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臉色一沉,

“艾老闆,你這價開的也太高了吧?一臺二手車你賣120萬?”

楊闖二話沒說,一把揪住了艾文史的衣服領口,

“姓艾的你是不是找死,這可是我小爺,你TM居然連他都敢坑!?”

艾文史哭喪着臉說:

“我……我真沒坑小爺,奔馳G500,要是全新的話,最便宜的也要160萬,這臺車九成新,總共開了不到1000公里,要不是陳家出了事,陳家少爺也不可能便宜幾十萬甩賣這臺車。”

肖遙微微一怔:“等等!你說的陳家少爺是誰?”

“就是豐達集團前董事長陳昌達的公子,陳少峯。”

居然是那小子的車!

肖遙沒想到,陳昌達被抓後,陳少峯居然淪落到變賣愛車的地步,看樣子,陳家是徹底敗落了。

不過這可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像陳家父子那種人,就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

得知這是陳少峯的車,肖遙的興趣被勾了起來,他立刻朝着那臺奔馳G500走了過去。

他伸手拉了拉車門,不過車門是鎖着的。

“艾老闆,能不能打開車門看看裏面?”

“行!”

艾文史說着,立刻從伸手摸出了一把車鑰匙,按了一下,車門傳出“啪嗒”一聲響。

楊闖笑道:“我說艾老闆,這車的鑰匙你居然隨身攜帶呢。”

艾文史笑着解釋:“呵呵,不瞞闖爺,因爲這車價格太貴,一時半會兒賣不出去,最近我就自個兒在開。”

肖遙拉開了車門,誰知道竟立刻感覺到一股寒氣襲來,他不由得心頭一緊,

瑪了個蛋!

這車裏居然有鬼氣!

等等,艾文史剛纔說這車他自個兒在開,難道他陰氣太盛,是跟這臺車有關?

想到這,他立刻轉頭衝艾文史問道:“艾老闆,你最近是不是覺得身體有些不適?”

首長的萌狐妖妻 艾文史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小爺,您怎麼知道?”

“這臺車裏有一股子陰邪之氣,你又總開這臺車,沾了陰邪之氣,所以纔會感到身體不適。”

聽肖遙這麼一說,艾文史的臉色“唰”的一下變了,

楊闖在一旁說道:“肖遙可是一位神人,精通玄門道術,他說這車有邪氣,那就肯定有邪氣!”

艾文史最近確實感覺身體不太對勁,白天總覺得睡不醒,一到了晚上,又精神頭十足,而且只要太陽光稍微強烈一點,就感到腦袋發暈,身體乏力。

現在聽肖遙說是因爲中邪所致,神情立刻變得緊張,

他忙衝肖遙問道:“小爺,那……那我該怎麼辦?”

肖遙瞥了身旁的奔馳越野一眼,不緊不慢地說:“這車肯定是不能開了,而且最好是儘快處理掉。然後你最近多弄點蔘湯喝,補補陽氣。”

艾文史一聽,頓時便急了,“這種豪車,處理起來很難啊,三個月內能處理出去就算不錯了。”

楊闖在一旁提醒道:“艾老闆,小爺不是說了,他對這車感興趣嘛!”

“可……可是,小爺開的價,實在是太低了點。”

肖遙笑了笑,說:“艾老闆,這樣吧,你開個實價,只要價錢合適,我就買下來。”

他已經決定了,就買這臺奔馳G500,甚至已經決定,拿出一百萬來。

瑪了個蛋!

老子現在也是手握千萬現金的人,一百萬買臺車,貌似很合理。

艾文史思索了片刻,一咬牙,伸出大拇指與食指,比出一個八的手勢,說:“小爺,您若是誠心想買,我88萬賣給您,求個吉利,我跟您說實話,這個價賣,我非但沒賺一分錢,還倒貼了幾萬的手續費。” 88萬!?

肖遙不由得心頭一怔,他原本以爲艾文史頂多降到100萬,沒想到一開口,就主動降了32萬。

看來這哥們十分忌憚這車裏的陰邪之氣,所以纔想儘快出手。

這倒也在情理之中,做生意的人,最怕晦氣,更何況這車已經給他的身體造成了實質性的影響。

雖說88萬不是一筆小數目,但在肖遙的預算範圍內,他沒砍價,一口答應下來:

“成交!”

肖遙去財務室刷了銀行卡。

哎!刷88萬和88塊的感覺好像沒什麼太大區別嘛,難怪那些個有錢人一買起東西來就沒什麼節制。

車就算到手了,過戶手續還得等兩天才能辦下來,

肖遙急着開車前往伏龍谷,也懶得管了,告別了楊闖與艾文史,便開着車,回家接上冷若冰與阿祁,趕往文興縣。

路上,肖遙好奇地衝阿祁問道:“我說阿祁,你是怎麼跟淮水龍王巴結上的?”

“主人你說什麼呢,本大聖需要巴結它?它巴結我還差不多!”

“行!行!你牛掰!那你說說,你跟他怎麼認識的?”

“數千年前,本大聖的神魂被禹王封印在淮水水底,多虧了淮水龍王,指引冥帝的女兒月隱公主,打開了封印,助我的神魂逃出了封印之地,所以,淮水龍王算是對我有恩之人。”

肖遙一聽,頓覺腦子裏一激靈,驚道:

“等等!你剛剛說,是月隱公主救了你!?”

“是啊。”

“臥槽!你……你是無支祁!?”

肖遙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他記得月隱公主曾經跟他說過,她之所以被關在森然寺,就是因爲私放了被禹王困於淮陰的妖猿無支祁而觸犯了天條。

無支祁,在古代不少神話典籍中均有記載,相傳其神通廣大,被稱作千古第一奇妖,而且也有古典記載,它與齊天大聖孫悟空,確實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也就意味着,它之前所講述的全都是事實,並不是在吹牛!

肖遙頓覺心跳一陣加速,

臥槽!號稱能跟仙界分庭抗爭的千古第一奇妖,居然叫我主人,這尼瑪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

等等!

這傢伙說的好像有點兒自相矛盾啊。

肖遙定了定神,衝阿祁問道:

“我記得你上回跟我說,你是被禹王用定海神針鐵鎮在了東海海底,現在怎麼又說是被封印在淮水水底呢?”

“主人你有所不知,我被禹王捉拿後,他將我擲入煉魂鼎中,使得我的身體與靈魂分離,然後我的肉身便被壓在了東海海底,而靈魂,則被他封印在了一枚上古神螺歸墟螺中。”

“歸墟螺!?”

肖遙手一抖,方向盤打偏了一下,車子差點沒衝出公路護欄。

他趕緊放慢了車速,騰出一隻手,將歸墟螺從物品欄中取出來,遞到阿祁面前,問道:

“你說的歸墟螺,就是這玩意兒?”

看到肖遙手裏的歸墟螺,阿祁瞪大了眼睛,

它立刻將歸墟螺從肖遙手裏拿過來,捧着歸墟螺仔細端詳了一番,很是震驚地說道:

“這就是歸墟螺!主人,這……這件寶物,怎麼會在你手裏啊?”

肖遙將他在森然寺碰到月隱公主,吹響歸墟螺,助月隱公主返回九幽冥界的經過講述了一番。

聽肖遙說完,阿祁居然抱着歸墟螺“嗚嗚”地哭了起來。

“臥槽!你怎麼哭了?你可是水猿大聖吶!”

阿祁抽噎着說:“沒想到月隱公主因爲救我,被關在森然寺兩千多年,而我就在森然寺所在的湖裏待了五十多年,卻都不知她竟然就在我身邊受苦,我覺得好難過,嗚嗚……”

瑪了個蛋!

有沒有搞錯啊!身爲千古第一奇妖的無支祁,居然這麼多愁善感!

肖遙簡直無語。

與阿祁一同坐在車後排座位上的冷若冰倒是深表同情,立刻伸手輕撫阿祁的毛髮,安慰道:

“阿祁你別難過了,不管怎麼說,那位月隱公主已經回到了九幽冥界,也算是圓滿結局了。”

阿祁二話沒說,撲到冷若冰懷裏,繼續哭泣。

肖遙透過後視鏡瞧見,心裏暗罵:“尼瑪!趁機揩油吧!”

等等,阿祁好像是雌性……,

哎!算了,看在它是“女人”的份上,老子不跟它計較。

肖遙對冷若冰說:“小老婆,麻煩你了,好好安撫下這傢伙脆弱的小心臟。”

在冷若冰的安撫之下,阿祁的情緒漸漸恢復了些許。

冷若冰的注意力被阿祁手裏的歸墟螺吸引住了。

歸墟螺差不多得有足球那麼大,通體呈黑色,表面散發着珍珠般的光澤,

雖然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奇怪的海螺,但冷若冰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她不禁在心裏暗想:

“難道我以前曾經見過這東西?”

出於好奇,她下意識地伸手過去,想要摸摸。

誰知就在她的指尖觸碰到歸墟螺堅硬的外殼的剎那間,眼前忽然浮現出了一幕奇妙的幻象,

她看到了一座山谷,山谷之中是一座仙林,林間仙霧繚繞,百花爭相鬥豔,各種奇禽異獸穿行了仙林之中,簡直仿若人間仙境。

冷若冰眼睛都看直了,不過這一幕幻象很快消失,

她愣了好一陣纔回過神,忙將手縮了回來。

肖遙正在開車,並沒有注意到冷若冰神色的變化,阿祁卻察覺到她的神色有點不對勁,擦了一把眼淚,問道:

“小夫人,你莫非看到什麼了?”

“我……我竟然看到了一幕幻象,怎麼會這樣?”

阿祁解釋:“小夫人有所不知,這歸墟螺,有幾大作用,其中一個作用,便是能喚醒人的本然魂識。”

“本然魂識?”

正在開車的肖遙心頭一怔,立刻追問:“本然魂識是什麼玩意兒?”

“本然魂識就是藏在人魂氣當中的意識,當中封存着前世記憶,如果本然魂識被喚醒,就能記起前世之事。”

聽阿祁說到這,肖遙又驚又喜,

他一直很想弄清楚,冷若冰前世究竟是誰,爲何馬慶芝一夥費盡心機都想喚醒她前世的記憶,但苦於沒能找到合適的方法,卻沒想到,歸墟螺居然就具有喚醒本然魂識的作用。 這也就意味着,用歸墟螺能夠喚醒冷若冰的本然魂識,使她記起前世之事,甚至能助她恢復失去的記憶。

肖遙不免有些激動,

這尼瑪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如果能幫小老婆恢復記憶,那我也算是完成一樁大事了。

不過等等!

歸墟螺畢竟是一件神器,從目前已知的信息來看,這玩意兒至少有三大作用:

一、開啓通往九幽冥界的地獄之門。

二、封印神魂。

九十度、守望 三、喚醒本然魂識。

先婚後愛,大佬要離婚! 除此之外,說不定還有其他什麼未知作用。

所以,在搞清楚這玩意兒到底該如何使用之前,我TM還是別亂用爲好,免得節外生枝。

想到這,肖遙將歸墟螺從阿祁手裏拿了回來,收回到物品欄中,並對冷若冰說道:

“小老婆,這玩意兒我還是先收起來,等搞清楚了該怎麼使用,我試試看能否幫你找回失去的記憶。”

冷若冰點了點頭,

“嗯!好!”

她現在充分相信肖遙,認爲肖遙一定能幫自己找回記憶。

肖遙驅車沿着一級公路行駛了約摸一個半小時,前方出現了一條岔道,冷若冰將手朝那條岔道一指,說道:

“那就是通往元寶山的路。”

肖遙順着那條岔道望去,那是一條比較破爛的砂石路,通往大山深處。

他將車拐上了砂石路,

由於年久失修,再加上前不久剛下過雨,路上到處都是坑坑窪窪。

肖遙一陣心痛。

瑪了個蛋!

剛買的百萬豪車,居然跑這大山溝子裏來了,早知道就該買臺便宜的。

哎!

算了,裝逼總得付出點代價。

肖遙驅車沿着凹凸不平的砂石路行駛了七八里,他終於看到了冷若冰所說的元寶山。

元寶山是由三座圓頂山峯組成,中間那座主峯最高,旁邊兩座次峯稍矮,放眼望去,還真像一個大元寶。

砂石路直通元寶山腳下,大老遠,肖遙瞧見了一棟青磚黑瓦的建築物。

他有些好奇地問道:“這山旮旯裏有村莊麼?”

“那不是村莊,而是一座山神廟。”

“山神廟?”

• ttκǎ n• ¢o

冷若冰點了點頭,

“這座山神廟已經荒廢很多年了,廟門口有片空地,待會你可以把車停在那兒。”

肖遙將車開到那棟建築附近,還真是一座山神廟,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不少年頭,一側牆壁上破了很大一個的窟窿洞。

在廟門前,有一塊約摸三四十平米的空地,空地裏生滿了雜草,把車停在那兒,倒是正合適。

肖遙將車停在了山神廟門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