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唐舞麟目前的情況,未來一旦成長到封號斗羅、超級斗羅,乃至於極限斗羅的層次,那麼,他對於深淵位面的威脅才會是最大的。

到時候,就真有解決深淵位面的可能了。不需要真的覆滅深淵,只要能夠讓他們主動斷掉通道,把他們徹底趕走,就足夠了。

……

沉鬱的氣息瀰漫在灰白色的世界之中,壓抑的令所有深淵生物都喘不過氣來。

事實上,這樣的狀態已經足足持續了三個深淵日。每一層深淵位面都在顫抖,因為,他們的深淵之主,一代聖君,也是整個深淵位面的位面之主在瘋狂的反怒。

失敗了,竟然失敗了。

在付出如此巨大代價的情況下,深淵這次對於人類的侵襲還是失敗了,甚至沒能殺死那個有可能威脅到深淵本源的存在。

當蟻皇位面之種被徹底吞噬,導致那一層深淵位面崩解的時候,整個深淵位面都為之震蕩了。先後兩次啊!兩個位面之種的徹底消散,令深淵諸王都產生了強大的危機感。

他們終於明白,為什麼聖君會如此的不惜代價,也要尋找到那個人類,將其殺死。實在是那個人類已經威脅到了深淵的生死存亡了。

聖君坐在高高的巨大椅子上,身上橫壓一世的氣息若隱若現,整個深淵都在他的威壓下劇烈的震顫。對於這位真正的位面之主來說,想要覆滅深淵任何一層,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深淵一百零八層,就像是他身上的一百零八個組成部分,最深的那一層,就是他本源所在之地。

此時,眾多深淵王者全都在他面前默默的靜力著,原本除了聖君之外的一百零七道身影,現在只剩下了八十二位。其中,深淵聖君最後出手那一次,付出的代價,就足足是十名深淵王者獻祭自身產生的能量,才能暫時打開空間通道。

深淵聖君確實無比強大,但那是要在深淵位面之中,當他以位面之主的身份,強行侵入到另一個位面的時候,將要面對的,就是那整個位面所產生的巨大壓力。

唐舞麟之所以能夠通過血神大陣來吸收那麼龐大的天地元力進行戰鬥,甚至自身負荷還沒有超過極限,那就是因為整個斗羅大陸位面在那時候都在庇護他。否則以他一個小小的魂帝,怎能在那時候發揮出那麼巨大的作用啊!

可是,在深淵付出如此慘痛代價的情況下,卻依舊沒能將唐舞麟徹底解決,甚至還導致了深淵聖君也受傷了。這是難以想象的。

深淵聖君已經默默的在這裡沉默了三個深淵日了,沒有人膽敢在這個時候發出一絲聲音,卻都不禁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難道說,原本被深淵視作一塊肥肉,並且是未來深淵成就神界墊腳石的那個人類世界,真的會反過來擁有毀滅深淵的力量么?這是他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更不願意接受的。

「神,那是神的力量,真神的力量!」深淵聖君的聲音顯得很平靜,沒有任何情緒釋放。但這簡單的幾個字,卻讓眾位深淵王者鬆了口氣,至少,聖君已經過了那段思考的時間。

可是,那真的是神的力量嗎?在那個人類世界之中,怎麼會有神的存在。神應該是獨立於各個位面之外,完全升華的一種形態,也是所有位面都在追求的。

深淵聖君如果想要成神,他早就可以了,但是,作為位面之主,他有著眾多的先天優勢,卻也有著極大的弊端。

以深淵聖君的修為,就算是升入他所在位面神界成為一名神王都是沒什麼問題的。這是絕對的實力,欠缺的只是一個神詆之位罷了。

但是,它卻要面臨一個其他生物成神都不會面臨的問題,那就是,他是位面之主。

所謂位面之主,就是整個位面的核心,統御著整個位面的一切,甚至只要他想,他甚至能夠讓整個位面自爆,讓所有深淵生物為之泯滅。掌控者這一界的全部能力。

可是,正因為他是位面之主,正因為他太過強大。就導致了,他和整個深淵位面完全結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就是深淵位面,深淵位面也就是他。

也就是說,他想要成神,那麼,就必須要讓整個深淵位面成為一個嶄新的神界才行。先不說會否和其他存在的神界產生碰撞。單是讓一個位面晉陞為神界,所需要的能量就是不可以道理計的。

所以,唯有吞噬其他位面的力量,用其他位面的生命能量滋養自身,讓整個深淵也就是讓深淵聖君這個位面之主強大到超過其他神界的程度,才有晉陞的可能啊!

而對於這些深淵帝君、深淵王者們來說。他們的修為再強,也會被卡在神級以下,只要深淵不能成為神界,那麼,他們就永遠沒有晉陞的希望。這一點,是和斗羅大陸截然不同的。

斗羅大陸沒有真正意義的位面之種,整個位面之力化為了斗羅大陸上的各種資源,包括武魂、魂獸、魂師、人類、植物、海洋、山川、河流,這些都是斗羅大陸的位面之力組成部分。

任何生物只要利用這些資源修鍊到人類巔峰,就有衝擊神界的可能。但前提是,神界還存在的時候。

———————–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唐門的微信平台,微信,右上角加號,添加朋友,查找公眾號,搜索唐家三少,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哦。 ?原本輻射著斗羅大陸的神界,先是封禁了所有魂獸、動物成神的可能,後來又在很久之前,悄無聲息的消失了。這才是最近萬年來無人能夠成神的原因。

可事實上,至少在人類的歷史上,通過修鍊成為神詆的就不止一人。

這是兩個位面之間的區別所在。

深淵聖君處心積慮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尋找著讓深淵位面躍升為神界的機會,這個機會他尋覓了太久、太久,總算找到了斗羅大陸,這個充滿生命能量的世界。卻沒想到,當初的一場大戰並未能成功。而現如今,更是陷入有可能被斗羅大陸反攻倒算的尷尬境地。

「聖君,那真的是神的力量嗎?可是,斗羅大陸位面所屬的神界,不是早就已經消失了嗎?」黑帝不解的問道。

若不是感受不到輻射著斗羅大陸位面的神界已經消失,他們又何嘗敢於和斗羅大陸位面連接,嘗試對整個位面的侵襲啊!

神界固然不會插手低等位面的情況,可涉及到位面與位面,尤其是外神界所屬位面的侵襲,神界是一定會插手其中的。深淵固然強大,但和真正的神界相比,卻根本不算什麼。

聖君淡淡的道:「我也不清楚,但他們最後釋放出來的力量,卻是純正的神級力量。那兩個人類,或許本身並不具備如此神力,但他們身上卻有神的種子,藉助斗羅位面之力,強行釋放神的力量,否則的話,又如何能夠將本座擊退?真沒想到,這斗羅大陸上,居然還有如此實力。難怪,那個小小人類竟然能夠吞噬深淵能量。背後竟然有神的影子,還有他身上那生命之種,經過這一戰,也茁壯了許多。如果能夠將其得到,被我吞噬的話,斗羅位面的一切生物都會在凋零過程中將生命能量獻祭給我深淵。」

說到最後,這位位面之主,一代深淵聖君,情緒上竟然充滿了亢奮。

眾多深淵帝君和王者們此時心中都不無詫異。這幾個深淵日以來,他們一直都認為聖君是處於極度暴怒的情緒之下,可此時看來,卻似乎並非如此。

深淵聖君冷冷的道:「辛苦尋找這麼多年,總算是找到了能讓我深淵真正晉陞的捷徑,怎麼可能就此放棄。人類的貪婪是無盡的,我們那些人類盟友可以利用的地方會更多。聯繫他們,本聖君會親自向他們表達我們的『誠意』,這次看似失敗,但實際上,對我們來說,最大的收穫,就是找到了斗羅大陸生命之種的所在。就算讓它把你們全都吞噬了又如何?只要最終我能將它吞噬過來,那麼,整個斗羅大陸的一切生命能量,都將成為深淵的一部分。到了那時候,本君就能強行開闢神界,令整個深淵為之升華。」

「聖君聖明!」

眾多深淵帝君、王者同時跪拜在地,恭敬行禮。

黑帝低著頭,一雙勾魂奪魄的美眸之中,卻隱隱有光芒閃爍,不知道是在思考著什麼。

……

翱翔在天空,自由的感覺令人迷醉。

修為突破七環,正式成為魂聖之後,再加上精神力進入到靈域境,唐舞麟對於這自由的感受就更深刻的太多、太多。

空氣中,似乎有無數的各種屬性元素在圍繞著他的身體歡呼雀躍,風元素承托著他的身體,水元素和火元素圍繞在他身邊盤旋,光明滋潤著他的身體,這種種感覺,無不讓唐舞麟對於整個斗羅大陸的感官都變得不同。

這才是真實的斗羅大陸世界嗎?

被整個斗羅大陸位面眷顧之後,靈域境自然而然的貫通,與此同時,唐舞麟自身對於外界的一切元素感知都不知道強大了多少,更具備著其他魂師遠遠沒有的元素親和力。

這是整個位面對他的親和,讓他在吸收天地元力的時候變得更加輕而易舉。

感受著各種屬性元素自然而然的在自己體內穿梭,感受著那天人合一的快感。唐舞麟不禁心中暗暗喟嘆,遙想當年,他剛剛開始修鍊的時候,是何等的困難。事倍功半。 斗圖大陸 他還深深的記得,當自己費勁千辛萬苦,攢夠錢,買下金語時心中的失望和痛苦。

在那個時候,他真的曾經想過要放棄,放棄修鍊。畢竟他只是廢武魂,甚至連好不容易攢錢獲得的魂靈都是個殘次品。

幸好,他最終還是堅持下來了,鍛造帶給他堅毅,不屈不撓讓他終於一步步走到今天。

這一切固然和體內的金龍王封印有著直接關係,可更重要的,還是他自己那份不懈努力的精神。

現在,修為終於有所小成了,終於可以去尋找父母,可以去尋找她了。無論前方有多麼艱難,所有的一切,自己都必定會克服。

無論遇到何等艱難的事情,只要自己信念堅定,那麼,一切,就都不是問題。

江五月看著飛行在前面的唐舞麟,心中不禁泛起幾分無力感。

當初,他第一次見到唐舞麟的時候,唐舞麟還只不過是一個剛剛入伍的士兵。那時候,他卻已經是營長了。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最初和他切磋時,也並沒有感覺到彼此的差距是如此之大。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一直在不斷的成長,而且成長的速度只能用恐怖來形容,恐怖到江五月看不到盡頭。

最終一戰,江五月是親眼見證了唐舞麟展現出何等的王者風範,雖然是藉助了血神大陣的力量,但卻幾乎是以一己之力鎮壓了整個深淵啊!至少在他眼中是這樣的。

原本在自己心目中還曾出現過的情敵二字,早已煙消雲散。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又如何競爭呢?

幸好,他已經有了女朋友了。那最後出現的女子,就是他的女友么?如果是的話,那還真是……

想到這裡,江五月向身邊的龍雨雪看去。

除了唐舞麟、司馬金馳和阿如恆之外,他們其他人都在黑級機甲之中控制飛行。畢竟,沒有七環以上的修為,想要長時間御風飛行,哪怕是身穿斗鎧,還還是不小的消耗。機甲最大的好處,就是消耗的不是自己本身的力量。

龍雨雪的黑級機甲充滿了流線型的美感,相比於其他人,她這全新打造的黑級機甲看上去十分秀氣,高度只有七米左右,通體修長、纖細,就像她那動人的身材。身上沒有其他外展武器,只有一柄巨型魂導槍械。她這柄槍械長度超過八米,哪怕是在黑級機甲身上背著,都需要斜著一些才行。槍械通體呈獻為暗藍色,上面有著許許多多細密的符文。前端的槍管長度就超過了三米,說是槍械,但實際上用炮來形容才更加貼切一些。

這玩意兒,哪怕是以江五月的修為,看上一眼都會感覺到全身有種刺痛感。

而此時,就端坐在這台機甲中的龍雨雪,目光也正在前方的唐舞麟身上,和江五月的挫敗感相比,她的情感就要複雜得多了。 ?難怪他不要我,他的愛人,竟然是那麼美,更是那麼的強大。

她親眼看到,那銀髮紫眸的身影穿越空間而至,出現在唐舞麟身邊,在他最危險的時候,與他融為一體。

哪怕他們並肩而立的時候只是那麼的短暫,但龍雨雪卻看得清楚,他們的眼神之中都只有彼此。她還從未在唐舞麟眼中看到那樣的眼神。

儘管那時候他的眼神中更多的是震驚,但在震驚之外,還有著無盡的眷戀。

他的心中,只裝的下一個她吧。她又是那麼的優秀和強大。可她為什麼要走?莫名其妙的就走了,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是啊!也只有那樣的女子,才配得上他吧。

連龍雨雪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在內部選拔的時候執意要加入這次唐舞麟離開的隊伍。她對父親說的原話,是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可實際上呢?

她當然知道江五月對自己的感情,可是,對於任何人來說,第一眼看上的人,似乎才永遠是心中的第一選擇啊!哪怕明知道不可能,這情竇初開的少女,還是有著一份執著與不甘。

他是將軍,血龍小隊隊長。自己只是他的屬下,就看看他的生活也好吧。

阿如恆和司馬金馳和其他所有人的感覺都不一樣。當他們迫不及待的跟隨著唐舞麟一起飛出那片大雪山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自由了,這兩位如此強悍的壯漢,此時卻都有種淚流滿面的衝動。

總算是解脫了啊!差點就莫名其妙的被槍斃了啊!對他們來說,血神軍團簡直就像是人間地獄一般,這輩子都不想再和那個地方有任何接觸。

看著飛在最前面的唐舞麟,他們心中充滿了感激,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的話,恐怕就真的危險了。

除了他們各有心思之外,對於其他血神軍團跟隨唐舞麟這次加入血龍小隊的戰士們來說,他們大多數人都在三十歲左右,全都是精銳中的精銳。離開血神軍團,更多的是新奇。這麼久沒有離開過那片大雪山了,他們甚至已經快要忘記了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實際上,這次選擇想要參與到血龍小隊之中的戰士,幾乎遍布整個軍團。除了是願意追隨者為力挽狂瀾的英雄血龍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也都想出去看看啊!尤其是較為年輕的這些人,就更是如此了。

以前,他們肩頭背負著沉重的責任,可是,誰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啊!現在終於能夠走出來,怎能不讓他們迫不及待呢?

正向前飛行,突然,唐舞麟似乎感受到了什麼,飛行速度減緩了一些。

飛行中,為了進一步感受自己靈域境的精神力修為,他是將精神氣息全開的,感受更遠的地方,這是曹德志交給他的一種修鍊精神力的方式。不斷的去尋找自己的極限,對精神力達到一定層次之後,是最好的修鍊方法。

就在剛剛,唐舞麟突然感受到,在自己的精神意念之中,有一股衝天的血氣波動。

那是什麼?

如此強烈的氣血波動,甚至還要在自己之上啊!這簡直無法想像。

唐舞麟眉頭緊蹙,遙望遠方。

這氣血波動之強,還要遠遠在他之上,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足夠強大,甚至還無法感受到。這是怎樣的強者?

在這遙遠的大陸西陲,為何會有這樣強大的存在?以人類角度來看,這種氣血波動根本就不像是屬於人類的。自己和大師兄阿如恆,氣血波動在人類中都已經屬於巔峰程度的了。可剛剛那一瞬間的感受,似乎自己和阿如恆兩個人加起來,都不能和那個氣息相比。

唐舞麟抬起手,後面飛行的眾人速度明顯降低了幾分。

阿如恆一閃身,來到唐舞麟身邊,「師弟,怎麼了?」

唐舞麟指了指自己精神力探查到的方向,「那邊好像有特彆強大的存在,我們是避開還是……」

「避什麼?去看看。」阿如恆眼睛一亮,然後就毫不猶豫的超著唐舞麟指著的方向飛了過去。

他在血神軍團受得氣正愁沒地方發泄出來呢,就想找個強者碰一碰。本來他就是來找唐舞麟切磋的,可唐舞麟剛剛救了他和司馬金馳,著實是有些不好意思,再加上他的心情還沒緩和過來。這突然碰到了什麼強者,可是正如了他的意啊!

「大師兄,你慢點。」唐舞麟趕忙拍動背後雙翼跟了上去。那個旺盛的血氣,可是很不一般啊!

其他人趕忙跟上。而就在這時,遠方,也就是唐舞麟發現氣血波動的方向,一聲咆哮突然響起。

「吼——」

當這一聲咆哮聲響起的剎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有一頭洪荒巨獸在舒展著身體,遠處,一層暗金色光暈若隱若現,就連天光都為之暗淡了幾分似的。

端坐在機甲駕駛艙內的龍雨雪忍不住捂住了紅唇,天啊!這是怎樣的存在?竟然能夠釋放出如此恐怖的氣息。

飛在最前面的阿如恆也在空中一個緊急剎車,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僅僅是剛剛這一聲咆哮,竟然就有威震九天的感覺。這是要多麼強大的實力,才能達到如此層次?

唐舞麟來到阿如恆身邊停下身體,不知道為什麼,這咆哮聲和氣息,令他略微有那麼一絲熟悉的感覺。

狂風刀魔司馬金馳來到唐舞麟另一邊,喃喃地道:「沖我們來的?」

唐舞麟也是眼中泛出疑惑,他們這才剛剛離開血神軍團,而且血神軍團如此隱秘。這莫名出現的強者究竟是為何而來?

首先肯定不是深淵氣息,沒有通過深淵通道,也不會有這麼強大的深淵生物存在。

其次,也肯定不是邪魂師。這股氣血波動之旺盛,簡直猶如實質。就像是一顆小太陽似的,充滿了極致的陽剛氣息,這是邪魂師所不可能擁有的。

可是,既不是邪魂師,也不是深淵位面的強者。自己似乎也沒有招惹誰啊!更不可能時間掐的如此之准。難道說,是這位強者在這裡閉關修鍊,剛剛出關嗎?

唐舞麟搖搖頭,「我們繞開吧。」

他肩頭責任重大,這位莫名的強者實力極為恐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避讓就是了。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想避讓就能避讓的了的。

暖愛成婚 就在唐舞麟打算帶著眾人,朝著另一個方向避讓開來的時候。那個身上散發著極其濃厚氣血波動的強者似乎也發現了他們,幾乎只是剎那間,那濃烈的氣血波動就朝著他們這邊風馳電掣而來,速度之快,從天空俯瞰,甚至能夠看到一團濃烈的暗金色光芒正朝著他們的方向激射而至。

「真的是朝我們來的?」阿如恆挑了挑眉毛。

唐舞麟眉頭微蹙,「大家戒備。」

不用他多說什麼,血神軍團的戰士們哪一位不是戰鬥經驗豐富,二十四台黑級機甲迅速分散開來,根據各自擅長的不同,排列出最佳陣型。以半包圍的形勢,將唐舞麟三人護在中央位置。

江五月自然而然的駕駛著他的黑級機甲擋在龍雨雪身前。龍雨雪則是摘下了背後那巨型魂導槍械,扛在了肩膀上。

巨型槍械表面,一抹藍藍色光芒閃爍,發出輕微的「嗡嗡」聲。

凌舞月身前則是馬山,馬山這黑級機甲雙手手持一對巨錘,比當初唐舞麟用的那對還要更加巨大幾分。上面閃爍著淡淡的青光,那可不是好看那麼簡單,上面帶有高頻振蕩波,恐怖的力量加上高頻震蕩,就算是黑級機甲近身挨上一下,防護罩也是絕對承受不住的。

淡淡的微笑浮現在唐舞麟的面龐上,唐舞麟雙手一圈,全身都散發著一種濃重的光彩。淡淡的金色光輝浮現,二字斗鎧附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