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看到葉偉對趙倩的態度,不免有些玩味起來。

而且葉偉挨打后,依舊很平靜,似乎對趙倩很有耐心的樣子。

因此高雅在搞清楚「敵人」是誰后,這時候才露面。

「趙女士您好,我奉勸你一句,不要錯把敵人當朋友!」

高雅一語雙關,想要把話題引到康奈欣身上。

「高總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我勸他離開趙倩,也有錯嗎?趙倩已經跟吳然訂婚了,他這種什麼都沒有的窮碧,憑什麼死皮賴臉的纏著趙倩不放!」

面對康奈欣的回擊,高雅冷然的一笑說道,「某些人不是巴不得跟……」

「高總說話要有證據!」

康奈欣依舊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哭哭啼啼的說道。

葉偉此刻制止了高雅繼續說下去,而是對趙倩說道,「你是了解我的……」

「我了解的是以前的你,現在的你讓我很陌生……」

趙倩說著看向高雅,冷冷說道,「高總我奉勸你一句,這種男人你最好離他遠點!」

聽到趙倩的話,高雅很是不解。

她不明白葉偉這麼優秀的人,為什麼會被如此鄙視與排斥。

要知道,葉偉今天可是豪擲六個億,得到了東灘球場的絕對控股權。

更何況葉偉有錢會醫術還很能打,在這樣的男人身邊,總比跟在那些被酒色掏空身體的富二代身邊,要有安全感吧!

「高雅!還錢!」

猖狂的一聲怒吼,伴隨著一陣陣打砸的聲響,十幾個紋身男突然闖了進來。

高雅之前的好心情,被這接連出現的狀況,搞的無影無蹤。

此刻葉偉和她看向門口,那名肥頭大耳的保安隊長,已經被打翻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為首那傢伙叫桑彪,名下有家金融投資公司,可實際上做的卻是高利貸。

高雅一周前才在他們那裡借了三百萬,用於球場的臨時周轉。

本想著把球場出手后,就趕緊把錢還上的。

「不是還有三天嗎?」

有葉偉在身邊,高雅一點也不害怕。

只是被「金主爸爸」看到這一幕,高雅心中還是有些氣惱的。

桑彪冷笑著看向高雅,說道,「誰告訴你還有三天,現在我就要看到錢,而且是六百萬!」

「六百萬!」高雅一下子急了,「這才一周的時間,你跟我要六百萬!」

「白紙黑字上寫的清清楚楚,就算是到了法庭上,我也不怕!」

桑彪猖狂的大笑,眼神在高雅身上來回打量著。

「我可以看看合同和欠條嗎?」

葉偉突然走了出來,冷冷的說道。

桑彪抬起他的三角眼,惡狠狠的盯著葉偉。

「你他嗎的什麼玩意兒,這裡有你什麼事兒?滾蛋!」

而高雅上前兩步,擋在葉偉身前。

「葉先生這件事情我能處理,您不要管。」

「我說了!我要看合同,否則我就報警了!」

葉偉聲音中帶著冷意,目光如刀的看著桑彪。

桑彪聞言大笑起來,「哈哈,你算幹嘛地!穿著一身破爛,在這裡跟我裝什麼大尾巴狼!」

說著他走到葉偉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桑彪的個頭很高,身高足有一米九,一米八不到的葉偉比他矮了半個頭。

葉偉表情冷漠,聲音平淡的說道,「把合同和欠條拿來,我給你現金!」

桑彪一愣,譏笑道,「就你……那可是六百萬!你有嗎?」

高雅這時候喊道,「葉先生,不能給他們,就算他們拿來合同和欠條,也是不合法的。」

桑彪瞪了一眼高雅,冷笑道,「不合法?哈哈……你信不信,今天我讓手下的兄弟,挨個在你身上爽一下!」

高雅聞言被氣的全身發抖,臉色發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葉偉依舊是那句話,「拿來了,你們拿錢走人,拿不來你們現在就滾蛋!」

桑彪玩味的看著葉偉,這小子衣著只能說比乞丐好點。

怎麼看都是工地上的農民工,說話的口氣還挺大。

他一隻手拍著葉偉臉上,一下一下的拍著。

「小子勇氣可嘉,就憑你敢在我面前裝逼,以後跟著我混!」

葉偉一把擋開桑彪的手,冷冷的說道,「合同拿來!」

「把合同和欠條拿上來!」

桑彪似笑非笑的發話,有小弟拿著個資料袋上來。

他倒要看看這麼個農民工一樣的傢伙,還要裝逼到什麼時候。

葉偉一把拿了過去,從裡面拿出合同和欠條。

然後他什麼也沒說,直接打了電話。

「九叔準備六百萬,到東灘球場!」

言畢葉偉就在大廳里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高雅則是亦步亦趨的跟了過去,側立在葉偉身邊,儼然像是他的秘書。

桑彪覺得有些詭異,這高雅是東灘球場的老闆,她為什麼對這個其貌不揚的小子如此的恭敬。

這時吳然等人從球場回來,看到大廳的架勢,他們並不驚訝,反而有些幸災樂禍。

「這不是桑彪嗎?你怎麼來了?」

萬血劍尊 吳然最先開口問道。

桑彪看到吳然,諂媚的一笑,說道,「吳然老弟,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你了,我是來找高雅高總要賬的。」

「哦!多少?」

吳然故作驚訝的問道。

「也就六百萬!」

桑彪嘿嘿冷笑著。

「高總您這裡剛找到新的合作夥伴,區區六百萬應該不是問題吧!」

吳然說著看向高雅,不免瞳孔一縮。

高雅側立在葉偉身邊,這種主客異位的感覺,讓吳然覺得很彆扭。

而葉偉坐在沙發里的那種樣子,讓吳然非常不舒服。

這時桑彪冷笑著說道,「吳然老弟不用為我擔心,有個不知死活的小子,讓我等半個小時,說有人會送六百萬現金過來!」

吳然驚訝的看向葉偉,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你說他……葉偉,一個剛出獄還沒一星期的傢伙,你覺得這樣的人能有六百萬嗎?」

趙倩也忍不住了,她在一邊看了很長時間,不明白葉偉為什麼要打腫臉充胖子。

於是趙倩冷然的說道,「你剛出獄從哪兒能弄到這麼多錢,這裡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有必要替別人出頭嗎?」

可是還沒等他說什麼,葉偉心情複雜的看向吳然和趙倩。

桑彪一驚,罵咧咧的就走到了葉偉面前。

而葉偉依舊很平靜的說道,「剛過五分鐘,你如果還想要那六百萬,就給我等。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們全都放倒,然後再報警!」

趙倩沒想到面對如此局面,葉偉依舊一意孤行。

她暗暗對自己說,這就是個破罐子破摔的傢伙,已經沒救了。

重生只想搞錢 康奈欣冷笑著看著葉偉,她知道葉偉剛從監獄里出來。

而這樣的傢伙居然為高雅強出頭,顯然是想在趙倩面前表現一把。

只不過她覺得葉偉找錯了對象,桑彪可不是那麼好惹的,葉偉這是找死。

最後趙倩恨恨的看了一會兒葉偉,大步的向外走去。

吳然譏笑的對桑彪調侃道,「桑彪我跟你打個賭,你是見不到這六百萬的!」

言畢他帶著眾人走了,期間一陣陣嘲諷譏笑的聲音傳來,讓大廳里的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你很狂啊!一個人打趴下我們所有人,行!我等著!」

桑彪冷笑著,看向身後的小弟們,說道。

剛說完桑彪的手機響了,是吳然打來的。

「葉偉肯定拿不出錢,到時候照死里打,然後你直接報警就指認葉偉打傷了你的人。提前告訴你的小弟們,放棄索賠只追究葉偉的刑事責任!明白嗎?」

桑彪的臉色變了變,他明白吳然的意思,對方這是想讓葉偉坐牢啊!

此刻他看了看葉偉,向大廳外走了幾步,小聲的說道,「吳然你小子還挺狠,不過你能出多少錢!」

「我給你兩百萬,至於你拿出多少來給你的小弟,我可就不管了!」

吳然掛斷了電話,趙倩正在遠處車邊等著。

他跑了過去,給趙倩打開車門,離開了球場。

大廳里似乎知道葉偉不可能拿出六百萬,桑彪冷笑的看著時間,隨時準備時間到了后就動手。

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並沒有人送錢過來。

桑彪越眾而出,冷冷的看著葉偉。

「小子,你的六百萬現金呢?」

葉偉皺眉看了看時間,冷冷的說道,「馬上就到!」

「你是在拖延時間吧!」

桑彪故作不耐煩的說道,然後招呼小弟一聲,就要上前。

而就在這個時候,馬躍進帶著七八個人跑了進來。

「葉先生沒晚吧!」

聽到馬躍進的聲音,桑彪很是意外,還真有人送錢來?

只不過馬躍進出現的太突然,桑彪只看到了背影。

雖然覺得熟悉,但是桑彪還是很囂張的說道,「答應我的錢呢?」

馬躍進一聽,不由的皺眉,回頭看去。

見到是桑彪后,他冷冷一笑說道,「桑彪啊!是你要的六百萬!」

「是……」

桑彪剛說了一個字,立刻就閉嘴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馬躍進,擠出個笑臉來。

「躍進哥怎麼是你啊!」

馬躍進沒有回話,而是一擺手,直接讓人將兩個大行李箱擺在地上打開。

裡面是一沓沓紅色的票子,看的人眼紅!

六百萬現金,十萬一封,足足六十封,堆在兩個大行李箱里,像是兩座小山。

桑彪驚疑不定的看著面前的六百萬,他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躍進哥,你這是幹什麼,我只是來這裡要債的,你出來湊什麼熱鬧!」

桑彪看不透的其中的情況,向馬躍進解釋著。

「要債?要誰的債?」

馬躍進很是不悅的說道,「這球場現在是葉先生的,你現在打砸他的球場,你是不是要給個解釋!」

桑彪的表情有些抽抽,什麼玩意兒?

就那個農民工一樣的傢伙,是這家高爾夫球場的新老闆!

不過他又想到吳然打電話給他,讓他過來討債。

後來又讓他針對葉偉,難道這一切是真的。

想來想去,桑彪有些迷糊了,到底什麼個情況?

「就這個農民工,還球場的老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