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幸好,有天山雪蓮的花瓣,有天心蓮子,性命無憂,實力也或許還能夠再上層樓。

只是耗費的代價太大了。

他毫不猶豫的將天山雪蓮的花瓣取出來兩瓣,給她服下,又摸出來天心蓮子,猶豫了一下,塞入了她口中一顆。

天心蓮子中所蘊藏的本源之氣,太過龐大,此刻她的身軀如此殘破,一顆便足夠她煉化許久,兩顆的話,絕大多數的藥力,都會散逸,並且身體還有承受不住的風險。

楚一刀的雙眸雖然黯淡,還未完全昏迷,看到這一幕,眼神動了動,似乎要阻止他。

即便她見過無數寶物,也覺得這天心蓮子非常珍貴,若是他留着服用的話,修爲可以穩穩提升至搬山巔峯,並且神魂再一步凝練。

天山雪蓮的花瓣,說起來比天心蓮子還要珍貴。

因爲這是可以修復神魂的聖藥!

天下間能夠修復神魂的靈藥,可並不多,而能夠被修士身軀完全融合並且沒有任何副作用的,只有濯清漣而不妖的雪蓮花瓣。

但宋子陽根本不理會她,不顧自身傷勢嚴重,運轉尋龍探穴六字祕法,凝聚出一絲陰陽之力,度入她的體內,引導着她體內天心蓮子所化的最精純的本源之氣,進入了經脈之中。

然後又刺激着她的經脈,使得她自身的功法,依靠着身體本能自動運轉。

雪蓮花瓣進入她的體內之後,便化作無盡的神異能量,守護住她的識海心脈,同時開始修復她的神魂。

而大量的本源之氣所化的天地元氣,也開始融入她身軀的每一塊血肉、骨骼,滋潤着她的身軀。

這一刻,她的身體似是一個沙漠中口渴欲昏迷的旅人,驟然得到了甘泉一般,拼命的吸納着這些天地元氣,淬鍊自身。

甚至,她的五臟六腑,也在緩緩地癒合。

這對於其他奇門的修士來講,幾乎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五臟六腑受損,很難痊癒。

可兵門修士,自愈能力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修煉到極致,神魂之燈熄滅,身軀也可永存。

當然,這說的是在四境之前。

五境吞龍之後,神魂融入肉身,成爲一體,不分彼此,再沒有神魂之燈一說。

宋子陽可以看到,她那原本森森白骨,竟然隱約之中開始泛起了金色。

鍛造金骨!

這是兵門武者第三境萬人敵纔會出現的異象吧?

這是……快要突破了?

宋子陽臉上現出疑惑的神色。

兵門武者三境鍛造金骨,四境淬鍊金身,金身大成便可吞龍。


而楚一刀眼下距離突破第三境,顯然還有一段距離,但竟然提前鍛造金骨了。

不知道是這一次受傷太重破而後立的緣故,還是尋找到了自己的武道所帶來的改變,抑或是身體強度到達一定境界之後,自然而然發生的蛻變?

但不管怎樣,這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的。

他也就沒有再耗費心思多做思量。

就在楚一刀的身旁,他盤膝坐下,開始療傷。

他的傷勢,未見得要比楚一刀輕多少。

只是沒有性命之憂了而已。

這一戰,傷勢極重,已動搖了根基。

短時間內,這裏都沒有了危險。

李少白也盤膝坐下開始療傷。

娑則是半跪在地上,身體擺出一個詭異的姿勢,口中唸唸有詞,似是在祈禱。

……

距離神山百里開外的沙漠之中,中心處赫然是有着一片綠洲。

這綠洲不大,只有百丈方圓,長滿了棕色的巨大樹木,每一株巨樹都有上百丈高,上面生長着蒲扇大的棕色樹葉。

這些樹葉,都向外散發出來絲絲縷縷的魔氣。

樹皮也是棕色的,橫生褶皺,定睛看去,可以看到這些樹皮上面變幻出無數的畫面,或是一羣被鎖鏈困住的人在痛苦的哀嚎,或是無數原生魔種在瘋狂的吶喊狂歡……


在綠洲中央,則是有一個長方形的池塘,池塘內是一灘渾濁的土黃色液體,時不時的有黑色的氣泡浮出來,但很快破碎,消散在半空中。

只不過,這個池塘雖然距離乾涸還早,但是其中的土黃色液體,也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魔池!

沒有人知曉,在這破碎的小世界之中,爲何會孕育出來一個小小的魔池。

巨樹所散發出來的魔氣,絲絲縷縷的都沉入了這魔池之中。

某一個時刻。

這平靜的魔池,驟然翻滾沸騰起來。


仿若是煮沸了的水。

大量的土黃色液體之中,隱約有一粒沙出現。

緊接着,沙粒越來越多。

當聚沙成堆的時候,土黃色的液體,明顯的可以看到,逐漸減少。

池塘的水平面,在緩緩地下降。

沙魔在重生。

純正魔種,只要孕育魔種的魔池不空,便是不死不滅之身。


不像是墜入魔道的人類修士,只有魔核形成,魔魂才能夠永生不死。

魔核不滅,魔魂不死。

就比如張洋和杜老三,經過了足夠的獻祭,已經是有魔核形成。

而他們的這些手下,卻連魔核都沒有。

但即便可以重生,也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是一個極爲複雜與漫長的過程。

魔池內,無數的冤魂、怨鬼莫名出現,瘋狂的嘶吼哀嚎着,浮現出來,但很快就化作黑煙,融入在沙粒之中。 魔池的變化,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沙粒越來越多,無邊的魔氣肆虐,魔焰滔天。

隱約之中,一道熟悉的魔威漸漸產生,覆蓋周圍。

那是沙魔的氣息!

從開始微弱的一絲,逐漸恢復。

如果繼續下去,或許用不了太久的時間,沙魔就會復活。

但是就在此時,這魔池驟然發生了變化。

沸騰的池水,驟然靜止了。

那自沸水之中向上浮起的黑色氣泡、怨鬼冤魂,連悽慘的哀嚎都凝固,隨後瞬間化作青煙消散。

但是這靜止,只維持了不到一刻鐘。

池水再度沸騰,竟然掀起了朵朵浪花,大量的黑色氣泡向上浮起,那些怨鬼冤魂哀嚎聲更加淒厲、悲慘,大量的神魂之力,向着魔池的角落匯聚。

魔池的水平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次降低。

大量的魔池池水被消耗。

土黃色的液體,在角落匯聚,形成了一個漩渦。

不知何時,漩渦的中心處,出現了一小塊紅褐色的石頭。

這石塊很小,只有指甲蓋那麼大,卻殷紅如血,像是被鮮血浸泡而成。

甫一出現,便開始急速的變大,眨眼便已經有了拳頭大小。

那上百丈的巨樹樹葉所散發出來的魔氣,無邊無際,瘋狂的涌了過來,融入魔池之中,化爲一點一滴的土黃色液體,補充着巨量的消耗。

石魔亦是悄然復生!

……

足足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宋子陽的身軀,才勉強恢復了七八成。

這一戰,傷到了根基,想要完全復原,哪有那麼容易。

至少需要七八天的溫養,才能夠完全恢復。

當然,他沒捨得使用雪蓮花瓣,也沒有服下天心蓮子。

若是服用的話,這點損傷很快就能夠恢復。

不過,有那閃耀火焰一般的葵花籽在,想要完全恢復也不難。

每天吃上幾粒煉化,五天之內,神魂和損失的精血,便可以完全恢復。

另外,今日這一番兩次透支身體與神魂的戰鬥,讓他感觸良多。

又用了半天的時間,纔將戰鬥經驗消化吸收,對於陰陽術士戰鬥的理解,遠遠地超出了同階的修士。

另外,對於符籙之道,他也有着自己獨特的見解。

“若是有機會的話,當學習一下畫符之術,更可增添對靈符威力的掌控。”他暗自思忖,“並且,很多威力、作用獨特的靈符,在聖寶樓內都是買不到的。”

但他也知曉,這畫符之術,不太好學。

畫符之術,在陰陽門內也有着許多流派,每一個流派都算得上祕傳,各自所需要的靈材以及手法都不同,莫要說宋子陽這等外人,就算是門派內的弟子,若非親傳,並且在符籙之道上極有天賦,也不會輕易的傳授。

眼下宋子陽所用的靈符,大多都是撿屍得來的,算是戰利品。

但顯然這不是長久之計。

並且,很多獨特的靈符,即便是聖寶樓內,都沒得出售。

即便出售,數量稀少不說,價格也是驚人,不適合當做普通靈符來使用。

要知道,這靈符和法器可不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