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早就動用昏招,準備請人搞宋三喜。只是,人家還沒到位。

這,還怎麼可能請他代言樓盤?

很快,徐正龍到達歐羅巴餐廳。

四個保鏢陪同,電梯上三樓。

剛出電梯,對面的專用車庫電梯門,打開了。

宋三喜,拉著甜甜的手,身邊蘇有晴相隨,走了出來。

徐正龍眼睛一瞪,冷哼一聲,「真是,什麼地方都能遇到啊!」

甜甜直接往宋三喜身後躲,「耙耙,壞老師也在這裡呀!還有這個壞胖子,還有他們,都在這裡呀」

高小玲粉臉發紅,氣的好想打甜甜。

徐正龍和手下四個,也是氣的鼻子都歪了。

但,宋三喜這麼能打,他們心裡也有陰影。盛長槐一本書都看完了,郭威才從他叔父那裏回來,但是看上去一臉的不高興,應該是和他叔父聊的不是很開心,盛長槐心中一沉。

「莫非是天海候事物繁忙,今日無空,既然如此,改日拜訪也是可以的。」

雖然盛長槐心中想的是天海候和自己都不認識,可能不願意指點自己武藝,但話不能說的那麼白,委

《穿越知否混日子》第六十二章天海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沈長坤臉都氣綠了。

好幾次都在這丫頭手上吃虧,已經小心再小心了,沒想到還是著了她的道。

這臭丫頭到底哪裡來的通天的本事,這麼短時間裡就把宗親給聚集在一起了?

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屏幕上,年紀最大的一個老爺子忍不住開口。

文明杖指著屏幕,呵斥道,「長坤!你的眼裡還有沒有我們這些長輩了?」

「九叔公,您別生氣,剛剛我不知道你們都在啊!」

「怎麼?那意思是我們不在的時候你就可以像剛剛那樣隨便污衊我們這些老不死的了,是吧?」九叔公質問。

沈長坤尷尬萬分。

人都是有最基本的羞恥心的,人後罵人被抓個正著,他再囂張也覺得臉面上過不去。

「九叔公,您消消氣,我不是這個意思,您剛剛肯定是聽錯了!」沈長坤只能對著手機說軟話。

九叔公哼了一聲,氣的鬍子上翹,「我是歲數大了,可還耳不聾眼不花呢,你剛剛說的,我可一字不落的都停在耳朵里了!」

「九叔公,您看您……」

「你不用說了!」九叔公打斷,「我們這些老東西,也不拖累你們沈家了,現在我們就退出!」

「九叔公,您別說氣話,剛剛真的是誤會……」

沈長坤有點兒毛!

他心裡盤算著將這些宗親給起走,可也得有個過程,絕非這麼突然。

這些宗親之所以可以腆著臉依靠沈氏過活,就是因為他們手中都有一票權利。

沈長坤真若是在沈正不在場,親筆寫了同意書的情況下,想要接手這集團,必須有這幾個宗親的一票。

現在若是撕破臉,對他的形勢很不利。

這個九叔公,是他外公的遠方表弟,脾氣也是這些兄弟里最倔的,久居京城。

家族沒落,一直一靠著沈氏,可平日里倒也是相安無事,沒有參與過集團的事務。

今天突然站出來,一定是沈安安在後面做了小動作。

這個臭丫頭果然早就對沈氏有企圖,不然也不會幹這麼釜底抽薪的事。

不禁目光冷銳的看向沈安安。

沈安安卻是一臉坦然無波,對著手機言道,「太叔公,您可別說氣話,咱們是一家人,

我二叔一貫是不會做人的,可他說的話代表不了沈家,您千萬別往心裡去!」

九叔公隔著屏幕還不忘記瞪了沈長坤一眼。

最終擺了擺手,「丫頭啊,你剛剛好像說什麼家法來著?」

沈安安點頭,「是啊,二叔要對我動家法呢。」

「他敢!」九叔公一聲吼。

雖然年紀大了,這一聲卻中氣十足。

白月梅也不禁心裡沒底,帶著幾分小心的靜觀其變。

她不過一時和沈長坤合作,卻沒想過因為這些得罪宗親。

沈長坤可能不知道,她卻聽沈長山說過,這些宗親看起來都年紀大了,垂垂老矣,可當年可都是商界的名流。

能混出名堂的,又有幾個是好對付的?

九叔公最後發了話,「丫頭啊,你爺爺不在,我得護著你,

你二叔要是敢亂來對你動家法,儘管到京都來找太叔公,

太叔公給你做主,還反了他了!」

說完話,屏幕一黑,那邊掛斷了。

沈安安眸色一轉,看向沈長坤,好心提醒。

「二叔,這鞭子您還是收起來的好,現在要緊的是想想怎麼挽回太叔公他們的信任吧!」

。 姜思瑤臉色有些難看!

她有些後悔帶著嚴經緯來參加祭祖,她的目光情不禁的看向師傅王樓那一桌,發現王樓正一臉笑意的和他幾個兒子聊著天,吃著飯,注意力並沒有在他們這一桌上。

這讓姜思瑤有些心寒!

以師傅王樓的實力,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邊出了事!

可是,師傅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也就是說……王鍾秀和王銘這麼做,她師傅是默許的!

「怎麼?」

見到嚴經緯和姜思瑤都沒吭聲,王鍾秀的聲音瞬間冷了下來:「嚴經緯,我讓你站起來,給我侄兒道歉,你沒聽到么?」

「道歉?」

嚴經緯慢悠悠的抬起頭,他嘴巴里還咀嚼著菜,咽下去后,他瞥了王銘一眼,淡淡道:「他算什麼東西,要我給他道歉?」

「嚴經緯,你找死!」

王銘大怒。

他怎麼也沒想到,如今在鬼谷一門,在他們的大本營,嚴經緯竟然還敢如此囂張跋扈!

「嚴經緯,看來,你真是不懂規矩!」王鍾秀聲音冰冷:「思瑤,既然你的男朋友如此不懂規矩,那我就必須要做出一點手段了,我現在最後給你男朋友一次機會,馬上向我侄兒道歉!」

王鍾秀和王銘這麼一鬧,早已引起了周圍不少人的注意。

不少人的目光,都盯著他們這一桌,誰也沒想到這飯桌上會爆發衝突,不過在座的不少人都聽說了王銘和嚴經緯之間發生過衝突,想必是因為這件事引發的矛盾吧!

「我說了,他不喝酒!」

姜思瑤也生氣了。

「思瑤,看來,你是要護著你男朋友了?」王鍾秀冷哼一聲,道:「既然這樣,那我就讓他懂點規矩!」

說著,王鍾秀走向嚴經緯,伸出手,打算一把抓向嚴經緯。

這一幕,讓周圍瞬間寂靜下來!

王鍾秀親自出手,嚴經緯恐怕要慘了!

可是……

誰知,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直接走上前,擋住了王鍾秀。

「鍾秀,這吃飯正熱鬧呢,你搞這些做什麼?」

擋住王鍾秀的,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男子,濃眉大眼,他身上同樣穿著鬼谷一門的衣服,從衣服上就可以判斷,他是鬼谷一門的嫡系,姓王!

鬼谷一門的衣服,王姓的嫡系,和其他外姓弟子的衣服有明顯的區別!

「怎麼?你要多管閑事?」

王鍾秀看到這名四十多歲的男子站出來,冷哼道。

「我只是覺得,在這種場合,咱們作為王家人,應該大度一些,不要讓眾外姓弟子和他們的家屬看了咱們的笑話!」四十多歲的男子緩緩道。

「王渡年,這件事,與你們無關!」王鍾秀冷聲道:「我勸你們別多管閑事!」

「如果我偏要管呢?」叫做王渡年的人冷哼道。

兩人之間,已經有些劍拔弩張!

王鍾秀也沒想到,王渡年竟然會站了出來!

「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那一桌,王樓輕咳了兩聲。

聽到王樓的咳嗽聲,王鍾秀臉色一閃,看向嚴經緯:「這次,算你走運!」

說完,他轉身返回。

而王銘,眼神深處閃過一絲陰狠,也返回了他們那一桌。

王渡年呢,見到王鍾秀和王銘退走之後,也返回了他們原來的那一桌。

「哥,你為什麼要幫那個嚴家大少?」

「哼,我是見不得王銘和王鍾秀欺負人而已!」王渡年冷哼了一聲。

「我吃飽了!」

姜思瑤那一桌,嚴經緯吃飽后,擦了擦嘴,完全當成沒事人一般。

姜思瑤臉色一直不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