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視線一轉,忍不住再次打量了徐明菲一遍,光從外表判斷的話,他真沒看出來對方能有用弓箭射中楓葉的身手。

徐明菲也不扭捏,點了點頭,坦然的迎向了顧善的打量:「對,是我提議射楓葉的,既然又有約定又有彩頭的,那要比就要比個有看頭的,若是就用尋常的方式比箭,豈不就辜負了董姐姐的一番心意?」

「你!」董蘇皖再次被徐明菲意有所指的告了一狀,心中氣極,卻也顧不上和對方多做計較,反而不由自主略帶心虛的看了看顧善。

事情到了這裡,關於董蘇皖要和徐明菲比箭的緣由以及其用意,周圍關注著此事的眾人心中都已經有數了。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除了少數一些一開始就情不自禁的被徐明菲吸引了目光的人之外,其他大多數人都是在徐明菲和董蘇皖發生爭執之後才注意到了這邊。

徐明菲今天是自來到京城之後第一次在眾人面前露面,因而大部分的人並不知道她的身份。

如今聽了顧善和徐明菲之間的對話,得知徐明菲是徐家的小姐,各個心中不由也起了心思。


徐大老爺仕途順利,在朝中的人緣極好,徐大太太雖說名聲有些彪悍,但架不住徐家的日子蒸蒸日上,有數不清的人為了這樣那樣的目的願意同徐家交好。

正所謂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有意與徐家親近,腦子又轉得比較快的,立即拋開了之前那種準備置身事外只看好戲的打算,迅速反應了過來,對著心中早已偏向了徐明菲的顧善道:「既然是要比箭,又有約定和彩頭,這沒有見證人怎麼能行?顧六爺,不如就由你出面,做這次比箭的見證人好了!」

「對對對,是該有個見證人,顧六爺最合適不過了。」有人開了頭,後面的人也不笨,立刻跟著附和了起來。

董蘇皖本意就是為了當著大家的面找機會羞辱徐明菲和楊思彤一番,雖說見顧善插了一腳進來心裡多少有些不安,但一想到因為顧善的原因將事情鬧得更大的話,到時候徐明菲比箭輸了就會更加丟人,頓時就將心中那點小小的不安給拋到了一邊的,重新揚起了自己的下巴,默許了旁人讓顧善當見證人的提議。

「董姐姐,比箭就比箭,用不著什麼見證人吧?不過是小事而已,何必跟她們較真呢?」張瑩眼見事情似乎有越鬧越大的趨勢,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種說不出的不祥之感,偷偷的扯了一下董蘇皖,下意識的想讓董蘇皖阻止見證人這件事。

比起對徐明菲毫無認識的董蘇皖,張瑩到底是曾經在對方手下吃過不少的虧,警惕性比起董蘇皖來說高了不止一個層次。

當初在錦州的時候她從來沒見徐明菲練過箭,覺得對方箭術定然不怎麼樣,可這會兒瞧著對方那副淡定的樣子,心中又不由有些打鼓。

若是能夠讓徐明菲在京城上流階層中大失顏面固然是好,但要是一個不小心偷雞不成蝕把米,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瑩妹妹,這怎麼是小事呢?現在是徐明菲和楊思彤自己找死,你如此好心幹什麼!放心好了,我對自己的箭術有信心,今天來這裡的小姐我都認識,沒有一個人的箭術能夠比得上我,就算那個徐明菲提議比試射楓葉也沒用,她翻不了身的。」董蘇皖擺了擺手,言語之中頗為自信,「再說了,顧六爺的身份可不一般,要是能讓他來當這次比箭的見證人,到時候我贏了也會更加有面子。」

「可是……」張瑩還是有些忐忑。

「好妹妹,別可是了,等我把徐明菲頭上的那支白玉釵給你贏回來,我就帶你去見小侯爺。」董蘇皖好似想到了什麼一般,俏臉染上一分羞色。 華夏四聖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現在武浩已經集合了朱雀和白虎兩大獸魂,青龍獸魂雖然沒有,但是他有籠子饕餮,有五爪金龍,算是有了半個青龍,剩下的就是玄武沒有著落了。

一想到這個問題,武浩看向金鰲的眼神就充滿了不善.

你說你丫的怎麼就不是玄武呢?你若是玄武,哥們完全可以試著組合一下那傳說之中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無敵四象陣,先上大海海底去拆了海皇的水晶宮,救出凝珠,再上出雲宗幹掉白雲仙等一干老姑婆,救出文凌波,最好再讓東海之濱暴打唐逍遙,逼他答應自己娶唐曉璇,這才是穿越者該乾的活。

無敵四象陣是白虎無意之中給他提出的陣法,是華夏神州最頂級的幾套陣法之一,和傳說之中的大羅周天陣,誅仙陣等等是一個級數的,需要四聖獸聯手才能布下,之前只有白虎和朱雀的時候,武浩還不在意,畢竟是二缺二,可是現在有了五爪金龍,二缺二變成了三缺一,這種痛苦的難忍程度只要喜歡玩撲克牌的或者麻將的都應該有所體會。

當五爪金龍出現的時候,武浩注意到了唐曉璇的異常,她似乎是不在意自己是否多出一個強大的獸魂,她只是在意這個獸魂居然是五爪金龍,難道五爪金龍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

當武浩從唐曉璇這裡知道這五爪金龍是曾經至尊武帝的獸魂的時候,武浩之前曾經壓下的念頭再次湧上了心頭。

武浩不是沒有猜測過自己的身世,至尊武帝是洪荒不滅體,自己也是洪荒不滅體!

至尊武帝原創了武帝三式,自己也能施展,但是別人卻無論如何也學不會!

至尊武帝姓武,自己也姓武,這個姓氏在聖武大陸的數量不算是太多!

元帥夫人武鳳霞是自己姑姑。而武鳳霞還有一個名號,似乎是彩鳳公主!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武浩相信自己是至尊武帝的兒子,但是年齡對不上啊,至尊武帝逝去了超過二十年,但是自己的年齡不過是十九歲,難道是傳說之中的遺腹子?而且自己還是屬哪吒的,必須要在母親肚子里懷孕超過三個月才行。

如果真是這種可能的話,那必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自己的母親必定不是天後葉落雪,難道武帝當年找了別的女人。把天後給始亂終棄了?這也促成了後來天後對武帝拔劍相向?

可以典籍之中的記載,武帝和天後不是恩恩愛愛,彼此無間的嗎?

就在武浩在這裡絞盡腦汁,猜測自己身份的時候,一道光束衝天而起,一陣陣浩蕩的帝皇威壓在天地之間蕩漾。

武浩和唐曉璇艱難地闖過腦袋,在距離兩人東南方向,一個巨大無比的光柱正貫通天地之間,好像是一道聳立在天地之間的天柱。

「這是……」武浩和唐曉璇從彼此的眼睛之中看到了驚愕和不可思議。

這道光柱距離兩人的距離絕對在千里之外。但是如此之遠的距離,兩人還能看到這道光柱,可見這道光柱的不凡,尤其是這道通天光柱之中充斥著威壓天下的帝皇之威。好像是一位君臨天下的帝皇在俯瞰天地之間的芸芸眾生。

這種威壓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這不是龍威,但是比龍威更加的霸道!

這種感覺武浩曾經感受過一次,那就是在至尊武帝的殘魂之上。這次的威壓和至尊武帝的殘魂給武浩的感覺很像,難道又是至尊武帝搞出來的?

「奇怪,我的天罡劍居然傳遞給我一種臣服的感覺……」武浩拿出了手中的天罡劍。感受著微微顫抖的劍身說道。

這太罕見了,武浩手中的天罡劍絕對是天武者神兵,而且很可能是神魂者打造的,到現在為止還從沒有出現過這樣的狀況,能讓天罡劍臣服的神兵?到底是什麼東東?

「我的逍遙琴……也是這樣……」唐曉璇哭笑不得地說道。

武浩知道這次的事情大了,唐曉璇的逍遙琴可是絕對的神魂者兵刃,理論上講,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讓他臣服的神兵,除非是當年至尊武帝的兵刃才行……

武浩不知道,這一刻臣服的神兵不僅僅是唐曉璇的逍遙琴,也不僅僅是武浩的天罡劍,可以說這個世界所有的天武者神兵都在臣服的哀鳴,這是神兵之中的皇者降臨的徵兆。

「武浩,這個方向……是不是……」唐曉璇美眸閃爍,不可思議地看著武浩。

武浩瞬間愣住了,他剛才沒有想到這一點,現在經過唐曉璇的提醒,他終於明白了,丫的這個方向是齊州城的方向,而且很可能是齊州城武家莊的方向!

「難道是武家莊發生了變故?」武浩喃喃自語,「看來,我必須要走一趟了!」

……

齊州城、武家莊!

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從武家莊之中升騰而起,竄到天空上萬米,好像是溝通了大地和天空的天柱,金色的光芒將整個武家莊都籠罩在金光之中,武家莊像是被覆蓋了一層層的金粉。

武家莊的人都傻了,誰能想到自己家能發生這樣的事情?難道是地上埋葬著重大的寶藏?難道是一座金山嗎?一想到這種可能,武家莊的人心跳得就加快了三倍。

在距離不遠的齊州城方向,十幾個身影正目瞪口呆地看著武家莊的方向,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和興奮。

為首的一人是一個年輕的公子,手拿摺扇,如果武浩在這裡一定能認出來,正是雲夢澤的傳人云中仁。

不就之前,岳陽城大戰的時候,雲中仁和雲夢澤並沒有出現,這一度成為懸案,很多人甚至認為,如果雲夢澤和雲中仁出現的話,最後的結局肯定是另外一種狀況。

當時很多人都在猜測雲中仁和雲夢澤去哪裡了?現在終於有了答案。

「少爺,東西雖然找到了,但是動靜好事是太大了一點!」雲中仁旁邊,一個明顯是僕人打扮的人說道。

「早在一個月之前,我們雲夢澤就推測出了齊州城方向會出土重寶,而且重寶的品質是足以改變這片世界力量格局的力量,所以我們放棄了和相國府一起夾攻元帥府的念頭,將所有的力量都灑向了這個方向尋找所謂的重寶,現在重寶終於出現了,我們不能讓它落入別人手中,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將它帶回來!」雲中仁寒聲說道,「看樣子,距離此地不超過四十里,這是我們的優勢,我相信近距離之內,肯定找不到可以和我們雲夢澤匹敵的力量,我們必須在其他人趕到齊州城之前,將重寶帶走!」

「是……」幾個弟子對視一眼,向著武家莊的方向趕過去……

光柱充斥天地之間三日不絕,三天的時間,足以讓流言漫天飛了。

有人說,齊州城方向出現了一座金山,這座金燦燦的光柱就是金山散發出來的,這是從外形之上判斷的,說出這些話的人是商賈。

有人說,齊州城方向出現了至尊武帝的神兵,因為只有當年至尊武帝的神兵才能讓天下的天武者兵刃臣服,才能有如此霸道絕倫的氣息,說這些話的人是不少年輕的武者,因為他們認為武帝天下無敵,他的神兵也應該威壓天下。

有人說,出現的不是至尊武帝的神兵,因為至尊武帝的神兵當年就已經碎裂了,這一點所有人都知道,這次出現的是至尊武帝的器魂劍魂,也只有武帝的器魂劍魂才能有如此震懾力!

人死魂滅,這是武道的常識,但是這樣的常識明顯不適合放在武帝的身上,武帝雖然逝去了,但是他的器魂劍魂卻保留了下來,這次出現的就是武帝的器魂劍魂,而現在的劍魂是無主之物,無論是誰得到,都可以得到莫大的幫助和提升,保守攻擊,一般的孩童得到劍魂的認主也可以擊殺天武者,而天武者得到武帝的劍魂認可則可以媲美神魂者,至於神魂者得到之後會發生什麼,這一點沒有人說,但是無疑絕對是一種巨大的提升,也許可以探索到未知的領域呢?說不定會成為另外一個武帝!

三天的時間,聖武大陸靠近楚國的幾個國家紛紛派遣力量動身,向著楚國的方向而去!

除去國家的官方力量之外,很多江湖豪俠以及武道世家,也派出了自己的力量趕往齊州城。

能讓普通人可以挑戰天武者,能讓天武者可以挑戰神魂者,能讓神魂者繼續突破到未知靈魂,如此珍奇異寶,那個人能放棄?

寶物,有德者居之,大家都這麼說,大家也都認為自己是有德者!

至於到底誰是有德者,自然不會寫到腦門上,那就只能碰碰運氣好了。

運氣不好不是還有拳頭嗎?拳頭不夠硬不是還有刀子嗎?不少人冒著這樣的念頭踏上了到齊州城的尋寶之旅,他們夢想有一天,可以一步登天,傲視群雄。(未完待續。。) 面對眾人的起鬨,這要是換了往常,顧善就算是嘴上不說,心裡多少也會有些不悅的。

但今天不一樣,對於有心與徐家交好的他來說,旁人的這個提議無異於是瞌睡遇上枕頭,簡直是再和他心意不過了!

只不過徐大老爺乃是鹽政那一塊兒的核心人物,貿然與之相交的話,先不提能不能成功與徐家拉上交情,就憑著他寧國公府的六少爺,明慧公主的獨子這個身份,恐怕就要引起不少人的猜疑。

寧國公府枝繁葉茂,不管是在家中還是朝中都派系分明,他說什麼也不能太過肆意,以免表現得太明顯,讓人察覺到他是有意想要親近徐家的意圖,惹上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因此他心中樂意歸樂意,該做的表面功夫他還是要做到位才行。

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所有人的焦點集中到他身上,得另外拉上一個人幫這分擔一下。

至於這個人選嘛……當然就是備受矚目的戚遠侯獨自,小侯爺魏玄了!

戚遠侯老夫人不就出身梧桐巷徐家嗎?

算起來,這徐三小姐跟戚遠侯老夫人還有幾分沾親帶故的關係,要是讓魏玄出面當見證人,說出去也更能讓人接受。

不過幾息的功夫,顧善就已經在心中分析好了利弊,視線飛快的朝著周圍掃了一圈,便開口道:「這說到要射楓葉,今天在場的人又有誰能夠比得上魏玄?與其讓我來做徐三小姐和董小姐的見證人,還不如讓魏玄來。」

魏玄?


周圍的人先是一愣,隨即就好像受到了啟發一般,立刻紛紛出聲附和道:「對啊,剛才小侯爺才和人比試了射楓葉,這會兒可以請小侯爺來當見證人啊!」


眼見周圍的人如此的配合,顧善面上不顯,心中卻難免有些得意。

待他估摸著火候差不多了,這才轉過身,看向了徐明菲和董蘇皖開口道:「不知兩位小姐可願意讓我和魏玄來做你們這次比箭的見證人?」

董蘇皖連顧善都同意了,哪裡會反對名聲更勝的魏玄,當即就重重的點了點頭,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既然董姐姐都同意了,我自然也是沒有異議的。」徐明菲垂下眼瞼,頓了一下,又接著道,「只是不知道會不會讓小侯爺為難。」

「放心好了,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魏玄不會推辭,你們現在這裡等一會兒,我這就去把他給叫過來。」說罷,顧善沖著徐明菲和董蘇皖點點頭,轉身就往自己剛才來的方向走去。

顧善這麼一走,憋了許久的楊思彤終於忍不住了,面上帶著幾分無法掩飾的慌亂,拉著徐明菲低聲道:「明、明菲,真的要讓小侯爺和顧六爺來當咱們這次比箭的見證人?」

「怎麼,你不願意?」徐明菲瞥了楊思彤一眼,略帶調侃的道,「你不說董蘇皖有可能會在比試中動手腳嗎?要是顧六爺和小侯爺願意來當咱們的見證人,那她就是想動手腳估計也沒有什麼機會了。再說了,之前小侯爺比箭的時候,你不是挺激動的,待會兒小侯爺來了,你還能近距離看那看他。」

被徐明菲這麼調侃,楊思彤臉上一紅,慌亂之色頓減,唬著臉道:「明菲,我和你說正經的呢!」

「我也是說正經的啊!」徐明菲微微一笑,反手握住楊思彤的手,輕聲道,「放心好了,你可別忘了,戚遠侯老夫人可是姓徐的,相信小侯爺就算是看在戚遠侯老夫人的面上,也不會為難我的。」

「這……倒也是。」楊思彤微微一怔,隨即略帶糾結的點了點頭,「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這個了……」

徐明菲聽著楊思彤的嘀咕聲,眼睛不經意的朝著顧善離去的方向掃去。

她本來沒想過這麼快就和魏玄扯上關係的,誰知人算不如天算,顧善突然插了這麼一腳,看樣子就算是她不想也不行了。

顧善與魏玄喝酒的小亭距離這邊並不遠,不一會兒的功夫,一身絳紫色綢緞錦衣的魏玄便同顧善一起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小侯爺來了!」

一看到魏玄現身,四周聚齊在這裡準備看熱鬧的人便沸騰了起來。

徐明菲看著周圍的人那副難掩激動的模樣,心裡多少對魏玄居然如此受歡迎的情況有些詫異,忍不住暗暗打量起了對方。

剛才魏玄比箭的時候,她隔得太遠,加上人又太多,只將對方看了個大概,並沒有來得及仔細打量,這會兒一看,才發現對方卻是跟以前比起來有了不小的的變化。

上次與魏玄分別時,因為兩人之間的氣氛不算很好,儘管魏玄極力剋制,說出來的話也不太近人情,但徐明菲多少能夠感覺得到,魏玄那時候的情緒其實也有些低落,離開的時候背影也帶著幾分難掩的蕭瑟。

今日一見,魏玄整個人周身貴氣只增不減,整個人意氣風發,渾身透出一種讓人忍不住傾倒的風采,莫說其他人了,就是徐明菲見了,也難免有些閃神。

看來魏玄果然如傳言所說那般,回到戚遠侯府之後過得很好。

魏玄好似又一次察覺到徐明菲的視線一般,飛快的往徐明菲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在其他人發現之前又將視線收了回去。

真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