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頓覺心跳加快,定了定神,乾咳道:“那個……,大姐你……”

話還沒說完,女人擡起頭來,肖遙一看女人的臉,頓覺腦子裏嗡地一下,

這尼瑪不是教英語的孔萱孔老師麼!

孔萱可是學校裏出了名的美女老師,不但長得好看,而且身材火爆,不知是多少情竇初開的男生深夜擼管的幻想對象。

沒想到在這裏碰上了孔萱,肖遙心裏不免有些忐忑。

他對村民們說自個兒是龍虎山傳人,孔萱可是知道自己底細的,她要是說出來,不就露餡了麼。

孔萱其實早就認出了肖遙,一開始她以爲肖遙是來坑蒙拐騙的,本想揭穿他,但後來發現,肖遙似乎有點真本事,於是就在一旁觀看,卻沒想到發生了意外狀況。

“那個……,孔老師,其實我……”

肖遙正想向孔萱解釋,孔萱迅速起身,丟下一句:“你認錯人了。”

掩面遁走。

這什麼情況?

肖遙一時愣住了。

過了片刻他才明白過來,孔萱肯定是不好意思。

作爲平日裏端莊大方的老師,今天居然在自己的學生面前出醜,估計她現在找個地縫鑽進去的心都有。

這樣一想,肖遙頓時鬆了口氣,孔萱肯定不會站出來揭穿自己。

他站起身來,衝驚慌失措的衆村民大聲喊道:“大家不要慌,本天師已經控制住局面了。”

衆人紛紛停下,扭頭一看,

只見郝七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額頭上還貼着一道紙符,大家的情緒這才稍稍安定了些許。不過都隔着大老遠,沒人敢輕易靠近。

肖遙在郝七身旁蹲下身子,用手撬開了他的嘴巴,然後將一份化陰散倒入了他的口中,接着又擡起頭來衝衆人問道:“誰給我拿瓶水來?”

“水!快去拿水!”

老癩頭立刻大喊。

不一會兒,一名村民拿來了一瓶礦泉水,肖遙擰開礦泉水瓶蓋,往郝七嘴裏灌了幾口,幫着他將嘴裏的化陰散都吞進了肚子裏。

接着,肖遙又分別給郝七的老婆孩子分別餵食了化陰散,接下來就是等待了。

其實化陰散究竟有沒有效,肖遙心裏一點兒底都沒有,因爲郝七的症狀已經很嚴重了,理論上來說,如果已經發生屍變,就算用化陰散,也回天乏術。

冷靜下來,肖遙不免有些後悔。

真不該管這趟閒事,沒啥好處不說,萬一要是沒把人救過來,只怕還會惹來麻煩。

哎!

不該管的閒事已經管了,還是耐心等待結果吧。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來小溝村的時候,大概是下午四點,現在,太陽都快下山了。

肖遙心頭暗急,今晚上還得幫林沐曦見她那位胎死腹中的妹妹呢。

關鍵是,林沐曦說過,晚上會去鬼宅,而鬼宅裏現在有碧柔、小刀劉以及骷髏陰兵把守着,萬一他還沒趕回去,林沐曦就到了,碰到那三隻鬼,可就麻煩了。

肖遙掏出手機,打算給林沐曦發個短信跟她說一聲,誰知一看手機,

瑪了個蛋!

沒電了。

這下子怎麼辦?

肖遙正感到着急,腦子裏忽然響起了系統提示:

“Duang!宿主成功爲三人驅除屍毒,

獲得經驗值1500點,

法力值+5,

陽氣值+90,

獲得物品:《岐鬼經》。”

臥槽!

我這是被天上掉下的餡餅砸到了麼?

肖遙心頭又驚又喜,沒想到幫郝七一家三口驅除屍毒的義舉,居然獲得了150點陽氣值,而且還獲得了《岐鬼經》!

《岐鬼經》,肖遙曾在系統商店裏見過,要8000點陽氣值才能兌換。

這尼瑪簡直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吶!

肖遙正感到激動,躺在地上的郝七一下子坐起身來,把圍觀的村民都嚇了一跳,紛紛往後退卻。

郝七扯掉貼在額頭上的驅邪符,怔怔地問道:“我……我怎麼會躺在地上?”

聽他這麼說,衆人這才恍然大悟,他已經沒事了。

郝七的老婆兒子也很快醒來。

肖遙頓時成了村民們心目當中的大師,本來要留他在村裏吃豐盛大餐,但眼看天已經黑了,就算是山珍海味,他都顧不上吃了。

他叮囑村民一定把剩下的牛肉掩埋,又找老癩頭借了臺單車,便騎着單車往鬼宅方向趕。

快到鬼宅的時候,他一眼瞧見,就在距離鬼宅不遠處,停着一臺保時捷卡宴。

肖遙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臥槽!

林沐曦還真已經來了。 總裁大人,小女不敢忽悠你 也不知林沐曦進別墅了沒有,要是已經進去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肖遙立刻踩着單車衝到車旁,往裏面看了看,

瑪了個蛋!

車窗反光,啥也看不見。

他正欲擡手敲一下車窗,車窗打開了,肖遙往裏面一瞧,頓時鬆了口氣,林沐曦好端端地在車裏坐着呢!

不過,她眼圈微紅,就像剛哭過似的。

“你……”

肖遙一句話還沒說出口,林沐曦大聲嚷道:“死肖遙!去哪兒啦!打你手機居然關機!我還以爲你……”

“嘿嘿!是不是擔心我?”

“別自作多情!誰擔心你了!”

“沒擔心我麼?可我怎麼覺得你剛哭呢?”

“誰……誰哭了,我……我只是眼睛有點兒疼而已。”

林沐曦說着,趕緊用手揉了揉眼睛,似乎生怕肖遙看出什麼端倪。

肖遙笑了笑,岔開了話題:“行了!既然來了,就趕緊下車,跟我進去吧。”

兩人來到了別墅大門前,肖遙掏出鑰匙,正欲開門,忽然想到,碧柔、小刀劉、骷髏陰兵都在裏面呢!

要是林沐曦忽然看到他們仨,不得被活活嚇死。

得先給她打個預防針才行。

他清了清嗓子,乾咳道:“咳咳!那個……,我有幾個朋友,現在在別墅裏,待會你見着他們,可別嚇着。”

“你的朋友有什麼好怕的,難道他們是鬼啊!”

“恭喜你,答對了,他們就是鬼。”

林沐曦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

“你……你居然還有鬼朋友?”

“那當然,我可是捉鬼大師,交幾個鬼朋友也很正常嘛。總之,待會你見到他們別害怕,他們不會傷害你的。”

林沐曦怔怔地點了點頭。

肖遙取出小半瓶牛眼淚,遞到林沐曦面前,

“你塗抹兩滴牛眼淚在眼瞼上,就能看到鬼了,待會也能見到你妹妹的鬼魂。”

林沐曦接過牛眼淚,依照肖遙的吩咐,塗抹了兩滴在眼瞼上,眼前的景象立刻變得清晰不少。

馬上就要見到妹妹的鬼魂,她是既興奮,又有點兒忐忑。

樓妃篡位記 肖遙拿鑰匙打開了大門。

院內一片漆黑,肖遙運用第三隻眼技能,能夠看清楚院內的一切,他掃了一眼,並沒有瞧見碧柔幾個,不過他發現,矗立在夜色中的古槐,似乎更平添了幾分詭異的色彩。

林沐曦因爲眼瞼塗抹了牛眼淚,也能看到院內的景象,

雖然並未發現什麼異常,但她還是感到背脊一陣發涼,心裏涌起一陣寒意,因爲太過緊張,她不自覺地抱住了肖遙的胳膊。

肖遙正查看院內的狀況,忽然感覺到林沐曦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胸脯緊貼住了自己的胳膊,頓覺心頭怦然一跳。

瑪了個蛋!

我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好麼!

“那個……,你貼我這麼緊,待會我可沒法認真捉鬼吶。”

林沐曦臉色一紅,趕緊將肖遙的手臂鬆開,

“死肖遙!嚇我,你不是說你的鬼朋友在這裏面嗎?在哪兒呢!”

她話音剛落,忽然感覺一股寒氣從身後襲來,下意識地扭頭一看,竟然是一張蒼白的臉,離她的臉不足十公分。

她嚇得“啊!”的大叫一聲,一下子跳到了肖遙身上,雙手緊緊抱住肖遙的脖子,由於抱得太緊,肖遙又毫無防備,差點沒背過氣去。

“咳咳……”

肖遙一陣猛咳,

出現在林沐曦身後的碧柔急忙問道:“主人,您沒事吧?”

“她……她怎麼叫你主人啊?”

林沐曦完全凌亂了。

“咳咳……,她是我的鬼奴,當然叫我主人了。”

“啊!她……她是鬼……”

林沐曦臉色陡然大變,

“放心吧,她不會傷害你的,我說你能不能先從我身上下來?”

肖遙一臉黑線,此時林沐曦就像一隻八爪魚似的,牢牢盤繞在他的身上。

林沐曦這才意識到自己的事態,忙從肖遙身上下來,兩眼緊盯着碧柔,戰戰兢兢地問道:“你……你真是鬼?”

“對不起,姐姐,嚇着您了。”

碧柔說話溫柔,又有禮貌,而且她現在的模樣其實與常人無異,林沐曦的神色稍稍緩和了些許。

肖遙介紹道:

“她叫小柔,我在齊雲觀發現八具屍體,其中一具就是她的。”

“啊!所以,她是被墨子軒害死的?”

“墨子軒只是幫兇而已,真正的兇手,很可能是陳昌達。”

“陳昌達!?”

“有什麼稀奇的,那傢伙,就是個心狠手辣的角色。”肖遙說着,轉頭衝碧柔問道:“他倆呢?”

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從古槐方向傳來,

“主人,我們在此。”

兩道人影……,哦!不!應該是鬼影,從古槐後面走了出來,正是小刀劉與骷髏陰兵,

見到骷髏陰兵,林沐曦又是一聲尖叫,迅速躲到了肖遙身後。

“你不是說不怕鬼嘛。”

“可……可這也太嚇人了。”

“別怕,它們都聽我的,不會傷害你。”

肖遙朝着古槐走了過去。

“怎麼樣?發現什麼異常沒?”

小刀劉畢恭畢敬地答道:“稟主人,此地陰氣極重,怕是有十分厲害的鬼邪藏身在此。”

肖遙運用第三隻眼機能查看古槐樹下那座墳,發現墳頭上方瀰漫着濃濃的死氣。

他不由得心頭暗驚,難道林沐曦的妹妹林沐雨當真已經變成了鬼嬰?還有,昨晚上在小溝村咬死大水牛的吸血鬼,應該也是來自於這處鬼宅,又是怎麼回事?難道說,這鬼宅之中不止一鬼?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他不敢有絲毫大意,忙在心裏默唸:“使用九陽伏魔棒。”

話畢,棒槌立刻出現在他手中。

碧柔與小刀劉、骷髏陰兵對棒槌有所忌憚,紛紛往後退卻。

林沐曦既好奇又緊張地問:“肖遙,你拿根棒槌出來做什麼?”

“你可別小看了這玩意兒,這叫九陽伏魔棒,能夠驅鬼祛邪,降妖伏魔。”

“呃……,你確定你沒拿錯?”

“哎!你不要以貌取物嘛!我知道你想說啥,它只是長得像棒槌而已。” 肖遙摸出一張空白的表黃紙,迅速在表黃紙上繪製了一道淨身符,遞到林沐曦手中,

“林沐曦,你把這道符貼在身上,免得待會出什麼狀況。”

“會……會出什麼狀況?”林沐曦一臉緊張。

“這可沒準,萬一你又被鬼附身了呢。”

“又被鬼附身?”林沐曦臉色一變,

“難道我以前被鬼附身過嗎?”

“你已經完全不記得了麼,那天晚上,你就是被色鬼附身,幸好我及時趕到救了你。”

“啊!我……我那晚上被鬼附身了?但那天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呃……,當時不是怕嚇着你嘛。”

肖遙忙岔開了話題:“我現在試着把你妹妹的鬼魂召喚出來,你最好站遠點兒。”

林沐曦一聽,忙往後退了兩步,手裏緊攥着那道淨身符,顯得十分緊張。

肖遙又轉頭對小刀劉和骷髏陰兵說:“待會召喚出來的鬼魂要是不聽我號令,你倆就把它按住。”

“是!主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