向了對方,當他的身體穿透對方的身體一剎那。天人的身體被強行分成了兩段。慘叫聲響起的同時,天人的靈魂也隨之從驅殼跑了出來。龍傲天眼明手快,迅速的伸出另一隻手將那道試圖逃走的神魂一把擒住。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狂徒!你可知我是誰!敢誅殺天人!天地下,都不會有你的容身之所!”他堂堂天人,竟然被一個散修如此對待,這對天人來說簡直是恥大辱。他不甘心的嘶吼,話音剛剛落下,只看見一張深淵巨口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還未等到他反應過來,眼前一暗,連同天人的肉身一起,被這具身體徹底的吞噬掉。

“你怎麼直接給吃了,這身體留着給你自己用多好。”林池走前來,故作惋惜的開口。

“哼,我堂堂丹龍老祖,會用這樣的沒用的身體?”龍傲天冷哼一聲,動用靈力,將剛纔吞下去的天人神魂和肉身拖進了林寒的身體之,作爲養料供給自己的神魂得到恢復。

“天人怕是不會善罷甘休,爲了避免他察覺到林寒,你總得做些什麼。”林寒是他們冥界的重點保護對象,也是他們用來對抗天族的最後武器,林池答應過妹妹,必須照顧好他的安全。

“放心,這一切事情誰都不會想到是林寒做的。”誅殺天人,依照林寒的能力,完全不行,所以不會有人懷疑到他的頭。

丹龍老祖說完,便將身體的主控權還給了林寒,自己則回到了林寒的丹田之,開始吸收自己剛纔吞進來的天人神魂和**。

林寒猛地一個激靈睜開了雙眼,“我這是怎麼了?”最近怎麼長長有失去意識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絕世神皇 “連自己的身體都掌控不了,林寒,你距離真正成長還沒得很。”林池長嘆一口氣,無奈的搖搖頭。

林寒聽言,雙手不由握拳,“你幹嘛又附我的身?”這種身體的主導權被別人奪走的感覺,真是糟透了。

“不然你覺得你能秒掉那天人拿到你想要的這些東西?”丹龍老祖冷哼一聲,林寒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捏着兩樣東西。

一件恰好是那個蘊含着地圖殘圖的石頭,另一個則是那顆古萬年妖獸的內丹。

“額……我收回剛纔那句話。”的確,依照他現在的修爲,想要跟天人對抗是不可能的。既然丹龍老祖幫自己拿到了這些寶貝,他便需要快快將這兩樣東西給吸收掉。

“哼,無需謝我,此時對你我們都有益處我才做的。趕緊離開此地吧!”依照天人的本事怕是很快會查到此處的,龍傲天開口提醒林寒快快離開。

林寒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跟林池一起離開了原地。

“我先回家了,你也早點回來,否則天人在這個城市展開地毯式搜索的話,很容查到你的身來。”林池開口提醒了林寒一句,轉身進了那家拍賣會舉行的酒店。

林寒也連忙跟着走了進去,他要離開,可是他的三隻鬼寵還在白妖妖那裏呢。

等到林寒趕回包廂時,才發現白妖妖已經帶着那三隻鬼寵離開了,留下一封信件說是白意汝逼着她離開的,說是此城怕是要變態了。

信件還記載了她會去的地址,讓林寒去那個地方來找她。

林寒看完信件之後,連忙釋放出火焰將這張信件給燃燒殆盡了。隨後跟着消失在了原地,朝着白妖妖所說的地方迅速前進。

“人呢!”在天族久等那執行任務的天人未歸的青龍神早已耗光了耐心,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雞蛋都快不是不定時加更了,而是固定四更了……大家看在雞蛋這麼努力的面子,多多推薦留言唄~還有謝謝土豪們的打賞,雞蛋在此鞠躬感謝了。】 “父尊,會不會是那人對那兩樣東西起了貪心,所以逃走了?”一個頭長龍角的少年走前來,開口假設性的說了一句。

“他沒那個膽子。”青龍神滿臉陰鷙,早知道自己親自出手了,若不是因爲有別的要事要處理,怎麼會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下人去做。

“不好了!白龍使者被人殺了!”一個驚慌失措的身影從外面跑了進來,將得到的最新消息告之了青龍神尊。

“天地下,有幾人能有這本事誅殺我天族的人,你確定不是搞錯了?”青龍神尊臉色丕變,誅殺天族的人,難道是自己人?還是隻是一個幌子,真的如同自己的孩兒所言,是白龍使者監守自盜了?

“沒搞錯,白龍使者的生晶破裂了。”來者一口咬定說自己沒有弄錯,天族的人每人都有一塊生命晶石保管在生晶塔,一旦有人的生晶破碎,生晶塔便會提出警告,告知是守塔人是誰的生晶破碎。剛纔生晶塔發出了警告,說白龍使者的生晶破碎,地點發生所在地是在這次三界拍賣會的所在的地方。

“什麼!”青龍神尊開始相信對方的話了,“給我找!天地下,務必要將殺死白龍使者的元兇找出來!”此人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殺死白龍使者,而且連白龍使者的神魂都沒能逃脫,可見此人的手段非同一般。如此明目張膽的殺害他天族的人,顯然是不將他們天族的人放在眼裏。此等禍害,必須越早除掉越好!

“遵命!”青龍神尊一聲令下,衆人紛紛退散,各自去找尋找線索去了。

“培,去將玄女找來,這件事情,怕只有她能處理了。”九天玄女,乃天族的戰鬥神,一旦找到蛛絲馬跡,讓她出面去擺平,解決掉那個殺死白龍使者的心腹大患。

“謹遵父命。”從青龍神尊面色凝重的表情龍培能感覺出來此時不那麼簡單。他畢恭畢敬的說了一句,轉身離開了大殿。

——分界線——

天宮這裏早已經以爲白龍使者的死亂成了一團,林寒這裏已經連夜離開了這個城市去往了妖族的境地。

大約花了一個晚的功夫,他才找到妖族的所在地的入口處。

在妖族的入口處的結界陣法轉了一會兒還沒有找出如何進去的道路,陣法自消,一扇巨大的木型拱門出現在了他的視線裏。

這便是妖族領地嗎?林寒走入拱門之,擡頭只見一片青山綠水,鳥語花香的世外桃源景象。

“林寒!”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隨後一道白色的身影翩然而至,來到了林寒的身邊,一把撲進了林寒的懷裏。

“你怎麼讓我來妖族?”不是應該回學校嗎?怎麼跑到妖族來了?

“反正你也沒事可做啊!先在我們這裏玩幾天,順便,消化消化你弄到的古萬年妖獸的內丹嘍。”身爲妖族的一員,白妖妖對妖族內丹的氣息很是敏銳,一下子察覺到了林寒手有那萬年古妖獸的內丹。

“你怎麼知道的!”林寒大吃一驚,白妖妖是怎麼知道的?

“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快點跟我來。”白妖妖拉着林寒走向了一處青山,青山山底有着一個巨大的山洞,面寫着狐狸洞三個字。

“這裏是我的狐狸洞,你且先進去,我幫你去解決後顧之憂。”白妖妖開口囑咐了一句,將林寒推入了自己的洞府,轉身離開了原地。

不知爲何,對白妖妖,林寒報以無條件的信任。

走至洞穴深處找到了一處適合修煉的場所,林寒開始佈置結界。佈置好了護法大陣之後,林寒拿出了那枚寶石外觀的內丹,直接將這塊內丹碾碎,一縷精純的靈力由破碎的內丹傾瀉而出。林寒迅速的運行自己的丹田,將這些靈力吸入進了自己的身體。

“嗯?”隨着內丹的靈力被林寒悉吸入進了身體之,林寒發現了一件很怪的事情。

那是吸入靈力竟然跟身體裏的靈力契合了,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而他的修爲也晉升到了鬼仙六階。如此大的飛躍倒是真叫的林寒刮目相看了。

不過每次提升修爲的後遺症是身體發臭需要找個地方好好的洗個澡。

林寒也不知自己到底花了多久的時間來吸收這顆內丹,只知道自己吸收好了之後,撤掉結界,結界之外,白妖妖看起來一副已經等了很多天的模樣。

“這都過去一個月了,你才從裏頭出來,我還以爲你會活活悶死在裏頭呢!”白妖妖沒好氣的開口,她的手裏多了一個毛茸茸的小物件在把玩着。

“這是什麼?”林寒怎麼覺得這毛茸茸的小物件看着有些眼熟。

“你注意到了?嘿嘿這是我最新的玩具,你看怎麼樣?”白妖妖獻寶一般將東西放到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催動魂識來識別白妖妖手的東西,當發現這樣東西竟然是狐狸的尾巴時,大吃一驚。

“這是!”林寒驚詫的看着白妖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我那個白岸表哥的尾巴嘍。”白妖妖輕描淡寫的開口,順便還甩了甩手的毛團。

“他不是妖族的人嗎?你砍了他尾巴,那他豈不是……”狐族一族,尾巴命還重要,若是尾巴被砍,恐會殃及性命吧!

“是我父王砍下來的,可不是我砍的。”白妖妖冷哼一聲,“那傢伙對那天的事情懷恨在心,打算去天族告密,結果被父王識破,父王砍了他的尾巴作爲教訓,還將他囚禁了起來,這才避免了風險。”

聽到白妖妖的解釋,林寒一身冷汗,白意汝的意思應該是要保自己了,看來自己無形之得到了白意汝的信任,讓白意汝冒着得罪天族的危險來保自己。

“看來我需要親自去謝謝你的父王了。”那日之事,也他們幾個人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沒想到白岸這妖心思如此歹毒,得不到的便想着摧毀。不過話說回來,白意汝對自己的人下手也挺狠的。 “無需謝我,幫你只是爲了避免我妖族被你牽連。  總裁女人要翹婚 ”林寒打算跟白意汝道謝過後回家去,沒想到才走到對方跟前,他看穿了自己的意圖。妖王白意汝果然如傳言那般,是一個利己主義至的人。他不會去做對自己沒有益處的事情。

“雖然您說不必感謝,但是出於您對我的庇佑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說一聲謝謝。”林寒衝着對方鞠了一個躬,誠摯的說了一句話。

白意汝滿意的點點頭,這少年自己想象的要重感情,“你若真要謝我,也該知道,我白意汝是不隨便幫外人的。”強調了外人二字,林寒心裏咯噔一下,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父王,你想說什麼呢?”白妖妖一頭霧水,不明白父王平白無故蹦出這麼一句話作甚。

“您的意思是……”林寒感覺自己進了賊窩。

“你該知道,我不信任何人,除了我自己,我最相信的人,便是我的女兒。爲了你得罪天族,實在不是什麼明智的事情。畢竟你於我無親無故。”白意汝繞了一大圈,林寒早已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額……請妖王有話直說。”果然是老狐狸,說話總是喜歡繞着來。

“很簡單,你也知道我家女兒對你有情,而我已經爲了你得罪了天族的人,若是不從你身討要一點關係過來,這幫你的事情,便算是大錯特錯了。所以,與我女兒訂婚,成爲我妖族未來的駙馬,我日後便完全站在你這邊,幫你和冥界對抗天族。”白意汝這次沒有繞彎,林寒卻巴不得他這次繞繞彎。

“父王!你說什麼呢!”白妖妖俏臉一紅,完全沒有想到自家父王竟然打算將自己嫁給林寒。

雖然她很喜歡林寒,但是她卻沒有想到嫁給他的層面。

“我以爲,妖王應該知道,我有心愛的人……”林寒記得,那日柳楠兒和假林寒大婚時,冥王邀請了妖族的妖王和魔族的魔王參與,白意汝當時好像也在現場,現在卻要求自己娶他的女兒,他到底是何用心?

“那你也該知道,一個強大的男人,身邊的女人絕對不止一個。”白意汝的話聽得林寒無言以對。

差點忘了這個男人是從古代一直活到現代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

“我知道,冥界的楠兒郡主是你的正妻,不過這不妨礙你將妖妖扶爲平妻。”白意汝的一番話,聽得林寒滿頭黑線,竟然願意將自己的女兒嫁給自己跟別的女人共享一個丈夫,這妖王的想法,林寒還真是看不透啊!

“我不同意!”沒等白意汝再說什麼,白妖妖的反應變得非常激烈。

“男人說話,女人不要開口。”好吧!果然是自古活下來的人,大男子主義還是很重的。

“父王!這是我的情感,你怎知我願意跟別的女人分享一個男人?我是喜歡林寒,也想跟他在一起,但絕對不是在威脅他跟我在一起的前提下。”白妖妖的一番話,聽得林寒心猛地一動,他以爲白妖妖應該會同意白意汝的做法,沒想到白妖妖骨子深處是一個有着自我要求的人。她不屑被脅迫而產生的感情,這一點,跟他很相似。

林寒忽然覺得,其實跟白妖妖,或許能夠成爲好朋友。

“傻女兒!你難道不明白父王是在幫你嗎?”妖王無奈的搖頭,這女兒,從小的性子倔強,跟自己的死去的亡妻一模一樣。

“父王這不是在幫我。”白妖妖一臉倔強,“父王當年也不願委屈了母后,這一生只娶了母后一人,爲何要女兒委屈求全給人做平妻?而且,你這麼不相信女兒的魅力?早晚有一天,林寒會真心實意的愛我。我會讓他心甘情願娶我爲妻!”白妖妖有白妖妖的執着,她從小在自己母后思想灌輸下長大,所以對愛情,她和自己的母后追求的一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