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趙鳴盛心裡也知道,這種事情就只能想想,他要是真的做了,以後可能就不能給雲煙很好的生活了。

三個人當中,大概就只有雲煙的表情是最正常的,她知道可以不需要戰鬥就回去之後,心裡就一直很開心,臉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的。

看到雲煙開心,趙鳴盛心中的氣也算是卸了。

算了算了,難得雲煙這麼的開心,他要是真的過去說些什麼,讓她好不容易有的好心情破壞掉了,到時候不高興的還是他自己。

真是的,希望雲煙能夠快點明白過來那個國君的不安好心,不然的話,他一刻都沒有辦法放鬆,真是擔心哪一天那個國君就衝過來,要將雲煙給搶走了。

要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候。

趙鳴盛眯了眯眼睛。

到時候,就算是和皇上爭鬥,他也絕對不會讓雲煙和對方走的,就算是以後可能要帶著雲煙走逃亡的路線了,他也不會放棄這一點堅持的。

雲煙感受到了熾熱的視線,有些奇怪的轉過頭。

「怎麼了?不高興嗎?」

雲煙有些擔心,這件事情難道還不能讓趙鳴盛的心情好起來嗎。

趙鳴盛趕緊露出了笑容,「怎麼會,我很開心啊,就是在想,太子真的會這麼毫無保留的就這麼幫助我們嗎。」

雲煙想了想,搖了搖頭。

「我也不清楚,但是現在的這個結果,已經是很好的了。」

雲煙覺得是這樣的,但是國君到底有沒有其他的目的,她就有些猜不到了。

說到底,那些彎彎繞繞實在是太多了,人心莫測,她想要知道國君在想什麼是很難的。

可能就要到時候見面的時候,讓國君親口告訴她了。

雲煙心裡還想著想要好好的感謝一下國君,最起碼要感謝他的信守承諾,沒有讓戰爭繼續下去。

趙鳴盛要是知道雲煙的想法的話,估計都要氣炸了。

還好他不知道,所以還能溫柔的笑著問,「我們去收拾東西吧?估計今天也就能回去了。」

雲煙點了點頭,「好啊,不過感覺沒什麼要帶的,就把我的藥材帶走就行了。」

「你有什麼需要的,我去幫你吧。」

趙鳴盛拉著雲煙的手,笑著說,「好,那你去我那裡吧,我那的東西還挺多的。」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往外走,沒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孫鈺留在原地,嘴角不停的抽搐著。

你們是不是忘了這還有個人,倒是有人幫他收拾一下行李啊。 趙鳴盛和雲煙來到了房間,雲煙看了看四周,覺得要收拾的東西其實也不是那麼多。

她四處逛了逛,這麼一想的話,她還真的沒怎麼來過趙鳴盛的房間。

一般來講,都是趙鳴盛來找雲煙,雲煙只要坐在那裡聽著趙鳴盛不停的講著發生的事情,然後詢問一下狀況就可以了。

雲煙想到這裡,突然覺得有些愧疚。

別人也就算了,她和趙鳴盛都已經是在一起的狀態了,怎麼能還一副朋友聊天的狀態呢。

雲煙心虛的看了趙鳴盛一眼,這才發現趙鳴盛居然從剛才開始就在看著她了。

「怎,怎麼了?」雲煙因為心裡想著那件事情,所以連聲音中都透露著一種不自在的感覺。

趙鳴盛挑了挑眉頭,看著雲煙。

他自然是從進來之後就一直看著雲煙,所以也能看到對方的反應。

對雲煙可以說是了如指掌的趙鳴盛,都能夠從雲煙的這幾個動作和言語當中,知道雲煙為什麼會是這種反應。

不過趙鳴盛也沒打算揭穿對方,畢竟雲煙臉皮那麼薄,他要是真的說了什麼,估計雲煙的臉會變得像是紅蘋果一樣。

趙鳴盛眨了眨眼睛,突然覺得這樣好像也別有一番風味在其中。

雲煙蘋果咬起來一定特別的軟乎細嫩。

趙鳴盛正在這裡東想西想呢,雲煙那邊也總算是沒有剛才那麼的尷尬了,她看趙鳴盛也沒有收拾東西的意思,秉持著替對方做點什麼來彌補自己過去的行為的念頭,雲煙便開始收拾了起來。

嗯,衣服帶著,也要帶一些吃的路上吃,還有一些貴重物品。

雲煙想了想,總覺得這些東西都需要拿著,真的是很苦惱啊。

趙鳴盛在一旁盯著雲煙的表情看,覺得自己就算這麼看他個一整天,也是絕對沒有什麼問題的。

這樣困惑的表情也是太可愛了,還有剛剛的那個認真的表情,還有還有。

雲煙感受到了熾熱的視線,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她抿了抿唇,轉頭看向了趙鳴盛,有些不滿的說,「你,你怎麼回事啊,不是要收拾東西嗎?難道是要我一個人收拾啊。」趙鳴盛眨了眨眼,無辜的說,「夫人沒說話,我也不知道我需要負責哪個區域啊,所以我就只能站在這裡等著了。」

看到趙鳴盛的這個表情,雲煙一瞬間還真的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呢。

沒過多久,她也反應過來了,趙鳴盛這根本就是在拿她開玩笑呢。

雲煙有些不滿的撇了撇嘴,不搭理趙鳴盛了。

趙鳴盛見雲煙不開心了,趕緊過去哄了哄。

「好了好了,我錯了,我這就和你一起收拾,這樣可以了吧?」

趙鳴盛說著,就開始整理床上的東西,雲煙已經將大部分東西都歸好類了,現在就差了。

雲煙沒好氣的說,「我都已經整理好了,還需要你做什麼?你還不如到一邊去坐著呢。」

「那怎麼行,不能讓你累著啊。」

趙鳴盛信誓旦旦的說,「放心吧,我整理這東西可快了,很快就能結束的。」

他將雲煙收拾好的東西,全部都放進了行李中,然後又將人過來將其他放不下的東西裝在了馬車上。

雲煙有些奇怪的問,「你怎麼拿了這麼多的東西?我看,有些東西也沒有什麼用處啊。」

趙鳴盛無奈的說,「我這不是擔心會發生什麼突發情況,所以能拿的東西都拿了。」

就這還是趙鳴盛冥思苦想,最後決定要拿的,要是再給他一點空間的話,他估計就要把自己的家都搬過來了。

雲煙打量了一下趙鳴盛,覺得趙鳴盛的這個習慣,還挺持家的,就是拿的東西大部分都是沒用的,讓人覺得有點頭大。

「下次還是我給你整理行李吧,你這拿的東西都沒有什麼大用處,拿著也沒有什麼意義。」

趙鳴盛聽到這話,卻是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怎麼,這麼快就要履行當夫人的責任了?好,那以後都交給你了,我就只負責保護你,怎麼樣?」

雲煙沒好氣的說,「什麼怎麼樣,一點都不好,你就不能想點好辦法嗎。」

趙鳴盛無辜的說,「什麼才算是好辦法,我不知道啊。」

雲煙見他不懂裝懂,也不打算在說什麼。

說多了都覺得累,還是讓趙鳴盛自己在那裡胡鬧吧。

見雲煙不理會自己,趙鳴盛也不覺得尷尬,還樂呵呵的待在雲煙的身邊,一會兒和她說說這個,一會兒說說那個的。

雲煙被他說的頭都快要大了,忍不住想要趙鳴盛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

不過,還沒等她開口的時候,已經有人比她率先開口了。

「趙鳴盛,你怎麼回事啊,在這念經呢?有什麼可說的,說這麼一大堆。」

孫鈺很是煩躁的說,「你自己的行李是不是收拾完了?那過來收拾軍用的行李。我可告訴你了,這個不能推辭,不然的話,我要你好看的。」

趙鳴盛挑眉說,「你能怎麼要我好看?我就不收拾,我可是要在這裡陪著我的夫人的,要是過去幫你了,我不就和夫人相處的時間變少了嗎。」

孫鈺白了一眼說,「你看把你能的,你也不看看你的這個夫人到底願不願意讓你在身邊。」

白眼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剛好就被趙鳴盛給看到了。

於是趙鳴盛很是得意的說,「你看,我夫人都點頭了,她當然是願意讓我在身邊的。」

雲煙抿了抿唇,還是沒忍住,笑出聲來了。

趙鳴盛不明所以的說,「怎麼了夫人,笑什麼?」

「咳咳,沒什麼。你去幫孫鈺的忙吧,我這邊沒有什麼問題了,我們的東西不是都已經裝好了嗎。」

趙鳴盛很是不舍的說,「那我去去就回,你可不要走得太遠了啊。」

孫鈺撇了撇嘴,能跑到哪裡去,跑到哪裡不都要被你給追回來,在這說個什麼勁呢。

雲煙乖巧的點了點頭,看著趙鳴盛離開,也是鬆了口氣。

雖然有些對不起孫鈺,但是不管怎麼說,她的耳邊總算是安靜了一會兒,能夠看看那些行李都要搬到哪裡去了。

趙鳴盛幫著孫鈺的時候,總算是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臉的模樣。

孫鈺嘆了口氣,「你說你,要是在你的夫人面前也這樣的話,她肯定是超級崇拜你的。」

「哪有,我夫人就喜歡我那副樣子。」

趙鳴盛眯了眯眼睛,「不對,應該說是我什麼樣子我的夫人都喜歡,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好嗎。」

孫鈺呵呵一笑,「哦,我嫉妒?行,我嫉妒,我嫉妒的不行了,簡直是要發瘋了,行了吧?」

趙鳴盛笑了笑,「行行行,你也別在這裡耽誤時間了,我要快點結束,然後去見我的夫人了。」

估計雲煙在那邊都很是慶幸趙鳴盛離開了吧,也就只有趙鳴盛才會覺得自己好的不得了了。

不過,雲煙能夠忍受這一點,也是說明雲煙是真的很喜歡趙鳴盛吧,不然也不至於這樣。

反正孫鈺是受不了趙鳴盛的這個性格的,實在是有些太過於跳脫了。

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的,麻煩死了。

還有那些日子失憶成了皇帝的時候,也是奇奇怪怪的,真不知道他本身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孫鈺在這邊想的時候,趙鳴盛已經收拾了不少了。

他無奈的看著孫鈺,覺得這人肯定是故意在這裡划水的。

就算是看他不爽,也不能用這種方式來報復吧,他的時間是真的挺有限的。

唉,算了算了,朋友一場,就幫幫他的忙吧,一個沒有夫人的單身男子,他這個朋友要是再不幫這點,還不知道能變成什麼樣呢。

想到這裡,趙鳴盛也就沒有再抱怨什麼,就這麼默默的將東西收拾好了。

等孫鈺回過神來的時候,趙鳴盛都已經不在了。

孫鈺有些發愣,沒想到自己走神了這麼長時間,趙鳴盛跑了都不知道。

他剛想要過去找趙鳴盛,就發現自己面前的東西都已經收拾好了。

他驚訝的看著這一切,然後心裡更加鄙夷趙鳴盛了。

自己能收拾的這麼快,還去讓人家雲煙收拾,真的是不知道這是哪門子的照顧自己的夫人的方式。

反正他是學不會就是了。

算了算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什麼好擔心的,兩個人好好的就行了。

孫鈺嘆了口氣,默默的將這些東西都裝到了車上。

趙鳴盛回去找雲煙的時候,雲煙已經將東西都打理好了。

她確認沒有什麼問題之後,也是鬆了口氣。

看到趙鳴盛,她還笑了笑,「怎麼樣,孫鈺的東西整理完了?」

趙鳴盛點了點頭,「還好吧,他的東西比較少,所以整理起來也挺快的。」

雲煙也沒有覺得奇怪,點頭說,「這樣啊,我們的東西也收拾好了,是時候回去了吧?」

「嗯,看看其他的士兵收拾完了沒有,我們就直接出發就好了。」

大唐第一敗家子 雲煙笑了笑,總算是要回去了,她都已經有些等不及了。 孫鈺看了看周圍的東西,確定了一下他們接下來的事情,便帶著自己的士兵凱旋而歸了。

一路上,他們看著這些曾經走過的地方,心裡也是十分感觸的。

本來以為已經不能好好的回去了,現在突然說不用打仗就能回去了,誰的心裡不是特別的激動的呢。

雲煙看著大家的表情,也能夠感受到他們內心的洶湧澎湃。

「你也是這樣嗎?」

雲煙有些好奇的看著趙鳴盛,「雖然我是看不太出來你的表情。」

趙鳴盛點了點頭說,「我也挺激動的,不過我激動的點和他們的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雲煙有些好奇的問。

「我啊,是因為能夠和你一起回去,然後能夠和你一起回到我們的家裡,一起快樂的生活,我是為了這些感到開心的。」

雲煙的臉有些紅,忍不住移開了視線。

「是這樣嗎?」

趙鳴盛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伸手牽住了雲煙的手。

雲煙乾咳了一聲,倒是也沒有掙脫開,在被趙鳴盛握緊的時候,也跟著握緊了。

兩個人之間的氛圍,真的是周圍的所有人都能看出來的。

趙鳴盛覺得特別的幸福,現在自己喜歡的人正在自己的身邊,而自己也即將回到自己的國家,然後可能還會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但是那些都不是什麼問題,只要有雲煙在身邊,絕對能夠全部解決的。

到了那個時候,他就和雲煙出去旅行,兩個人到處玩一玩,把這些日子缺失的東西全部都補回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