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還沒完,林凡嘴裡又吐出了一句:「第二招!」

李東大驚,自己這還沒有緩過來,他的攻勢再來,這還怎麼擋啊?

還沒等她想清楚,林凡就出手了,李東只覺得眼前一花,然後右手就讓他扭住了!

「如果是生死搏鬥,你這隻手就完了!」林凡淡淡地說,緊緊將她的手扭住。

「我輸了!」李東倒也乾脆,都這樣了,正如林凡所說,如果是在生死搏鬥中,自己的手就完了,而手一斷,擅長的是腳,但劇痛之下,還有用么?

林凡微微一笑,將她放開,說道:「走吧,有人來了,我可不想讓人當猴看!」

剛才兩人在這裡打的時候,遠處就有人出現了,再遲一點結束戰鬥的話,別人就會看到了,這也是林凡這麼快將她制服的一個原因。

「好吧!」李東也沒了脾氣,她是真的讓他打服了。

「剛才弄疼了你,真是不好意思!不如這樣,我請你吃早餐,算是補償一下!」走到路上,林凡指著公園對面的一家早餐館說。

「不稀罕,姐還有事!」李東這時候心情十分低落,哪有心情跟他一起吃早餐,哼了一聲,就跑著走了。

林凡摸了摸鼻子,也沒有計較她的無禮,自己慢慢走了過去,早上這運動量還真不算小,還是先對付一下肚子再說。

時間還很早,早餐館也是才開門一會,裡面只有一個人坐著。

林凡的眼神從那人身上掃過,心裡微微一驚,這人身上有殺氣!

殺氣不是很濃,但林凡可是見識生死場面的人,自然能夠感覺得出來。

不過,他也不怎麼在意,自己來花城后,應該沒有結下什麼生死大仇,這人就算有殺氣,但也應該不是沖自己來的吧!

不過,他也沒有選擇跟對方坐得太近,而是選了一個能攻能守的位置坐下,然後對老闆說:「來一碗牛腩面,份量大一點!」

「好的,請稍等!」老闆一邊忙著,一邊回答他。

沒一會,那人的麵條做好了,老闆端了過去,然後又問林凡:「靚仔,你的麵條要不要加辣?」

「不用,謝謝!」林凡並不是不能吃辣,而是不習慣在早上吃辣。

「明白了,馬上就好!」老闆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進去。

林凡靜靜地坐在那裡,但卻是暗中注意著那人,他驚訝地發現,這個帶著殺氣的男人吃起來還真是斯文,甚至都可以跟那些外國的紳士有得一比了。

難道,他在國外呆過?林凡心裡一動,國內的人很少有這麼吃法的,只有在歐洲的某些國家,比如英倫三鳥,才會吃飯的禮儀做得這麼極致。

想到這裡,他心裡又是一動,他是殺手!一般來說,殺手組織基本上都在境外,華夏國內很少出現殺手,因為在華夏的法律中,殺手組織是屬於嚴打的,根本就無法立足;而國外就不同了,相對來說管理要寬鬆很多,有些殺手組織乾脆就以雇傭兵的形式存在,所以很難管得到。

那麼,如果他是殺手的話,來花城準備對什麼人下手?

他突然站了起來,朝那個人走過去,微笑道:「這位先生,我是一個相士,看到先生骨骼精奇,一時興起,想幫先生免費看下相!」

那人將嘴裡的麵條吞了下去后,這才抬起頭來,淡淡地看了林凡一眼,那眼中沒有半點色彩,如果不是林凡心理素質夠好,這一眼就會將他嚇尿!

「沒興趣!」很明顯,這人不喜歡說話,只是吐出了這三個字后,便再度低頭吃面。

「哦,那真是太遺憾了!說真的,你是我見過骨骼最精奇的人,如果不出所料,你肯定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林凡聳了聳肩,也沒有勉強,就退了回來。

只不過,那人沒有發現的是,就在剛才,林凡已經在他身上做了暗記。 等林凡吃完早餐,那個疑似殺手的人已經走了。

林凡也沒有理會,反正對方只要不找自己麻煩,那也就不用去管那麼多,畢竟,自己並不是救世主。

回到家裡時,發現幾個女人都起來了,連據說最愛睡覺的孫妍都坐在客廳里,跟另外三個女人一起看電視。

「大家早啊!」林凡打了一個招呼。

「喲,小林子啊,你還真是勤快,一大早就起來去運動啊!」孫妍嬌聲說道,那一雙桃花眼,水汪汪地看著他。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所以呢,堅持鍛煉一直是我的宗旨!」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林大哥果然是個勤快的人,我也想早點起來鍛煉身體,可就是起不來,唉!」方雪晴嬌笑著說。

「其實,只有有決心,就沒有做不到的事。小雪晴,如果你想早上起來鍛煉的話,我有一個辦法!」林凡含笑道。

「什麼辦法?」方雪晴眼睛一亮,問道。

「辦法嘛……等我洗澡出來再告訴你,一身的汗,難受!」林凡笑道,便走進了房間。

「東東,繼續說,林凡真有那麼厲害,將你都打敗了?」等林凡一走,孫妍馬上就纏住李東,問道。

李東翻了翻白眼,無奈地看著上這三個女人,真是交友不慎啊,自己回來的時候心情不怎麼好,硬是讓趙子媚看出來了,然後一番追問之下,便將事情託了出來。

然後,這三個女人便成了好奇寶寶,一直追問事情的經過,讓她簡直就想哭!

人家都輸得那麼慘了,你們一點不同情就算了,還一副幸哉樂禍的樣子,還有理么?還能好好地做姐妹么?

「反正,那個混蛋不是人!」李東沒好氣地說。

「聽你這口氣,不會讓他佔了便宜吧?不行,一會他出來我幫你討回公道,這是不對的行為!」孫妍生氣地說。

「沒有的事,你別亂猜!」李東惱道。

「那就是你不對了,他又沒占你便宜,你幹嘛還要罵他啊?」孫妍一副不解的表情,說道。

「他……反正他是個混蛋,頂多,也只能算是一個有本事的混蛋!」李東氣呼呼地說。

「東姐,你這麼說我就不同意了,我可是知道,林大哥是一個好人,他不會是混蛋!」方雪晴不樂意地說。

「小雪晴,你怎麼總幫那個混蛋說話啊?我可告訴你,他的人品有問題的!」李東鬱悶地說,她在林凡手底下吃了虧,總覺得有一股氣發不出。

「東姐,不是我偏幫林大哥,而是林大哥本來就沒有犯什麼錯,你可不能冤枉他了!」方雪晴認真地說。

對於林凡,方雪晴是一萬個同情,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父母的人,一個自小便讓「虐待」長大的人,一個未婚妻逃跑了的人,怎麼都是值得同情的。

而且,昨晚他還陪自己去玩了,更是為了自己而強行喝了一杯酒,還差點喝出大事來,這都讓她格外感激他,同時也覺得對不住他。

所以,現在聽到李東一直說林凡的不是,就讓她有點反感了,林大哥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是李東所說的那樣呢?

再說了,她對李東也很了解,歸根到底,李東對男人就沒有什麼好感,並不只是針對林凡一個,而是幾乎對所有的男人都沒有好感。

「好吧,當我沒說!」李東鬱悶得要死,這個林凡還真是可恨,才來一天,就分化了自己四姐妹,真是禍害一個!

「我要出去了,你們誰有興趣跟我去館里?」李東實在是無聊,說道。

「我沒空!」趙子媚第一個表態。

「我也沒空,去你那裡除了看你揍人,還有什麼樂趣?」孫妍也搖頭說。

李東看向方雪晴,方雪晴馬上也搖頭:「不好意思,東姐,我今天也沒空!」

「好吧,我自己去!」李東鬱悶地說。

李東走了一會,林凡就從房間里出來了,孫妍眼睛一亮,嬌聲說道:「林凡,今天是周末,你有沒有空啊?」

林凡微微一愣,看到她熱切的表情,有點明白她的心思了,說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有點事。」

「不會吧,周末你還有事做?我還說請你去看電影呢,真是的!」孫妍鬱悶地說。

旁邊的方雪晴和趙子媚都是瞪大了眼睛,剛才這妞說沒空,原來就是想跟林凡去看電影啊!

不過,對於她的大膽,兩人都是十分佩服,這種敢愛敢恨的性格,也正是孫妍的風格。

「真的不好意思,我跟一個客戶約好了,一會要去複診。」林凡倒不是騙她,而是一會真的要去李家,看看李承鋒的病好了多少。

果然,過了一會,別墅外就響起了喇叭聲,林凡往外面看了一下,說道:「車子來接我了,晚上見!」

看到林凡走出去,屋裡的三個女人都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同時走到窗前看了出去,當看到那輛車子時,趙子媚和孫妍沒有什麼經感覺,但方雪晴卻是一怔!

這不是李家大小姐的車么,她怎麼來接林凡了?

「說什麼去複診,原來是跟女人去約會!」孫妍眼尖,看到了車子里的李靜雯,不由得有點吃味,酸溜溜地說。

「應該是真的,因為李家老爺子前段時間病危,差點就沒了命,後來聽說讓一個神醫治好了,難道那個神醫,就是林大哥?」方雪晴若有所思地說。

「神醫?小雪晴,你就別忽悠我了,林凡這麼年輕,還能是什麼神醫?」孫妍當然不信了,失聲笑道。

「就是啊,雖然我承認他是一個有本事的人,但如果說他是什麼神醫,誰會相信?」趙子媚也搖頭說。

「我相信他!」方雪晴卻是非常認真地說。

「小雪晴,我說你是不是著魔了?」趙子媚一怔,說道。

「沒有,你們對林大哥不了解,所以這麼說他是很正常的!」方雪晴得意地說。

「喲,這麼說來,小雪晴你很了解林凡了?」孫妍不服氣地說。

「當然,如果說這世界上只有十個人了解林大哥,那我絕對就是第十個!」方雪晴得意地說。

「為什麼你不是第一個?」孫妍奇道。

「笨,因為我是昨晚才知道的啊!」方雪晴嬌聲說道。

「昨晚?我記得你昨晚很早睡覺的啊,難道,你後來偷偷溜到他的房間去了?」孫妍一怔,說道。

方雪晴臉色一紅,嗔道:「妍姐,你亂說什麼啊?」

「本來就是,你自己也說了,是昨晚他告訴你,那不是你溜到他房間去,難道是他膽敢偷溜上來?」孫妍不服氣地說。

「才不是,林大哥才不會那麼壞!」方雪晴臉色一紅,只好將自己昨晚偷偷帶著林凡溜出去的事交待了。

「其實,林大哥很可憐的,你們就別懷疑他了!」最後,方雪晴還不忘為林凡拉同情票。

孫妍瞪大了眼睛,上下左右看了方雪晴半天,這才在她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后,說道:「看不出啊,小雪晴,這才跟人家認識第一天,就敢帶著他私溜出去玩了,你也不怕他將你賣了?」

「林大哥才不是那種壞人,他是好人!」方雪晴堅定地說。

「好吧,你的林大哥的確是好人!」孫妍無奈,她知道再說下去,方雪晴也不會承認自己有錯的。

「林大哥本來就是好人!」方雪晴甜甜地說。

趙子媚:「……」

孫妍:「……」

「怎麼樣,爺爺的身體沒問題了吧?」李靜雯略有點緊張地問。

林凡認真地檢查了一遍,點了點頭,說道:「沒事了,盅毒全部清除了!」

「太好了,謝謝你,林神醫!」李靜雯歡叫一聲。

「沒什麼,這是我作為一個醫者的本職!對了,那件事有沒有進展?」林凡問道。

李靜雯明白他指的是什麼,皺眉說:「沒有,對方隱藏得得很深,暫時還查不出來。」

「這事我覺得你們應該從李威那裡下手,他就是一個草包!」林凡不客氣地說。

「這件事如果查明真是他們做的,那麼不管是什麼原因,都必須嚴懲!」老爺子坐了起來,眉頭緊鎖,不地聲音卻冷得很,居然讓人暗算了,這讓死裡逃生的他,簡直就有點無法相信!

死過一次的人,對於生命會格外看重,李承鋒也不例外,就算他已經年近古稀,但人誰不想活得久點?

而且,這次的事件還有可能是自己的後代做的,這就讓他更加的憤怒了,這些不肖子,真是反了天了!

「這件事我就不參與了,你們自己決定吧!好了,我先走一步,有事再聯繫!」林凡站了起來,說道。

「小林,我聽靜雯說,你是來花城找人的,現在找到了沒有?」李承鋒突然問道。

林凡看了李靜雯一眼,沒想到她將自己的事都告訴李承鋒了,這女人估計是想幫助自己。

「我覺得,你幫我治好了爺爺的病,就收那麼一點報酬,有點過意不去。所以,想幫助你尋找到你的未婚妻,我想,以我們李家的實力,會比你一個人漫無目的地找更好一點。」李靜雯坦然說道。

「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林凡只能無奈地接受了。 沉吟了一會,林凡還是如實說道:「暫時還沒有線索,不過我相信,除非她不在花城了,否則我就一定能找到她。」

「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小林,我相信你也能找到。但正如雯雯說的那樣,與其你一個人在茫茫人海中找,不如讓我們發動人手,幫你一起找,那樣的話,也許很快就能找到了。」李承鋒正色說道。

「好吧,那就麻煩你們了!」林凡也不再拒絕,畢竟他說的也有道理,真讓自己這麼漫無目的地去找同,真不知道會找到什麼時候。

「還有一點,小林,你現在行醫,好象也屬於無證的吧?這萬一碰上較真的人,將你抓走也是很有可能的。對一些人來說,他才不會管你是否醫術通神,他看的就是那個小本本!所以,我覺得你應該考一個行醫證,然後到醫院裡,或者自己開一個醫館,做一份事業,那樣的話,對你以後都會有好處。」李承鋒認真地說。

「行醫證我有!」林凡微微一笑,從身上取出一個證書來,開玩笑,一個醫神的傳人,怎麼可能沒有行醫證呢?

「有就好,我本來還說讓人幫你弄一本呢!不過,我覺得你還是找一份事情做的好,雖然我知道你不缺錢,但是,你不覺得有一份穩定的事業,對於一個男人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分,至少,能讓你女朋友覺得有安全感!」李承鋒看著他說。

「好吧,我考慮一下,看看到底要做什麼。」林凡點頭說。

他倒不是敷衍李承鋒,來花城這麼久了,他也沒有真正意義上賺什麼錢,幫李承鋒看病,前後只收了不到一萬塊,完全不夠開銷。

儘管李家可以給他很多錢,但他拒絕了,因為一開始他就說過了,只會收一點點診金,因為他只是半義診的形式。

「我有一個建議,我們李家也有一家控股的私人醫院,在那裡,我們佔了80%的股分,如果你暫時沒有地方去,不如到那裡先做醫生,怎麼樣?」李承鋒微笑道。

「私人醫院?什麼級別的?」林凡驚訝地說。

「三甲醫院,在花城也算是比較有名的。不過我現在對醫院的醫生水平有點懷疑,如果你能去那裡坐診,我就放心多了。」李承鋒說道。

他之所以會不滿,也是因為這次自己的病,作為一個三甲醫院,他們竟然無法將自己治好,這簡直就是無法忍受。

同樣是中醫,但林凡就能將自己治好,這就是水平的問題了。

「我們醫院是中西醫結合的,西醫就不說了,中醫方面也是比較有名的,不過這次的事後,我對他們的水平有點信不過了。如果小林你去做的話,我給你一個中醫院副院長做,待遇方面也不用擔心!」李承鋒微笑道。

「我考慮一下吧,不過就算我去做,也只是做一個醫生,至於什麼副院長就算了。」林凡認真地說。

「這個……那你考慮一下吧,至於做什麼職務,到時候我們再商量。」李承鋒有點意外地說。

等林凡走了,李承鋒有點無奈地對站在一邊的李忠說:「阿忠,你對小林有什麼看法?」

「正直而善良,勇敢而細心,不貪財,不戀權,是個男人!」李忠不假猶豫地說。

「這樣的男人,我們李家能不能等到?」李承鋒問道。

「得不到!」李忠想也不想,直接就說。

「是啊,這樣的人才我們是很難得到的。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李承鋒眼裡閃過了一絲得意之色,說道。

「但是,他好象也不貪色!」李忠搖頭說。

「男人,沒有人能逃得過美人關!我看得出,雯雯很喜歡他,我們不妨想想辦法,幫她一把!」李承鋒奸笑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