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自己的消息的來源,了解雖不多,但對天植王庭的一些組成還是清楚的。

皇城可以說是王庭的核心,重中之重,甚至有真王坐鎮。

方平就這麼炸了九十九條巨礦,在真王眼皮子底下把皇城炸了?

等等,九十九條巨礦?

張濤頓時呼吸急促起來,敗家子啊。

十噸能源石他可以控制住,但是九十九條巨礦,這若是能挪到人間,那他敢立刻宣佈,人間進入全員修武的時代。

「地窟異動,多名真王暴怒,是因為你把皇城炸了?」

張濤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

之前李振告訴地窟異動時,他就有種感覺,楓王這些人不是沖着他們來的。

以他展露在外面的實力,三五個真王,根本不夠他殺得,地窟真要開戰,必是幾大王庭的聯手。

而他自信,真到這個程度,他不會一點消息都察覺不到的。

現在想想,別不是方平炸了皇城,惹得這群人暴怒吧?

方平不由一驚,急忙問道:「地窟亂了?」

張濤微微皺了眉頭,解釋道:「嗯,感受到至少四五道真王的氣息,火氣很足。」

方平搖搖頭,說道:「應該和我無關,皇城被炸都是好幾天前的事了,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蘇北做的。」

「蘇北,你碰到他了?」

張濤還真沒想過這兩人會在禁區相遇。

禁區又多大,他很清楚,兩人進入禁區時間有隔了月余,這要能碰到,那真的是巧的不能再巧了。

方平點點頭,羨慕說道:「蘇北他才是瀟灑啊,也不知是怎麼做到的,直接混到了楓滅生身邊,還慫恿楓家進攻百山王的領地。

前不久地窟那才叫一個熱鬧,多名王儲對天命王庭開戰,兩大王庭小半疆域淪為戰火,真王都有過幾次交手呢。」

張濤此刻臉上別提有多精彩了,這兩個小鬼,一個比一個變態啊。

他之前是感覺到禁區內有真王交手波動,當時還沒在意。

畢竟兩大王庭矛盾積累已久,不時打上一打,也沒什麼奇怪的。

深處禁區深處,他哪怕知道了,也不好過去摻和一手。

可聽方平這意思,似乎這次交手是蘇北一手促成的啊,嘖嘖,真不知道是怎麼弄得。

「蘇北他人呢?」

張濤疑惑問道,方平回魔武已經有兩天了,卻還沒絲毫蘇北消息。

「我炸了皇城之後便先回來了,蘇北還在裏面呢,你說的這動靜,指不定他又弄出什麼大動靜來。」

張濤先是有些無語,緊接着突然發現什麼,側目望了望京都方向。

「蘇北他回來了,有什麼話直接去問問他吧。」

「回來了?」

方平先是一驚,緊接着便是察覺到不對勁,急忙問道:「部長,你是怎麼知道的?」

張濤臉上閃過一絲傲然,自信說道:「以我的實力,在這人間,無所不知。」

他這話固然有誇大成分,但也算是事實。

走上人皇道,加上實力的增進,他此時對人間有着極高的掌控。

人間太大,但是從魔都察覺到京都情況,還是可以的。

蘇北並未收斂氣息,堪比九品的氣息出現在人間,便已經被他有所察覺。

京武,蘇北剛剛回到學校,還沒走進自家別墅呢,就看到張濤從一空間裂縫中鑽出。

真是好方便的技能,就是有點嚇人。

蘇北撇撇嘴,緊接着也沒去問對方怎麼知道自己行蹤的。

沒有隱匿氣息,估計剛出地窟,就被張濤注意上了。

想了想,也不等張濤發問,直接開口說道:「楓滅生死了,被姬瑤殺了,楊王和百山王兩人的嫡系後代同歸於盡。

玄玉真王後代玄真暴露出真王絕學,妖植、妖命兩個王庭多名王儲追殺這人進入萬妖王庭了,只怕萬妖王庭也不會平靜。

現在地窟亂成一鍋粥了,短時間內,幾大王庭應該是不會聯手了。」

ps:今日更新到,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

7017k 「嗯~是葛葛們幫花花穿的~」陳花乖乖地點頭。

「那行吧,我幫你。」

譚青青迅速脫掉陳花的衣服,然後「撲通」一聲,把人放進浴桶里。

陳花好些天沒洗過澡了,這才放進水裡,搓把兩下,水就變黑了幾層。

等完全把小蘿蔔頭搞乾淨,浴桶里的水,都換了三次。

陳花洗香香,洗白白了,譚青青就把人放床上。

客房有被褥,還不薄。陳花在換上乾淨衣服前,都可以先縮在被子里。

「你先等會兒再睡,我先幫你把衣服改了。」譚青青對陳花道。

譚青青在布莊里拿成衣,拿布匹的時候,還順了一套針線和剪子。

別說譚青青一個學武的,怎麼會縫衣服這活兒。

其實這是走鏢的規矩。

走鏢要有三會。

一是會搭爐灶。無論是山區還是平地,風霜還是雪雨,走鏢的都要會搭建灶台。

二是會修鞋補衣。路上鏢師們的鞋子經常會壞,如若不會修鞋,還如何走長途?衣服也是同理。

三是得會理髮。風餐露宿后,鏢師會面的都是地方富商之類的大人物。要是蓬頭垢面的去面見地方勢力,必然會被人看輕。

所以鏢師們,都得學會這三樣手藝,以免跌了鏢局的顏面和氣派。

所以譚青青便會一點這縫改衣服的活兒。

她把一件兒成年人的衣服拆了,拿剪子剪小,再給陳花縫起來。

做好后,她才叫陳花把新改的衣服穿上。

「舊的已經髒的不成樣了,就別穿了。把這件新的,換上給我看看,我瞧瞧還有哪裡需要改的。」

「嗯,還不錯。」元寶這上身效果,譚青青還是很滿意的。

而陳花更是摸著這新衣服,喜不自禁。

「謝謝青青姐姐!」

元寶這小嘴,也是甜的不得了。

「青青姐姐最好啦~還給花花衣服穿~不過,葛葛們私下裡都是叫花花元寶的。青青姐姐以後就叫窩元寶吧~」

「好,小元寶。」

譚青青瞧著她這麼喜歡這件衣服,就讓她穿著這件衣裳睡著。

畢竟走鏢的規矩里,也是有一條,衣不離身。

若是半夜,有心思狡詐之人,過來突襲,譚青青也能迅速把元寶抱走,再與賊人搏鬥。

元寶雖然不知道譚青青為什麼讓她和衣而眠,但她還是乖乖應下。

哄睡完元寶。

譚青青推開門。

外頭大堂里的油燈還是敞亮的。

這油燈原本換做普通人家,是斷斷不會十幾盞一齊點,浪費這油錢。

但大伙兒或許是覺著這油燈不方便大量帶走,索性也就讓它燃著。

只見酒樓大堂里分成了兩撥人,一撥還在吃飯,另一波則是忙碌著進進出出。

大堂內更是有一半的桌椅都被清理到牆角,將正中間兒的空地敞開。

這空地兒,則被人堆滿了食物。

六穀有稻、稷、黍、菽、麥、麻。

蔬菜有茄子、蘿蔔、蔓菁、菠薐菜、菱白和白菜。

還有幾十斤的瓜果,都是桔子,梨,棗,柿子什麼的。

總共堆了三百來斤。

姜生他們一大家子人,就在大堂里,用鎚頭,鋸子做著木工活兒。其他人則是樓里樓外不停地搬運著以後用得著的物資。

賀娘瞧見譚青青出來了,便挪到譚青青身邊,小聲道。

「姜生一家子都是做木工的。這鎮子里的推車,不是先被你給拿去了嗎?他們就琢磨著自己做。

驢子你也甭替他們擔心。他們在某個人家的後院里,又找到了三頭驢。剛好又能再拉三個推車呢。」

這是好事。

畢竟這死過人的鎮子,前有鐵勒,後有馬匪的,確實也不適合人長期盤踞下去。

既然選擇要走,那在路上的物資,也是需要好好準備。

只是賀娘,卻面有愁色。

「就是,驢子、推車都歸他們。像我們這既沒有手藝,又沒有行腳物什的人,怕是走不出二里地,就要被活活餓死了罷?」

譚青青卻是想著她那遊戲任務還沒有完成,便對賀娘道。

「無事,我的糧食還夠。你跟元子要是餓了,我可以先把糧食借給你。」

四十斤小麥支撐到下個小鎮,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更何況,她的空間里,還有能無限產出糧食的土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