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應聲,只是平躺着,張開了雙手,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我加大了聲音,“管志傑,你大晚上的來這裏就爲了跟我演這一出,你要再不走,我找工作人員了!”

管志傑的手扶着他自己的額頭,終於睜開了眼睛,盯着我,又重新闔上了眼睛,“過來!”

我哭笑不得,我讓他滾,他讓我過去,並且還是張開手臂讓我過去!

我沒有辦法,只能轉身往房間裏走去,心想大不了給他個沙發睡,我把門關上就沒事了。可沒想到我還沒走上兩步,自己被撲倒了,我趴在地上,他趴在我的身上,他的呼吸聲在我的耳邊,而他的象徵之物,似乎已經堅挺了…………… 第3641章

「咳咳,師父我雖然這一年多沒怎麼修鍊,但是我把你留下的藥材錄都背下來了,而且我對藥材的辨別也很熟練了啊,還有我每天都跑步,現在……」宮本千夏立即把自己一年多做的事情,恨不得每一件都說給墨九狸聽,讓墨九狸覺得自己沒偷懶,求表揚一般。

墨九狸聽的滿頭黑線,但還是耐著性子聽完了,然後隨手丟出一個陣法在院子裡面,等到宮本千夏說完,看向墨九狸時,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墨九狸丟到陣法裡面去了!

「師父,師父,你放我出去啊!」宮本千夏在陣法內喊道。

「什麼時候突破到綠星境巔峰,煉製出八品丹什麼時候出來!」墨九狸淡淡的留下一句話,轉身離開小院。

宮本千夏聞言苦著小臉在陣法裡面不停的喊師父師父,可是聲音卻只有自己能聽到,再過一會兒連外面的景象都看不到了!

陣法內的靈力暴漲,宮本千夏只能坐下修鍊,心裡哀怨不已,早知道就不欠欠的跑來看看師父出關沒有了啊啊啊啊啊……

墨九狸心情不錯的轉身去了翡翠樓,銀色看到墨九狸出關心中一喜,走過來道:「主子,你出關了啊!」

「恩,剛出關,我來看看文老他們……」墨九狸說道。

「我帶你過去,文老現在是……」銀色一邊走一邊給墨九狸解釋道。

雖然這些事情小書都跟墨九狸說過了,但是墨九狸也沒打斷銀色的話,畢竟小書的存在,銀色等人是不知道的!

不過,對於文老等人忽然出現,看起來銀色等人都沒怎麼好奇,這一點墨九狸倒是有些驚訝!

「看起來文老倒是很適合翡翠樓!」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是的,還有白一他們和……」銀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銀色難道你沒看上誰嗎?」墨九狸看著銀色好笑的問道。

「主子,我沒有!」聞言,銀色立即嚴肅的說道。

撒旦老婆冷冰冰 他根本就沒想那些事情,他的使命就是保護翡翠樓真正的樓主墨九狸,別的他什麼都沒心思去想!

「別擔心,以後總會遇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的!」墨九狸看到銀色認真的模樣說道。

銀色聞言沒說什麼,他自己知道自己就好!

「當時文老他們出來,你們沒好奇他們的來歷嗎?」墨九狸看著銀色好奇的問道。

「他們都認了主子為主,所以不用懷疑他們的身份,至於他們之前沒出現,應該是在主子的芥子空間內吧,在雲中界也有很多能裝人的芥子空間,所以不稀奇!」銀色說道。

「恩,我還擔心他們會和你們發生誤會,看起來是我想多了!」墨九狸瞭然的說道。

「不會的!」銀色說道。

墨九狸和銀色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文老的院子,墨九狸進去的時候,看到馮香雪姐妹,林薰兒,四位翡翠樓的護法長老和文老等人都在,小院倒是十分熱鬧!

都在低著頭忙著和文老一起製造傀儡呢! “你放開我!”我羞憤道。

“事已至此,這個步驟走不走都無所謂了,不是嗎?!”說話間,管志傑的手已經在我的身上游/走。

我紅了臉,拼命掙扎,怎奈自己根本連管志傑的體重都抗衡不了!

“從你開始你都沒有碰過我,現在這樣,又有什麼用?”我閉上眼睛。

管志傑的手停了下來,從我的身上爬了起來,“來日方長。”

他大搖大擺地進了浴室,我跟着站了起來,他話不假,結婚是釘子上的事情了,他也沒必要急着這一時。

我自己進了房間,將門反鎖了上,躺在牀上總是心神不寧的。

第二天一早,他送我回家,笑盈盈地摟着我的腰,阿姨見了,板着個臉,看着管志傑,“先生昨兒晚上可不高興了,今早見小姐還沒回來,臉色不太好看。”

阿姨的情緒一般都是隨着我父親的,看她的樣子,也不高興我夜不歸宿。

我逃開了管志傑的手掌,小跑過去摟着阿姨的脖子,“我錯了………..”

“阿姨,都是我的錯,我昨晚上喝多了,暘暘是不放心我,才照顧了我一宿。”管志傑慌忙將過錯搶了過去。

我一向任性,在父親和阿姨的眼中,這種錯誤大概管志傑是不會隨便犯下的。管志傑如此搶了過錯,大概還是想讓阿姨對他的印象更好罷了。

“行了,你快走,晚上過來吃飯!”我回頭看着管志傑,急着趕他走,不想見到他在我家裏賣乖。

管志傑跟阿姨道別之後,衝我一笑,便是離開了我家。

一進門阿姨就上下打量着我,“小姐,沒事吧?他沒你對你做什麼吧?!”

爲了讓一切都順理成章,我一跺腳,推開阿姨,低着頭否認,“阿姨,你說什麼呢!他能對我怎麼樣!”

說完就拔腿往樓上跑去,進了房間,關上門,心想,這樣明顯的舉動,大概阿姨能看明白吧!

中午吃過午飯之後,我就謊稱自己出去散步,直接開車去了小李的家裏。

小李老公一臉胡茬,看起來十分沒精打采。

他一見我,就破口大罵了起來,“都是因爲你,要不是你,小李怎麼會出事!”

我急忙道歉,真心實意地跟小李老公鞠躬道歉。

小李老公十分不屑,“我們原本可以不指望你的,我們原本生活就好好的,爲什麼,爲什麼我會相信你,結果我們孩子的命還是沒了,還把我老婆都搭進去了!”

“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我吸了吸鼻子,只知道道歉。

“你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小李老公直接將我推出了門。

眼看着他要關上門,一個手從我身後擋了過來,“她現在要是真的滾了,怕是你老婆就真的沒命了!你難道還不清楚,對於一個掌控着管志傑祕密的人,管志傑會留她多久?要不是你眼前這個人願意犧牲自己的幸福,大概你老婆早就沒命了吧!你現在倒好,不求她也就算了,還要這樣趕她走,要是她不高興了,什麼都不管了,到時候,我看你怎麼辦!”

我回頭,漆警官站在我的身後,爲我擋住了即將關上的門。

小李老公怔了怔,慌張中已經鬆開了手,眼神閃爍不定,盯着漆警官,“她真的能救我老婆?”

漆警官撇撇嘴,看着小李老公,將自己的證件亮了出來,“我是警察,來詢問詢問你老婆失蹤的事情!”

小李老公見漆警官是警察,立馬是否認了小李失蹤的事情,“警察先生,你可能是誤會了,我老婆沒失蹤。剛剛…..剛剛我跟洛小姐只是開玩笑!”

開玩笑?小李老公這智商還真的是…….

“沒失蹤那就好,請小李親自去警局確認一下,我們也好銷案。”漆警官挑眉,故意刁難。

小李老公束手無策了,跟我使着眼神。

我上去抓着漆警官的胳膊,“漆警官,這麼巧能在這裏遇到你,一起出去喝個咖啡吧!”

“我這種人,吃麪喝麪湯的,咖啡什麼味都不知道,還是算了。”漆警官將自己的*收進了衣服兜裏,盯着小李老公,“也不一定是今天,你讓她什麼時候有空,儘快來警局就好!”

小李老公忙點頭,說謝謝,再看我的眼神就有些愧疚了。

我正要說話,就被漆警官一把抓着往外走了,我蹬着漆警官,“你幹什麼!”

“喝不了咖啡,你就不請我喝麪湯了!?”漆警官一笑,下了樓纔是解釋道,“你這種大小姐,肯定是沒遇到他這種人,你跟他越是道歉,他越是覺得你欠他的,他這輩子可能就要怪你!何必呢?!”

我皺眉,“本來也都是我的錯!”

漆警官與我相對而立,“什麼你的錯!他們幫着管志傑,助紂爲虐,這不是他們的錯!因爲一個人過來想幫他們一把,讓他們付出了應該要付出的代價,所以就要責怪這個人?!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的警察都他麼的是混蛋了?!”

我詫異,漆警官的道理總是與衆不同,他說得一套一套的,竟讓我咋舌。

我看着漆警官,搖了搖頭。

他繼續說道,“他們爲什麼幫管志傑做了這麼多年的事情?還不是欺軟怕硬?人都這樣,你要是軟了,沒人會放過從你頭上踩過去的機會。所以,有些時候,你還是要多向我討教討教!”

看着漆警官好不容易自信的樣子,我十分認真的點頭。

“哎,你說你個高材生,怎麼對於社會上的很多事情都不懂!大小姐總是不一樣!”漆警官敲着腦袋搖頭,嘆着氣往前走。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間十分生氣,“ 沒人是大小姐,我和你一樣,不過是這個世界上簡簡單單的一個人,你何必總是這樣諷刺我!”

漆警官停了下來,扭頭已經是蹙緊了眉,“真生氣了,我就跟你開個玩笑。”

我盯着漆警官着急的模樣,噗嗤笑出了聲音,“哈哈,你上當了吧!”說完就急忙跑了起來,漆警官雖然想要來教訓我,可只是健步走着,沒敢上來跑着追我。

“看樣子,你這腿也挺利索的了!”漆警官停了下來,假裝喘着粗氣,“我不打你了,你趕緊停下來吧,我怎麼連你都追不上了。”

“嗯……好了……好了就差不多快………..”我欲言又止。

他上來直接打斷了我,“好了就好了,好了就該請客!”

我垂下了眼簾,後面的話始終沒有說出口。

見我沒應聲,漆警官過來拉了拉我的衣袖,“怎麼?如果你捨不得,我也可以請你的!”

我咬了咬嘴脣,強擠出一個微笑,“不好意思,晚上我還有事,下次,下次一定請你!”

我轉身跑開了,自己和管志傑就要結婚的消息怎麼都說不出口。

回到了家裏,恰巧阿姨已經開始準備晚餐了,我進了廚房說要幫忙,卻把廚房弄得一團糟,阿姨實在忍無可忍將我推出廚房,將房門關上,把自己關在廚房裏,免得我去摻和。

如約,管志傑下班就過來了。父親也奇怪,差不多跟管志傑一起回來的。

我坐在沙發上,管志傑坐在我的身邊,眉飛色舞地跟父親講着自己對自己公司未來的規劃。

父親抽着煙,似乎沒怎麼聽,只是時不時地點了點頭。

“管先生,你總是說自己對自己事業的規劃,那麼感情了?我們家可更關心的是這些!”阿姨從廚房裏循着聲音走了過來,笑盈盈的,直接說出了父親的心聲。

管志傑拉着我的手,放在他的手心裏,低下了頭,“洛叔,您也知道我現在只是一個小公司,現在娶暘暘,我怕暘暘委屈。”

“委屈什麼!你要是等個十年八年的,這黃花菜都涼了!”大概是前一天我與管志傑在外面睡得緣故吧,讓阿姨不自覺就着急了起來。

“阿蘭,飯菜都好了嗎?!”父親終於是開口,直接繞開了話題。

阿姨這纔是閉了嘴,擦了擦手,說還有一會,又鑽進了廚房。

父親叼着雪茄起身,“暘暘,跟我到書房來。”

我從管志傑的手裏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跟着父親到了書房,關上房門,便是看到了父親那雙犀利的眼睛。

“昨晚上沒回家,你開的套房,凌晨他才喝多了過去,你給我解釋解釋,你們到底葫蘆裏賣的什麼藥?!”父親似乎早就知道我要幹什麼,像是在逼問我。

我咬牙,自己以爲完美的計劃還是被父親給看穿了。

“這麼着急想要嫁給他?他確實要比孟子赫好,但是你阿姨說得對,孟子赫死了不到一年,你就要再婚?你是擔心自己嫁不出去麼?我洛家的女兒可不該這麼沒自信!”

我鼓足了勇氣盯着父親的眼睛,“父親,如果是您遇到母親,您會跟我一樣嗎?!”我在賭,賭父親對母親的情意。

父親瞪大了眼睛,當我提到母親的時候,他要暴跳如雷,要麼溫柔如斯,此刻的他是後者,他的眼睛化作一汪春水。

“如果是你母親,一定不讓你跟管志傑成婚。你要這樣說,暘暘,我是不是該聽你母親一次?”父親反問我。 第3642章

馮香雪抬起頭,看到墨九狸時微微一愣,隨即開心的喊道:「主子,你出關了!」

一群人都放下手裡的東西,圍了過來!

墨九狸對著大家微微一笑,讓眾人紛紛坐下,然後和眾人聊了一個下午,這才從文老的院子離開!

墨九狸回到自己的住處時,林薰兒也跟著過來了!

到了墨九狸的小院,她才看向一路上心事重重的林薰兒問道:「怎麼了?有事?」

「主子,你能不能讓卓振軒也留在翡翠樓?」林薰兒臉色瞬間紅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恩?卓振軒?你是說……」墨九狸皺眉想了半天,才想起來林薰兒說的是誰。

只是墨九狸好奇林薰兒和卓振軒是什麼時候如此熟悉的,之前小書倒是說過卓振軒也是在文老等人後出關的,在外面呆了大半年,就再次回到空間閉關去了,而且還是匆忙回去閉關的,小書也不清楚為什麼……

「我……我對他……」林薰兒聞言,臉色不自然的爆紅,然後才把事情和墨九狸說了一遍,說到最後頭都低的要掉到地上了!

墨九狸看著眼前的林薰兒眼裡閃過驚訝,沒有想到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墨九狸閉關后不久,文老等人出關后一個多月,閉關的卓振軒也跟著出關了,在跟小書說話的時候,得知空間裡面和自己一起閉關的其餘人,出關都到外面去了!

卓振軒因為生命靈體,決定跟隨墨九狸之後,就在墨九狸的空間內修鍊閉關了,但是他閉關就是沉睡,每隔一段時間醒一次,每次醒來都會找小書聊天,了解墨九狸到哪裡,和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經成為習慣了!

因此,卓振軒也清楚知道,墨九狸為了眾人好,把一些人都找到適合的地方留下來了,自然也知道,還有林薰兒等人因為想要保護墨九狸,一直閉關修鍊,很少出關的事情!

後來空間裡面就剩下卓振軒,和林薰兒等人的時候,卓振軒也是知道的,偶爾路過林薰兒等人修鍊的地方,也能看到他們在修鍊!

這一次聽小書說大家都出去了,卓振軒想著自己也出去看看好了!

因為都是認墨九狸為主的人,因此他們很快就熟悉了!

特別是在馮香雪姐妹和白一兄弟中的兩人,成為情侶后,林薰兒自然也十分羨慕的,剛好有一次林薰兒,白二,白四,宮本千夏,卓振軒幾人跟隨翡翠樓的長老,去雲城附近的一座城池辦事!

半路上遇到雲城一個家族的人,看上了宮本千夏和林薰兒,想要抓她們回去當小妾!

雙方戰鬥的時候,卓振軒接住了被對方打飛的林薰兒,四目相對間,林薰兒紅了臉,大概是少女懷春,那次回來之後,林薰兒就時常偷偷注意著卓振軒!

本身就是生命靈體的卓振軒,即便有墨九狸的丹藥,隱藏了周身氣息,依舊是讓人喜歡親近的,更何況林薰兒還對卓振軒有了心思! “父親,我這樣做,自有我的原因,我只希望自己能夠跟管志傑結婚,至於你是否承認他,是否讓他真的在這個家裏能立足那都不重要!”我如實說道。

父親眉頭一挑,“看樣子這個管志傑和孟子赫在你的心裏就不一樣。同樣的話,爲什麼,我沒有看到你當初的決絕?洛暘,我跟你說過,有什麼事情跟我講,我是你父親,沒有任何的理由讓你受苦!”

父親的話裏有話,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什麼。

“我知道父親您是打算將公司交給我,等我結婚之後,我聽您的話,進公司。從最底層幹起,不借用您任何的關係!”我第一次承諾自己會進父親的公司。

大概是說到了父親的心頭上,父親立馬是答應了下來。

“打算什麼時候結婚?”父親站了起來,盯着我的眼睛,他卻因爲我給的承諾而忘記了窺探我的隱私。他是父親,是我的父親,因爲這層關係,他似乎已經忘記了用他慣有的懷疑的眼神來看我。

“我是不是該等着他來跟我求婚才決定?”我抿嘴一笑,始終還是沒有將心裏的想法說出來。

“下樓吃飯吧!”父親率先離開了書房。我跟了下去,管志傑立馬是過來扶着我,跟我使眼色,似乎想知道我與父親的談話。

我只是扯着嘴點了點頭,扯着管志傑往餐廳走去。

吃飯期間,父親終於開口表明了態度,“我們洛暘這年紀也不小了,要真像你說的那樣,等你奮鬥出來了,暘暘也該過了年紀了!”話裏雖然說的是事實,但也表明了父親的立場。

管志傑眉開眼笑,“洛叔叔,我只是覺得自己這身價跟暘暘差距有點大………….”

“結婚是一回事,非要門當戶對,那就見外了。再說了,你這樣白手起家的,也算是有點本事了。暘暘在你公司也該學了不少的東西,等你們結婚之後,暘暘就進洛氏。”父親放下了酒杯,話裏的意思就是再警告管志傑不要覬覦洛家的財產,洛家的一切都該是我洛暘的!

管志傑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異樣,笑着應對,“暘暘確實也該學點東西了,不然以後這麼大的公司他怎麼去接手。”

父親滿意地點頭,後來再沒有說話。

吃過飯之後,父親也針對着管志傑的公司提了幾個建議,大概也是想穩定管志傑的心。

我送管志傑出去的時候,見管志傑的狀態不太好,大概是和自己預想的有差距。

“你跟你父親說了什麼?”

我低着頭,走在他的前面,“說我喜歡你,願意嫁給你罷了。”

“ 我看不像吧!”

“那你以爲我會說什麼?說你不好,說你現在抓了人,讓他同意我跟你結婚?!如果這樣,他還會讓你在我家裏多呆一秒?”我反問。

“果然是有錢人都這樣,洛暘,不管你多不喜歡在你父親的公司去,你都必須去!”管志傑跟在我的身後似乎是在命令我。

我咬牙,站在管志傑的角度,我父親將他定義爲外人,他不介意的可能只有一點,當我接手的公司,他到底還是會分一杯羹的!

“趕緊走吧,我現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我回頭,從他的身邊走過。

他伸手拉着我的胳膊,將我往後一扯,一個回身,我已經在他的懷裏了,他湊到我的耳邊小聲說道,“就算是演戲,你也該敬業一點!”

說完很快就放開我,在我的額頭吻了一口,纔是揚長而去。我怔怔地站在原地,擡頭望向了樓上,書房的燈是打開的,他是以爲父親會在某個角落裏觀察着我們嗎?!

甩了甩頭自己進了房間,走回了別墅。阿姨擦着手走了過來,拉着我在沙發上坐下,問道,“暘暘,你告訴我,你真的要跟管志傑結婚了?!”

我看着阿姨,她的態度和之前不一樣了,她似乎在擔心着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