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那麼的出塵,那麼的恬靜,就這麼站在自己的跟前,卻如同一陣清風般自在。

「小星星,你對自己還是那麼的狠啊!竟然連焚身噬魂這種禁術都用上了。」話語輕輕,卻透出一絲關心。

此時此刻,星舞已經呆若木雞,徹底被眼前這個男子給鎮住了。

「墨軒?」

「嗯。」

「真的是你?」

星舞的瞳孔連縮,不可思議地說道:「你竟然也在這個世界,還就站在我的面前。」

墨軒勾了勾唇角,輕輕地一抬步,出現在星舞的跟前。

他抬起手來,伸出一根手指,溫柔地擦拭著星舞唇角上的一絲血跡。「我曾經說過,不管你在何地,我都能找到你。只可惜,我找對了地方,卻找錯了時間。「

被墨軒的指尖一觸碰,星舞的嬌軀顫了顫,很自然地側首躲了過去。

墨軒笑了笑,沒有在意,負著手,淡淡道:「或許……這便是命運吧。」

「墨軒,這是怎麼一回事?」星舞緊皺眉頭,她現在的腦袋是一片漿糊,眼前的信息量太大,讓自己無法捋清。

剛才的金龍,眼前的墨軒,還有之前的金雷,都讓自己感覺到一絲不妙。

「現在的你,是不是進入無上之境了?」墨軒眯著雙眸,沒有急著回答星舞的問題,反而問及無上之境的事情。 星舞疑惑,為什麼墨軒會知道自己進入了無上之境?

難道無上之境還能從氣質上看出來?

她不可否認地點了點頭。「我前不久進入了築基期的無上之境,剛剛才進入的鍊氣期無上之境。」

「唉——」墨軒搖了搖頭,俊逸的臉上掛著一抹無奈。「看來你終究是躲不過去。如果你和之前一樣,循規蹈矩去修鍊,這輩子也能圓滿。」

「什麼意思?」星舞是一臉懵逼,難道進入無上之境反而會給自己帶來不幸?

但是,她能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無上之境給自己帶來的力量,是無法預估的啊。

「無上之境,是修真者的禁區。千百年來,都沒有人踏入這個禁區,即使進入了也會被天道給格殺!」

「墨軒,你的意思是,我遇上六重雷劫,還有那一道金雷是進入無上之境的緣故?」星舞皺眉,一臉凝重地看著墨軒。

對於無上之境,她也是知之甚少。

會出現剛才的情況,完全是始料不及。

現在聽墨軒這麼一說,恐怕自己真的進入了一個不該進入的領域。

「不錯。」墨軒點了點頭,淡聲道:「你遭遇的是無上雷劫,是一種必死的雷劫。」

必死?!

星舞的瞳孔一縮,以當時的情況來看,確實是必死無疑。

不過,既然是必死,那麼她現在為什麼還活得好好的?

「無上之境,是不被天道認可的一種境界。」墨軒的雙眸微眯著,恬靜的臉上多了一抹凝重。「一旦有人進入這個境界,便會招來無上雷劫,被天道抹殺。」

頓了頓,墨軒唇角一勾,淡笑道:「只不過,你有大氣運護身,才能對抗天道的抹殺。或許,你會成為真正的逆天者。」

「……」

星舞一臉茫然,難道她這麼努力地進入無上之境,還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不過,墨軒為何會突然出現,剛才的金龍又是怎麼回事?

一切的一切,似乎變成了一個漩渦,將自己無情地拉扯到漩渦深處。

「小星星……」忽然,墨軒的眼神變得溫柔起來,語氣變得很輕,就像是一抹春風掠過星舞的心尖,讓自己浮躁的心變得安靜。「原本我已經做好和你再不相見的準備。只是,想不到你進入了無上之境,一切都將變得不一樣了。」

「這個世界隱藏著一個大秘密。你現在應該被那些傢伙盯上了,只不過由於約定在,他們都不敢對你出手。」

「什麼秘密?那些傢伙是什麼人?」星舞緊皺眉頭,一臉嚴肅地看著墨軒。

「我現在說太多沒有意義,一切都需要你去解開。」墨軒搖了搖頭,淡淡道:「如果你走不到那一步,也就當沒這回事吧。」

星舞的心情有些煩躁,被墨軒這麼一說,她感覺自己被好多雙眼睛盯著。

不過,她也不去多想,反正見步行步,就連無上雷劫都扛過去了,還有什麼過不去的?

「對了,墨軒,你還沒說,剛才的金龍是什麼情況?你為何會突然出現?」星舞現在更關心的,反而是這兩個問題。 「金龍,是我封印的一條孽龍所化。他現在被我煉成龍魂,封印在你的身上,當他感應到你必死的時候,便會出來救你。」

星舞渾身一顫,忽然心念電閃,難道那條惡龍之所以會消失不見,是墨軒的作為?

當時,她有一瞬間恍惚,這一瞬間的恍惚,讓自己想起了時間靜止。

一定是這一恍惚的期間,墨軒出現了,並且將惡龍給煉化,封印在自己的體內。

想到這裡,星舞的眸光變得溫柔起來,對墨軒流露出一絲難言的情感。

這個男人和過去一樣,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自己,守護著自己。

在修真界的時候,有好幾次自己陷入了必死的危機,他都會第一時間出現,為自己抹殺一切。

當初的自己,不懂墨軒的這一份情感,但現在似乎有些明白。

只可惜,她現在選擇了夜鋒!

「小星星,你不用在意的。」見星舞的眸中流露出一絲悵然,墨軒心有所感,走了過去,抬起手來,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頭髮,「你只需要保持原來的本心就夠了。」

溫柔的安撫,讓星舞的內心再次沉靜下來,眼前這個男人亦師亦友,每次的出現都能夠為自己解決各種難題。

這次如果不是墨軒,恐怕她就會被那一道金雷劈成飛灰。

步步驚情:千金的謊言 縱然不被金雷劈成飛灰,她也會由於焚身噬魂的反噬,讓自己崩解消散。

「墨軒,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星舞緊皺眉頭,深深地盯著眼前這個恬靜的男人。「我們不過是一起修鍊過。」

墨軒微微一怔,笑了笑。「有時候,對一個人好,不需要理由。我只是遵循自己的內心罷了。」

這個回答,星舞不滿意,他不相信墨軒的內心,沒有別的想法。

「小星星,不要想太多了。這可不是你風格,現在的你就好好修鍊,那個小子的資質不錯,以後會給你帶來不少的裨益。」沉吟了下,他又說道:「至於未來會發生什麼?不管是你,還是我,都說不準。」

「墨軒……」

「好了,我的時間不多了。」墨軒輕輕地一抬手,打住了星舞的追問。「接連兩次的投影,即使是我也受不了啊。」

「噢,對了。」墨軒輕輕地一彈手指,一道金光進入星舞的體內。「這是萬劫不滅功法,是一種煉體功法。只要你能夠將它修鍊起來,以後再遇到無上雷劫,也有一戰的底氣了。」

星舞的渾身一顫,只感腦袋裡多了一種功法。

這種功法很玄妙,哪怕是她,也沒辦法在看一眼就能了解其中的深意。

「時間到。」墨軒的目光緊盯著星舞,流露出一絲不舍,和無奈。「希望我們能在那個地方相見吧。」

「墨軒!!」星舞一驚,只見墨軒的身影緩緩地淡化,最終徹底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她的心裡,還有很多問題要問這個男人。

他為什麼會穿越過來這個世界?難道只是為了找到自己?

但是,他們又為何會相隔萬年之久? 只是,墨軒已經離去,要想搞清楚這一切,她必須努力修鍊,前往墨軒說的那一個地方。

就在金色空間崩潰的一刻,在一個遙遠之地,一名男子的雙眸猛地睜開,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呵,看來短時間內都不能使用投影了。」墨軒輕輕地擦了擦唇角,眸光一轉,盯著前方的一座烏黑的高山,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濃烈的殺意。

忽然,這一座高山似乎感受到這一股殺意,竟然動了起來,變成了一個無比高大的巨人。

這一個巨人,高萬丈,頭上長著一隻眼睛,渾身冒著絲絲金色雷霆,威勢凜然。

「吼!!」泰坦巨人發出了一陣怒嘯,震天徹底,讓這個空間的生靈都瑟瑟發抖。

墨軒和這一個泰坦巨人相比,就像是一粒微塵,微不足道。

「墨軒,你和吾無仇無怨,為何對吾露出殺意。」泰坦巨人的那一隻眼睛,緊緊地盯著墨軒。

墨軒負手而立,眸中殺意凜然,一襲流雲衣裳,隨著氣勢的蕩漾,獵獵作響,那一襲烏亮的墨發,更是狂亂舞動,如同一個即將露出獠牙的殺神。

「哼,你是和我無仇無怨,但你傷了我家小星星,所以……」他的眸光一沉,一道道劍光閃耀出來,鋪天蓋地,填滿了整個空間。「我要弒了你!」

緊接著,這些劍光之中,一道萬丈巨劍顯現出來,散發著弒天滅地之威勢。

「墨軒,你是要和我泰坦族開戰嗎?」巨人面露凝重之色,他剛才確實在操控著無上雷劫,去抹殺一個進入無上之境的凡人。

只不過,這個凡人很頑強,在硬抗了六道雷劫還是沒有被抹殺,直到最後一道金雷,卻被一條龍給救走了。

不僅如此,一股異樣的力量更是將自己的感應隔絕開來,沒辦法對這個凡人進行追殺。

現在墨軒突然對自己露出了殺意,難道剛還救下那個凡人的,就是他?

「呵,敢傷我家小星星,哪怕是你們泰坦族,我也殺了。」墨軒的話語,透出一股霸氣,震懾泰坦巨人的心神。

這個男人是認真的!

頓時,泰坦巨人怒嘯起來,一道道雷霆閃爍出來,讓整個天空都變得烏雲密布,雷鳴電閃。

看著這末日般的情景,墨軒卻不為所動,臉上甚至燃起了一抹狂熱之色。

「殺!!」

隨著一個殺字吐出來,墨軒的身上爆發出一股凌厲的威勢,震動天地,那一道道劍芒向泰坦巨人射了過去。

泰坦巨人的眸光深凝,一道道雷霆劈了出去,將這些劍芒給攔了下來。

但是,他的目光始終緊盯著那一把巨劍,其中散發出來的厲芒,讓自己的心神凝重。

該死的弒神者!!

竟然為了一個凡人,對吾等神出手,難道就不怕違犯約定吧?

不管是過去,現在,未來。

在墨軒的眼裡,星舞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凌駕於一切之上。

如果這天地容不下小星星,那麼……

他滅了這天地。

「劍無痕!」

隨著墨軒的一聲冷喝,天空中的巨劍爆發出耀眼的光芒,然後帶著凌厲的鋒芒,向泰坦巨人刺了過去…… 「小星星,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夜鋒一臉緊張地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星舞,心裡是一陣疑惑。

剛才金雷落下,即將湮滅掉星舞,一條金龍卻冒了出來,將那一道金雷給撕碎。

就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下,金龍卻反過來將星舞給吞了。

僅僅是一個晃神間,星舞又突然出現在眼前,整個過程十分的詭異。

「沒什麼。」星舞搖了搖頭,她剛剛知道的信息太複雜,要解釋的話,也不知道從何時說起。

尤其是墨軒的存在,她不能讓夜哥知道,否則這個醋罈子一定會很不高興。

「我就是用了秘術,召喚神龍,擋住了那一道雷霆。」

「胡說!!」夜鋒緊皺眉頭,一臉質疑地看著星舞。「你剛才施展的秘術,可以差點要了你的命。但是,後來的金龍絕對不是什麼秘術……」

「夜哥,我……」星舞一時語噎,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忽然,夜鋒走了過來,一把將星舞摟住,「不過,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你沒事就好!」

星舞的渾身一僵,內心卻是一軟,她能夠感受到夜鋒對自己的關心,還有極致的寵溺。縱然剛才的情況很詭異,但他見自己不想多說,也沒有繼續追問。

夜鋒在顫抖著,內心在跳動著,他很害怕失去星舞,害怕她就這麼消失在自己的跟前。

儘管這裡面發生了很多詭異的事情,但是……又如何?

只要星舞還在,一切都不重要。

穆萌萌和王遺風面面相覷,現場的氛圍是說不出來的基情滿滿啊。

不過,他們也終於是可以鬆一口氣,剛才的雷劫實在太可怕了,也不知道星殿修鍊了什麼,竟然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差點就熬不過去啊。

水心眯著雙眸,她看到的東西和這兩個人不一樣。

她隱隱覺得,星殿和夜少之間,似乎發生了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咦,不打雷了?」這時,大黑幽幽地醒轉過來,這個傢伙身上的焦黑已經脫落,長出了一些新的皮膚,這便是肉身型異能者的天賦,擁有極強的自愈能力。

看見大黑一臉懵逼的樣子,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讓氣氛一度得到了舒緩。

「我們該回去了。」夜鋒鬆開星舞,幽幽地說道,他現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這裡,生怕又會出現什麼危險。

星舞點了點頭,掃了一圈封都,「在離開之前,我得為封都做些什麼……」

雷劫是過去了,但是悲傷還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