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朝街面上看去,遊盪的行人全都不見了,只剩下死寂的黑暗。

等到他再回頭看這家黃泉燒烤店,卻發現連這家店也不見了。

他此時正站在一處空空蕩蕩的空地上,什麼都沒有。

可在擁擠的安寧街上,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空地的….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安寧街上,周圍只有色彩鮮艷的霓虹燈閃爍著,周圍的溫度開始莫名地驟降。

一股寒意在李寒夜心中升起。

他知道,自己遇到麻煩了。

他以遠方那座黑色大廈為坐標,開始朝着自己來的方向往回走。

卻發現安寧街忽然起霧了。

灰色的薄霧卻透著冰冷寒意,在鮮艷霓虹燈的照耀下,宛如化作無數頭惡鬼在霧氣中扭動着身軀。

「大日金鐘罩感覺到了陰邪氣息,開始自動護主!」

李寒夜的身體,包括面部都驟然亮起了淡淡祥和金光,宛如佛子降世,有着大光明,大無量的韻味。

熾熱的氣血也在他體內激蕩不休,驅散心中的寒意。

灰色的霧氣似乎有些忌憚李寒夜身體散發的金光,不敢靠得太近。

李寒夜卻不敢有絲毫怠慢,他能感覺到在這周圍的灰色霧氣中,有一道邪惡而貪婪的目光在默默地注視着自己。

它就如同一條毒蛇,在靜靜地潛伏着,沒有發出絲毫聲息。

可一旦放鬆警惕,就會露出鋒利的毒牙,將你的生命無情地奪走。

「它似乎對我有些忌憚?」

李寒夜隱隱有着感覺,這隻藏在灰霧之中的詭譎比上次的紅衣詭譎要凶厲得多。

不過自己的實力也進步飛快,讓李寒夜的心中稍微有些把握。

主要是修鍊大日金鐘罩后,在體內產生的光明能量,似乎對詭譎有著剋制的作用,令它不敢輕舉妄動。

「九霄龍拳在大日金鐘罩的帶領下,也加入了戰鬥!」

一聲古老蒼茫的龍吟聲響起。

龐大的氣機在李寒夜背後隱約勾勒出一條銀色巨龍,盤旋在虛空之中。

剎那間,李寒夜身上的氣勢攀升到了極點。

灰色薄霧開始翻滾不休,顯示著這頭詭譎內心泛起的波瀾。

雙方誰都沒有選擇動手。

李寒夜是壓根就找不到這頭詭譎究竟藏在灰霧當中的什麼地方,不敢輕舉妄動。

而藏在灰霧的詭譎似乎也被李寒夜的氣勢震懾,在猶豫不決。

局面就這樣詭異地僵持下來。

李寒夜不停地尋找著詭譎藏匿的位置,周圍綻放祥和金光,背後銀龍虛影盤旋。

似乎感覺到李寒夜的侵略性,灰色濃霧的詭譎似乎也慫了,不想和這個人類拼得你死我活。

呼~

一陣狂風忽然吹起。

下個瞬間,瀰漫在街面上的灰色薄霧也消失一空。

李寒夜能夠感覺溫度在快速地上升著。

「老大。那個人還會冒金光呢!」

「我連人都沒有看見,你跟我說冒金光?」

「一看就是這小子逗你玩的!!」

「好你個小子,居然還敢騙我,揍他!」

遠處,李寒夜躲在陰影當中,看着這幾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不良少年在互毆,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這次也算逃過一劫了。

沒有多想,他趕緊離開了安寧街,一路疾馳趕回大廈。

一進屋子就立馬打開燈光,拿着一壺冷水就往肚子灌。

涼水順着咽喉落入肚子裏,總算將他內心緊張的情緒稍微舒緩一些。

原本贏了血狼,心中還有些得意的李寒夜,這頭在安寧街突然出現的詭譎,再次令他警惕了起來。

自己的實力,還遠遠沒到放鬆的時候。

這個世界,人類只是弱小的一方。

自己面對今晚的詭譎,就有束手無策的感覺,要不是大日金鐘罩天生克制這些詭譎,恐怕未必能夠將其驚退。

而開啟災厄時代,毀滅無數人類城市的可怕怪獸,自己都還沒接觸過。

這樣的自己,有什麼資格得意呢?

「以後,還要更加努力才行!」李寒夜握緊拳頭。

「大日金鐘罩為宿主的決心感到開心,修鍊速度提升20%。」

「九霄龍拳同樣感到開心,修鍊速度也提升了30%。」

聽見系統的聲音,李寒夜陰沉的臉色終於露出一絲笑意。

幸虧自己還有它們。 深秋的山林,夜晚一片寒霜,月光皎潔,卻難以穿透樹葉,遮天蔽日的大樹,雖然已經凋零,但依舊用自己的身軀,承載着弱小者的希望。

然而,那弱小的青草,花朵,卻被一群不速之客碾壓而過,還未成長起來的生命,徑直被扼殺的搖籃之中。

這是出道以來,雪昊頭一次用盡全部力量來逃跑,風在耳邊呼嘯,枝葉撕裂他的皮膚,一絲血珠隨着風,飄散在身後。

胸腔處的壓抑感,讓他幾欲暈倒過去,但他依舊咬着牙,沒命的狂奔著,因為不跑,就要死!

在其身後的z級強者,此時正戲謔的跳躍在樹林之間,神情看着前面逃亡的雪昊,猶如貓戲耗子,閑庭信步之餘,他甚至還有心思逗弄一下樹翹上的飛鳥。

看着雪昊沒命的狂奔,張金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上一秒,對方還在用生命威脅他,下一秒,對方卻為了生命,不要命的逃亡。

果然啊,這世上哪有什麼不怕死的人?

張金心中帶着冷笑,面容上浮現出一抹譏諷,隨着這場追逐戰越來越持久,他與老鼠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而且,先前逃亡的那批老鼠,實力稍弱的,也已經即將要被追上。

山林中穿梭而過的身影,驚起鳥獸四散,一道道黑影,猶如暗夜中的幽靈,來無影去無蹤,雖然明知道今晚怕是很難逃脫,但這群人依舊在狂奔,瘋狂的奔逃,沒有人願意輕易死去,他們還有那麼多財富沒有花完,還有那麼多的美女沒有享受,怎能輕易死在這裏?

然而,正當他們的希望升騰而起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阻去了他們的道路。

看着面前面容清秀,目光淡然的青年,所有人都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為首的暗夜使者和獵屍人,死死的盯着青年,如臨大敵。

此人是誰,又為何出現在這裏?

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就當眾人準備拚命的時候,青年微微抬手,周遭的樹木后,石頭后,紛紛湧出大量手持槍械的護衛。

這一幕,徹底讓眾人絕望了……

然而,命運總會在人失望到極致的時候,再給人希望。

只見青年雙手輕輕拍打,那些人再次退居樹后,隱藏起來,他看着暗夜使者等人,輕聲笑道:「各位,別這麼緊張,你們的逃亡,結束了。」

宋承宇面帶笑意,友好的看着幾人,後者似乎還不太相信,他又接着道:「獄門,從不會拋棄朋友。」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頓時喜上眉梢,眼前這名青年,竟然是獄門的人?!

這又是那位高層?

宋承宇沒有過多的解釋,他徑直吩咐道:「對方馬上就要追過來了,如果大家不想死,就隨我一起發動反擊吧。

「被追了這麼久,難道你們心裏就不憋屈么?」

眾人紛紛將目光看向暗夜使者和獵屍人,後者靜靜盯着宋承宇,思慮了兩秒,回道:「既然是獄門的朋友,我等自然信你,只是,你如何解決對方那位z級強者?」

宋承宇面上波瀾不驚,輕聲笑道:「這個就不牢閣下操心了,宋某自有謀划。總之你們放心,那名z級武者,不會讓你們來對付。」

聞言,獵屍人這才微微鬆了口氣,老實說,他還真怕這傢伙出個什麼餿主意,讓他和暗夜使者連同昊天閣下一起圍攻z級強者。

那可是z級,以他們的這點微末的實力,就算是聯手,也不過是衝上去送菜罷了。

……

嗤~

腳掌在地面攃起一道深厚的划痕,來到之前宋承宇出現的位置,雪昊頓時止住了逃跑的腳步。

他轉過身,深藍色的瞳孔盯着張金,面色平靜的問道:「張董事,若是你今日死在這裏,趙遂會為你流淚么?」

張金眯着眼,饒有興趣的看着雪昊,輕笑道:「若是爺能為我流一滴淚,死在這裏又何妨?」

「不過……」他話鋒一轉,不屑的笑道:「爺怎麼會為了我這種人流淚,而你……」

「又覺得如何能讓我死在這裏?」

雪昊平靜的目光看着張金,隨後,他輕輕抬手,隨着他手掌落下,四面八方無數火舌朝着張金噴涌而去。

然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張金似乎早有預感一般,身形如電,瞬間掠至一座石塊後面,朗聲笑道:「雪先生,若這些便是你今日的手段,恐怕結果要讓你失望了。」

「是么?」雪昊低聲輕吐,話音低不可聞,下一秒,他從一名守衛手中奪過一枚迫擊炮,毫不猶豫對着石塊射了過去。

躲在巨石後面的張金,似乎有所預感一般,在迫擊炮射過來的一瞬間,身形變幻,再次閃躲到另一枚石塊後面。

他大笑道:「雖然這是熱武器時代,但憑此就想斬殺一名z級強者,雪先生,你是不是有些想當然了?」

z級強者對於危險的敏銳,已經遠超常人想像,若是偷襲,或許還有一絲絲機會,但這种放在明面上的殺機,對方輕鬆就能躲掉。

「將那些石塊,全部給我轟了。」雪昊淡淡的下達着指令。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數十發炮彈同時射出,將張金周遭可以藏躲的巨石全部轟碎。

「這一次,看你怎麼躲?!」雪昊眉目一寒,再次抄過一枚迫擊炮,朝着張金射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