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貝拉正要答話,卡洛琳那邊就已經打起來了,慘叫聲刀劍碰撞的聲音混成了一片。原來卡洛琳騎着烈火獸發動了攻擊。她的雙手劍體長身重,拿來當戰騎武器是沒話說了。後面的幾個傢伙都拿着長劍大刀等短兵器,連一個照面都挨不住,就紛紛給卡洛琳掄到地上去了。

“呵呵,卡洛琳小姐可真是女中豪傑啊,我們快過去給她壓陣,免得有壞人暗中偷襲。”老劉說完就牽着伊莎貝拉的烈火獸,朝着打鬥現場走。伊莎貝拉感到不好意思,就從坐騎上跳下來跟着老劉。

等到兩人走近了,打鬥已經結束了。按着老劉的計算,現在到了該擺道的時候了。果然那個帶頭的大漢開始擺道了,什麼你爹欠我錢,你不還錢還打人之類的都弄出來了。老劉在一邊聽了一會兒就有些膩煩了,從地上撿起一塊大石頭,上去一下就丟了那個大漢一個滿臉花。

“閉上你的臭嘴吧,你的反派臺詞說完了,就趕快滾,別打攪老子睡覺,否則我不介意宰了你們!”老劉從腰間摘下自己新買的破劍罵道。

大漢正在擺道呢,突然給老劉暗算,氣的哇哇直叫。也顧不上裝B了,大罵一句就顯出了流氓本色。“兄弟們,給我宰了這三個狗男女,他媽的給臉

大漢的話說到一半兒就停住了,沒法不停啊,腦袋給老劉一劍砍掉了,還說個屁話呀!想說話就和死神打屁去吧。幾個手下見到老大給宰了,一個個都嚇的體如篩糠。他們幾個頂多算是個流氓啊,不是殺人不眨眼的嗜殺狂徒,平時也就是放點高利貸,打架鬥毆啥的就是極限了,誰殺過人啊。一見到老劉這副架勢,都撒腿想跑,可是老劉根本就沒打算放過他們幾個。

只見老劉身影連閃幾下,就跑到那幾個人的前面去了,瀟灑的甩了甩劍上的血跡,就大步朝着卡洛琳姐妹走了過來。伊莎貝拉和卡洛琳也被眼前發生的事情驚呆了,原本以爲大方帥氣的探險者,竟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殺手!就在三人僵持着的時候,幾個大漢的腦袋也掉在地上,發出嘭嘭的聲音。卡洛琳媽呀一聲,就鑽進伊莎貝拉的懷裏,像極了老劉和她們初次見面時的樣子。

“呃,是這樣的,我其實是個殺手啦。以前殺人殺習慣了,所以不太會打架,一出手就變成這樣了。那麼接下來兩位打算怎麼辦呢?是想要和我一起去黑暗龍淵探險,還是再回去城裏呢?那裏現在沒有人再會打攪你們了。”老劉笑嘻嘻的問道。

兩個美女早就給老劉的舉動嚇壞了,現在正摟在一起直哆嗦呢,哪還敢再和他說什麼話了。老劉見到這幅情景,也不是很在意,當下就拉着烈火獸,直奔自己的小帳篷去了。他先把烈火獸拴好,然後就拿出些清水,在篝火上燒起了熱水來。

“都過來喝點熱水先,然後吃點東西再走不遲,不然大半夜空着肚子,很容易凍壞身子的。”老劉熱情的招呼道。

本來這樣大咧咧的招呼美女,是很不禮貌的行爲,但是兩個美女現在都給老劉嚇壞了,那還敢說什麼話呀,就磨磨蹭蹭的走到火堆邊兒,在老劉對面坐了下來。一邊烤着火取暖,一邊小心的提防着老劉的一舉一動。

開水很快燒好了,老劉泡了兩大碗方便麪遞給兩個美女,直到看着她們開始吃了,才掏出了一根大雪茄,美美的抽起煙來。很快,熱乎乎的方便麪驅走了兩個美女身上的寒氣,卡洛琳和伊莎貝拉的精神,也多少恢復了一點。老劉在這時候,又開始勾引起兩個美女來。

“這次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們兩個也不用老是那樣提防着我,我要是真想幹點兒什麼壞事的話,都不用動手的,直接在裏面放點毒藥,一切就都搞定了。”說完,老劉還指了一下兩女手中的大盆子。“我真的是想請你們兩個和我去一趟黑暗龍淵,你們可能不知道,一個人探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如果有兩個夥伴陪着,很多事情都會好辦的多了。而且你們不是說了嗎,你們的爸爸就是在那失蹤的,說不定這次探險還能找到他呢。”

見到兩個美女不說話,老劉知道她們已經動心了,於是就鑽進了帳篷,拿出一條毯子來。“我就這麼一頂小帳篷,你們倆今晚將就着住吧,明天一大早我們就要出發了,都早點睡覺吧。”說完,老劉就在火堆邊兒坐了下來,至於是修煉內功還是偷看美女,可就不好說了。

伊莎貝拉兩姐妹這次來找老劉,其實就是想跟着去黑暗龍淵的。因爲她倆回到城裏後,又被人追債了,而且兩女身上也沒什麼錢,連住店吃飯都是問題。後來倆人一商量,與其這樣給人抓去當手下,還不如跟着那個叫哈維斯的人去探險。最差也能得到一把上百萬的寶劍,搞好了還有六百多萬的金幣,倆人就不用再過這種漂泊的生活了。可是事與願違,倆人剛一出城,就被高利貸的傢伙盯上了,最後又發生了剛剛的一切。

事情發展成這樣,倆人也不好再反悔,只好硬着頭皮進了帳篷。老劉的大皮褥子很厚實,再蓋上一條毛毯就很暖和了,但是卡洛琳還是鑽進了伊莎貝拉的懷裏,小聲的和姐姐說話。伊莎貝拉安慰了幾句後,倆人就這麼摟着睡着了。老劉一個人坐在火堆邊上,現在可是很失眠。兩個美女的一舉一動,他都看的清清楚楚,恨不得代替卡洛琳鑽進伊莎貝拉的懷裏。老劉知道這是幾天來未近女色憋得,就開始運轉真氣,放空心境,很快也進入了夢鄉。

三人就這樣往黑暗龍淵進發了,老劉有美相伴,也不急着趕路,每天三四百里之後,就早早休息了。三個人的關係經過幾天接觸,也改善了不少,至少兩個美女現在不怎麼害怕老劉了。三人一路上說一些冒險中的趣事兒,旅程倒也不會無聊。

經過了五天的長途跋涉,一個小旅店終於出現在三人的視線裏。老劉來的時候打聽過,離黑暗龍淵不遠有個旅店,叫做第一客棧。只是老劉有些疑惑,這個旅店看着怎麼有點像龍門客棧啊?不會是家黑店吧!帶着這樣的疑問,老劉緊催坐騎,很快就來到旅店的門前。

旅店的門邊立着一個牌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第一旅店幾個字。老劉下來把烈火獸栓好,頭一個進入了店內。這間屋子的牆上沒有窗子,只是櫃檯上點着一盞油燈,所以顯得特別昏暗。一個女子正趴在櫃檯上打瞌睡,絲毫沒有察覺老劉到來,兩女隨後也跟着進了屋,觀查着屋裏的擺設啦。老劉咳了一下,吵醒了掌櫃的女子。

“幾位客人是要住店嗎?”女子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對老劉笑道。

老劉這時才發現,這個女子竟是個蛇人。“這是第一旅店吧,如果是的話我們就住,不然就繼續趕路。” 隨着時間的流逝,老族長終於要退位的。新上任的斯哥利爲了爭取長老會的支持,打算娶琳達過門,和老族長搞好關係。但是琳達的心早有所屬了,就拒絕了斯哥利的求婚,兩家因此搞得很僵。後來在斯哥利的地位穩固之後,就下手謀害了琳達的情人一家,還想逼琳達就範。琳達無奈之下就來到了這裏,爲族羣看守黑暗龍淵,斷了斯哥利的念頭。

“龍淵裏真的有巨龍的,我爸爸最後一次組織探險時,有一個手下僥倖逃了回來。據他說,龍淵裏有很多巨龍,還有一些是骨頭龍,他們在遭到骨頭龍襲擊後,又來了一些巨龍,兩種龍見面後打了起來,他才僥倖逃脫了。你千萬不要去龍淵了,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我有很多積蓄,足夠我們過一輩子好日子了。”琳達說完又開始拿桃子蹭老劉,嘴角還一抽一抽的。

“呵呵,不錯的提議啊。好吧,你就在這裏等着我們吧,拿到了龍涎果我就回來接你。那個斯哥利和我還有些交情,到時我找他說說,他就不會再難爲你了。帶着你的積蓄,過點正常人的生活吧。”老劉說完就站了起來,給琳達解開了繩子。

“忘記介紹了,我叫哈維斯,這個是我女朋友伊莎貝拉,這個是我未來女朋友卡洛琳。她們是姐妹倆,剛剛多有得罪,不知道你是不是傷到了,如果是傷到了的話,我可以替你治療一下。”老劉說完就色眯眯的盯着琳達看。

“哼!女朋友而已,等我今晚把你勾上牀。”琳達又恢復了風騷本色,一扭一扭的離開了。過來一陣子,又拎來一些熱水和吃的,放在屋子裏。“這些我都下過毒了,男人用了身強體壯,女人用了馬上就死,哼!”

看着琳達離開的背影,老劉伸手拿起一塊煮肉,大口的吃起來。旁邊兩女見到都發出一陣驚呼,想要阻止老劉。可是老劉卻不以爲然,不但自己吃,還拿了一些遞給卡洛琳。

“你想死啊!不知道小心點兒,她剛剛可是給我們下了毒的!”卡洛琳大叫道。

老劉嘴叼着煮肉,開始脫衣服,很快就只剩下一條小短褲在身上了,胯下還挺得老高,羞得兩女連忙轉身不敢看他了。只聽到身後一陣倒水的聲音,和老劉舒服的**聲。再回頭一看,老劉已經把水倒進木桶裏,開始洗白白了。

“呵呵,告訴你們一個祕密,千萬不許對別人說起。我呀,從小就有一種奇特的能力,能看透人的心思,我管它叫做讀心術。琳達送來毒水的時候,我就是用讀心術發現的。但現在的這些東西,是沒問題的,你倆可以放心用。”說完老劉就站了起來,又嚇得兩女一陣驚呼,捂着臉從手指縫裏偷看老劉的白屁屁。

“還不快來洗白白,一會兒水涼了。這些我都實驗過了,沒問題的。”老劉說着就開始穿衣服。

“你你你,你是個流氓,你怎麼能當着我們的面脫衣服呢,還想要我們用你用過的洗澡水,你真是混蛋。”卡洛琳捂着臉罵道。

老劉不做聲,只是回到裏屋的牀上躺下了,很快就發出了鼾聲。伊莎貝拉捅了捅卡洛琳,兩人也小心翼翼的脫衣服進了木桶,開始洗白白。“他都說了,會讀心術的,你還問什麼呀。”伊莎貝拉紅着臉說道。

“那我剛剛想着他的那個來着,你說他會知道嗎?我就是好奇,不是別的什麼意思,真的姐姐!”卡洛琳的臉比伊莎貝拉還紅。

兩女就在木桶裏嘰嘰喳喳的評論着老劉的身材,一直到水都涼了,才小心翼翼的出來穿好衣服。可是接下來問題又出現了,老劉在大屋子裏睡着了,剩下的小屋子裏住不下兩個人啊,那小牀一個人睡,都有點翻不開身。兩女要是不想打地鋪,就有一個要和老劉同牀共枕了。最後伊莎貝拉爲了妹妹着想,‘硬挺’着上了老劉的牀。

卡洛琳一個人躺在小牀上,回想着下午發生的一切,越想就越害臊。她不但想了老劉的身體,還想過和老劉XXOO什麼的,那要是人家會讀心術,豈不是全部知道了嗎。還有他說過,自己是他的未來女朋友,一定是被他看破心思了。正害羞的時候,隔壁傳來了一聲**,是伊莎貝拉發出來的,難道……。卡洛琳連忙起身趴在門邊,想偷看隔壁的動靜。但是屋子裏黑的一點亮光都沒有,除了摩挲的聲音,卡洛琳啥都看不見。

卡洛琳小聲的叫了伊莎貝拉,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答。原來是老劉睡覺的時候摸了人家,他在家都摸習慣了,這下可算身邊又有人了,不摟着睡覺纔怪呢。伊莎貝拉雖然被嚇了一跳,但是在老劉的懷抱,很快就讓她平靜下來,就沒有理會卡洛琳,而是在老劉懷裏甜甜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老劉就被吵醒了,張開眼睛一看,原來是琳達和卡洛琳又吵了起來。聽了一會兒牆邊,老劉才知道,原來是琳達又破門而入了,還把伊莎貝拉堵在被窩裏。琳達看到伊莎貝拉和老劉摟在一起睡,就出言諷刺,卡洛琳就和她吵了起來。

“呵呵,我原來這麼搶手啊!那個滅世殺神劉易斯,豈不是要女人們給分屍了嗎?”老劉坐在牀頭,想起了自己在家的遭遇,不禁自嘲了一下。

這下可是激起了三女的怨恨,狠狠罵了老劉一頓。什麼窮鬼色狼殺人狂啥的,都說出來了。沒辦法呀,誰讓他敢和少女偶像劉易斯比了呢。按着三個美女的說法,身子可以給你睡,但是心都是劉易斯的。老劉最後給罵樂了,他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天下美女的心都給那個劉易斯吧,我就睡她們的身子就行了。


經過這麼一鬧,三人之間的關係改善了許多。老劉雖然沒真的哈皮到,但是也挺開心。這可是老劉的第一次戀愛,之前的經歷和現在一比,總有點過猶不及的感覺。

吃過了早飯,老劉就要帶着兩女出發。琳達雖然也出言阻止了,但是老劉只是表示了感謝,並沒有因此停止探險。跟琳達開了玩笑之後,就直奔黑暗龍淵而去了。有了琳達的指點,三人少走了不少冤枉路,正午時分就已經到達了龍淵的入口。老劉到達後給龍淵的第一評價是,和亡靈峽谷差不多。

三人下了坐騎,簡單的吃了一點兒東西,老劉開始佈置任務了。有了琳達的警告後,老劉沒有再藏着掖着,拿出了兩套精靈戰甲,還用聖光石刻制了防禦法陣在戰甲上。在兩女驚異的目光下,老劉還把一堆土系‘小’魔晶,煉化成一把魔晶法杖,塞給了伊莎貝拉。

“這是,是法杖,你是!”看着老劉換上了戰鬥服,伊莎貝拉隱約的想起了,在亡靈峽谷附近的經歷。眼前的哈維斯,好像就是那個打敗金剛魔猿,殺死自己同伴的人。

“呵呵,以前我們就見過的,那次是我和老婆們去亡靈峽谷探險。現在想起來,卡洛琳躲在你懷裏的樣子可是真好笑。別說這些了,趕快換好裝備,正午的時候,對付亡靈類生物比較容易一些。”老劉說完就掏出了自己的步槍,上了一顆**,接着又戴好了拳甲,連**都掏出兩個掛在身上了。

兩女都不知道老劉最開始的故事,也沒能認出來這就是她們的夢中情人,只當老劉是個資深的冒險者呢。不過老劉有老婆的事情,倒是對她們打擊蠻大的。本來以爲能嫁給他當老婆呢,但是現在看起來,只能給他做個小妾啥的了。而且據伊莎貝拉回憶,這個哈維斯的老婆,可都是特別漂亮的,至少自己和妹妹就不如人家。

“你拿的是什麼武器啊?我從來都沒見過,好奇怪的樣子啊。”一無所知的卡洛琳,看到老劉的步槍後,跟在一邊兒打聽着。

“這個是我的專屬武器,我叫它95,是神器哦!”老劉故意說得很神祕。

“你練得是火系魔法嗎?連魔晶都能烤化了,好厲害呀!你鬥氣七級,魔法應該有八級了吧?”卡洛琳一臉羨慕的問,這個破敗位面很少有魔武雙修的人,每一個都是傳奇般的存在。卡洛琳正在把老劉,和她知道的某人聯繫在一起,兩人只是歲數差的有點懸殊,其他的方面都很像。


“差不多吧,哥哥我鬥氣十級,魔法十級,內功更是高達十一級,有機會一起試試,桀桀桀桀!”老劉拿眼睛瞄了一下自己的小老劉,**的說道。

“十一級!”卡洛琳順着老劉的目光一看,沒有什麼東西啊?啥玩意能練到十一級呀?不過隨即這個反應慢半拍的38F美女,就聽明白老劉的意思了。啐了老劉一口後,轉過身換盔甲去了。

伊莎貝拉好像還有事要問老劉,可是老劉和卡洛琳已經準備好了,她也就沒再問,跳上烈火獸,三人緩緩的進入到峽谷當中。

黑暗龍淵和亡靈峽谷,沒有任何相同之處,這裏甚至一點兒都不黑暗,太陽照耀着峽谷內的每一個角落。一些掉光了葉子的樹木,還有一些枯萎的野草,都證明這裏是個生機盎然的地方。不過三人走了近一個小時,也沒看到有魔獸什麼的出現。

“按着琳達所說,應該是快到他們那次遇襲的地方了,你們兩個跟緊點兒。還有一定不要逞強,見到我得手了以後,幫忙打打太平拳就好。”老劉說道。

“唔,那你又說需要我們幫忙,現在怎麼感覺好像是你在保護我們一樣啊!”卡洛琳不滿老劉的話,感覺自己被小瞧了。她現在換上新裝備,感覺自己無比的強大。雖然不能獨力屠龍啥的,但幫忙還是可以的。

“呵呵,你們的任務,其實在進入峽谷的時候就完成了。只是我有個壞習慣,在有生命危險的時候,喜歡帶着美女做墊背。”老劉小聲說道,因爲他已經發現目標了。那是一堆白色的石頭,和亡靈峽谷的碎骨一樣的白石頭。

卡洛琳正要反駁,一陣令人牙酸的吱吱聲就打斷了她。伊莎貝拉和卡洛琳,同時抓緊了手裏的武器,準備着和敵人的第一次接觸。

“擦!打攪我和美女聊天,找死!”老劉說完擡手就是一炮。巨大的轟鳴聲立刻打破了峽谷裏的寧靜,那聲音在石壁間迴盪了好久才消失。

“混蛋!你敢打碎我的胸骨!我要吞掉你的靈魂!”一個巨大的身影在聲音消失之後,出現在三人面前。那是一條骨龍,看着有五十來米長,胸前還少了好幾根骨頭,應該是給老劉打碎了。

老劉見到骨龍之後,也不搭話。擡手又是一炮,正中骨龍的腦袋。這回兩女看的清楚,只見白光一閃,那個大腦袋上就多了一個兩米多大窟窿,裏面還有一團綠油油的光芒在不停的閃動。她倆原本以爲老劉還會繼續攻擊的,可是老劉和骨龍卻同時靜止了,都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現在纔是生死攸關的時候,一人一龍正在進行靈魂上的較量。

伊莎貝拉不知道這是在幹什麼,但是她記得老劉說過可以打太平拳。於是就召喚出一個土元素,對骨龍發動了攻擊。卡洛琳見到姐姐動手了,也跟着使出鬥氣斬來,攻擊骨龍的腦袋。不過她倆的攻擊裏太低,打了好幾下,連個骨頭渣都沒打掉。不過戰鬥已經結束了,老劉成功的吞掉了骨龍的靈魂。直接把它丟到意識海里,讓天地二魂慢慢收拾去了。

在伊莎貝拉姐妹眼裏,可不是這樣。她們看見老劉張開眼睛後,骨龍就散架了,巨大的骨頭掉在地上,砸得地面嘭嘭直響。戰鬥就這樣簡單的結束了,甚至都沒用上十分鐘,老劉就幹掉了一條骨龍。這讓兩女對眼前這個‘哈維斯’崇拜不已,先前認爲他好色狡猾什麼的,也都煙消雲散了。

老劉消滅了骨龍之後,臉色不太好看。他只是會一些估計類的精神魔法,防禦根本就一竅不通。所以在戰鬥時也被骨龍打了幾下,精神上多少有點損傷。在老劉的建議下,三人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坐下來休息了好一會兒,老劉纔開始講訴剛剛的過程。

骨龍是亡靈大戰時的逃兵。當時它受到了幾隻巨龍的攻擊,自覺不是對手,就逃進了黑暗龍淵。後面還有三個同樣是受了傷的同伴,也跟着它一起逃了。不過逃走的骨龍太多了,引起了龍族勇士的注意。有一隻火系巨龍就尾隨着它們,一直追殺到龍淵裏面。

在幾隻骨龍的聯手攻擊下,火系巨龍受到重創。雙方同時選擇了保留實力,就各自停戰,找地方修養去了。從此骨龍不敢離開,火龍也不敢主動挑釁,雙方就這麼僵持在峽谷中。兩千年後,有一隊探險者誤入了峽谷,其中幾個被幾個骨龍吞噬了靈魂,還有一個被骨龍控制了靈魂,出來後就到處宣揚黑暗龍淵的事情,說裏面有大批財寶,吸引了當時很多的探險者來這裏送死。而四隻骨龍就靠着吞噬這些靈魂,一點點的恢復着實力。

“這裏根本就沒有什麼財寶啊,龍涎果啥的。都是騙人的。”老劉平靜的說到。“不過火龍到時有一隻,而且還是世上最後一隻了,爲了保護瀕危物種,我決定,消滅峽谷裏的所有骨龍!哇卡卡卡!”

兩女一聽老劉的狂笑,眼睛都要氣冒了。啥都沒有還在這兒幹什麼呀,萬一出點什麼意外,那不就更不划算了嗎。正要出言反對的時候,老劉掏出了一根子彈鏈,和一大堆子彈,開始往上面穿子彈。

“這可是我在劉易斯手裏買來的神器哦,等下你們倆誰要試一下威力呀?”老劉笑嘻嘻的說道。

兩女一聽老劉的話,但是都傻了。這個哈維斯說什麼?他從劉易斯手裏買的神器!難道他認識劉易斯?哇!劉易斯是什麼人啊!能和他做生意的人,這個哈維斯到底是什麼人啊?

“哈維斯,你不是騙人吧?這些是神器?你從劉易斯手裏買來的?”卡洛琳眼睛都紅了,劉易斯可是她最佩服,最愛慕的人了。

“呵呵,這叫滅神彈,兩萬金幣一顆。天底下除了劉易斯之外,在沒有第二個人會做了。不過這東西很少用到,所以大家都不知道。當初劉易斯干掉龍犀王的時候,用的就是這個哩。火神炮你們都知道吧,這個就是火神炮用的特殊子彈哦。”老劉說完就把子彈鏈切開了,一根上也就十多發子彈,然後才掏出火神炮來,裝好了子彈。這些加料子彈都是老劉沒事的時候,一點點拿真氣充出來的,要不是知道還有四隻骨龍,老劉才捨不得用呢。

火神炮!這東西就是火神炮!劉易斯就是靠這東西,以兩萬軍隊擊敗聖.德蘭三百五十萬大軍的!兩女的眼睛不冒火了,開始冒激光,恨不得把火神炮看化了纔好呢。看着兩女的表現,老劉心裏得意極了,想說出真實身份的慾望也更加強烈了。不過最後老劉還是忍住了,一定等到兩女願意以身相許的時候才說,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泡妞的能力) 這下子可好了,士兵們都嚇得不敢動彈,有的連尿都嚇出來了。老劉見狀也不阻攔,從龍背上下來,就直接夠奔城主府,去找自己老丈人了,留下兩條龍在那耍威風。士兵裏有些認識老劉的,都給跪了,但誰也不知道郡馬還是個龍騎士。


老劉來到城主府直接找到洛克,說明了自己的來意。無非就是要給自己的兩個老婆弄個身份,按他說,最少整個郡主啥的當當。洛克聽了心花怒放,立刻向皇帝發出了請求,要求他收養卡洛琳和伊莎貝拉做義女。同時安排了大型的晚會,給老劉接風。

以前洛克也有幾次想好好招待老劉,但是人家以不好意思爲由,都給拒絕了。這次老劉可是沒再推辭,就在洛克的家裏住下了,只是剛消停不到十分鐘,老劉的老婆大人們趕來了。原來是洛克派人給家裏之城送了消息,舉報了老劉的行蹤。

“你個死鬼!還敢翹家,看我哎呦!大姐你幹嘛呀?”阿黛兒剛要擰耳朵,就給紅拍了腦袋,疼的直咧嘴。

紅都沒理會阿黛兒叫喚,直接鑽進老劉的**袋裏,修煉去了。剩下的三個老婆一見到紅的表現,也都老實了。誰敢和紅對着幹那,開玩笑。老劉不在精靈之城的時候,紅就是老大,阿黛兒那只是一個跑腿兒的而已。於是剩下的三個老婆紛紛丟下阿黛兒,聚到大姐的身邊,其實就是摟着老劉不鬆手了。阿黛兒自己唱了大白臉,心裏很是惱火,最後她只好走到伊莎貝拉姐妹跟前,和兩個美女套起近乎來。

“兩個妹妹都叫什麼名字呀?”阿黛兒一邊說,一邊擺弄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伊莎貝拉早就知道會有這麼個過程,但是沒想到阿黛兒竟然這麼快就來了,一下給阿黛兒弄得不知所措了。反而是卡洛琳挺身而出,主動和阿黛兒交流起來。

“你就是惡魔公主阿黛兒嗎?我早就想和你比試一下武技,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卡洛琳說完,摸了摸腰上挎着的雙手劍,對阿黛兒笑着。

“呦呵?妹妹是想和我比試比試嗎,那可太好了啊,我這都快一年沒動手了。這個妹妹如何稱呼,還有你想要怎麼比?”阿黛兒說着,從空間戒指裏取出了拳甲和手槍,不過想了一下,又把手槍裝回去了。

兩個美女話不投機,很快就商量好了比賽的規則,跑到花園子裏去比試了。老劉在邊兒上看着也沒做聲,反正兩女都是直脾氣,現在讓他們打一架也好,省的以後再出什麼亂子。其他人見老劉不做聲,也都沒敢多言語,一起跟到園子裏,看熱鬧去了。

兩女也沒搭話,一上來就開打。你一劍來我一劍去,砍的乒乓作響,好不熱鬧。在場的人除了老劉之外,都看的驚心動魄。

阿黛兒用的是刺劍,打近身戰很划算,卡洛琳好幾次都險些中招。不過卡洛琳的脾氣暴躁,眼見躲不過去的,乾脆拿身子硬抗,手中大劍盡是拼命打發,一時間也打個平手。

兩女都是六級左右的鬥氣水平,所以能用的招式也都差不多。阿黛兒練得火系鬥氣講求爆發,卡洛琳的土系講求綿長厚重。所以卡洛琳挺過了十幾輪攻擊之後,反而有些佔上風了。每次大劍揮出,都打的阿黛兒刺劍亂顫,火星四射,手脖子發酸。

阿黛兒見自己鬥氣有些不足,感覺要吃大虧。也顧不上留手,身影一晃,使出了最拿手的千鋒刺。卡洛琳深知這招的厲害,連忙也使出了土系技能裏最兇狠的一招,厚土暴擊。不過卡洛琳最後還是留手了,一劍劈在阿黛兒身前的石板上。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兩女腳下的石板被卡洛琳一劍震碎,變成了紛飛的石塊,連着阿黛兒和卡洛琳自己都給震飛了。

兩女都坐在地上,落了滿頭的灰土。她們倆對視了一會兒之後,都發出了會心的笑聲。這一戰裏,兩人其實是平手。以阿黛兒的防護服,卡洛琳也就是能打斷她兩個骨頭罷了,而她自己肯定是要給阿黛兒捅上兩下。可是卡洛琳選擇了留手,兩女就都沒有受到傷害,只是形象不大好而已。

最倒黴的洛克在這時出現了,看着給砸出好多大坑的花園子,老頭子欲哭無淚。菲爾德蘭最名貴的就是花草之類的東西,這麼一個小破院子,已經花了洛克不知多少金幣。現在給人砸成了這樣,可是讓洛克心疼死了。

“唔,老公給的這把劍上有好多火元素,不然這些石板不爆,我剛剛就慘了。”修煉鬥氣技能的辛苦之處,卡洛琳可是深有體會的,所以她很佩服阿黛兒。之前她根本就沒想到,一個身嬌肉貴的公主,竟然會這麼厲害。

“妹妹你就別笑話我了,剛剛要不是你手下留情,這一下就把我打扁了。從今以後咱們倆就是親姐妹,誰要是敢欺負你的話,你就來找姐姐收拾他。”阿黛兒說完還白了老劉一眼。

一場打鬥就這麼結束了,洛克損失慘重心裏不舒服的事情,當然是逃不出老劉的小眼睛。不過老劉沒有當場表示要做出賠償,而是拉着老婆們先吃飯去了。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老劉才找到了洛克,說出了一個很大的計劃,當場就把洛克樂昏了。

“爸爸,我要租一些荒地。城周圍的荒地,只要在這朗姆城外的,有一塊算一塊,您最少得給我弄上一萬畝。另外我還要僱傭一些工人,百姓和軍隊啥都可以,我最少要僱十萬人。您回去算一下,這些加一起一共得多少費用,我按雙倍支付給您報酬。”老劉叼着大雪茄,一臉得意的對洛克說道。

原來老劉在這一天裏,發明了一個可以改變沙漠的神器,魔力水泵!那玩意的原理其實挺簡單的,就是一個不停旋轉的葉輪而已,所以當老劉拿着小模型交給奧莫拉特之後,很快就拿到了成品,一臺一分鐘可以抽水一千斤的大傢伙。有了這玩意,老劉完全可以從百里外的巨龍河支流引來河水,灌溉朗姆城周圍的荒漠。如果老劉還能把這些沙地改造成溫室,作爲菲爾德蘭帝國的菜園子。那可真是造福萬民,受益萬載的好買賣了。

老劉張嘴就要了一萬畝,那是他耍了個小心眼。這些土地他纔不會自己管呢,他是要弄個樣子出來,然後再賣地賣水,讓別人替他工作,當一回大地主。這些錢老劉當然不稀罕,最後還是留給洛克這個老丈人。但是洛克的愛國心重,老劉怕他想不開,耽誤了自己的好事兒,所以乾脆就把他也給騙進去了。

眼下洛克可是看不出一點的吃虧,這是天大的好事啊!世界有了精靈怒火,軍隊形同擺設。這些孔武有力的傢伙又不能放任不管,可是誰願意養活一些吃白飯的呀。老劉的投資一下就解決了兵源過剩的難題,洛克不樂昏了纔怪。於是老頭第兩次給皇帝發了飛書,直接要求皇帝親臨,說是劉易斯要給菲爾德蘭投資,解決土地稀少和兵源過剩。

“呵呵,時間就是金幣,三天後沒有答覆,我就開始扣金幣了,一天扣百分之一。”老劉說完就要走。


“等等啊,劉易斯,把你的傳送陣借我一個用用,我直接派萬里快騎去接皇帝陛下!”洛克反應過來後,就追出了大門。

等待的三天中,老劉可是享盡了豔福。七個老婆跟着他一起四處遊玩,一會兒達拉特,一會兒烈焰城的。玩夠了找個地方就睡,老丈人也都喜歡他,到哪都跟祖宗似的供着他。而他的寶貝兒子,現在有了一個新保姆——火龍。小傢伙見到火龍就喜歡的不得了,非要老劉送給他當坐騎。老劉無奈只好用十滴生命之水做代價,收買了老火龍。把它變年輕之後,還做了一個特殊的嬰兒籃,掛在火龍的脖子上,天天就帶着理查德.劉滿天下的飛着玩兒,基本上不到孩子餓是見不到龍影。

第四天一大早,老劉如約來到了朗姆城。整個城市都爲了皇帝陛下的到來做着準備,大街上的買賣攤兒前都掛上了國旗,大街上連個草棍兒都看不到,戰士們一個個盔甲鮮明站在城外列隊,等着皇帝的到來。老劉帶着人出現在城守府的時候,下人們都以就位,一個個穿的乾乾淨淨站在門邊兒等着。

“切,沒意思,走了!”老劉一擺手,領着老婆們又走了。

洛克想要挽留,可是又沒借口。這個女婿愛擺個架子,這點兒事兒洛克心知肚明。要是不讓他得足了面子,便宜是不會落在自己頭上的。只是這皇帝畢竟是皇帝,要是他也擺架子,今天的事兒就不好辦了。最後洛克也沒敢張嘴,看着一行人又回到了城守府。

時值正午,皇帝陛下終於出現了。最開始是兩個皇家侍衛出現在傳送陣上,和洛克交流了一下之後,才返回去接皇帝一起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