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最初的支持者,雷布恩的離去從表面上看,的確讓二王子派的實力大幅度縮減,但事實上在免去其爵位的表象之下,塞納克並沒有召回雷布恩原有的部下,而是統一將他們降為平民。

也就是說,雷布恩此時擁有的力量沒有任何改變,只要他有想法,依舊可以支援塞納克。

正在此時,羅倫提城的外交官慌忙的沖了進來:

「梵瑟芙四世陛下,不好了!」

這情形讓在場的所有人心中一緊。

「怎麼了?」

「巴布羅王子和博洛洛普侯爵,向您宣戰了!」外交官根本來不及擦去額頭的汗水,將一份文件遞給了上前阻攔的葛傑夫。

雖然已經早有準備,但是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所有貴族都大吸了一口涼氣。

在他拿來的文件上,密密麻麻的寫著塞納克的十宗『罪狀』,其中包含了『勾結八指』『毒殺梵瑟芙三世』『強行將平民驅離』。

「呵呵,用詞可真夠銳利的。」塞納克苦笑一聲。

「梵瑟芙四世陛下,我們現在應當如何?」佩斯佩亞問道。

其他貴族也同樣投來期待的目光。

這是一場豪賭,贏了他們可以得到兩倍甚至更多的領土,但是輸了的話,他們絕對會失去生命。

「有戰必應,身為國王如果不能平息國內的叛亂,會被別國恥笑的。」塞納克雖然說的很有底氣,但是心中確是完全相反的。

帝國一直虎視眈眈,而自己這一邊又出現了嚴重的內亂,若是不能迅速解決,恐怕會面臨兩面夾擊的局勢。

「葛傑夫,我認命你為大將軍,為王國平息內亂,而其他貴族們也要傾盡全力相助。」塞納克果斷下令。

在這段時間裡,塞納克已經完全將梵瑟芙三世被毒殺的責任安在了巴布羅頭上,至少自己這一邊的民眾絕對會支持自己的。

「遵命!」

「把地圖拿上來吧。」塞納克示意在側門等候的克萊姆將裡面的地圖搬出來。

這是一張刻在木板上的地圖,王國境內的所有領土都描繪得很細緻,甚至連村落都標了出來。

可以看到在地圖上最大的是他們所在的王國首都羅倫提城,還有其他八個大都市,也就是大貴族們的領地。

分別是西北方的耶阿森納爾、東北方向的耶博洛洛爾、耶烏洛瓦爾以及耶勃魯姆拉修爾、東方的耶雷布爾、東南方的耶佩斯佩爾、耶蘭提爾、以及西南方的耶洛貝爾。

各大都市的分佈很散亂,距離也不一樣,而博洛洛普統治的耶博洛洛爾城距離羅倫提城最近。

大王子派的大貴族此時有博洛洛普、勃魯姆拉修、烏羅瓦納邊境伯爵,而二王子派這邊現在僅剩佩斯佩亞以及利頓侯爵,所幸佩斯佩亞侯爵還有大量小貴族作為支撐;以及原本就屬於王族的耶蘭提爾以及耶洛貝爾兩個城市。

單純從兵力的角度上看,二王子派所掌握的數量並不比他們要少。

「既然我們已經做了這麼多準備,那就不需要再進行什麼輿論操控了,直接討論應當如何應對吧。」

目前與塞納克同陣營的是佩斯佩亞侯爵、勃魯姆拉修侯爵、利頓侯爵,若是再加上之前的雷布恩侯爵的話,贏面必然會傾向自己這一邊。

「葛傑夫,你認為我們應該從哪裡著手?」在戰爭方面還是要多聽葛傑夫的意見。

葛傑夫從木質地圖後方抽出一根加持了標記魔法的小棍子。

將博洛洛普侯爵掌控的耶博洛洛爾、烏羅瓦納邊境伯爵掌控的耶烏洛瓦爾圈了起來。

魔法的力量讓這兩個大城市被黃色的光芒標記。

「根據情報,這是大王子的兵力集中的地方,那麼他們將會在耶博洛洛爾集結,而後進行下一步的行動。」葛傑夫繼續圈起下一個大城市耶博魯拉修爾:

「而我認為這裡有很大概率會成為他們的首要攻擊目標。」

大王子的大都市正以掎角之勢咬住了耶博魯拉修爾。

「我認為也是這樣。」勃魯姆拉修侯爵點頭道。

若是以前還處於中立派的他,的確不會擔心自己會被攻擊,因為他的大都市的位置與羅倫提城相反,並且和他開戰也只是在浪費精力罷了。

「所以我認為當務之急是先讓這城中的士兵與平民先從南方的大路向耶雷布爾轉移。」葛傑夫在連接兩個大都市之間畫出了一條線:

「這樣可以在降低損失的情況下還可以完成我們的戰鬥布局。」

「那麼,耶阿森納爾那邊呢?」

耶阿森納爾和耶蘭提爾的位置差不多,前者位於與評議國的交界處,也擁有不可小視的力量,若是和巴布羅聯合,將會對戰局有著不小的影響。

「不,在這一點上我始終認為耶蘭提爾和耶阿森納爾是安全的,因為他們的任務是提防別國,若是這個職能被替代,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葛傑夫很自信。

他也曾見證過內戰,也在歷史書籍看到過相關的記載,不論是什麼規模的內戰,都不會波及到邊境城耶阿森納爾以及耶蘭提爾。

。「張姨?你在凡哥家前幹什麼呢?」

王寶石停下機車摘掉頭上的頭盔看著貼在大門之上的中年女人。

他呼出一口白氣,然後搓了搓手。

張姨身體輕輕一顫,緊了緊纏繞在頭頂之上的圍巾,然後盡量低著頭結結巴巴的答道:「哦……姨沒啥事,這天氣有點冷,我走累了,腿有點麻就準備在大門口休息一下。」

「張姨你腿麻了?風濕又犯了嗎?靈姐姐也是,整天就知道在外面賺錢,我過來扶您回家吧!」

王寶石……

《民間詭異筆記》第一百八十三章遇襲 「砰!」

「砰!」

天空之上,無數的飛禽正在衝擊光壁。

地面之上,四面八方也衝出許許多多的妖獸,對光壁發動攻擊。

所有的妖獸,都似乎不怕死亡,瘋了似的,你死了我上,我死了別人繼續衝擊。

一時間,呆在防禦陣法內的眾人開始慌了。

每一個人都在擔心,萬一這個防禦陣法被妖獸破掉了,那將會有多少人慘死在妖獸的口中?

「這些妖獸是瘋了吧?」

「它們這是得到了什麼命令嗎?」

「只要它們衝破防禦陣法,那我們可就都完了!」

……

人心惶惶。

見狀,徐福往端木賜和端木雪這邊靠近一步,輕聲說道:「老爺,咱們這個防禦陣法,只是一個暫時布置的小型陣法,而且陣眼也不是很多,我擔心妖獸這麼衝撞下去,陣法會被破掉。」

端木賜點點頭,兩隻眼睛卻一直盯著黑龍湖面:「我估計,這些妖獸肯定是得到了某種命令。」

徐福擔心道:「那咱們該怎麼辦?」

現在去加強陣法,肯定太晚了。

端木賜也想到了這一點,滿臉嚴肅的說道:「看來,我要去會一會這隻黑蟒了!」

端木賜這是要潛下黑龍湖!

徐福立刻阻止道:「老爺,這黑龍底下危險異常,八百年前就連東方遠大人都沒有在這湖中撈到好處,咱們下湖,只怕……」

「怕甚?」端木賜打斷徐福的話,「難道我還會比東方遠要差么?」

徐福不敢接話,生怕惹怒端木賜。

要說修為,端木賜的修為,比東方遠自然是要高。

說到此處,端木賜這才抬頭看了一眼天上黑壓壓的飛禽妖獸,然後道:「這防禦陣法外,暫時還沒有元嬰境妖獸的氣息……」

端木賜扭頭看向端木雪,朗聲道:「小雪,待會兒這地面上就交給你了!」

端木雪沒有廢話,直接點頭:「是!」

隨後,端木賜轉身,看向趙守正和凌軒:「趙院長、凌老族長,待會兒就麻煩你們與我一同下黑龍湖了?」

趙守正的臉色不大好看。

但好在他滿臉都是長長的白色鬍鬚,看不出他的表情變化。

八百年前,鎮妖司大統領東方遠斬殺黑蟒之後,就曾潛下黑龍湖,可即便是他,都沒有找到黑蟒的屍體和妖丹。

趙守正,區區一個元嬰境的修鍊者,潛下黑龍湖,只怕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不是,城主大人,不等帝都的消息了嗎?」

雖然趙守正忍住了沒有發問,但凌軒還是有點忍不住。

因為,他不想死。

「等帝都?」端木賜臉上都是不屑,似乎完全不將帝都的支援放在心上了,「等帝都,那要我們等得起啊!」

他手一指漫天空:「你們自己看看,這些妖獸,肯定是接到了什麼命令,開始攻擊我們的防禦陣法!如果咱們不及時切斷那黑蟒與這些妖獸的聯繫,後果你應該能想到吧?」

凌軒很想說,管他什麼屁後果,即便是雷州城破了又能怎樣?哪裡比得過他的性命重要?

但這樣的話他不敢說,一旦說出口,那端木賜的怒火,也許要比黑蟒給他帶來的後果更加恐怖。

所以,凌軒只能無奈的應道:「既然如此,我凌軒願意為城主大人效犬馬之勞!我願意為雷州城百姓獻出我的生命。」

雖然這並不是凌軒的心裡話,但端木賜很高興,笑道:「好!那待會兒,我打頭陣!福伯!」

徐福往前一站。

端木賜繼續道:「福伯、趙院長、凌老族長,你們三人斷後!咱們一起進入黑龍湖!如果可以,那就滅了這隻黑蟒!」

「是!」

「是!」

「是!」

徐福、趙守正、凌軒三人齊齊抱拳。

凌軒二話不說,摸了摸手中的戒指。

只見一陣紅光閃耀,他的全身上下,立刻穿戴好了一身紅色的戰甲。

紅色的頭盔!

紅色的護甲!

紅色的靴子!

還有手中那桿紅色的靴子!

有人見狀,立刻驚呼起來:

「極品靈器!」

「是極品靈器!」

「凌氏家族果然強大!湊足這一套極品靈器裝備,肯定不易!」

「嘖嘖嘖!我一生的追求,就是能夠擁有一整套極品裝備!」

……

法寶的等級分為:寶器、涅器、靈器、仙器和神器。

其中仙器和神器只存在於傳說中。

所以,幾乎所有修鍊者都公認,靈器是所有武器裝備之中的最高等級。

而極品靈器,又是靈器之中的最高等級。

有時候就單單隻是一件極品靈器,都可以惹來殺生之禍!

有些人冒著生命危險,就只是為了得到一件極品靈器。

普通修鍊者們,一生的終極目標,就是擁有一整套靈器裝備。

而現在,凌軒就擁有了。

也難怪在場的修鍊者們,會發出如此之大的驚嘆聲。

議論聲還未停止,就見趙守正也不甘示弱,直接從空間戒指中祭出了一套白色的裝備。

白色的頭盔!

白色的護甲!

白色的靴子!

還有手中那柄白色的長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