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有一式是蕭寒能修鍊的,昨晚蕭寒修鍊銅像勁到深夜時,也是嘗試著修鍊了下那式。

因為蕭寒有用玄靈果淬鍊修鍊銅像功時需要打通的筋脈的緣故,讓得那些筋脈被淬鍊得極為的純粹,極為適合修鍊那式,蕭寒修鍊起來也就順風順水,一路突飛猛進,到得黎明時他在那式上取得了不小的造詣,也是能夠順順暢暢地將之催動出來。

「現在就讓我來看看,那式的威能吧。」

「銅像功,銅像三重浪!」 咻咻!

話音一落,蕭寒身體劇烈地顫動起來,地面都為他腳踝崩碎開來,只見他的丹田當中,那風平浪靜的浩瀚玄力,猛然間暴動起來,旋即上百道玄力柱衝天而起,向著蕭寒體內的數條筋脈衝去,那些筋脈乃是蕭寒昨晚開闢的,一經容納玄力,便將之迅速衍化為金色的銅像勁,散發出的霸道感震得蕭寒體內都在隱隱作痛。

蕭寒身形微震,浩瀚玄力衍化的銅像勁席捲開來,猶如是形成了片迷你的金色海洋,將蕭寒滅頂,表面一道道浪濤激蕩,悶雷般的聲音響個不停。

顯然,每道浪濤雖然看似微眇,卻是內蘊莫大威能。

「短短一夜,他居然就將銅像九重浪給修鍊出了火候!」看到金色海洋上面的浪濤,又陰惻惻看向蕭寒,楚天涯臉色陰沉無比。

站在金色海洋當中,蕭寒隱隱綽綽可以看到金色妖狼已然撲下,近在咫尺,他也就沒有絲毫的躊躇,雙手結印,金色海洋劇烈抖動了起來,一道道浪濤洶湧而出,不斷地向著前方洶湧而去,只是剎那間,一道丈許大的金色浪濤形成,它不停地顫動著,彷彿其中有絕世凶獸在掙扎。

而在那道金色浪濤後面,浪濤不斷洶湧著,轉瞬間又形成兩道同樣規格的浪濤,但也將金色海洋中的所有玄力消耗罄空,蕭寒的身形顯露。

身形剛一顯露,蕭寒印法一分,手掌陡然朝上,姿勢夭矯,儼然要是將蒼茫大地托入天宇。

三道巨大的金色浪濤停止顫動,這一剎那它們彷彿是三隻解開了禁錮的絕世凶獸,以著極端迅猛的姿勢衝擊而起,向著它們的敵人撲殺去。

砰砰!

那速度太快了,與空氣相互撞擊,表面金芒直接炸濺開來,無數縷金芒向著四下激射,璀璨奪目,陣仗驚人。

蕭寒動也不動地看著天空,如今他發出的這式名為銅像九重浪,將之修鍊至大成,可以一連催動九道浪潮,甚至是將九浪合一,那等威勢,驚天動地。

如今蕭寒剛剛接觸銅像功不久,自然是不可能將九浪合一,他最多也只能催動三道浪濤,這還得益於之前五顆玄靈果淬鍊筋脈,不然以地級功法的難修鍊度,他絕不可能在短短數個鐘內將修鍊銅像九重浪修鍊出三重浪來。

體內突然付出一股乏力感,蕭寒眨了眨眼睛,知道是體內的玄力消耗得一乾二淨了,他手掌一翻,七顆丹藥出現在掌心,將之向口中塞去。

這段時間他得到了多枚空間戒指,也是順帶得到不少可以迅速恢復玄力的丹藥,眼下他一股腦地取出服用。

轟!

也就在這時,第一道浪濤衝撞在金色妖狼合攏的四足上,只將金色妖狼震得一滯,便爆碎開來,將後方的兩道浪濤籠罩而入,上方的妖狐衝下,隱沒入瀰漫金芒中,只聽一道震耳欲聾的悶響傳出,愈發狂暴的金芒席捲開來,看那位置,明顯是第二道浪濤崩潰。

「繼續給我碾壓!」

看到金色妖狼勢如破竹,連續鎮殺了兩道浪濤,楚魁大笑道,隨即視線一轉,向著蕭寒投去個嘲謔的目光,吞葯恢復玄力么,來不及了啊。

東城頭上,以薛青云為首的眾人臉色不好看,眼下蕭寒可有些不妙。

「哈哈。」黃翔則是大笑,一手捂著笑痛的肚子,叫你逞能,叫你逞能,現在要付出代價了吧。

嗷!

不過接下來那道驚天的悲號聲,卻是讓黃翔猶如口中塞了垛巨翔般吭聲不得,他非常清楚那悲號聲是什麼聲音,於是他難以置信地看去。

城下那片金芒當中,一陣猛烈的氣浪席捲開來,當中的一幕顯露,蕭寒發出的浪濤將金色妖狼從中斬為兩半,剎那間斬過長空,當頭便對著楚魁爆斬而下,下方地面土石崩飛,炸開一道尺許深的溝壑,昭示著這道金色浪濤餘威兀是狂暴。

見得眼前的戰況,楚魁的眼球差點沒驚爆,但他到底是身經百戰之輩,很快便反應過來,他顯然不會坐以待斃,怒吼一聲,快若閃電地轟出雙拳,拳風颯颯。

砰!

拳印威猛,將金色浪濤轟碎,猛烈的氣浪肆虐開來,楚魁雙手皮開肉綻,身形也被震得連連倒退,但他臉上卻是帶著笑容,不管怎麼說,他總算是保住了一命。

咻!

尖銳的聲響,楚魁神色警惕,他只見前方的金芒被破開,一截枯槁的樹枝從前方爆射來。

「哈哈,這破玩意兒也想殺死我!」並沒太仔細去看樹枝,楚魁也就沒有認出它其實乃是玄級的樹枝寶劍,直接一掌折去,試圖將之拍斷。

手掌落下,與樹枝寶劍接觸,樹枝寶劍上蘊含著股極強的力道,楚魁並沒有能將之拍碎甚至拍落,頓時臉色大變,他這一掌連大樹都能拍斷,卻拍不碎一截樹枝,顯而易見,這樹枝絕對非是凡品。

明白了這點,楚魁就準備去閃躲,但顯然已然來不及了,樹枝寶劍沒入他的腹部,雖然並未能將他擊殺,但也讓他身形為之一滯。

而在楚魁這麼一滯間,蕭寒已然催動千里追蹤來到,手中斷芒刺出,還不待楚魁反應過來,便從他心臟要害處洞穿而過。

楚魁魁梧身形登時僵硬,眼睛瞪大地看著蕭寒,嘴角開啟著,卻是含糊不清地說著些唯有他能夠聽清的話…

蕭寒不理會楚魁,上前握住樹枝寶劍,將之與斷芒一起拔出。

楚魁身子一軟,癱倒在地面上,那眼眸竭力地轉向楚天涯,用盡全身的力量道:「替我報仇。」

話罷,楚魁嘴唇保持著咧開的姿勢,再也不動分毫。

蕭寒看楚魁氣息全無,方才上前將楚魁的空間戒指取下,將之收起,然後他看著楚天涯三名悍將,只是這般靜靜地看著,並沒絲毫的言語。

而在他的體內,七顆丹藥藥力迅速化為磅礴玄力散發開來,蕭寒催動素心功,將那些玄力盡數煉化,之後引入空洞的丹田。

「這傢伙居然勝了…」看著蕭寒前方的屍體,黃翔臉上發燙,猶如與今早般被蕭寒狠狠摑了一大耳刮子。

「厲害啊!」王沖反應過來,狠狠地揮舞了下手臂。

「不愧是我薛青雲的女婿啊,就是不同凡響。」摸著沒有鬍鬚的下巴,薛青雲笑道,臉上洋溢著洋洋得意之色。

「爹,你瞎說什麼呢!」正從震驚中蘇醒過來,準備向著蕭寒恭賀的薛曉霜,聽到薛青雲這般言語,她很是怔了下,明顯是搞不明白薛青雲怎麼突然稱蕭寒為他的女婿,但看到眾多目光看來,她也就不再多想下去,面紅耳赤地跺了跺玉足,嗔怪道。

「我開玩笑的啊。」也意識到剛才那般說有所不妥,薛青雲連改口道。

薛曉霜聞言,看向地面的眼眸中似乎掠過一抹黯然,剛才她父親雖然是在胡說八道,但她發現自己貌似並不抗拒…

不過一想到如今蕭寒的狀態已然不好,還處在下方的戰場,薛曉霜連收斂心神,轉身向著城下看去。

薛青雲,王家兄妹等人也連看向城下,如今蕭寒一連經過兩場戰鬥,狀態已然不佳,但蕭寒還留在下方,他是要做什麼?難道他還打算再戰一場?!

想到這裡,所有人都是目露駭然,雖然丹藥可以恢復蕭寒的玄力,但是卻難以恢復他的精力,再戰鬥下去,於他可是極為的不利。

可他還一副打算再戰的樣子。

「這樣才有點意思。」看著下方的蕭寒,黃龍笑道。

楚天涯也看著蕭寒,臉色陰沉到了極點,這蕭寒不過區區靈武境二階,卻一連斬殺他這邊兩員悍將,將他這邊的士氣打擊到了谷底,真是該死啊。

看著並不打算離開,卻又一言不發的蕭寒,楚天涯心中明曉,蕭寒是等著他這邊出人呢。

他也是知道,一旦他這邊由他或者王蟒出手,蕭寒百分百會不應戰,畢竟蕭寒現在戰鬥力銳減,已然沒了對抗他們的實力。

所以現在蕭寒其實是在等他旁邊的妖王塞寨主武靈子出手呢,武靈子實力比他與王蟒弱,與楚魁相當,想來蕭寒認為能夠擊敗楚魁,自然也就能擊敗武靈子。

楚天涯想到此,心下不禁大喜,這蕭寒還真是給勝利沖暈了頭腦,難道他不知自身如今早已沒了剛才的戰鬥力么?

再與武靈子斗,九死一生!

「武兄,如果可以,接下來一場由你出手,一旦你贏了,我的十個壓寨夫人你隨意挑五個去。」唯恐武靈子不應戰,楚天涯加重了籌碼。

「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武靈子不假思索地道。

「儘管說。」

「晚些滅了青雲城,那兩個女人歸我,其他的好處再另作瓜分。」充斥著滾燙慾望的視線,看向城頭上的王盈盈與薛曉霜,武靈子笑道。

「可以。」楚天涯扭頭看了眼,爽快地應道。

「我會宰了你。」

蕭寒也順著武靈子的視線看到了兩女,看到薛曉霜時他微微一驚,卻是沒有多想下去,他回過頭來,笑著看著武靈子,手掌作刀,狠狠在他脖頸處一劃。 聽到那沒頭沒尾的笑聲,武靈子有些莫名地望去,只見蕭寒正冷漠地看著自己,掌刀在脖頸處劃過,那意思已然再明顯不過。

武靈子眼眸發冷,打量蕭寒的修為,不過是區區靈武境二階,氣息還十分的紊亂。

「現在的你,有那個能力?」

武靈子嗤笑,他不否認蕭寒戰鬥力強大得離譜,但那是剛才,如今蕭寒即便服用了丹藥,也頂多只能夠恢復玄力,體能與精力是難以恢復的,那將會導致對方的戰鬥力遠不如剛才,剛才對方勉強殺了楚魁,現在還想擊殺實力與楚魁相當的他,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試試就知道了。」

蕭寒平淡的聲音並沒有太多解釋,掌刀緩緩落下,這武靈子與楚天涯一樣實乃渣滓,人人得而誅之,他也是不例外,但眼下敵方既然讓武靈子出場,那他就先將這武靈子解決掉吧。

此時蕭寒的玄力已然恢復得七七八八,蕭寒將之調動出來,灌注入手中的斷芒,手掌緩緩緊緊,冷冽的殺意與血煞瀰漫開來。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漫不經心的一笑,看著蕭寒手中的腥紅長劍,武靈子卻是未取出任何武器,他的武魂是風武魂,自然也就用不上兵器。

兩人目光相對,彷彿利刃在天空中交擊,氣氛一觸即發。

「蕭大哥,不要再戰下去了,我與盈盈姐不會將這人渣的話放在心上的。」陡然間薛曉霜那輕靈的聲噪傳來,當中飽含急切。

「沒錯。」

王盈盈附和,她與薛曉霜玉手握在一起,滿臉憂色地盯著蕭寒,唯恐蕭寒與武靈子決戰,如今蕭寒透支太大,與武靈子對上有著隕落的可能,那最好是不與武靈子戰鬥,畢竟眼下的戰鬥可非小孩子間的過家家,一旦一方落敗,那多半就是斃命的下場,後果太過嚴重。

「蕭寒,回來吧!」

薛青雲也出聲招呼,如今他已然將蕭寒當作金龜婿,還準備將蕭寒培養成一方巨擘,從而保青雲城安全,自然是不願意蕭寒涉大險。

「你可以聽從他們的勸告,回去做只縮頭烏龜。」聽得那陣陣的勸退聲,武靈子生怕蕭寒退而不戰,譏笑道。

「回去?」蕭寒並沒有理會薛曉霜等人,冷笑著一指前方地面,道:「閣下屙泡尿照照自己。」

此言一出,薛曉霜等人臉色一變,這蕭寒分明是打算與武靈子決戰啊。

「犟牛!」跺了跺玉足,薛曉霜氣憤不已,胸前豐滿不斷起伏著。

眼中劃過一道濃郁殺意,武靈子陰沉地盯著蕭寒,天地間靜謐,陡然刺耳的銳嘯響徹,只見漫天青色氣刃憑空出現,呼嘯在武靈子周身。

幽冥路18號別墅 「嗡!」

狂風呼嘯,武靈子一步跨了出去,天地間在這剎那狂風大作,一道道怒龍般的青色颶風形成,咆哮天宇,聲音化為實質的音波,一圈圈席捲向開來,震得無數人耳膜生疼。

轟!

大地撕裂開來,武靈子拳風呼嘯,帶起一道巨大的青色颶風,猶如一條奔騰的怒濤,夾雜著摧毀萬物的恐怖勢頭,奔騰而出。

「銅像勁,破!」

蕭寒一劍劈出,嘭的一聲,空氣向著周遭翻滾,而在當中,金色洪流奔騰而下,浪濤奔涌,與奔騰而來的怒濤轟然相撞。

咚!

地面裂開一道橫向的溝壑,兩波攻擊對撞下衝天而起,轉瞬雙雙爆炸,金青兩色漫卷,蕭寒與武靈子被震退。

「哼!」

蕭寒已然連戰兩場,戰鬥力不必說已然大大降低,可這種情況下自己卻只與其拼了個平手,實在太過的丟人現眼,武靈子冷哼一聲,決定不再與蕭寒慢慢斗下去,眼中殺意一閃,他印法一變,天空眾多咆哮的青色巨龍安靜下來,充斥著暴戾的龍目盯向蕭寒,龍威浩蕩席捲,將蕭寒完全地淹沒。

彷彿被無數只絕世凶獸盯上,蕭寒全身寒毛倒豎,他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滿是戒備地盯著武靈子,這武靈子的實力雖與他所殺的楚魁相當,但如今他的實力已然不如剛才殺楚魁那會,所以這武靈子是能夠對他構成生命威脅的。

「一招解決你,森羅龍噬!」

武靈子沉喝間,印法一分,雙手猛然向著前方的蕭寒抓去,那眾多的青色巨龍龍軀跟著一顫,爆發起刺目的毫光,下一霎,爆鳴響徹,天空劇烈地動蕩,只見密密麻麻的龍影撕裂長空,鋪天蓋地地向著蕭寒噬咬去,猶如百萬噸的巨洪滅頂,撼天動地。

下方的大地,一片片向著前方塌陷去,那咔嚓咔嚓的尖銳聲,聽得無數人頭皮發麻。

「這般恐怖的攻勢,如今的蕭寒,能夠接得下來么?!」王盈盈很是懷疑。

薛曉霜臉上的憤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憂容,旁邊的王盈盈感覺自己的手掌都為薛曉霜捏得有點痛了,偏頭安慰道:「他會沒事的。」

不過任誰都聽得出來,語氣中的中氣不足。

看著前方殺伐來的密集龍影,蕭寒面色凝重,眼波閃爍了下,他單手結印,彷彿有著鳳鳴聲響起,熊熊的金焰從他體內瀰漫而出,那溫度極為的恐怖,周遭丈許內的地面直接化為火紅熔岩,天空中玄力被引燃,出現一朵朵火焰花朵,絢爛之極。

金焰瀰漫,似乎是化為一隻翼展五丈大的鳳凰,金色翼翅鼓動,霸道的威壓呼嘯而出,瞬間將那席捲來的漫天龍壓震得節節敗退。

「這傢伙到底有多少底牌?!」王盈盈神色一滯,驚呼道。

武靈子神色也是一滯。

「管你什麼玩意兒,給我鎮壓了!」不過馬上武靈子就回過神來,他咬破舌尖,一口純正的精血噴薄在雙手,迅速結印,而後朝著蕭寒一按。

「砰!」

悶雷般的聲音響起,彌天龍影以著更快的速度俯衝而下,下方空氣被壓迫,彷彿形成了一面玻璃,但轉瞬琉璃便爆碎開來,漫天光點灑落。

砰!砰!砰!

下方一面面琉璃形成,悶雷迭響,振聾發聵,無數人瞠目結舌,此時的武靈子似乎要比楚魁強悍不少啊。

「妄想!」

蕭寒怒吼,雙手握實斷芒,籠罩於他身上的金色鳳凰兩隻金色利爪伸出,攥住了斷芒的劍柄,劍尖一抬,直指蒼穹。

轟!

蕭寒身上金焰躥起,那金色鳳凰也潰散為熊熊金焰,洶湧而上,剎那間盡皆灌注入劍柄,腥紅的斷芒,變作一把金色長劍,劍身嗡嗡顫個不止。

雙手握著斷芒,蕭寒身體被震得不停地顫動,雙手虎口裂開,鮮血流淌出來,他卻是絲毫也不撒手。

「炎冥劍法,炎冥亂天!」

蕭寒一聲清嘯,手中斷芒一劍斬出,劍尖爆鳴,異常刺目的金芒湧現,一股可怕之極的熾烈高溫出現,天地間溫度瞬間飆升。

咻咻!

金芒迸發,空間猛地顫動,一道道微小金芒激射而出,迎風暴漲,瞬息化為一道道巨大的劍芒切割而出,每一道都散發著令人心悸的熾熱與凌厲,絕對是可以將靈武境二階的修鍊者滅殺,密密匝匝不知有多少道一齊攻擊,那等威勢,毀天滅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