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看過癮爲標準,一天十萬字,還是太慢了。

連載小說就是如此,細水長流,穩定更新,纔是王道。

最後,祝大家新年愉快,閤家歡樂! 葉知秋和王晗都面面相覷,這是真的假的啊!

柳雪點點頭,蹲下來,扶起白裙女子,問道:“你沒事吧?”

白裙女子激動得熱淚盈眶,點頭哽咽道:“我沒事,讓師父掛心了……”

一邊的小太歲,打量着葉知秋,忽然大笑:“哈哈,葉知秋你好衰啊,上次被人家弄得滿屁股血,這次又被人家弄的滿嘴血!”

“閉嘴!”葉知秋急忙擦去了嘴邊的血跡,惡狠狠地瞪眼。

柳煙精神恢復,也知道關心葉知秋,問道:“你要不要緊,有沒有受傷?”

“沒有,謝謝煙兒關心。”葉知秋急忙笑着說道。

那邊,白裙女拉着柳雪的手,眼淚汪汪。

首席的惹火小蠻妻 柳雪微微一笑,說道:“你總是說,我是你的師父,可是我卻不記得你。我問你,你以前叫什麼,我以前叫什麼?”

這個問題,牽涉到柳雪的前生之謎,如果白裙女知道,那就太好了。

“師父,你跟我來這邊。”白裙女神色喜悅,拉着柳雪走開了幾步。

葉知秋大叫:“雪兒,當心他算計你!”

“放心吧師公,我可不敢算計師父。”白裙女回頭,衝着葉知秋一笑。

葉知秋臉上一抽:“師公?這是怎麼稱呼的?”

“師父的老公,簡稱師公啊。”白裙女笑道。

呃……還有這麼簡稱的?葉知秋一頭黑線,無言以對。

那邊,白裙女附在柳雪的耳邊,低聲細語,絮絮叨叨。

柳雪安靜地聽着,臉上神色變化,似乎醍醐灌頂,恍然大悟!

葉知秋也在關注柳雪和白裙女,激動地對柳煙王晗說道:“雪兒的前生之謎,就要揭開了,我們就要知道雪兒以前是誰了!”

“是啊,師父的前世,要真相大白了。”王晗也喃喃說道。

柳煙不說話,微微蹙眉。她還沒有恢復記憶,對於姐姐的事,所知甚少。

聽見大家談及前生後世,柳煙還是有些糊塗不解。

小太歲更是對這個問題不感興趣,在一邊自顧自地玩耍。

良久,柳雪面帶笑容,拉着白裙女子的手,轉了回來。

葉知秋急忙迎上去,問道:“雪兒,你前生是誰,搞清楚了嗎?”

“不告訴你。”白裙女飛了一個媚眼。

果然,柳雪一笑,點頭道:“這件事,我們回去再說吧。讓我想想,跟你們慢慢說,否則會嚇得你們一跳……”

“嚇我一跳?難道你是西王母轉世,觀音菩薩下凡?”葉知秋問道。

“回去再說。”柳雪笑着,轉身向回走,又看着白裙女說道:“她的確是我徒弟,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

葉知秋急忙帶着柳煙跟上,看着白裙女,問道:“那你叫什麼?什麼時候,拜的師父?”

王晗也問道:“師父,這麼說……她還是我的師姐?”

“錯了,你是師姐,她是師妹。”柳雪說道。

王晗大喜:“原來我還是師姐!我以爲她本事比我大,應該是師姐,哈哈,卻沒想到她是師妹!”

白裙女停住腳步,衝着王晗福了一福:“見過師姐。”

“不客氣,乖。”王晗老氣橫秋地點頭。

葉知秋心裏着急,說道:“雪兒你就別賣關子了,你到底是誰,你的這個徒弟,又是何方神聖啊!?”

“是啊師父,你一定要把我們急死,才甘心嗎?”王晗也忍不住抱怨。

“好吧,既然大家都急着想知道,我們就在這裏席地而談吧。”柳雪點點頭,招呼大家坐下。

這裏剛好是一片草地,衆人做了下來,圍成一個圈子。

柳雪指着白裙女,說道:“先說我的徒弟吧,她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在華夏國,說家喻戶曉,一點都不誇張。”

白裙女面帶得意,掃了葉知秋一眼。

“她是……孫悟空?”葉知秋回了一個白眼。

“她不是孫悟空,但是她的知名度,不在孫悟空之下。”柳雪哧地一笑,一字一頓地說道:“她的上一世,姓白,叫做白素貞。”

“啊!?”葉知秋石化,嘴巴張得老大,可以塞進去一個冬瓜。

尼瑪,白素貞都出來了,老法海還遠嗎?

她不是被壓在雷峯塔下面,永世不得託生的嗎?

許仙呢,小青呢?

葉知秋忽然想起來,上次斬殺常將軍,白裙女非常不爽,難道,果然是因爲同爲蛇類,所以白裙女才發飆的?

還有,白裙女上次大罵佛門中人爲禿驢,難道就是因爲,記着上一輩子的仇?

越女卻是數千年前的人物,生活年代遠在白素貞那個時代之前,所以並不知道白素貞是誰,皺眉問道:“白素貞……很出名嗎,我怎麼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沒聽說過,沒有一點知名度。”小太歲插嘴說道。

柳雪一笑:“小太歲和王晗不知道,不奇怪,但是知秋應該知道的。”

葉知秋盯着白裙女猛看,目不轉睛:“別撒謊,你真的是白素貞?”

“上一世,我就是白素貞,如假包換。不過這輩子,我叫蘇珍。”白裙女笑容不改,還是那麼撩人。

“白素貞,蘇珍……”葉知秋似有所悟,呆呆地看着柳雪:“雪兒,我知道你前生,是誰了。我以前也曾經懷疑過那個人,只是那人的身份太高太高,我不敢胡思亂想……”

“是誰?”柳雪笑着問道。

“九天……玄女……娘娘。”葉知秋喃喃地說道。

“噗……娘娘?還奶奶呢!”柳雪差點笑噴,捂着嘴,好半天都止不住。

葉知秋嘆氣:“本來就是娘娘啊,唉……做夢也想不到,你竟然是九天玄女轉世,我們這些渺小的凡人,跟你之間,差了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關於雪兒的前生,葉知秋也曾經想到過九天玄女。

因爲有的野史上,說越女的師父,就是九天玄女。

但是九天玄女,在道門的神仙等級劃分中,也是創世神之一,女媧老祖的親傳弟子,身份地位太高了!

葉知秋不敢想象,自己指腹爲婚的對象,就是九天玄女轉世。

那樣的想法,是對九天玄女娘孃的褻瀆啊!

可是事實擺在面前,雪兒就是九天玄女轉世。

將雪兒的前生看作九天玄女,那麼,一直以來的大多謎團,都可以迎刃而解。

可是柳雪還在笑,連連揮手,說道:“知秋你說錯了,我不是什麼九天玄女娘娘,也不是九天玄女奶奶……” 葉知秋嘆氣,說道:“娘娘,你就別拿我這個茅山小道士開涮了。白素貞的師父,不是九天玄女,又是誰來?精通奇門遁甲,不是九天玄女,又是誰來?”

說實話,得知了柳雪的身世,葉知秋非常失落,情緒一蹶不振。

九天玄女的身份,太高了,高得離譜。

別說葉知秋了,就算是龍虎山第一代天師張道陵,就算是茅山師祖三茅真君,就算是冥界的十殿冥王,在九天玄女面前,也是徒子徒孫!

把孫悟空叫過來,看見九天玄女,他也得老老實實地磕頭!

面對這麼一個身份絕高的仙界大能,葉知秋哪裏還敢將柳雪看作自己指腹爲婚的對象?

忽然間,葉知秋覺得還是柳煙好。

柳煙平凡一些,真實一些,自己凡夫俗子一個,只能和柳煙在一起,絕不敢對九天玄女娘娘,有一點半點非分之想。

九天玄女,應該呆在她自己的神位上,不應該出現在凡人的生活裏。

只是造化弄人,柳雪醒了,柳煙失憶了。

而且,柳煙還把自己當姐夫,簡直就是狗血到了極點。

就算自己現在從頭再來,失憶的柳煙,還能接受自己嗎?

柳雪止住笑,正色說道:“知秋你聽我說,我真的不是什麼九天玄女,我就是柳雪!”

“我不信,我相信你就是九天玄女轉世。要知道,奇門遁甲,就是九天玄女留下來的。”葉知秋固執地說道。

“你聽我說……”柳雪嘆氣,說道:

“剛纔蘇珍跟我說,我也很納悶,也懷疑自己是九天玄女轉世。但是仔細一想,不是這樣的。因爲我有自己獨立的靈魂,並沒有被九天玄女的靈魂所掩蓋。九天玄女的確有很多東西,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但是我還是柳雪,不是九天玄女。”

葉知秋搖頭:“這就是轉世,總有一天,你會回到你自己的神位,高高在上,藐視衆生。”

“唉,你太固執,我要怎麼說,你才能相信我?”柳雪微微搖頭。

蘇珍忽然說道:“師公,你現在就別管師父是誰了,你只要知道,師父現在很危險,就行了!”

“師父很危險?什麼情況?”王晗緊張地問道。

葉知秋卻提不起精神,淡淡問道:“有什麼人,能威脅到九天玄女娘娘?”

蘇珍瞪了葉知秋一眼,說道:“就算師父上輩子是九天玄女,但是她現在不是!而且很糟糕,會有許多人,和你一樣,將她當成九天玄女轉世,要奪取她身上的靈力和無極符!”

“靈力?無極符?”葉知秋昏頭昏腦的,喃喃不知所云。

“是的,據我所知,靈界之中,已經有很多人出動,在尋找師父了。還有冥界中的勢力,還有道門中的高人,還有一些隱門傳承,一旦得到消息,恐怕都會蜂擁而來。”蘇珍點點頭,又說道:

“師父現在的修爲,不足當年的十分之一,非常危險,隨時都有性命之憂。所以大家不要再推測師父的身份了,先確保安全再說。”

葉知秋默然不語,頭腦還在混亂中。

柳雪微笑,問道:“知秋,我現在很危險,你還願意保護我嗎?”

葉知秋沒說話,柳煙卻搶着說道:“姐姐,我願意一直跟着你,再多危險,我也不怕。”

極品貼身家丁 葉知秋愣了一下,脫口道:“不管你是柳雪還是九天玄女,只要你有危險,我當然要保護你。”

“謝謝。”柳雪點頭,又說道:

“再說一遍,我不是九天玄女,只是身上帶有九天玄女的某些東西。就算我是九天玄女轉世,那也不是九天玄女。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傳說中,岳父嶽王爺還是大鵬金翅雕轉世,但是,他是大鵬金翅雕嗎?”

蘇珍也微笑:“是啊師公,你別把問題想得那麼複雜,就把師父當成你老婆,就行啦!”

“這……”葉知秋不知道怎麼回答,看了看大家。

柳雪和葉知秋目光相接,笑着點頭,竟然贊成蘇珍的說法,讓葉知秋把自己當老婆。

葉知秋揉了揉太陽穴,說道:“雪兒身份問題,以後再說吧……先說說眼前的事。冥界的鬼差陸錦龍,被我滅了;胡三被冥界封爲追風寨土地神,也被我滅了。而且,我和王晗,現在是冥界的通緝犯。”

王晗在一邊點頭,將今晚土地廟裏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柳雪微微皺眉,沉吟道:“情況這麼複雜,我們現在是四面楚歌啊。知秋今晚上斬殺鬼差,冥界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我也沒有主意了,大家說說怎麼辦吧。”

蘇珍微微一笑:“也沒那麼嚴重,冥界中的勢力,不敢在人間有大規模行動。他們小規模的行動,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所以不用太擔心。大家目前的任務,是提升自己的修爲,應對後面的危機。”

“提升修爲,也不是朝夕之間可以完成的。”葉知秋說道。

蘇珍點頭,說道:“所以,我們要陪着師父,去找無極之地。找到無極之地,師父的修爲,就可以完全恢復,到時候,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

“無極之地?”王晗和葉知秋等人都不大明白。

蘇珍點頭:“九天玄女,生於無極之地,無極符,乃是天地之丹。所以,如果師父回到無極之地,就是九天玄女重生,會恢復九天玄女的全部靈力。”

“無極之地,在什麼地方?”葉知秋又問。

“漂移不定,所以要尋找,六千年前,無極之地在崑崙。但是現在斗轉星移,無極之地已經轉移走了。”蘇珍說道。

葉知秋皺眉:“天下之大,我們怎麼尋找?有沒有線索?”

蘇珍苦笑:“無極之地,關係到天地玄機,我這個級別的小妖怪,哪裏能找到線索?不過,我相信師父會有辦法找到的。”

柳雪微微點頭,說道:“無極符,和無極之地肯定有感應,這是一個辦法;另外,等我推演完了奇門遁甲的所有排局,也能算出無極之地的所在。只不過,這可能需要兩三年的時間。”

正說話間,追風寨土地廟方向,一道身影飛馳而來。

蘇珍坐在地上,沒看見怎麼動作,已經忽然縱起,仗劍直撲來人。 葉知秋一眼瞥見那個身影,急忙叫道:“蘇珍不要傷害她!”

來人正是狐女幼藍。

先前土地廟大戰的時候,幼藍抽身而出,並沒有參與對葉知秋等人的圍攻。

所以葉知秋覺得她罪不至死,不忍傷她性命。

蘇珍的寶劍,已經殺到了幼藍的身前,急忙止住,回頭笑道:“好,既然有人憐香惜玉,我又怎麼捨得辣手摧花?”

“死丫頭,哪來這麼多饒舌話?”葉知秋瞪眼,走了過去。

幼藍剛纔被蘇珍的殺氣嚇得不輕,臉色蒼白,見到葉知秋,彎腰福了一福:“葉大師,我來這裏,是給家兄四郎收屍的,並無他意。大師如果覺得我是異類,不該出現,那麼請就此斬殺,絕無怨言。”

“你又沒犯錯,我殺你幹什麼?”葉知秋揮揮手,說道:“把胡三和你哥哥埋了,歸隱山林,好好修行吧。”

“多謝大師教誨。”幼藍施禮。

柳雪也帶着柳煙和王晗走了過來,上下打量着幼藍。

幼藍也不吭聲,一一施禮,然後走向李四郎已經現形的屍身,將他抱了起來,轉身而去。

柳雪忽然開口,叫道:“幼藍留步!”

幼藍轉過身來,問道:“姐姐有何指教?”

柳雪走上前,又看了幼藍兩眼,笑道:“我看見你,倒是挺喜歡的,這也算是一種緣分吧。 第一總裁夫人:VIP情人 幼藍,你修行不易,前途艱難,不如我收你爲徒,以後跟着我,可好?”

哐當,葉知秋和王晗蘇珍,全部倒了!

柳雪又要收徒弟,這是……上輩子帶來的毛病,收徒弟上癮?

幼藍大喜過望,立刻跪了下來:“師父垂憐,是幼藍之福。幼藍願意終身追隨師父,學人道,修大道。”

狐族最爲敏感,幼藍一見到柳雪,就知道柳雪不是尋常人物,所以立刻拜師,毫不猶豫。

柳雪不費吹灰之力,又得了一個徒弟,心情大好,將幼藍拉起來,笑道:“不必多禮,起來吧。以後你就跟着我們,如果有機緣,修成大道,也不是不可能。”

幼藍再次施禮,一一見過衆人。

葉知秋倒是覺得有些尷尬,說道:“幼藍,你哥哥死在我們手裏,你會不會記恨記仇?”

“葉大師言重了,精怪之修行,一念之差,就在劫難逃。我哥哥也是受了胡三的蠱惑,與你們爲敵,這才招來殺身之禍。這是他修行有誤,自己招來的劫難,與人無尤。”幼藍說道。

“你倒是通情達理,你哥哥如果和你一樣聰慧,也不會喪命。”王晗點頭說道。

幼藍點頭,先去埋葬李四郎和胡三的屍體。

衆人稍事休息,原地等待。

柳雪將葉知秋叫到一邊,說道:“知秋,我這些天,仔細研究了你的道法,想幫你提升一下修爲。但是研究了幾天,我發現難以入手,畢竟我不瞭解茅山派的法術原理……”

“沒事,現在有了南陽開國大印,我已經提升很多了。”葉知秋笑道。

柳雪一笑:“不過,我另外想了一個路子,很適合你。”

“什麼路子?”葉知秋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