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施展過吞天龍吟,秦石也如往常一樣,陷入了片刻的虛脫之中,兩隻手承受下兩種逆天的力量,這對他本身也是種巨大的負擔。

秦石低下頭,望著大半部分都被毀滅的聖風國牆,之後又看了看他已經狼藉的叫他不忍直視的雙手,忍不住苦笑:「看來以後這種招數,盡量還是少用的好。」

「小子,你這招數確實很強,但若是我沒有猜錯,這種招數你也沒有本事在使用出第二次了吧?」幽風戰尊最終生生躲到了聖風的國界裡面,當那巨大的爆破消失以後才躍出身來,大刀指向秦石。

聞言,秦石沉重幾分,他現在的狀況確實不好,面對八天巔峰的敵人,他還是大意了。

現在是個人,都能夠看出秦石的虛弱來,花零從遠處不由的擔心起來,她想要上前,卻又不敢。

「小子,你敗了。」幽風戰尊猙獰起來,星隕霸體決對他產生了十足的誘惑,他朝前一探,沖著秦石就追擊上去。

秦石瞳孔微微的縮小,在被逼迫下,他念力操控斷水,虛空間不斷阻攔幽風戰尊的追進,全身閃爍起強烈的綠色光芒,甘霖雨露決不斷的在修復他的傷勢。

砰砰砰!

幾度交鋒,他早就沒有了開始那般自在,隱隱約約間,甚至已經出現了劣勢,好在仗著他是雷屬性,在速度上的優勢不斷躲閃,這才叫他在百招之內,沒有戰敗。

但在場上萬人中,是個人都能夠看得出來,秦石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以他現在的狀態,戰敗只是遲早的事情。

「結束了!」幽風戰尊巨吼一聲,兩根手臂再次爆出青筋,沖著秦石就用力的斬下。

花零失色:「秦石……!」

而這一次,秦石已經無力閃躲了,心底一沉,他將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胸膛,朝外釋放出了一個隱晦的屏障。

砰!

但就算有屏障護佑,他還是被那刀芒擊中左肩,身軀在天穹上翻轉一圈,直接如斷線的紙鳶一樣,咻一下,就摔翻出了上千米去。

轟隆!

他直接墜落在一座山峰的亂石堆里,將那山峰都給撞擊的一顫,引得無數鳥獸驚散一堂。

「秦石!」花零嬌喝。

但她此時,別說秦石不許她出手,就是允許她動身,也都來不及了,秦石墜落在地以後,幽風戰尊趁勝追擊,直接落在秦石的身前。

他手中的巨刀一揮,架在秦石的脖頸上冷笑道:「小子,你還是太嫩,都說長江後浪推前浪,你確實是有這個本事,只是你的羽翼還不夠豐滿,當然你也沒有豐滿羽翼的機會了,因為現在就是你的死期。」

言罷之時,他的刀鋒上已經被密密麻麻的靈力席捲,一圈一圈的寒冷風刃,沖著秦石就用力劈下。

花零已經不忍直視的轉過頭去,以幽風戰尊的力量,加上風刃與刀芒,這一擊落下,那秦石必會屍首異處,決無倖免的可能。

但叫人費解的是,在那濃濃的死亡氣息圍繞之下,秦石竟然不慌不忙,就癱坐在亂石堆中,甚至從他的嘴角處還能夠看見幾分笑意。

咻!

而就在刀芒即將斬斷秦石的頭顱時,一道清風突然莫名的捲起,就從秦石的周圍旋轉,將那些細小成沙的亂石都給托離地面,紛紛纏繞住幽風戰尊的刀鋒。

「終於要出現了嗎?」秦石自信的笑聲。

那清風的出現,叫聖風無數的弟子在心底大驚,因為那力量他們再熟悉不過了,就連幽風也是瞪了瞪眼:「帝王?」

清楓拂過,一道穿著金色綉著旋風圖騰長袍的中年男子突然憑空出現,就那樣穩重如山的擋在秦石身前,而之前纏繞住幽風戰尊刀鋒的清楓,則是化為那中年男子的兩指手指。

那股巨大的力量,竟被這中年男子用兩根手指跟夾住了?從此可見,這中年男子的實力究竟有多麼可怕。

「是他?」

花零黛眉輕蹙,這人她也是知道的,不正是聖風的帝王:單清楓嗎?

而秦石之前,之所以能夠那把坦然的面對幽風戰尊的刀芒,並不是因為什麼他看破生死,相反的他比很多人都要惜命,因為他還有太多太多的使命沒有完成,他不能死。

他之所以敢那樣自在,是因為他有著把握,單清楓絕不會叫他那麼輕易的死,畢竟崩玉還在他的手上。

「帝王,你這是什麼意思?」幽風戰尊不解的開口。

單清楓沒有回應他,只是淡淡道:「你做的不錯,接下來交給我就行了。」

「但是……!」

幽風戰尊急切的瞪了瞪眼,但沒等他話音落下,單清楓眼神一寒,頓時叫他啞口無言,也不敢造次的退到後面。

當幽風戰尊退後,單清楓才回過頭,他淡漠的看著秦石,道:「小傢伙,你就是秦石?」

秦石不躲不閃的直視單清楓,聳肩而笑:「清楓帝王對我探查許久,那會認不出我的身份來嗎?在詢問一番,好像有些多此一舉了吧?」

「嗯?」單清楓愣了一下,旋即大笑出聲:「是有些膽魄,但是你這麼和我說話,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秦石笑了笑:「呵呵,我還真就不怕,崩玉在我的手上,帝王在沒有拿到崩玉之前,恐怕還沒有勇氣殺了我吧?畢竟就算是聖風,也承受不起溟組的憤怒。」

「你……!」單清楓眼神一沉,他身為聖風的帝王,被這樣赤果果的危險,一抹說不上的怒色直接湧出,但他畢竟做了百年王位,精通帝王之術,很快就冷靜下來,笑道:「呵呵,不錯不錯,真是不錯,不過你說錯了,崩玉就在你的身上,這一點我已經早就確定了,所以我只要殺死了你,奪下你的空間戒指,自然能夠向溟組交差。」

… 秦石聞言,眼底很明顯的閃過一道驚色:「你知道崩玉的下落?」

「呵呵,你以為呢?不是只有你會打探我們,我們這些天也沒有閑著,否則你以為你們赤炎的那些蝦米,再加上幾個能夠隱遁氣息的帝魂器,就真能夠在我聖風之中穿梭自由了嗎?」單清楓冰冷的笑道。

秦石恍然大悟,對此他開始還在好奇,之前派去聖風打探消息的弟子,都是拿了封魂碧璽的,封魂碧璽雖然很強,擁有強烈的隱遁效果,在帝魂器之中可謂是所向睥睨,只是若是對付雲海望山那些不入流的帝國還好說,聖風乃是百潮之中的巨頭,在帝國之中,已經有名器流傳,豈會被一個帝魂器給迷了視野?何況,在這裡還有溟組的人呢。

「自己還以為自己做的挺隱秘,原來從頭到尾都是在人家眼皮底下偷窺人家,真是可笑啊。」秦石自嘲的搖搖頭。

單清楓淡淡道:「小子,說實話,對你我真的挺驚訝的,五年前還是個靈脈盡斷,被逐出家族的廢物,僅僅用了五年時間,你卻爬到了這種地步,這種天賦確實很強,若是生在我聖風的話,定會成為我聖風的人才,只是可惜你站錯了隊,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你若是不來聖風,以你的修為和實力,或許聖風想要攻下赤炎,那也是件很費力的事情,不過你太過自信太過傲慢了,所以在這裡已經宣布你今日的失敗了。」

言罷,單清楓的五指間,有微風拂過,像一個巨大的風刃一般,沖著秦石的眉心落下。

他的速度很緩慢,但是那種強大的風壓,已經叫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所以他也不怕秦石逃走,秦石停頓在其中,一動也動彈不得,就只能任由那風刃落下。

「結束了。」

「秦石!」花零聲嘶力竭的嬌喝。

但她卻十分的無力,此時單清楓的千丈之內,都已經被強烈的風壓衝冠了,她就算想要拚命,都沒有機會。

她根本進入不了那個風壓之中。

上萬人都凝素起來,在萬眾矚目之下的秦石,真的已經達到極限了,一切真的就要這樣結束了嗎?

「來不及了嗎?」

秦石仰起頭,凝望著那風刃,心底也是變的越發沉重,左手被他狠狠的握緊,上面連青筋都是鼓了起來。

「嗡!」

但突然,他手掌傳來股熾熱,叫他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一下子連那有可能要他性命的風刃都是顧不太急,低下頭,攤開手,朝著手掌中望去。

在他握緊的手掌里,有一塊古怪的黑色物體,這物體不正是袁博給他的影視輸送器嗎?只是,這影視輸送器在之前始終都是黯然無光的,而就在剛剛的片刻間,突然間就變成通紅色了。

秦石將全部的精力注入其中,緊跟著從他的識海里,浮現出虛幻的影像,在那個影像之中,是一片蔚藍色的天穹,在天穹上有朵朵白雲,一道全身穿著夜行衣的黑影立於雲間,而這些都不是秦石關心的重點,他真正關心的是,在那身影的懷中,有一個精巧的嬰兒,嬰兒正在深深的熟睡著,濃眉大眼,與那頭烏黑的頭髮,像極了玉羅剎。

「金言……!」

秦石心底劇烈的起伏几下,而之後他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

轟!

突然,他周圍的氣場都變了,是一種和剛剛完全不同的氣息,一層金光一層紫光從他的身軀左右不斷盤旋起來。

那紫光,是靈力,而那金光中,卻是靈魂力,兩股完全不同的力量交匯融合,形成一片獨立的空間,強烈的空間斷層,將秦石包裹其中。

瞧見這幕,叫無數人-大驚,連單清楓也是皺了皺眉:「小子,我說過,都結束了,你再怎麼抵抗也沒有用!」

「結束了?」秦石冰冷的笑容從那片空間中穿透出來,如一段繞樑梵音一般,沉重的落在眾人耳畔:「那可不行,我秦石可不會死在這裡!」

「嗯?」單清楓吃楞了下,聲音嚴肅不少的道:「呵呵,你不想死?那我就好奇了,我天巔二層,憑你小小天境,有何本事能夠逃脫。」

「我不是你的對手,但可不代表沒人能夠對付你。」

但對此,秦石卻十分從容,旋即他大手一揮,一道巨大的光芒從他手掌中就炸開了,如一團煙花一樣。

轟!

那光芒一出,叫秦石所處的山峰都顫抖了起來,其中蘊含著極為浩繁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從單清楓的風壓結界上就能夠看出來,之前那風壓結界是叫上萬人都畏懼了,叫花零連進入其中的能力都沒有。

不過,就在那光芒出現的剎那間,那風壓結界竟然直接就破碎了,如一縷微風一樣不堪,化為漫天的粉末。

騰騰騰!

單清楓猛的一驚,那股衝勁叫他都控制不住平衡,腳掌失衡,連續倒退出上百米去。

「怎麼回事?」眾人瞪大眼睛:「那小子用了什麼?竟然連帝王都抵抗不住?」

而突然,有人伸手朝天上一指,接著這人的眼神都痴獃了,彷彿遇見了鬼一樣:「你們,你們快瞧那裡!」

聞言,無數人跟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但接著那人的臉色同時出現在上萬人眼中,幽風戰尊距離最近,五官都獃滯住了。

「咕嚕,這……這是什麼怪物?好,好可怕!」

在眾人的視野里,有一隻龐然大物,如一座巨大的山峰一樣崛地而起,身高足足有近千丈,那龐大的手臂就有半座山高。

而最為叫眾人驚嘆的是,從那龐然大物的肩膀上,有一道裹著黑袍的單薄身影,十分洒脫的矗立在此,嘴角始終掛著淺笑。

「是那小子!」

「天啊,這怪物,是那小子召喚出來的?」

所有人都控制不住的呼喊。

花零也是玉指捏合,杏眼都撲朔迷離了起來。

單清楓老眼一沉:「這是,天巔境的傀儡?」

秦石淡淡一笑,那龐然大物正是九星。

這是從他離開生靈虛洞以後,第一次將九星召喚出來,其實當初在亂域的時候,他幾次都想要喚出九星,只是在那個時候,對於那些域境老妖怪來說,天巔境太過的不堪一擊了,這九星是他最強的底牌,他可不想被輕易的摧毀了。

「大塊頭,做的不錯么。」秦石拍了拍九星的腦袋,九星很通靈性的歪了歪頭,咧嘴一笑。

瞧見這一幕,叫單清楓的眼底陰沉了起來,拳頭被他捏的吱吱作響:「小子,沒想到,你還有這種寶貝。」

「呵呵,這不是理所應當嗎?若我真像你們說的那樣,遊戲才剛剛開始的時候,就將底牌全部都攤開展露出來的話,未免也太無能了吧?那這場遊戲,也就變的無趣了。」秦石洒脫一笑。

單清楓眼神森冷的哼道:「好個無趣,那倒是我小瞧你了,那我就陪你好好的玩一玩!」

「樂意奉陪!」

當九星被秦石召喚出來,秦石也真的認真起來,既然已經知道金言被救了出來,那麼接下來,就是該到全力以赴的時候了。

「小子,受死!」單清楓腳掌一踏,那綉著清風的龍袍在風中泠泠作響,從他左右周身,儘是狂風呼嘯,沖著秦石就咄咄逼近。

秦石也不含糊,在單清楓移動時,秦石拍了拍九星:「大塊頭,這老狗就交給你了。」

「吼——!」九星狂嘯一聲,他雖然不懂人語,卻用了比語言更加簡單明了的方法回應了秦石,那就是動手。

他大手一揮,連大地都跟著顫了顫,迎著單清楓就是一拳。

那一拳,真是驚天動地,看的不少人心驚,幽風戰尊從遠處也是心底躁動不安:「好可怕的力量,這一拳恐怕已經有天巔三層以上的力量了……」

一想到這,他不免后怕,若是秦石剛才和他交手時將九星取出,怕是他早就被幾拳擊毀,淪為肉泥了。

但就算這樣,他也很是擔憂,握著大刀吼道:「帝王,我來助你!」

砰!

不過,秦石會給他機會嗎?他剛要起身,一道黑影如鬼魅般一閃,直接擋住了他的去路:「呵呵,老傢伙,我們之間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呢,也是時候該做個了斷了。」

幽風戰尊眼眸一凝,沖著秦石就是一刀:「滾開!」

「那可不行。」

秦石搖搖頭,手掌沖著下方攤開,在遠處亂石堆里的斷水劍直接飛起,落入到他的手掌心裡,旋即,他用力一揮,一道璀璨的劍芒斬出。

咣!

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起,幽風戰尊直接被阻攔下來,這叫他越發狂躁,只見他兩手突然握住大刀,舉過頭頂,沖著秦石劈下:「小子,你找死,通天猿臂。」

「不死心嗎?」那巨大的刀芒遮天蔽日,叫秦石從其下方微微的凝素起來,而後,他五指一變,一層金鱗升華:「星隕霸體決!」

砰砰砰!

連續上百次的碰撞產生了,叫聖風國牆開外的十里之內,大地上沒有半點的完好之處,滿是狼藉。

… 戰事越演越烈,已經遠遠不像是兩個帝國間的交鋒了,其轟動程度叫整個百潮都被驚動,成千上百的大大小小帝國皆是聞風而來。

甚至在其中還不乏些帝王將相。

一方,一個在百潮之中略有名氣的帝國帝王,率領身後的三大將士與國師從萬里之處停下身來,目光落在秦石單薄的身影上:「那個年輕人,就是赤炎秦宗的宗主?」

「回帝王,就是他,從他回到百潮開始,百潮就開始不安靜了,這才短短一個月多一點,獸王,雲海,望山,三大帝國接連被攻克了。」那帝國的國師開口。

那帝王點點頭:「此子確實不凡,這般年紀就有這般修為,若是加以時日的話,這百潮根本就不是他的容身之所,他就如一條金龍,而百潮卻如一片死潭,早晚有一天,他會掙脫飛出。」

言罷,他嚴肅道:「若是這一次,聖風贏了還好,如若真被這小子攻破,那麼百潮怕是要出現大變動啊,等到那個時候,赤炎就真的是一家獨大了。」

「確實,聖風如果都不能阻攔住這小子,怕是整個百潮都無人能夠阻攔住他了。」

「將消息傳回帝國,叫下面的人都準備一下,一旦這面出現變故,馬上就他們備好厚禮,我要親自去趟赤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