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宋小蕾從小雖然耳聞目染,繪畫書法也算不錯了,但她就是不感興趣,反而在京都一條文化街區開了一家畫廊。

有宋家的名頭在,又有宋白衣的名氣,宋小蕾的畫廊開的有聲有色。

四大家聚會結束后,宋白衣和陶小樹、周天又見了一次面,就拿回來一本古籍,整天沒日沒夜的做著研究翻譯,宋小蕾原本打算讓宋白衣畫幅畫,過年就掛在畫廊里的。

可是宋白衣根本沒有時間給她畫,她在家裡正鬱悶著呢,廖亦菲就打來了電話。

反正也沒事,等廖亦菲來了,宋小蕾就換好衣服,和她一起出去逛街去了。

等到兩人逛了兩圈買了兩件衣服后,找了一間安靜的咖啡館休息。

「你今天怎麼了?」宋小蕾發現今天廖亦菲逛街有些無精打採的。

「沒什麼!」廖亦菲笑了下,低頭喝了口咖啡,又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小蛋糕。

「還說沒什麼?」宋小蕾促狹的對著廖亦菲笑道,「讓我來猜猜啊!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瞎說什麼啊!誰談戀愛了?」廖亦菲趕緊反駁,但是耳朵可疑的紅了。

「你看看,你看看!還說沒有,你這就是典型的戀愛癥狀!哎!趕緊告訴我,哪家小子入了你的法眼,居然還讓你這麼魂不守舍的?」宋小蕾靠近廖亦菲盯著她問道。

「說的你好像談過戀愛似的!我哪有?」廖亦菲好笑的說道。

「你看看你這樣子,逛個街老走神不說,還點了你平時最忌口的提拉米蘇!你敢說你沒有?」宋小蕾不依不饒的戳破廖亦菲的話。

廖亦菲又走神了,難道自己這個樣子真的是戀愛了嗎?

和周天?

她愛上周天了?

可是,怎麼可能呢?

廖亦菲趕緊把這個念頭從腦海里趕出去,可是抬眼一看,正對上了宋小蕾打趣的目光。

「都說了沒有!沒有啦!」廖亦菲被她看的有些難為情,就好像剛剛一晃而過的想法被宋小蕾看出來了似的。

「菲菲,你從小就是這樣,越是被我說中了心事不想承認,你越是反駁的越快!」宋小蕾笑著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然後,眼睛看向右上方,故作傷心的說道:「我們從小關係這麼好,我有什麼都跟你說,可是你現在卻有了心事不告訴我,唉!傷心啊!難過啊!」

「你這死丫頭!」廖亦菲好笑的打了她一下。

「好了好了!」宋小蕾一點也不在意,瞬間又恢復了好奇,「讓我來猜猜,那個人是不是我們在會所里遇到的那個叫周天的帥哥啊?」

廖亦菲愣住了!

宋小蕾看她的樣子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這幾天聽得最多的名字就是周天,不止是上次在會所里見到的那次,還有自家人,尤其是自己的哥哥宋白衣,嘴裡說的最多的也是他! 下午的時候,周天就過來把廖江和劉順接到了自己的家裡,廖亦剛去了公司,晚上會回來。

「亦菲呢?」周天問道。

「那丫頭和別人約好出去玩了!」廖江說道。

周天點點頭,心裡竟然有點失望,劉順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這種事情還是讓他自己解決的好。

進了別墅,黑鷹幾個人站在門口微微鞠躬,表示對客人的歡迎。

廖江和劉順都很滿意黑鷹他們的工作,點了個頭就跟著周天走進了別墅。

「我來給您介紹一下!」周天看柳秀芬和白果兒迎了過來,就說道,「這是我岳母,姓柳,這是我老婆,白果兒,你們叫她果兒就行!」

「這位是我師傅,姓劉,這位是我師兄的父親,姓廖!」周天反過來介紹道。

「歡迎歡迎!」柳秀芬熱情的說道,快請裡面坐。

「歡迎……」白果兒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兩人。

周天趕緊說道:「果兒,我師父你就跟著叫師傅吧,這位你叫廖伯伯!」

「師傅,廖伯伯!」白果兒趕緊叫道。

兩人看著白果兒,果然是個難得的美人兒,氣質淡雅脫俗,難怪周天一直不捨得放手。

再看柳秀芬,熱情得體的態度,那裡還有當時在展會上見到潑婦樣?

「好好!」

劉順和廖江笑著跟她倆點點頭,走到客廳里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周天這孩子,年紀還小,給您添麻煩了,」柳秀芬跟劉順說道,然後又看向廖江,和他們兩個說道:「如果他有什麼做的不好的,您二位千萬不要客氣,儘管說他,他還是很孝順的。」

這話說的,劉順心裡暗想,果然周天說她變了,還真沒錯,簡直和之前那個潑婦形象的刻薄刁蠻的丈母娘換了個芯子。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兩個人,不過,這也挺好,最少自己徒弟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讓人擔心了。

劉順心裡也有私心,只要自己徒弟過得好就行,至於亦菲那丫頭嘛,那就看各自的緣分吧!

劉順別看一輩子沒結婚,但他對於男女之間感情的事情,多少還是有點受世家老舊思維的影響,並不反對男人多幾個紅顏知己。

但是這話,也就在心裡想想,大環境下,他還是不會輕易說出口,哪怕現在面臨這樣情況的是自己的徒弟,他也不會說。

這個時候,他只是笑眯眯的和廖江跟柳秀芬寒暄著,不時還和白果兒說幾句話,周天也笑著和他們說著話,不時給他們添點茶水。

等到飯菜都好了,廖亦剛也來了,周天就把人帶到了餐廳,幾人說說笑笑的吃了一頓氣氛很好的晚飯。

吃過飯後,周天陪著廖江和劉順兩人在門口散了會兒步就把人送了回去。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周天琢磨了一下,總覺得今天好像缺了點什麼。

說不上是什麼,周天就是覺得缺了點什麼,但是想了一大圈也沒想明白到底是什麼。

梅府有女初成妃 回到家后,他看到黑鷹把打掃清潔的人剛送走,就打了個招呼上了樓。

今天過得很開心,柳秀芬態度的轉變,讓劉順也對周天現在的日子也很滿意,廖江還不時誇上白果兒幾句。

白果兒……

周天忽然就想明白了,自己總覺得缺了點什麼到底是什麼!

廖亦菲!

今天一整天都沒看到她人,這丫頭幹嘛去了?

嘖了下嘴,周天也不去瞎猜了,徑直上樓回了房間。

晚上,廖亦菲是在宋家吃的晚飯,本來和宋小蕾挺開心的,但是坐到飯桌上后,宋白衣卻一直在和旁邊自家的老爺子說著周天的事情。

讓她已經好轉的心情又變得酸澀了起來,怎麼躲出來還躲不掉?

要不要躲得再遠點呢?

廖亦菲在心裡打著各種算盤,要不出國玩一圈去?

說不定玩一圈回來后,就沒有這樣的煩惱了!

說不定玩一圈,還能遇到一個和周天一樣的帥哥!

說不定,那個帥哥也會和周天一樣,遇到危險把她護在身後!

說不定,那個帥哥也會和周天一樣……

廖亦菲忽然暗罵了自己一句,又在心裡深深地嘆了口氣,怎麼什麼都離不開周天呢?

就算真的遇到另外一個人,幹什麼要拿他跟周天相比呢?

自己真的是魔怔了!

吃過飯,廖亦菲告辭離開了宋家,把那輛跑車開到極致,一路往家裡飈去,出了城,上了盤山路,車速更快!

回到家的時候,廖江他們還沒有從周天那邊回來,她停好車,渾身好像脫了力般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沒過多久,她就聽見樓下傳來了說話聲,從窗口往下看去。

周天和廖江三人正揮手告別。

廖亦菲看著周天漸漸離去的背影,走回自己的床,躺了下去,她現在搞不懂自己為什麼這麼怕看到他。

難道真的讓小蕾說中了,自己真的愛上了周天了嗎?

又是一夜輾轉反側,廖亦菲連著兩晚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廖江和廖亦剛正陪著劉順吃早飯,就看到廖亦菲換了身輕便的衣服,拖著一個行李箱下樓來了。

「一大早你這是要去哪裡?」廖亦剛問道,「先過來吃早飯!」

廖亦菲把行李箱靠牆放好,走進餐廳,「劉叔早!」

「早,丫頭啊!你要出門?」劉順問道。

「啊,江城那邊有事情,我過去看看!」廖亦菲說道。

廖亦剛皺眉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看似平淡的語氣,但又顯得很刻意。

江城那邊能有什麼事情?一年賣不出去一套房子,去年連著賣出三套已經是破了紀錄了,還都是周天買的,再說了,如果那邊真有什麼事,自己會不知道?

「才過完年,那邊能有什麼事,不是說過,要在京都多呆一段時間嗎?」廖亦剛問道。

「閑的太久了,總覺得沒事幹,閑的難受!」廖亦菲垂著眼眸喝粥。

「有你哥哥,你不用這麼辛苦!」廖江說道。

「爸,不辛苦的,您放心!我吃好了,劉叔,您慢慢吃,我走了!」廖亦菲幾口吃完后,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這孩子是怎麼了?」廖江疑惑的看向廖亦剛。

「玩心重,您別擔心,估計是在京城呆膩了!」廖亦剛安慰道,但是心裡忍不住有些擔心。

自己妹妹這個樣子太反常了,想找個時間聊聊都沒有機會,人就跑了。

黑金狩獵者 ……

周天起床后,和往常一樣,帶著黑鷹往山頂跑去,這裡的山比江城那邊的高些,而別墅只是建在半山腰處,等兩人跑到山頂的時候,要比在江城的時候多費了十來分鐘。

兩人說了下李家的事情,周天讓黑鷹去打聽消息,看看通過其他手段能不能找到李家的蹤跡。

太陽出來了,明晃晃的照著地上的雪,從山頂向下看去,巍峨的京都城樓站在天地之間,周圍白雪映照,看起來格外的肅穆。

下了山,周天剛吃過早飯,就接到了陶小樹的電話。

「周天,下午有空沒,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陶小樹說道。

「有空,什麼好玩的地方?」周天問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保證你喜歡!」

「好,告訴我地址,幾點?」周天被陶小樹神秘兮兮的說法引起了興趣。

「下午三點,等會兒我把地址發給你,到了給我打電話!」

「好!」

掛了電話,周天就想,會是什麼樣的地方讓陶小樹說的這麼開心,還賣起了關子!

反正這幾天也沒什麼事,白果兒她們才來京都,吃過中飯後,周天就讓黑鷹安排了兩個人,開車帶著柳秀芬和白果兒出去逛街購物去了。

他則上樓換了套衣服,帶著黑鷹直奔陶小樹給他的地址去了。

到了地方,周天才發現,這裡竟然是一處古建築,外面看起來就像是古代哪個王爺的府邸,雕樑畫棟,鏤空刻花的。

但是門上沒有任何標示,是不是找錯地方了?

周天拿出電話打給陶小樹,「小樹,我到了!」沒一會兒,陶小樹從裡面出來了。

「周天!」他對著周天招了招手,然後跟後面跟著的一個人說道:「去幫周公子把車停了!」

周天笑著看著陶小樹,「我還以為找錯地方了呢!這裡也看不出是什麼地方,連個字都沒有!」

「走,先進去再說!」說完,陶小樹摟著周天的肩膀就往裡走。

進了大門,是一處大廳,鏤空的紅木隔斷,隔開了前門和裡面的視線。

繞過去,周天才看到大廳的全貌。

這裡就像電視里看到的王爺府似的,無處不顯得莊重富貴,要不是穿著西裝晚禮服的男男女女走在其中,還真會讓人以為穿越回了歷史某個時期。

而且,看這些人的穿著打扮,非富即貴,當初在江城廖亦剛舉辦的展會上見到的那些有錢人,在這些人眼裡似乎都不是那麼夠看的了。

「裡面!」陶小樹繼續帶著周天往後面走去。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周天忍不住問道。

「賭石俱樂部!」陶小樹答道。

賭石俱樂部?

周天嚇了一跳,不會什麼賭博場所吧!

「看你的表情,哈哈!」陶小樹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見不得人的,來這裡的都是玩玉石的,這裡的主人喜歡賭石,經常會搞些活動什麼的,挺有意思的!」

「哦!」周天恍然,原來就是玉石行業裡面的人,自己搞的俱樂部會所之類的地方。

那就放心了!

周天跟著陶小樹繞過大廳,到了後面,上了二樓,來到了裡面的一處寬敞的地方。

這裡的人不算太多,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閑聊著,有人看到陶小樹就順手打個招呼。

「你都認識啊?」周天問道。

「是都認識我!」陶小樹糾正周天的話。

「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名氣的!」周天笑著打趣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