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主子卻不喜歡別人自作主張,不然自己早已經去國公府了「主子,我會照顧好老夫人的」

葉小雲相信林雪會照顧好娘的「你進去幫我好好守著娘」

葉小雲說完,在原地默念就瞬間消失在了雪苑。

林雪看著消失了的主子,轉身進了柳影的房間。

葉小雲來到國公府,她直接闖進書房,沒看到葉榮威,她抓起一個侍衛「我爹在哪裡」

侍衛被葉小雲掐住喉嚨,看見葉小雲沖滿殺氣的眼神「璃…璃…王妃饒命,老爺在…在…在雨馨閣」

葉小雲聽到想要的,掐住他的喉嚨越來越緊侍衛已經斷氣,她把他一扔,轉身直往雨馨閣。

葉夫人坐在葉雨柔的旁邊,葉雨柔在床上昏迷著,大夫正在給葉雨柔診脈,葉夫人焦急詢問「大夫我女兒怎麼樣」

大夫診完脈「回葉夫人,葉二小姐身上的鞭傷沒什麼大礙,只是……」

葉夫人聽到葉雨柔身上的傷沒什麼大礙,緊張的心才放下,剛放鬆的心就聽見大夫說可是,心跟著又緊張起來追問「大夫,可是什麼」

大夫「葉二小姐,受的內傷要好好調理,如果調養不好會留下病根」

葉榮威聽到柔兒的傷調養不好會留下病根,他一拳砸在桌子上「這個逆女,對自己的親妹妹下如此狠手,早知道當年她出生的時候就該掐死她」

葉小雲一腳踹開房門「葉榮威,你給我出來」 葉榮威看見闖進來的葉小雲,一掌就揮過去「逆女」深厚的內力直往葉小雲劈去。

葉小雲對著來勢洶洶的內力,揮手一扇內力往回去,打在了葉榮威的身上,葉榮威直摔倒在葉雨柔的床架上,撞斷了床架,人摔倒了在地上,吐了一口鮮血。

自己這掌是用了全身的內力的,沒想到被這個逆女用手輕輕一揮,就打在自己身上,這逆女的武功如此深不可測。

葉夫人看到摔在地上的葉榮威,跑過去蹲下來,扶住了葉榮威「老爺,您怎麼樣了」

葉小雲用著殺氣的眼神看著葉榮威「葉榮威,想活命就交出解藥」

葉夫人並不知道葉榮威什麼給柳影下藥「解藥?什麼解藥,葉小雲,他可是你的親爹」

葉小雲沒理會葉夫人,徑直走向葉榮威,居高臨下看著地上的葉榮威「葉榮威,我再說一次,拿出解藥我饒你一命」

葉榮威撫著胸口,看著這個逆女「逆女,你這是要弒父嗎」

葉小雲覺得葉榮威的話可真好笑,他除了跟自己有血緣關係以外。

他有當過自己是他的女兒,剛剛那一掌,他可是要置自己於死地啊,要不是自己的身手,怕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吧。

「弒父?你有當我葉小雲是你的女兒嗎,今天你要是不拿出解藥,我今天就弒父了。」

葉榮威看見葉小雲眼裡的殺氣,是真的怕了,可是這秘葯根本就沒有徹底的解藥,心裡已經在打算了,不能讓她知道「逆女,想要解藥可以,但是必需等我養好傷,不然免談」

娘的身體已經等不了了,順手抓起葉夫人「哦?是嗎?要是我讓葉夫人去地府玩玩呢」

葉夫人被葉小雲一隻手提起來,腳離地,喉嚨被葉小雲掐著,她向葉榮威求救「老爺…救救…救救妾身」眼淚掉了出來。

葉榮威看張楚楚被掐住喉嚨,心臟快停止了,就說了「逆女,放開你母親,那秘葯是沒有徹底的解藥」

葉小雲聽到沒有解藥把葉夫人一扔,雙手抓起葉榮威,她的眼裡已經嗜血「葉榮威,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葉榮威難受的說「那秘葯是沒有徹底的解藥的,它只是控制人而已」

葉小雲聽到沒有解藥,把葉榮威一扔,連葉榮威都沒有解藥,她該怎麼辦,娘的身體已經等不了一年了。

她突然仰天嘶吼「啊」跌跌撞撞的,離開了葉雨柔的房間。

回到璃王府的雪苑,看著床上睡著的柳影,林雪以為主子拿回了解藥「主子,要把老夫人叫起來嗎」

葉小雲看著林雪「林雪,葉榮威沒有解藥,我該怎麼辦」

林雪看主子絕望的眼神,她抱著她,拍著她的背「主子一定會有辦法的」

葉小雲靠在林雪的懷裡,突然眼神一亮,從林雪懷裡起來「林雪,你去拿個碗來」

林雪不知道主子為什麼突然叫自己去拿碗,不過還是去拿了一個碗過來。

葉小雲接過放在桌子上,又拔出林雪的劍,往手臂上一劃,鮮血順間流下碗里。

林雪看著碗里的鮮血,著急問道「主子,你這是做什麼」

葉小雲「我記得,藥王谷的藏書閣,曾經有一本孤本記載,用谷主的精血可解世上任何奇毒」

林雪想起好像藏書閣,是有這麼一本孤本,按書上記載,谷主會減少壽命的「主子,不可,這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是谷主這樣您會減少壽命」

葉小雲把傷處理一下,傷口開始結疤了「不管那麼多了,你把我娘扶起來」

林雪知道也勸不了主子,實在不行自己再放些精血,按書上記載,谷主跟兩位護法的精血都是可以的。

把柳影扶起來,葉小雲端起血就給柳影灌,柳影睡著了,聞著嘴邊有一股腥味,緩緩睜開眼,就看見雲兒端著一碗血在自己的嘴邊,「雲兒,這,這是什麼」

葉小雲「娘,你把這個喝了,就可以解毒了」

柳影不敢喝「這是什麼血」

葉小雲撒謊「娘,這是毒蛇的血,只能喝新鮮的才可以解毒」

柳影聽到葉小雲的話,她喝不下「雲兒,娘喝不下」

葉小雲勸著「娘,您不想看到雲兒給你添個外甥嗎,您閉著眼就可以喝下去了」

柳影看著雲兒期望的眼神,閉著眼睛一口氣喝了下去,胃裡直翻。

金閨玉堂 葉小雲看她想吐,她運功從她手裡傳輸真氣幫她壓下去。 因為葉小雲輸出的真氣,柳影感覺好多了,胃裡沒有那麼難受了。

葉小雲看著娘沒有那麼難受了,就沒有再運功傳真氣了,她給她號了一下脈,發現娘的身體不在那麼軟弱。

柳影喝了那碗鮮血,不知怎麼回事人覺得好睏「雲兒,娘好睏」

葉小雲「那娘就好好睡一覺」

柳影閉上眼睛「嗯」

葉小雲將她慢慢的放下床,再給她蓋好被子。

林雪看睡著的老夫人「主子,這方法不知道有沒有效」

葉小雲看著柳影「不知道,不過跟書上說的差不多,娘喝了血之後就已經昏睡了,等到明天就知道了」

林雪看見主子有些憔悴「主子,您先回去吧,今晚我守在這裡,您失那麼多的精血要好好休息」

葉小雲看看柳影,林雪在這裡守著,沒什麼好當心的,自己也要休息一下「好,我先回去了」

葉小雲回了主院,南宮璃在軟榻上,看壞女人這麼晚才回來,壞女人從國公府回來,自己一直沒見過她「壞女人,璃兒身上好痛」

葉小雲本來想上床休息,聽到南宮璃叫痛,再想到自己嫁給他一個傻子,害娘差點死了。

她眼神兇狠,走向軟榻看著他「南宮璃,你痛關我什麼事,你跟葉雨柔都不得好死」

南宮璃沒想到壞女人會這麼凶「壞女人,璃兒以後都不會這樣了好不好」

葉小雲本就兇狠的眼神,就變的更加兇狠了,然後伸手抓住他的肩搖了起來「你是一個傻子,你不是很喜歡葉雨柔嗎,你不是要娶她嗎,可是她現在已經是未來的太子妃,你永遠都娶不到了。

就算她不是未來的太子妃,她也不會嫁給你,世界上沒有人會嫁給一個傻子,我也是不願意嫁給你的,我恨你,恨不得你去死,你去死啊」

南宮璃聽她說不願意嫁給自己,壞女人不喜歡自己,恨不得自己去死「壞女人,不管你願不願意嫁給本王,你現在已經是本王的王妃了」

葉小雲使勁的搖著他「我不是你的王妃,我不是」

南宮璃不想聽壞女人說,她不是自己的王妃「壞女人,你看清楚你是我南宮璃的妻子」

葉小雲捂住耳朵「我不是,我不是」

南宮璃抓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放下來「壞女人,你記住,只有我南宮璃才是你的丈夫」

葉小雲發現南宮璃跟平時不一樣「南宮璃,你沒有傻」

南宮璃「壞女人,不管我有沒有傻,你都是我的妻子」

她沒有與他爭辯,而是向著門外走去,

她走到了王府的花園,坐在亭里的石凳上,她想了很多,想到李媽背叛自己,想到南宮璃沒有傻。呵呵……

從今晚開始,我葉小雲將不在相信任何人,如果明天娘沒事了,等娘休養好就回藥王谷,不在踏入中原。

她回了主院沒看見南宮璃,自己失了太多精血,自己恐怕要一年半載才能修鍊回來,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少年的壽命。

好睏,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南宮璃看壞女人出去了,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該替葉雨柔擋鞭子,就算是為了得到藏寶圖,他也不可以讓壞女人傷心的。

他看壞女人那麼恨自己,都是葉雨柔害的,他站起來往外走,輕身一躍飛出了王府,一直往國公府飛去。

找到了雨馨閣,裡面還亮著,他躍上房頂,掀開一篇瓦,往下面看,葉雨柔躺在床上,葉夫人「柔兒,你身上是不是很疼,都是娘沒用」

葉榮威撫著自己的傷口,想起葉小雲要殺自己的眼神「葉小雲,這個畜牲,明天我上朝參她一本」

葉雨柔「爹爹,你別生氣了,今天以後葉小雲就會被南宮璃給休了」

葉夫人想到今天差點就死在葉小雲的手裡「柔兒,你說什麼」

葉雨柔不知道她昏迷的時候,爹跟娘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娘,你看今天葉小雲用鞭子打我的時候,是那傻子護住了我,那個傻子一直叫我仙女姐姐,他肯定很喜歡我。

那傻子今天又被葉小雲打了,他肯定會恨葉小雲,我只要騙他把葉小雲休了,葉小雲就不是璃王妃了,到時候兵符肯定是在傻子身上,我騙他把兵符給我就好了」

葉夫人笑了「還是柔兒聰明,娘之前還當心你喜歡他」

葉雨柔「娘,你說什麼呢,我葉雨柔可是京城第一才女,怎麼可能喜歡那種傻子呢,想起他就噁心」

南宮璃在上面把他們的話全聽完了。 南宮璃本想用鞭子抽打葉雨柔的,不過聽到了這段話,他改變主意了,要是自己用鞭子抽打她,那麼別人都以為是壞女人打的。

葉雨柔你讓壞女人心情不好,本王讓你生不如死,沒有再聽下去,輕輕蓋上瓦片,輕身一躍往璃王府而去。

當回到主院,葉小雲已經睡了,看到葉小雲已經睡了,自己走上軟榻躺了下去,身上的傷很疼,輕輕閉上眼。

第二天早朝上,李公公「有本請奏,無本退朝」

葉榮威從隊里出列,雙手執笏頭微低「微臣有本請奏」

皇上「葉愛卿,何事請奏」

葉榮威「回皇上,昨日璃王妃,回家省親,不知為何鞭打微臣小女,璃王意為阻止,璃王妃並沒停手,反而將璃王鞭打。

是微臣教女無妨,才讓璃王妃做出如此兇殘之事,請皇上責罰」

朝堂上聽聞此事,縱人唏噓不已,沒想到璃王妃如此殘忍,責打自己的親妹妹,還責打自己的夫君。

太子上前「啟稟父皇,璃王妃如此兇殘,理應廢除王妃之位」

縱大臣附和「請皇上廢除王妃之位」

南宮無殤坐在龍椅上,聽到葉小雲抽打自己的璃兒,以為她能護住璃兒一生,沒想到她卻抽打璃兒,在聽到文武百官一同請求廢除王妃之位,既然你不能守護璃兒一生,朕就廢除你王妃之位。

「璃王覲見」朝堂之外傳來一聲太監稟報,南宮璃身穿親王官服,走進朝堂,在朝堂中央下跪「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南宮無殤「皇兒平身」

南宮璃「謝父皇」

大臣們看見傻王,不知傻王來朝堂做什麼,難道是……請旨廢除王妃?

南宮璃「啟稟父皇,兒臣渾渾噩噩的過了十幾年,昨日清醒,今天上朝是為父皇昨日封地,還有父皇賜的二十萬大軍,前來謝恩」

大臣們聽到傻王不傻了,都是難以置信。

南宮無殤聽到自己的兒子不傻了,心裡是無比興奮,臉上是難以相信「皇兒,你說你不傻了」

南宮璃「回父皇,是」

太子聽到南宮璃的話:他不傻了,要是廢除葉小雲的王妃之位,那麼南宮璃就會有封地,有兵權,現在是不能廢除葉小雲了

「啟稟父皇,既然三皇弟已經好了,父皇不如在宮裡設宴如何」

夜王一直沒說話,現在是保葉小雲那麼就是得罪璃王,要是廢掉葉小雲,璃王就可以娶個能幫他登上寶座的女子,南宮璃裝傻這麼多年都能忍,肯定是覬覦那個寶座的。

南宮璃聽到太子的話,太子絕對會阻止廢除壞女人的,幸好昨天晚上聽見葉雨柔的話,沒想到葉國公真的是想害壞女人,要是自己今天沒來,壞女人就被廢了。

他並不知道昨天葉小雲後面又去了國公府,差點就殺了葉榮威,所以葉榮威是想葉小雲死。

「啟稟父皇,兒臣能清醒過來,多虧了王妃,是王妃鞭打兒臣,讓兒臣想起十五年前的大火,兒臣才能清醒」

葉榮威「啟稟皇上,璃王妃是璃王的妃子,打了璃王就是不對」

太子覺得這個葉國公愚蠢至極,現在璃王清醒要是廢了葉小雲,那麼璃王就可以與自己爭奪大位了「啟稟父皇,按三皇弟來說,兒臣覺得璃王妃有功」

葉榮威知道今天要是不讓皇上賜死葉小雲,那麼死的就是自己「啟稟皇上,微臣覺得就算璃王妃有功,可是她,打自己的丈夫就是不對,女子本就該以夫為天。

她的丈夫還是我南風國的親王,不懲處璃王妃,以後我南風國的女子誰都可以效仿璃王妃,那我南風國的國威何在,微臣覺得應以處死璃王妃以儆效尤」

朝堂大臣終於知道這葉國公是要璃王妃死,看來葉國公真的很疼小女兒,大女兒打了小女兒就讓皇上賜死她,唉,為璃王妃有這樣的父親感到悲哀。

南宮璃沒想到葉榮威,是想讓父皇處死壞女人「啟稟父皇,璃王妃是兒臣的王妃,昨日之事,純屬是誤會,王妃只是失手打了兒臣」

葉榮威當場就與璃王辯辭「璃王,昨日之事怎麼是誤會,璃王妃無緣無故就打自己的親妹妹,王爺您勸架,她連您一塊打,這是微臣親眼所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