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聲音沉沉,不帶一絲生機。

仇暮月已經數不清自己這是第多少次落淚了。

車外,柏輕音哄嘟嘟的動作頓了一下,剛剛,她似乎聽到韋治洵的聲音了,錯覺嗎?

轉頭,往來的人群之中並沒有她熟悉的人的身影,最顯眼的,也不過就是一輛馬車罷了。

正想著,跟著她出來的小廝已經追上了她。

「我的小姐啊,您真是要把小的給急死了,我就結個賬的時間,您人怎麼就不見了呢。」

柏輕音笑吟吟的看著眼前的小廝:「我一個大活人還會丟了不成,回去吧。」

這些日子,她都沒聽到有處置皇子的消息,韋治洵應該被關在皇宮裡吧。

這樣的話,她還是要想辦法儘快接近陳遠。

另一邊,仇暮月的馬車在回了丞相府之後又迅速的進了皇宮。

韋治洵從馬車裡下來的時候看著眼前那高不可攀的城牆。

這紅磚綠瓦的皇宮他找不到一絲歸屬感。

想比這裡,還是那偏遠的小鎮更讓他能找到自己的歸屬感。

「治洵哥哥,走吧,皇伯伯已經在等著我們了。」

仇暮月從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會押著韋治洵從這裡進入皇宮。

仇丞相也不說話,看著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女兒,忍不住嘆息一聲。

巍峨的皇宮裡無比壓抑。

所有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好像誰和誰都沒有關係。

韋治洵這樣被壓著進來,也沒人去在意,或者說,是不敢在意。

御書房。

皇帝看著眼前的摺子,眉頭微不可查的挑動。

「既然抓回來了還在外面愣著做什麼,還不讓人滾進來。」

皇帝面容威嚴。

這件事情的影響很大,他也暗中讓人調查了一番,畢竟自己的兒子是什麼德行他心裡還是清楚的。

正想著,丞相已經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著眼前那個邋裡邋遢的傻大個,皇帝一瞬間險些沒認出對方是自己的兒子。

他揉了揉眼睛,才勉強接受眼前這個邋遢的傻大個是自己兒子的事實。

「怎麼臟成這個樣子?」

皇帝看著眼前的兒子,有些我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髒兮兮,邋裡邋遢的人,會是自己往日里聰明絕頂的兒子。

韋治洵一聲不吭,沒有解釋。

一旁的仇暮月忍不住替他解釋:「皇伯伯,治洵哥哥已經知道錯了,所以逃走之後一直很自責,您,您能不能不要追究他的過錯了。」

皇帝看著眼前一聲不吭的仇丞相,揮揮手,讓他下去。

仇暮月還想說什麼,卻被自己的老爹拽著離開。

仇暮月不解第看著自己的父親。

似是不懂為什麼父親會變成這個樣子。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后,皇帝再次開口。

「這次的事情,朕就不追究了。」

皇帝看著韋治洵,他以為他會看到一個激動的韋治洵,可是他錯了,韋治洵就站在那裡,一聲不吭。

看著韋治洵,皇帝心裡說不出的難受,這個兒子以前也很優秀。

可是現在卻因為一樁徇私舞弊案,自己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兒子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說不打擊那是假的。

他看著眼前的兒子,張著嘴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魏治洵,朕跟你說話你沒聽見嗎?」

「聽見了,謝父皇。」

他聲音低沉,落在皇帝心頭卻不是個滋味。

這些個皇子從小都沒吃什麼苦,可這才多久,人就黑了這麼多,也消瘦的不像樣子了。

「說了不追究你,你皇子的身份也一併恢復了吧。」

韋治洵,不,現在應該稱呼他為魏治洵。

魏治洵的眼睛里沒有一絲波瀾,良久,他悶悶地嗯了一聲。

皇帝有些不想再看見自己兒子這個樣子。

這樣的韋治洵總讓他舉得自己好像做錯了很多。

「你下去吧,皇子的身份既然恢復了就好好休息一番,事情都過去了。」

韋治洵捏緊了手裡的帕子,依舊沒吭聲。

皇帝揮揮手。

對於自己這個兒子,他也很是無奈,從小就沉悶,不願意說話,沒想到這次的事情竟然會讓他的情況變本加厲。

等到韋治洵離開,皇帝對著身邊的太監總管福來說道:「這些年在外面看來他受了不少苦啊。」

福來跟在皇帝身邊也算是有很長一段日子了,皇帝這話里是什麼意思他心裡頭一清二楚。

這是想著這位殿下在外面受委屈了,所以要儘力補償這位皇子呢。

福來原本想著,這位皇子被抓回來,以後的日子定然不好過,卻沒想到,這不是好日子到頭了,而是好日子,才剛開始。

「他今年也不小了,該策劃選妃的事宜了。」

皇帝當了這麼多年的皇帝,心裡頭明白,他這兒子現在的情況。

他這兒子的情況現在怕是舉步維艱在朝堂上。

畢竟曾經背著一樁徇私舞弊的案子,現在事情雖然查出了一點眉頭。

但對外卻一點都沒公布出去,所以除了自己也沒人知道,這案子裡面藏著的那些彎彎繞繞。

福來眼皮子跳了一下,陛下這是想幫扶殿下一把啊。

看來眼下的局面又要被打破了,只是不知道那位知道這些事情,心裡會怎麼想。

韋治洵從宮裡走出去,只感覺陽光格外刺眼,父皇說免了他的罪名,他沒有一絲欣喜,甚至心裡連一點波瀾都沒有。

。 「其實一場平局對切爾西來說並不難接受,八連勝之後一場平局也是八勝一平,他們繼續可以保持對曼聯六分的差距,但切爾西還不滿足!」

「當然,擁有了齊策的切爾西不會那麼容易滿足,他們還想繼續勝利,這樣的跑動就是最好的證明。」

切爾西開球后回傳給到本方半場,五名球員衝上前,后場只有邁爾和幾名後衛,持球的是邁爾,曼聯的前鋒瘋了一般衝上前拼搶,邁爾和幾人糾纏在一起,他沒辦法往前傳球,只能再往後傳給大衛路易斯。

剛剛替補出場的小豌豆飛奔上前意圖搶斷,曼聯憑藉剛剛扳平比分的氣勢,試圖大幅壓上儘快扳平比分。

大衛路易斯和邁爾在後場連續傳遞,試圖閃過曼聯球員的拼搶,但曼聯在前場投入的球員可不比切爾西少多少,不過最後,還是邁爾閃過了曼聯球員的拼搶,長傳出球向前。

邁爾情急之下的出球並沒有選擇好方向,只能是大概往前傳球,托雷斯跑過去爭搶落點,齊策本想跑過去接應,看身邊瓊斯馬上跟上來,便換了個想法,直徑向曼聯後防線衝刺而去,曼聯後防此刻非常空虛,齊策這一加速衝刺,自然是把瓊斯給帶上了,而後防線的維迪奇和費迪南德,埃弗拉等人還在後面,但齊策的這一波衝刺,讓曼聯防線開始混亂。

上賽季經過一次大傷的維迪奇速度比較慢,他拖在最後沒有上前,費迪南德則向齊策這邊壓上來,想要和瓊斯聯合防守齊策,但他們都忘了,其實齊策並沒有拿球。

而托雷斯則是和卡里克拼搶在了一起,蘭帕德和馬塔回撤接應,齊策則繼續往前衝刺,這是一次反擊的機會,邁爾能在人群中將球傳出,在前方形成多打少之勢,也算是個機會,並不算好,但也算是一次機會。

托雷斯拚命從卡里克的糾纏之中將球捅給身邊的蘭帕德,他和馬塔兩人已經處於空位,卡里克馬上放棄了托雷斯飛奔向蘭帕德,曼聯中后場空虛,蘭帕德持球推進,而曼聯邊路的邊後衛也終於過來補防,但蘭帕德直接再將球傳出去,邊路的馬塔。

兩人中路已經空了,費迪南德不得不上前攔截,但馬塔在最合適的瞬間將球傳出,他向前直塞,想給齊策,但此時,在齊策身邊蓄勢待發的瓊斯早已有準備,猛然衝上前想要斷球。

齊策並沒有想到馬塔會直接把球傳給自己,情急之下想要轉身,卻沒有已經早有準備的瓊斯快,被瓊斯從旁邊撞了一下,衝上前去。

不過,瓊斯這一下看的確實很准,搶在齊策前面將球破壞,但魯莽的瓊斯這一下搶斷並不是很好,他一碰反而直接給到後面上來的蘭帕德!

斯坦福橋球場的歡呼聲突然高昂起來,蘭帕德也有點疑惑為什麼瓊斯這一球會給到他,但時刻都在關注球場變化的蘭帕德反應也很快,瓊斯在發現踢出去感覺不對勁的第一瞬間就把自己身體甩過去封堵蘭帕德。

但蘭帕德這樣的老妖最喜歡的就是瓊斯這種一腔熱血的小青年了,面對瓊斯勇猛的上前封堵,蘭帕德輕輕一扣在一射!

身後,德赫亞拯救了曼聯!

其實瓊斯撲上去的時候已經擋住德赫亞的視野了,德赫亞完全是憑藉下意識的反應去撲救這一球。

德赫亞這一下是用腿擋出了這一球!

此刻,無人防守的齊策出現在了足球前面!

齊策可以像范佩西一樣凌空抽射,也可以像小豌豆那樣在禁區里機敏搶點。

這一球,德赫亞能看到他撲出的球落到了齊策腳下,沒有人能責怪德赫亞,剛才撲出蘭帕德的射門已經很不容易,他的視野已經完全被瓊斯遮住了。

但現在面對齊策,德赫亞沒辦法了。

做完剛才的撲救,德赫亞還是半趴在地上的狀態,面對齊策的射門,他只能通過本能把身體彈起來碰一下,沒想到,他還真碰到了球!

齊策的這腳射門沒有太大的力量,只是一腳普通的推射,半高球,被德赫亞碰了一下變成了一記挑射。

變成一記挑射之後,球速一下子變慢,邊路的拉斐爾拚命沖向足球,試圖在球落入門線將球解圍,托雷斯,蘭帕德也正在沖向足球。

拉斐爾咬牙飛起身準備解圍,但有一個人比他先衝到門前,又是陰魂不散的齊策!

剛才射門就發覺不對的齊策第一時間跟了上去,德赫亞撲了一下果然變向,而齊策出色的爆發力保證了他的二次搶點。

這次他當著拉斐爾的面輕輕一頂,用頭槌將球送進球門。

「GOOOOAL!!絕殺!前不久才絕平的曼聯遭遇了絕殺!」

「精彩的連續搶點!齊策的射門嗅覺太棒了,他的無球跑動非常出色!如果說小豌豆是嗅覺靈敏的前鋒,那麼齊策本身也是個加強版!不僅是范佩西的加強版,也是小豌豆的加強版!」

場邊,弗格森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走回到了位置上,此刻他心中滿是對沒有拿下齊策的懊悔之情,幾個月前,曼聯CEO大衛·吉爾和弗格森爵士在一起開過好幾個會,就是有關齊策的,主要內容就是雪佛蘭不肯再出更高的贊助費用於引進齊策,弗格森希望吉爾去找格雷澤家族要錢,但吉爾很為難。

因為主要的問題已經不是薪水,在雪佛蘭將承擔一半薪水的情況下,曼聯所要支付的薪水已經是可以接受的範圍,但轉會費又成了問題,弗格森希望管理層注資,但遭到了拒絕,董事會認為這比金額太過高昂,風險也不低,齊策畢竟從來沒有踢過英超聯賽。

最終球隊還是錯付了齊策,也證明了曼聯高層的擔心是錯誤的,但最重要的是,也讓弗格森深深感覺到,屬於足球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接下來是屬於金錢的時代,資本對足球的衝擊遠遠超出弗格森的想象,或許已經是他退出歷史舞台的時候了。

在以前,弗格森可以用曼聯聞名天下的92班去抗衡球風粗野的英超,用他們年輕人的衝勁和技術,如同小牛一般在那些糙漢子面前沖的七零八落,那個時候,年輕人有時間成長,犯了錯誤也有機會去彌補,而現在呢。

資本大肆注入,球員工資水漲船高,土豪球隊肆意買人抬高了整個市場的價格,小球隊球員沉不住氣要往外跑,大球隊球員天天提心弔膽,表現一旦有所下滑球隊馬上能買新人來代替他們的位置,強者愈強,弱者幾乎沒有翻身的機會。

而曼聯固然是強隊,但曼聯財政實力和那些真正的土豪沒辦法比,弗格森爵士的目標又肯定放在冠軍,這種情況下要跟土豪爭冠,勢必要強行讓球隊放點血買人,但真正的資本競爭又搞不過對手。

這似乎已經是死局了。

幾年前弗格森的想法是再拿一座歐冠便急流勇退,上個賽季,這種想法變成了再拿一座英超冠軍,但這個賽季,今天,坐在斯坦福橋客場教練席的弗格森卻突然覺得,這一切都不可能了,儘早離開可能反而是一件好事,至少也算是功成身退。

切爾西如今人擋殺人的狀態,這個賽季的英超冠軍遙不可及啊!

在弗格森爵士在場邊默默嚼著口香糖的時候,場上比賽終於在主裁判的三聲哨響中落幕,曼聯的球員們拼到了最後一刻,就在全場補時第三分鐘,魯尼,范佩西和小豌豆都還在努力衝刺切爾西的球門。

但隨後的切爾西也是全員退守,最後竟然是托雷斯完成了最終的一次解圍,將足球踢出危險位置后,主裁判宣布全場比賽結束。

3:2,斯坦福橋的紅藍大戰最終結果是切爾西獲勝!

這場焦點之戰也成為了媒體的狂歡日,有鏡頭捕捉到了弗格森在齊策打進絕殺的時候一言不發的回到教練席上嚼口香糖,還在無奈的搖著頭。

這樣的場面並不多見,弗格森似乎都已經放棄了比賽!

即使那時最後時刻,在這位倔強的蘇格蘭老頭身上,這一幕也也是很難想象的。 各大勢力的頂尖高手,雖然沒有在論壇上公開發言,但也是在緊張的關注著這場大戰。

天策戰神,對上貪狼戰神!

絕對是華夏武者界,火爆度最高的一場戰鬥了。

只是沒有想到,貪狼戰神一上來就被天策戰神如此碾壓,實力相差之懸殊,簡直讓他們無語了!

甚至,還有海外的觀眾登陸論壇,意外看到了這場戰鬥的畫面。

然而後迅速將其轉播到了海外,隨後便是引起了不少海外強者的關注。

「這是……華夏的天策戰神,貪狼戰神?」

「哈哈哈,有意思,華夏的高手居然還會內耗,這可真讓人感興趣!」

「不過看起來,貪狼戰神完全不是天策戰神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