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越是在危險之中,他越是冷靜,血刀一動,陰陽化生,乾坤互轉的一刀再次爆發。

吟!

刀體震顫,嗤嗤嗤……一股股凌厲的氣息破出,迫得袍袖噗噗作響,好似隨時要崩裂開來。

陰可人臉色微變,深深一次吸氣,胸膛立時高高鼓了起來。

呼!

吐氣開聲!

咻!

鳳儀樓內的觀眾離得太遠,即使身懷深厚內力,恐怕也未必能看清陰可人這一招,可王動與陰可人就在咫尺之間,頓時就看到隨著陰可人這一吐氣,一股淡淡的黑氣噴涌而出,化為一道勁箭,攢射而來。

「這是什麼武功?」

如此詭異的武功,即使以王動的見識,也不由得微微一驚,但身體已本能的做出反應,殺身刀法猛然爆發,陰陽化生的一刀斬出。

轟!

攏住刀體的黑袍如同被炸藥轟中,巨大的響聲中,轟然裂開,一道道碎布片如雪花般飛揚,紛紛下跌。

便在碎片紛飛之際,血光一閃,抵住那一道攢射過來的黑色氣劍!

王動身形一顫,竟被迫得倒退數步,就此一招,已然試出了陰可人真正的修為。

此人修為竟已臻至後天境第九層的境地。

四大高手中,前三者皆是後天境八層,此人分明要比前三者強出一籌不止。

而以陰可人所修鍊的上乘武技,尋常的後天境十層——一流高手恐怕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如此厲害的對手,王動尚是首次得遇,倘若他沒有練成殺身刀法的話,那麼這一戰實無再打下去的必要,不過現在隨著這一記硬碰后,他卻是渾然無懼。

急速的揮刀中,真氣在體內嘩嘩流動,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涌動起來。

就在這時,那一股本來已經時斷時續的燥熱氣息猛的噴發,好似積蓄許久的火山,只等著時候來到,一朝爆發。

轟!

滾燙的氣息,瞬間流轉奇經八脈,經絡穴竅之中。

即使是內家真氣之上,也在一個呼吸之內沾染上了燥熱氣息,陡然變得狂暴起來,如同一頭髮怒的狂獅。

吼!

真氣咆哮,如虎如龍。

澄凈如水的心境一瞬間被打破,王動只覺得一股火氣直衝腦門,令得整個人都熱血沸騰起來,刀勢緊接著就是一變,一刀斬出,除了煞氣騰騰的殺意,尚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戰意。

戰!戰!戰!

喉嚨之中,發出無聲的嘶吼,王動前所未有的渴望戰鬥,渴望一場酣暢淋漓,百無禁忌的戰鬥,唯有如此,方能發泄心中的火氣。

心中只有刀。

手中只有刀。

刀在心中,刀在手中,殺,殺,殺!

「哈哈哈哈哈哈…………。」

幾如瘋魔一般,王動長發不知何時散開,披散雙肩,在刀氣舞動中,幾如星河倒泄,紛紛揚起。

瘋狂而熾熱的戰意竟令得陰可人氣息也不由得微微一窒,隨即好似惱羞成怒一般,眼中殺機大盛,探爪抓攝。

「黑邪大法,穿空神爪!」

裂破空氣的爪力瞬間掠至,陰可人屈指探爪,五指如鉤,閃爍著滲人的凶光,一縷縷黑色氣息若隱若現。

嗤!

空氣一響,一抹寒光閃現,猛的一下子竄至王動面前,噗!鐵畫銀鉤,一勾擊向他的喉嚨。

鋒銳迫人的氣息吐出,還沒有抓到,王動喉嚨之上隱然已生出刺痛的感覺,就在這一瞬間,幾乎是本能一般,體內那股火熱滾燙的氣息忽然之間分散開來,竄向周身上下二三十幾個穴位。

一股奇異的感覺湧上心頭,王動意隨心走,身隨心動。

下一刻。

嗖!

好似是閃電一般,青影一閃,詭異的掠出數丈,於咫尺之間避開陰可人的穿空神爪。

「什麼?」陰可人心中大動,面上顯現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黑邪大法乃是一種極為邪門的武功,這門功夫共有十三重,修練這門武功需要不間斷的以資質稟賦上佳且身具一定修為的年輕處女為鼎爐,吸取女子元**華成就己身,也虧得陰可人出身世家,家族勢力龐大,才能為他的修鍊提供「材料」。

饒是如此,又要天賦上佳又要身具一定修為的處子也不是那麼容易尋得的。

不過就是這樣,自修鍊黑邪大法以來,被陰可人吸取了元**氣的女子都已過百數,這也使得他將黑邪大法推至第九重的境地,以九重黑邪大法的成就催動穿空神爪,素來都是無往不利,殺人從不用二招,卻沒想到在王動這裡竟失了手。

震動之際,攝人的勁氣再度襲來。

陰可人看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幕。

就好像是閃電一般,蜿蜒曲折,卻又快速絕倫,一種詭異無比的身法。

他從來沒有見識過這樣的身法。

清影一閃,王動合身撲來,一刀斬下。

「穿空神爪!」

陰可人目眥欲裂,幾如瘋狂一般,五指如鉤,噹噹當!以快速無比的手法連續數次擊打在血刀上,卻偏又避開了其鋒芒。

不過,那一波接一波湧來的刀氣卻使得他難過無比,突然喉嚨一甜,竟湧出一縷鮮血來。

「退!」

哪怕陰可人再不心甘,此時也知道自己再打下去,情況不妙了,當機立斷,抽身疾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交手之前,陰可人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被迫敗退。

「該死!」陰可人咬牙切齒,所有的風度都化作怨毒,「畜生,遲早要將你碎屍萬段。」

王動閃電掠至,身法之快,疾如風雷,緊接著又是一刀殺來。

陰可人拼著受傷,反手一記穿空神爪,當!五指如鉤,彈動刀身,勁氣洶湧而來,陰可人渾身劇顫,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借勢倒竄,狼狽潰逃。

全場鴉雀無聲,人人驚震。

王動與陰可人從交手到結束,前後不過十個呼吸,可是雙方各展絕學,生死一發間閃電互攻,堪為本屆武會最為精彩之一戰。

在陰可人吐血奔逃之際,一剎那間,無數道目光投向場中的王動。

震驚,錯愕,嫉妒,難以置信……等等複雜的神色,在這時出現在全場觀眾臉上。

所有人都知道本屆武會最大的新星已出來了。

但是也有一些功力精深,眼光毒辣的老輩高手目光灼灼的盯著王動,面上泛起驚疑之色。

「哈哈哈哈……王老弟幹得漂亮,姓陰的小子這次丟臉丟大發了!」

雅室內,秦軍拍著桌子樂不可支,大笑不止。

杜天偉已經被震得麻木了,每次覺得王動已經到了極限時,後者總會給他帶來意外的驚喜。

李鶴微微一皺眉頭,「秦兄,不要笑了!」

「怎麼?李老弟,你這就不對了,王老弟勝了,尤其是擊敗了姓陰的,咱們該高興啊。」秦軍不滿道,他性子直爽,雖對王動修為進境之快感到驚訝,卻也不至於妒忌。

「秦兄,你想到哪裡去了,你以為我會嫉妒王兄么?」李鶴一看秦軍的臉色就明白他的意思,苦笑道:「你自己過來瞧瞧吧,總覺得王兄有些不對勁。」

「什麼不對勁?」秦軍滿臉疑惑,踱步到窗前,朝著下面觀望。

「怎麼說呢,跟平時有些不太一樣。」李鶴想了想說道。

這樣一說,秦軍,杜天偉等人細看,頓時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平素的王動予人的感覺十分冷靜,從容不迫!而現在卻如一座噴發的火山一般,表現得十分狂躁,幾如怒獅。

「糟糕!」

幾乎是同時,秦軍,李鶴兩人異口同聲大叫一聲。

「走火入魔!」

兩人心中頓時湧出這四個字來,目光對視,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駭然之色,「走火入魔」對於一名武者而言,幾乎是比死還要可怕的事情。

花廳之中,岳鳳儀眉頭突然皺緊,眼中光芒大盛,盯著王動細看了幾眼,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岳姨,你怎麼了?」

蕭青兒感受到異動,訝然問道。

岳鳳儀搖了搖頭,臉色有些遲疑,終究還是說道:「姓王的小子,他……走火入魔了……。」

「什麼?」蕭青兒臉色一白,露出驚駭之色。

岳鳳儀轉身看著她,沉聲道:「青兒,你老老實實告訴我,你跟這王動究竟是什麼關係?」這時候也不再稱呼蕭青兒為「青姑娘」了。

「他——!」蕭青兒咬著嘴唇,臉上掠過一抹暈紅,緩緩道:「他曾經救過我的命——。」

「救過你的命?怎麼回事?青兒,你怎麼沒跟我提起過?!」岳鳳儀臉上殺機一閃,森然說道。

「岳姨,現在就別管這些了,你告訴我,該怎麼救他。」

岳鳳儀沉吟道:「這小子救過你,便不能不救他,不過走火入魔,非同小可。亦非病症,卻不是什麼藥物可治,只有頂尖高手才能以無上內力鎮壓其體內錯亂的真氣。」

「頂尖高手?!」蕭青兒臉色一動,咬著嘴唇道:「好,我去求小姐出手。」

岳鳳儀看著蕭青兒,輕輕一嘆道:「傻丫頭,傾城小姐何等驕傲,豈非為了救一男子而出手?」

「就算再難,我也要去求求小姐。」蕭青兒咬了咬牙,斬釘截鐵道,隨即又以祈求的神色看著岳鳳儀,道:「岳姨,在我沒回來前,求你幫我看著他——!」

岳鳳儀看著蕭青兒那一雙恍似會說話的眼眸,幽幽一嘆:「去吧,唉,真不知道這小子是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值得你這般對他。」

蕭青兒福了一福,迅速離去。

……

庭院中,王動戰意如狂,精神燦燦,舉刀向天,殷紅而凄艷的血色在刀體上綻放,尤其是在周遭燭火映照下更顯得寒氣迫人。

「蕭玄風,出來一戰!」

王動放聲大笑,直接朝蕭玄風發起了挑戰。

「哼!」

一聲冷哼,聲音雖輕,卻如炸雷一般,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蕭玄風如一朵雲彩般自酒樓上飄落,足不沾塵的掠至王動身邊。

蕭玄風看了王動一眼,哂然一笑:「走火入魔,死生一線,尚不自知,真是愚不可及。」

「廢話!」冷哼一聲,電光火石之間,王動身形一竄射至,掌中血刀凌空斬去。

「以為勝了一個陰可人就了不起了么?在我蕭玄風眼裡,你們都是一群土雞瓦狗。」

王動體內真氣沾染那股火熱氣息,走火入魔,反而戰力倍增,實際上卻是契合了「烈火烹油」的意味。

那股氣息在體內越燒越旺,而自身潛力則越發的被逼迫出來,但是卻無法持久,遲早會虛耗過度,油盡燈枯。

但是,至少在這時,他以後天境第八層的修為,催動殺身刀法,戰力之盛,已可與後天境十層——定州第一流的高手爭鋒。

正是如此,即便是陰可人的狂妄自負也要暫避鋒芒,狼狽敗退,但蕭玄風不是陰可人,面臨這足可迫得一般後天十層高手也要暫避的一刀,他迎著刀鋒,如一柄出鞘利劍,陡地射出。

蕭玄風五指騰飛,指氣縱橫,以五根手指彈動指力,一次次撞擊在血刀刀體上,迫退那股凌厲的刀勢。

陰可人沒有做到的事情,他卻似輕易就做到了!

全場震動,每個人都被震得說不出話來。

蕭玄風的武功已足以使得八九成以上的青年高手心如死灰,永遠難以升起敵對的意願,唯有極少數心志堅毅的青年並未因此卻退,反是激起了與之爭鋒的慾望。

場中,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激戰。

血刀在王動手中,綻放出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華,刀氣之盛,只怕就是大雪山血刀門一派的創派祖師復生也要看得瞠目結舌。

而蕭玄風五指飛掠,一根手指便是一口劍,五口劍排空布陣,一次次擊潰洶湧撲來的刀光。

就連鳳儀樓正廳內,八大勢力的代表,這些大人物們,這時候也覺得熱血沸騰起來。

定州武會,開始於三、四十年前,每三年一屆,到得此屆已有十幾屆,但這一屆卻絕對是最強的一屆。

蕭玄風出人意料的晉入後天境第十層,以其修鍊的上乘武功,恐怕放眼定州,同級高手之內也沒幾個能與他爭鋒,甚至即令是先天高手出馬也未必能殺得了他!

以此等驚人的藝業,本該以壓倒性的優勢成就第一!可是卻偏偏出了一個怪胎……竟然在走火入魔之中跟蕭玄風斗得旗鼓相當。

噹噹噹噹當!

蕭玄風以手作劍,手指之上似沾染了一層金色光輝,每一次擊打在血刀刀身之上都引起一陣金鐵交鳴之聲,將王動每一次的攻擊都封殺於外。

但是,蕭玄風臉上並無得意之色,反而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因為他發現對方雖然無法攻破自己的防禦,可自己也沒辦法破掉對方的刀法。

蕭玄風驕傲無比,武會上湧現的青年高手在他眼中全都土雞瓦狗之輩,即使是鬥成平手,對他而言也是莫大的恥辱。

又一次封殺血刀,蕭玄風身形驀然一退,看著王動道:「你很榮幸,與此同時,你也很不幸,因為你將看到我蕭玄風的劍法!」

嗆啷一聲,一道劍光衝天飛起。

蕭玄風的寶劍一直縛於身後,但出鞘的時間實在不多,以至於都快讓人以為那就是一個擺設,但是到得現在所有人才知道,蕭玄風的劍絕對不是一個擺設,而是真正殺人之劍!

就在這一剎那,劍氣大盛,蕭玄風一劍斬出,力發千鈞,裹挾著雄渾大力,正如他的人一般,劍勢亦是自高而下,爆發出沛然難御的一擊。

王動同時揮刀!

乾坤輪轉,陰陽化生的一刀!而且這一刀揮出,竟似又有進步的意思,氣息之盛,尚是前次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